正文 第八一章 心有执念偏生事 身出方寸自下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凤舞文学网--->

    求票票!!!

    共工道:“虽然如今妖巫分治,一管天,一管地,但妖族虎视眈眈,我等若先有事,岂不是自乱阵脚,被妖族看了笑话?”

    烛九已被那丝执念蒙蔽,将前话说出时,心中似乎隐隐还有一丝快感,十分舒畅此也不仔细思量,将眼一抬,继续说道:“若是都如贤弟这般,我巫族自可高枕无忧。--凤-舞-文-学-网--只是能如此识大体者,又有几个?我闻奢比尸、句芒、天吴、翕兹等,都有疆域之争,互不相让。若是贤弟一力逃避,只怕数千年后,洪荒再无共工部族矣!”又朝天上一指弟岂未见前车之鉴乎?”

    共工茫然道:“不知兄长所指,却是何事?”

    烛九说道:“常曦与羲和,皆是太之神,同源而出,又同事一夫,同居一地,感之深厚,更甚我们祖巫之间。她二人都不免生了嫌隙,何况我们十二祖巫?常曦为太之长,却不喜争执,一力忍让,因此反被羲和所迫,远走太宫,实际上已经被帝俊冷落,只怕以后在太阳宫再无位置,连她的十二个女儿都被连累。前车覆辙在前,贤弟何不鉴之?”

    共工默然,思索良久,终于猛一锤桌面,愤然道:“我手下万千儿郎,舍命追随于我,天上地下,南征北战,历经艰险。祝融夺我领地,我还可以不计较!若是使我手下儿郎皆无立锥之地,却是万万不能!”

    从此共工回去之后,再不让半步,组织精锐,与祝融奋力争夺。两大祖巫的领地之争,渐渐升级,最后演变成了一番大战。

    太阳星上,帝俊见洪荒中央渐渐生乱,开怀不已,大笑曰:“祖巫果然不再是一条心,吾计得矣!”

    旁边羲和说道:“既然祝融与共工已然不睦,争战渐起,我等不如再加一把猛火,将太阳星再往北偏得一偏,让他们争得更厉害些!”

    帝俊笑道:“凡事不可太过,否则引火烧。祝融与共工二人,正虎视眈眈,将有一场大战。此时我等若再有过激的动作,反而会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到时候只怕他们不再互相争斗,反要将所有怒火,全发泄在我妖族上。事已至此,我却不但不继续往北,反要往南,从此来回逡巡,永为定制,绝了各方怪罪我太阳宫的借口!”羲和听了,佩服不已!

    因此,太阳星直之地,又悄悄以着极为缓慢的速度,往南移去。--凤-舞-文-学-网--

    帝俊移动太阳星直的方向,本为挑拨共工与祝融。不过从此之后,年年如此南北移动,反而使得洪荒大地,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四季气候变化。普通生灵,从此便循着这四季的变化,时作时息,倒也更有规律了。

    太阳星虽移,速度极缓,几乎难以发觉。一地之气候,也非朝夕可变。因此北方地界,仍然燥不已。更何况,此时祝融与共工已经有了正面冲突,小规模交战也有了数次,已成骑虎之势。就如同两个棋手,一局棋下到中途,不分出胜负,却是万万让步不得,只能勇往直前。

    五庄观中,镇元子将玄敖从玄龙印中唤出,对其说道:“徒儿,为师先前曾答应过你,让你出去行走一遭。如今机缘已至,你该去矣!下山之后,可往东北而行,自有一番际遇!”

    玄敖一直居玄龙印中,跟在镇元子边修行,以前一直向往自由,做梦都想出来走动一番。如今真的出来了,倒有些茫然起来,问道:“师尊,我该去何处?该行何事?”

    镇元子笑道:“你下山之后,去想去之处,行该行之事,便是天塌地陷,也无须惊慌,自有为师在此。不过在此之前,为师却有两事交代:一是不可为非作歹,二是不可露了跟脚。”

    玄敖跟随镇元子修行,也是有道之士,自然不会为非作歹,只是第二个要求却有些奇怪。因此玄敖问道:“师尊,如何才是不露跟脚?我那天生神通如果使将出来,算不算露了跟脚?”

    镇元子说道:“你此次下山,不许说是我万寿山之人,也不许使用神通法术,更加不许召唤五灵相助。如若违背,必有大祸降临,切记切记!”

    玄敖不由得苦了脸,抱怨道:“师尊,这些规矩也未免太苛刻。若是如此,一旦与他人冲突争斗起来,徒儿却拿什么保全自己命?”

    镇元子笑道:“痴儿!你是盘古主筋所化,天赋异秉,又继承了盘古的元龙之,便是这之强横,也非一般可比,又惧得谁来?只要听从为师之意,便无命之忧!”因用手朝玄敖上一指,玄敖便化作了一个巫人。

    玄敖还待说几句,镇元子却不耐道:“往你一直想要下山,今朝遂了你的心愿,却还有什么犹豫?难道不想下山了不成?”

    玄敖闻言,生怕镇元子改变主意,犹如火烧,一溜烟去了。

    他下得山来,便依镇元子所言,一直往向而行。

    万寿山位于东土西部,在后土娘娘所掌管的地界之中。玄敖虽然早在开天之后不久便得化,只是那时候一直呆在不周山中,也未曾出去过。后来又跟随镇元子修道,呆在玄龙印中,倒是一直没有机会到洪荒游历一番。

    龙之本,最是自由好斗,唯我独尊,又喜欢交合,更兼天赋异禀,为鳞甲飞禽走兽之起子来,实在是惹祸精灵。因此玄敖虽然出不凡,镇元子将他收为弟子之后,却对他极力打熬,置于玄龙印中,耳提面命,磨练他的心,连同门之间,都不让他交往。若说严苛,众弟子中无有过之者。

    其实从此也可以看出镇元子对他寄望之深!若是其他弟子,他虽然也尽心教导,却没能如玄敖这般,居然做了几个量劫的谋划。玄敖若能得过去,将来在地仙门中,必定能大放异彩,可以预期。

    玄敖毕竟不同于普通龙族,本不暴烈,还颇知天数,否则当初也不会拜到镇元子门下。他以绝大毅力,蛰伏在那一方印中,聆听大道,受镇元子教导,也自稳重起来。

    只是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向往自由,也是生灵天。因此这次好不容易下得山来,玄敖心中确实欢喜。先前只知道有洪荒,乃是盘古所化,却不知样貌,一直好奇。盘古的主筋造化了自己,却不知道其他事物是如何造化。如今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倒是要好好游历观察一番。

    后土娘娘勤于管理,使得世和谐,山川秀美,各族和睦,安居乐业,玄龙见了,自然欢喜,心道:“在万寿山时,后土娘娘数次来访,师尊都对其赞不绝口。如今亲眼见了,果然是管理有方。”只是他虽然知道后土娘娘,却向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便是见过,如今被镇元子化作了一个巫人,又不许其泄露跟脚,也是见面不相识,因此也无拜访之心。

    他又看了山川景色,悠然神往,思道:“师尊言鸿蒙之中,无山无水,一片混沌,想来也是无趣得紧。如今河山秀美,一片生机,都是盘古的恩德。难怪师尊说古往今来,功德之大,莫过于盘古大神了。”一路向东北,且行且走,不由到了伊洛之间,人族所居之地。

    那人族初生,天纯朴,又得了后土娘娘庇护,良善。他们见来了一个巫人,也不害怕,还主动招呼问讯,宛如自己的族人一般。玄敖走在其中,也颇有亲切之感。

    人族来由,他也知晓,还是盘古血脉,与自己算是近亲。听说师尊还不远万里,守护人族徒步迁徙。今见了,果然不愧为盘古后裔,中正纯良,一言一行,都是谦逊有度,颇合礼数。

    玄敖对人族心生好感,便不免多盘桓了几,在人族领地到处走动一番,若遇到有个急难处,只要力所能及,也顺便帮助一番。

    这一,他才刚来到了大河边上,陡然前方生了异变,民众面色惊恐,四散而逃,皆大声喊道:“大水来了!大水来了!”

    此时正是多雨季节,若是大河水涨,也不惊奇。只是逃散的人族如此惊恐,显然这番大水,是非同小可了。

    玄敖仗着自己神通,倒不惧怕大水,因此逆人流而上,往那堤岸之上走去,却要看看这番大水,到底是何等光景,有无可能为人族解了此难。

    那逃散的人族,见玄敖不跑,反而向河边走,一个老者便扯住他道:“你这后生,好不知事。如今大河水涨,眼看就要崩塌。只怕顷刻之间,这里就要变成一片汪洋。你却如何反往岸上走,不要命了不成?”

    玄敖笑道:“老丈,我是巫族,天生强健,却是不怕那大水。且让我去看看,若是堤岸不牢,我也可以为你们收拾一番,也好免得一番大灾!”

    那老者朝玄敖看看,说道:“我岂不知你是巫族?只是看你样貌,也是普通巫民,非是有大神通者。不瞒你说,此河刚发水时,也有巫人相助,去堵那堤岸,却哪里堵得住?还都被大水冲走,便是丢了命的,也有了两个。因此却万万不可前去!”

    玄敖问道:“老丈,我在这一部洲,听各族谈论,都说伊洛之间,大河两岸,乃是乐土,最适合生灵所居,后土娘娘将其赐予人族,实在是莫大恩惠!如何现今却还有洪水为祸,危害各位命?难道先前我的听闻有错不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