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五章 灵山三阵斗 紫府二仙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凤舞文学网--->

    冥河老祖见他们这般态,更加没了顾忌。--凤-舞-文-学-网--他见血海已经聚集得差不多了,便将其伸展开来,布成血海大阵,将那灵山团团裹定,犹如一个血茧一般,其中数十万血河车在血海中若隐若现,纵横奔驰,杀机隐隐,魔火腾腾。又有无数阿修罗、夜叉、罗刹部女子,做天魔妙相,衣裙翻飞,露出种种私密,令人想入非非,口中更是魔音靡靡,不堪入耳。

    灵山之上的众生,都是接引与准提门下,为他二人无数年苦心孤诣,辛苦造就。这些生灵虽然随名师修道,只是资质终究有高有低,便如五指有长有短。其中修为稍弱者,便忍不住被这天魔妙相迷惑,不由自主地向血海之中走去。

    等到被血海所污,剧痛加,清醒过来时,已然晚了。不过顷刻,便尸骨无存,精血融入血海。那魂魄被血气一冲,记忆全无,只留下嗔怒痴怨,诸般恶念,又化作一个修罗,在血海之中咆哮,成了冥河老祖的麾下。

    接引道人见状,双手结印,口吐真言:“嗡!”声音庄严宏大,振聋发聩。灵山上的众生,顿时从迷惑中猛然惊醒,想起接引道人传授的神通,齐齐结印,口吐六字真言,乃是:“嗡嘛呢呗吽!”

    此时众生齐颂,声音响彻天地,一股浩大灵能,覆盖灵山,天魔妙相便再也无法控制心智,魔音也没有了威能,连那血海大阵,也微微退了一退。

    冥河老祖见了,笑道:“你等挡得我的天魔妙相,不知是否也能挡得住我的血海大阵!”说罢,血海涌动,宛如一只巨型怪兽生了无数触手,朝着灵山抓来。

    接引道人见状,先用力一咳,吐出三颗舍利子,悬于头顶,护定自。又将那十二品金莲抛在空中,发出万丈金光,形成一个光罩,将灵山都罩在其中。

    只是灵山广大,金莲虽是镇教神器、防御至宝,血海大阵,也是非凡。他要护住这广大地界,终究有些力有不逮。稍近之处,固然防守得严密,边远之处,却逐渐被血海侵蚀,化开了金光。

    那些失了保护的生灵,一旦被血海沾上,自然无幸,也化为修罗、夜叉之类,更增冥河老祖势力。

    也有些修行者,仗着自己有元阳之宝,血海不能近,便飞往阵外冲去。--凤-舞-文-学-网--只是血海大阵之中的五部之众,岂是虚设?刚进血海,被无数血河车一冲,顿时便再没了声息,显见是遭了劫难。只有那元阳之宝,不为血海种族所喜,又没有污秽掉,被他们随意扔在灵山之上,倒是更添了震慑之功。

    血海威势越来越盛,越越紧,金光不断被其化开。准提道人见状,也用力一咳,吐出一颗舍利子护住自己,将七宝妙树一抛,化作了菩提大阵,覆在灵山之上。

    菩提树不沾尘垢。乃是后世佛门圣树。血海自然难侵。接引道人缓得了这一缓。便也趁机将金莲化作莲花大阵。两阵一起施为。终于堪堪挡住了冥河老祖地血海大阵。

    三阵其实各有玄妙。此次以二敌一。才成平手。却并非是莲花大阵和菩提大阵逊色。乃是因为接引和准提要保护灵山生灵之故。

    冥河老祖见大阵不能制敌。忍耐不住。便脱了血海。持元屠、阿鼻二剑。来斗接引道人。接引道人毫不畏惧。运转神通。不管冥河老祖攻向何处。那处便生朵朵莲花。托住宝剑。

    冥河老祖见不能伤他。四亿八千万血神子涌出。向接引道人扑去。哪知道接引道人擎起接引神幢。将数千血神子。都收到神幢之内。神幢转得一转。都化成凝血神珠。与冥河老祖元神断了联系。

    幸好冥河老祖见机得快。连忙收了血神子。这才没有被接引道人全部化掉。

    他见不能建功。便回了血海。全力运转大阵。侵蚀灵山。

    双方互不相让,竟成胶着之势。

    五庄观中,镇元子从打坐中被一阵阵杀气惊醒,用灵识一查,已经知了端的,叹息一声,自语道:“东土干戈未息,西天大战又起,平白又添杀孽,只可怜了亿万生灵!”又推算一番,忖道:“东王公虽有不是,却也不该落得一个神形俱灭的下场,我还需出手,护他一护,庶几能得一番善报。”

    不周山中,元始天尊与通天道人正在下棋,太上老君在一旁观看。两人你来我往,都是寸步不让,争夺得非常惨烈。

    大战之中,通天道人凝神思罢,正待落子,不防手微微一抖,竟然落错了一着位置。

    元始天尊哈哈大笑,对通天道人说道:“贤弟,落子无悔,承让了!”一边说话,一边执白字出手,就待杀死通天道人的一条大龙。

    通天道人正懊恼处,朝这棋盘一看,也大笑起来,道:“你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元始天尊仔细一看,竟然自己也犯了错误,没有落稳,那白子一滚,也离了位置。这样白白放过机会,双方又成不胜不败之势。

    太上老君在一旁不悦道:“既然各有所思,却不要下出这等臭棋,令我这个观棋之人都失了乐趣!”说罢,大袖一拂,将棋局拂乱。

    通天道人突然无头无脑地说道:“何不同往?”

    元始天尊看了他一眼,并无表,说道:“可也!”

    太上老君却看了看手中的扁拐,说道:“这是你们的机缘,我便不去了!只切记三清一体,不可生了争执,叫外人看笑话。”元始天尊与通天道人却各有所思。

    且说帝俊与东皇太一寻得了万仙阵机窍,便于次,集合众妖仙,要大破紫府洲。鲲鹏老祖速度之快,他人不及,便被安排先去大阵中寻东王公所在。一旦寻得,便由东皇太一与其缠斗。他有东皇钟护体,料想无忧。至于帝俊自己,则率领众妖仙上前交战,吸引群仙注意,以减轻东皇太一和鲲鹏压力。单待东皇太一寻得东王公相斗时,敲响东皇钟,妖族便一鼓作气,趁阵势散乱之际,将紫府攻破。

    他此次务要一击致命,尽得全功,因此要倾巢而出,就连不喜争斗的常曦娘娘,都被安置在阵中。

    安排既定,帝俊便率领妖族,到了万仙阵前,又与紫府洲开战。

    东王公还不知帝俊已经有了破阵之法,依旧不慌不忙,在紫府之中,持定万仙阵图,指挥大阵,天罡接地煞,太极生两仪,将其运转开来,挡住妖族。

    正忙碌时,不防前面陡然现了一只似鱼非鱼、似鸟非鸟的怪兽,速度奇快,仿佛破开虚空降临,毫无一点预兆。

    东王公识得是鲲鹏老祖,正待运转阵势,将其围困。不料鲲鹏后,现了一个道者,带琉璃冠冕,着明黄袍服,做皇者打扮,朝东王公一笑,道:“东王公,别来无恙乎?”

    东王公见了东皇太一,大惊失色,正待有所动作,东皇太一岂会让他得逞?陡然擎起东皇钟,猛地击响。只听“当——”的一声,响彻紫府洲。

    鲲鹏老祖见此处敌人众多,不敢久留,心想反正帝俊交代之事已经做到,竟自去了。

    帝俊闻得钟响,大喜之下,指挥妖族,一齐朝阵内冲杀。

    西王母在阵中听到钟声,略一分辨,竟是从紫府东王公之处传来,顿时大惊失色道:“不好!”裹起素色云界旗,连忙向东王公之处赶去。

    东皇太一虽然只有一人,周围紫府群仙环视,也不畏惧,仗着有东皇钟护体,只上来与东王公缠斗。东王公无奈应战,却再指挥不得万仙阵。待西王母赶到之时,外面阵势已乱,众仙成了一盘散沙,已经无力回天。

    东皇太一见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愿吃眼前亏,一声长笑,仗着东皇钟坚固,挨了东王公一击,便远遁而去。

    西王母急忙对东王公道:“道友,此番事急矣!紫府洲败势已成,难以挽回。道友还是早做打算,去我昆仑仙岛暂避吧!”

    不想此关键时刻,东王公却犯了倔。他望着眼前正在拼死冲杀的群仙,颓然道:“这万千道友,都是信任我木公,才将命交托于我,助我对抗妖族。如今既然事败,当以事之。若弃他们而去,纵然苟活,以后有何面目,再见旧友?”

    西王母劝说了几次,东王公皆是坚持,只让西王母速行。

    西王母无奈,看看妖族越来越近,忙带了剩下的女仙,奔昆仑仙岛去了。

    万仙阵既破,妖族士气大胜,越战越勇,逐渐靠近了紫府。

    混战之中,那鱼龙老祖,正现出真,张开巨口,吞噬妖族,被鲲鹏老祖看见了,倒有了一丝亲切和怜悯,来到跟前,喝道:“可愿投降?可以留得命。”他本意是想收下鱼龙老祖,做一个弟子。只是鱼龙老祖子孙皆为羲和所害,与妖族之仇不共戴天,哪里会应?鲲鹏老祖见他冥顽不灵,心中气恼,也现了真,一口将他吞噬,后来又以鱼龙老祖之腹,制成一袋,名曰鱼龙袋。正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正是:

    嚣嚣血海困灵山,

    不成正果亦可怜!

    更有三叹群仙主,

    一朝画饼丧万仙!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