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井中收秘液 造化赌黄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春衫薄 书名:地仙演义
    <---凤舞文学网--->

    镇元子想到这里,立即成行。--凤-舞-文-学-网--他可是知道,前世的葫芦根和芭蕉根都是落在这座山上,许多先天灵宝也都在这座山上出世。如今虽然那两株灵根已在自己的地书之中,但谁知道不会有其他灵根宝贝落在山上。

    只是这山委实太高,镇元子且行且住,走了几,仍在山脚转悠。似这般下去,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得了山顶?

    要知盘古真,高达几百万丈,撑天之时,又不知道长了多少。此山乃其脊柱所化,其高可以想象!镇元子以双足行走,只怕一个量劫也未必到得顶峰。

    现在不比鸿蒙,处处都有生灵存在。镇元子也不愿亮出金,惊了世俗,露出自己的跟脚。他索放弃对山脚的探查,运起在甲木灵根中领悟的缩地成寸神通,全心朝山上赶去。

    山脚乃是脊柱的底端,靠近浊物排泄之地,想来也不会有什么极品的宝贝!即便是有,任何生灵都能轻易到得,又怎可能偏生便宜自己?

    这一赶,便赶了数十年。镇元子眼看即将赶到不周山之巅,始放慢速度,细细寻访。

    不周山之大,冠绝洪荒,不知其延绵几十万里。即使是顶端,也有峰有谷,有渊有原,跟洪荒大陆相比,地貌也并无二致。

    镇元子游历数百年,虽然也收集了一些灵花灵草、法宝材料,只是并无出众者。上佳的宝贝,也是一件未见。只得了一块玉石,品质不凡,可堪造就。

    这块玉石乃是盘古牙齿所化,盘古崩坏之后,掉落在不周山上。它通体洁白,与后世的玉石大为不同,乃是盘古上最坚固的部分,就连镇元子这样的修为,若不借助法宝,也难以损坏其分毫。

    若只是顽固,也还罢了。偏生此玉又生得玲珑,质地晶莹。最为难得之处,乃是其得了微弱灵识,虽然脆弱,也有根基,为镇元子喜

    至于其他,无甚稀奇之物,不提。

    这一,镇元子且行且止,见前面地势走低,景象幽深,乃是一个山谷。他走近观看,见山谷之中,灵气浓厚,更胜其他地方,微觉有异,便向内探查一番。

    山谷颇深,越往里走,地势越低,先天混沌灵气也就越是浓厚。镇元子寻路而下,行得多时,犹未到底,只是谷口也狭窄起来。

    此时再向下看时,只见浓云笼罩,不知深浅。--凤-舞-文-学-网--那浓云,竟然俱是先天混沌灵云!

    好住处!便是不周山中,也未曾见过如此福地!

    镇元子更是好奇,探究之心愈发强烈,不由加快了速度。

    终于到得谷底,只见山谷最中心处,有一口深井,那无穷混沌灵气,便是从井中喷出。

    然而井虽神秘,却还有一样事物,更加吸引镇元子。

    那是井口的一棵苍松,生得直,其树尖探入灵云之中,虬根扎进井内。干似青龙,冠如宝塔,叶似银针。树上有果,果上有翅,满覆鳞甲,其形如盾。

    好松!主干笔直,苍劲雄伟,一往无回,灵气人!虽不是先天灵根,胜似先天灵根!更兼也刚生得灵识,愈加不凡。

    镇元子不由喜道:“好根基!好品后化出灵识,当为我开山大弟子,为我执掌宗门。如此,吾门兴盛有望矣!”

    说罢,一推发髻,现了地书,将苍松收入其中。

    苍松进入地书之时,灵根从井内拔出,许多绿色液体。这些液体似水非水,灵气鼓,为镇元子前所未见。

    镇元子更是好奇,忙上前看时,只见井中之水,色作深碧,如翡翠一般,深不见底。掬之于掌,自敛如珠,不沾不散,状极粘稠,有如实质!

    镇元子再将神识往井底探查时,发现其深不可测,向下直入几十万丈,还远远没有到底。以自己神识之强,也不能窥得全貌。这口井,只怕是直通不周山之下。

    “这井水,莫不是盘古脊髓所化!”镇元子陡然而悟。此地的位置,可不正在不周山的正中?井中灵液如此神奇,不是脊髓,又是什么?

    这脊髓可是了不得的宝贝,乃是脊柱精华所在。不周山乃脊柱所化,灵气独秀,也多半依赖于此。

    异宝当前,岂可放过?天授不取,反遭其咎。镇元子略加思索,便有了主意。

    他将后脑一拍,现了造化鼎,对着井口,吐出豪光,如长鲸吸水一般,摄取井中灵液。那井口虽不甚大,井却极深,内里灵液量大惊人,如长河大江一般,滔滔不绝,进入造化鼎之中。

    正收取时,忽听得一声巨响。宝井之旁,一处山崖之中,山石迸裂,土木炸开,一个庞然,从里面冲出。

    如此神物,果然有生灵庇护。

    拿眼看时,此物骆头蛇颈,鱼鳞鹿角,牛耳鹰爪,形象对镇元子而言熟悉无比,乃是一条黄色神龙。

    那神龙见首不见尾,体蜿蜒,不知有几十万丈,甫一现,样子显得极为愤怒。他仰天发了一声咆哮,彷佛打了个炸雷,铜铃巨眼放出豪光,冷然扫视,见了镇元子,就要猛扑过来。

    镇元子岂会惧怕,一指造化鼎,那鼎便停了灵液收取,转迎黄龙而去。

    那黄龙见是个小鼎飞来,还没自己眼睛大小,毫不在意,不闪不避,顿时吃了个暗亏。只听“当”的一声闷响,宛如被万斤巨力击中,黄龙头上顿时被砸出一个大包!

    造化鼎何等威力,岂是刚刚化生不久的黄龙所能够抗衡?要不是镇元子留手,刚才那一下,黄龙的头颅已经被砸成泥了!

    黄龙不知利害,岂肯善罢甘休,又从另一边扑上。“当”的一声,又被造化鼎砸中。

    他怒火更盛,以为镇元子技止于此,也不忌惮,又连续扑来。

    只听当当之声,响成一片。黄龙次次扑击,次次撞在造化鼎上。撞了上百下之后,他才知道厉害,停了下来。此时只觉得昏昏沉沉,不知所以,头上已经满是大包。

    只是以造化鼎的威力,他还能以撞击这么多下,本领也着实不凡了。

    黄龙仍不罢休,又吐出一团黄色云雾,朝镇元子罩来。只是有造化鼎在,岂能成功?刚一出现就被造化鼎收去。

    这团黄雾,却是正宗土行灵云。镇元子土行至宝地书之中,也未曾见得如此精纯的土行宝贝,不由得颇为动容。这云沉重异常,若被其罩中,只怕普通仙人便要动弹不得。

    那龙见此法也讨不得好,既是愤怒,又是无奈。

    镇元子见了笑道:“你有甚么缘故,便来招惹于我?现在可知道厉害?”

    黄龙闻言,更是恼怒,突然口吐人言,骂道:“呔,你这道人,好生可恶,坏我居所,收我宝贝,真是气杀我也!”

    镇元子奇道:“咦!我不过收取些井中的灵液,如何便坏了你的居所?灵液明明是无主之物,如何成了你家的宝贝?”

    黄龙气道:“还要强词夺理!我于井边化生,与这井乃是一脉。你吸收灵液,如何不是坏我居所?我凭此物修炼,取食,如何不是我家的宝贝?”

    镇元子听了,顿时明白了黄龙的来历,道:“原来是盘古脊柱主筋所化,头颅坚固,果然不凡!”

    黄龙心思单纯,没有听出镇元子话中的调侃之意,还以为真心赞他,颜色稍霁,道:“你既知盘古,当明白我说的道理。我也不加追究,且还我灵液,速速退去吧。”

    这条黄龙化形不久,不历世事,如婴儿一般,倒也透露出几分可来。

    镇元子有意调侃于他,道:“我曾与盘古为友,你既是他的主筋所化,便该是我后辈。后辈见长辈,不加恭敬,该当何罪?况且此灵液乃盘古所有,盘古既殒,便成无主之物,如何是你家的?若真要说起,与我的关系,比你还更近一层!”

    黄龙闻言,颇觉有理,顿时无言以对,现出赧然之色。半晌,才想起镇元子言语未必为真,强自辩道:“你说与盘古为友,口说无凭,我如何能信?若不拿出本领,休想令我心服?”

    镇元子奇道:“咦!你还不服?莫不是头上包还不够多吗?”

    黄龙想起刚才形,头皮一阵麻痒,怒道:“你不过是仗着这个小鼎坚固,又岂奈我何?若有本事,便收起法宝,空手与我相斗一场!”

    镇元子笑吟吟地气他道:“原来是你自己穷苦,无有法宝,却来激我。”见黄龙神抓狂,就要暴走,这才悠然道:“也罢,若不显些本领,你也不知我的神通。只是要想我与你空手相斗,却还要加个赌约才成,你可有胆量?”

    黄龙问道:“如何赌法?”

    镇元子道:“若是我输了,便将灵液交还于你,就此离去。若是你输了,便需拜我为师,以后听从我的吩咐!”

    黄龙眼珠一转,道:“如此赌法,太不公平。”

    镇元子没想到黄龙竟然聪明起来,问道:“那如何才算公平?”

    黄龙道:“你若输了,还须将刚才那个小鼎与我。”神就好像一个小孩向大人要玩具一般,有些腼腆。

    镇元子见了,更觉好笑,道:“就是如此,一言为定。”

    正是:

    主筋造化也堪奇,

    井中灵液少人知。

    非是神通无奇妙,

    先天成就有玄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地仙演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