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八十九章 恶魔军团(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西俄罗斯虽然算得上是人口稠密,但那要看是和谁比,与东俄罗斯比确实足够稠密,但如果与法兰西比,却是异常稀少。历史上,西俄罗斯爆过无数战争,倒在这片土地上的幽魂没有一千万也有八百万。

    数万人的队伍摊开在西俄罗斯的土地上,看着是如此的松散,连一片小盆地都没能布满。盆地中心有一条不大的河流穿过,眼下,项涛正和腾蛟等人围在河边一处废弃的篝火旁。

    真希奇,天使也会需要吃饭么?指着地上食物残渣,迪迪问道。从对参与红衣主教的审讯中得知,救走玛瑞卡的是一个所谓的天使,当然,迪迪从未将那个名为水叶子的人妖看作多厉害对手,故而这样戏谑似的问。

    天使是否需要吃饭不得而知,但是以玛瑞卡与水叶子本人的功力来说,十天半月不吃饭也不会感觉饥饿,项涛看看腾蛟与张翦,转问同来的菲利普家族武士魏斯勒,这地方叫什么?

    库尔斯克。

    没印象,项涛眉头皱起,心中盘算一阵,而后闭眼默默搜索一番,才低声道:东南,大约二十里,原来他竟是通过留在玛瑞卡上的灵气,找到了她的位置。

    距离不远不近,只是要提调大兵扑杀过去,怕是没等到地头,水叶子等人就会撒丫子跑的干净彻底,下次想要再抓住他们就是难上加难。故而项涛思忖一下,吩咐夜红灯统领军团,项羽跟在边,自己带上一票高级打手保镖,悄无声息的潜伏过去。

    要说能做到悄无声息,还多亏了项涛当年炼制的那件小玩意:定魂珠,试想在冥界中都能掩饰活人气息,到了阳世自是完全盖住了众人上的灵力波动。

    二十里路程,这些人即使不用术法,仅仅腿脚功夫,不过就是两个多小时,待到地头,觉这里好生荒僻。

    说荒僻也是有原因的,西俄罗斯平原是这个国家人口较为繁盛地方,虽然农业不甚达,可是如此平整广袤至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平原,只是零星长着几颗茂盛的大树,地上荒草长得几乎能盖过人,不用来耕种就实在是奢侈到说不过去。

    不对,这里死气太重了,嗯,还有怨气,极重的怨气,腾蛟到底是释门弟子,对这些事比较敏感,一个反应过来,这里,是坟场!

    大家都惊呆了,坟场,用一眼望不到边的平原作坟场,那要埋多少尸骨?

    吞咽下一口唾沫,张秀有些害怕的靠近了迪迪。可是雀斑脸突然拨开不远处的草丛,露出一块半腐朽的木牌,上面字迹模糊,惟有一个十字架看的是清晰无比。

    魏斯勒凑过来稍一打眼,就肯定的说:是德意志人的墓地,俄罗斯人的目的不会与德意志人葬在一起,这里,应该是一个德意志人的公墓。

    德意志,俄罗斯,这些名字是个现代人就会了解,温*奇异的问道:为什么,德意志人会埋在西俄罗斯?

    是战争,项涛感叹一声,我想起来了,库尔斯克,二战中间最大的坦克会战生在这里,想来这里就是德意志士兵的埋骨之地。

    一个问题找到了答案,但是另外的疑云在项涛脑中升起:为什么,玛瑞卡要来墓地?

    这个问题问的众人面面相觑,答案隐约找到了,偏又不好抓住,惟又抓不住实质,无奈下,项涛只有带着腾蛟张翦蓝兰几人,悄悄的靠近过去。

    一个稀疏的林子中间,站着十几个着教士法袍的男子,他们并未注意到从后悄悄摸过来的人物,当然,那几人也不愿打搅到十几个破落教士,双方虽然同处一地,倒也相安无事。

    教士们关注的是树林外的两人,一个着紫色法袍的女孩,一个穿着黑色衮服的年轻男子,玛瑞卡和水叶子。

    水叶子站在一个高坡上全神贯注的**动一本金色书板,玛瑞卡躬站在他后,看得出女孩似乎非常激动,全都在颤抖。

    项涛眼尖,一眼就看出水叶子手中拿着的,正是从永恒空间里盗走的死者之书。墓地,死气,死者之书,一个极度不好的联想在他脑中产生。

    不好,这个王八蛋要复活此地的死尸!项涛惊怒叫出声来,再顾不得掩饰形,一跃而起,手上两道神雷太极,神霄放了出去。

    见到想要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自己单干,其余三人立时明白况紧急,各自使出拿手法术,张翦深吸口气,猛地向外吐出,张家玄珠三变被他借助气息放出,腾蛟手上现出摄魂铃,铛的一声异响,闻者只觉得心神晃动五识全失,蓝兰手上金光泛起,一道剑宗金精之气化成长而窄的宝剑模样,陡然释出飞扑对手。

    林中教士都是施展魔法的高手,这里突然出现四名练气士,哪里还有时间给他们**咒,堪堪惊呼一声,就被斩成十余截,而后一阵凛冽气息喷来,将他们的尸吹成糜。

    项涛的形自腾起就锁定了水叶子,单手拔山尺上神雷滚动,刚刚两道中品神雷被水叶子轻松躲过,就在躲避时候,还不忘继续**动死亡之书,显是已经进入关键时候,远处蒿草丛中,业已被拨的晃动,似是有东西在努力钻出来。

    拔山尺上的雷力蓄实,一道上品神雷已经准备,项涛有信心,无论如何躲避,这要神雷击出,都会将水叶子化成齑粉。

    他的形已经能看清水叶子的五官细微变化,后刚刚响起了那些教士的惨叫,突然看到水叶子脸上竟然露出一种诡异笑容,仿佛是一种谋得逞后的得意。

    下刚刚还是全无声息,突然出现一阵魔力波动,一道庞大的魔力好像是穿越空间而来,出现的时刻,距离项涛的子已经是毫厘之隔。

    无从去判断敌人是谁,更无从躲避,项涛惟有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上的龙鳞铠上。

    就在行前,经不住温*的反复恳求,项涛勉为其难的换上了这件一向穿在女孩上的铠甲,此时,女孩的体温尚未褪去,就轮到铠甲来保卫它的新主人。

    看似缓慢实则迅捷无匹,就在项涛微微一愣的瞬间,那道魔力业已突破了刚刚催出来,薄薄的火麒麟之力,与龙鳞铠生了碰撞。

    噗

    一声闷响的同时,项涛就感觉不好,这魔力不过是个幌子,貌似强大却掩饰了魔力之下的那件兵器,当龙鳞铠将魔力吸收的一干二净后,一柄仿若能破坏所有魔咒的利器,竟如刀切豆腐般破开了龙鳞铠上坚韧的龙鳞,顺势刺入他的**,尽管体内蕴含太乙金精之气,尽管**经过万剑淬炼坚硬有如顽铁,在利器面前都略显无力。

    直到一股火的气息从下丹田深处升起。

    这是一股与以往火麒麟之力迥然不同的力量,或许是麒麟百解图中和修的结果,总之这股力量中除去炙的感觉,夹杂了一股清凉,在两者之外,尚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生气,正是这道生气,调和了两个质完全相反的力量,令火麒麟之力和雪麒麟之力从夹杂到融合直至最后水*融。

    这道气息从项涛体内四面八方汇集到伤口左近,慢慢聚成一团,牢牢箍住利器,令其不能前进一分一毫,而这里,距离项涛的心脏只有不足两毫米。

    就在受伤的瞬间,已经想出偷袭自己的是什么人,玛瑞卡,项涛苦笑下,这个丫头怎么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柄隆基努斯之枪使得出神入化,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不及思索原因,子从半空重重落地的同时,项涛可以听到远处传来阵阵骨头摩擦声,那声响冷酷的几乎让人颤抖,全汗毛一齐站立。在这些摩擦声中,还伴随一个阳怪气的呼喝声,那呼喝声每一次高亢,就可以听到骨头摩擦声也随之烈起来。

    亚利

    小涛!

    树林后传出的呼喊声,就连沉迷在成功快感中的水叶子,也不为止色变,因为除了呼喊项涛的声音,他还听到了一阵阵低沉而且单调的喊杀声,这种声音曾经在法皇城沦陷前夜听到过,那无惧生死声音,伴随一个个披黑甲眼中没有半分生气的影,成了每每将他从沉睡中惊醒的噩梦。

    眼看着隆基努斯之枪的枪头完全没入项涛体内,水叶子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这只臭虫终于被我碾死,哈哈,你以为我就是为了复活这些死人么?这些,只是个开始,我的军团,从今天开始组建!

    说吧,水叶子掏出一方印玺,在空中幻出个圆门后,失去了影。

    蓝兰一个扑到项涛边,手持隆基努斯之枪的玛瑞卡还在努力向里刺去,无奈项涛体内的力量太过强横,纵然是浸泡了基督之血的神器,对其也是无法奈何分毫。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