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卷 七十七章 死亡之始(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轻松放倒看守后,走入圆形拱门,来到了博物馆的庭院之中。面对绿荫中间错落有致的石雕和人像,饶是项涛见惯了古朴粗放的线条美感,也不微微赞叹,如此精美的古物竟是出自几千年前的古人之手,实在令人无法相信。

    埃及国家博物馆也算是世界上的一个异数,项涛也是见过无数的博物馆,还从未看到有人将文物露天摆放,任几千年历史的石雕和人像经受风吹晒。

    感慨归感慨,今次的目的不是来参观这座世界顶尖的博物馆,更不是来品评文物古董价值的,纵然庭院中的石雕价值连城,对项涛的吸引力都为零。

    涅斯佩连纳巴好似对博物馆颇为熟悉,轻车熟路的穿过庭院,走进了博物馆主体建筑。就在一楼大厅入口右侧,有一座头像与一块石碑,头像一看就是近现代作品,估计是哪个近代名人,至于这块黑色的石碑,被人随随便便的摆放着,好似放着的不是什么重要文物,而是一块街边的指示牌。

    大祭司在石碑前微微停顿下,才转对项涛道:无论庭院里摆放的,还是这座大楼内陈列的,所有文物都是真品,除了这块石碑,他们称它为罗塞塔石碑,说话微微叹息声:可惜,这块石碑被他们抢到了异国。

    扫视一眼涅斯佩连纳巴,项涛的的注意力随之放在黑色石碑上,似是被石板的色彩所吸引,眼神竟有了迷离的迹象。温*悄然握住了他的手,这才将之召唤回来,打个冷战后侧让开,大祭司先生,你应该带我们寻找线索了。

    博物馆是座两层建筑,一百多个房间都被堆积的满满的,连走廊和楼梯的墙壁上,都摆放着纸莎草,用浩如烟海形容馆藏真的不算过分,要想从中间找出一件可能的线索,就实在是挑战人类极限的极其过分的事了。

    涅斯佩连纳巴也不例外,看似对博物馆非常熟悉,一开始就带领大家直奔二楼的图坦卡蒙随葬品展厅,对着那只著名的图坦卡蒙面对了一阵呆,装模作样的闭目凝神站立后,转跑到一楼的新王国时期展区,弯着腰找了一圈,回头上楼到了木乃伊展区的拉美西斯二世木乃伊前,面对这位号称大帝的伟**老遗体,痴痴的看着,也不知在想什么。

    随后,老头带着大家将博物馆内所有展区转了一圈,某些特别重要的地方,比如图坦卡蒙展区甚至去了不止一次,如果配上讲解,项涛都要生出一种错觉,眼前的老头不是在寻找线索,是充当起大家的导游了。

    眼看时间过去足足两个小时,老头带着大家上上下下折腾四五圈,所有都感到不耐烦的时候,张秀终于忍受不了一个爆出来,飞起一脚将涅斯佩连纳巴踢倒,探手扼住他的脖子,脸色铁青的道:老混蛋,我们不是跟着你来参观的,这些地方你都转了无数次,怎么还找不出来,你是不是故意拖延时间。

    从听说迪迪被送入永恒之地生死不明后,张秀就变得沉默寡言,终里呆呆坐着不吃不喝,这个样子将所有人都吓到,生怕这个看似年幼实则早已成年的女孩憋出毛病来,或者去作出什么傻事,偏偏大家都知道她的心病在哪里,根本无法劝解,惟有让温*一刻不停的跟住她。

    现在女孩终于肯开口说话,令项涛他们长长吐出一口气,有了泄的渠道,就不虞这个丫头会憋出精神问题来,至于涅斯佩连纳巴的死活,在场众人甚至包括温*都自动忽略掉了。

    大家都看出来涅斯佩连纳巴这老头没安好心,带着他们上下转悠,就是不肯真正去寻找什么,眼看着就要出,那个时候如果还找不到线索,不单他们必须立即离开博物馆,而且今天的行动已经打草惊蛇,明天再想如此轻易进来,就是难上加难。只是项涛没有表态,其他人不好轻易作。现在好了,张秀的出手实在是替众人打打出了一口气。

    好耶,再打得狠点,最好把这老小子的三魂六魄打出来,到时候落在老子手里,让这老东西也见识下季爷爷的手段

    看着季真欢呼雀跃的样子,项涛淡淡一笑正要说话,忽然心有所感,飞看向一旁,他们正站在图坦卡蒙宝藏区,看过去的方向上乃是镇馆之宝的图坦卡蒙面具。

    一直在注意项涛的老和尚腾蛟觉有异,也随之看向面具,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心悸,脸色微变低声问道:好像有什么东西,是什么,地精灵怪?

    缓缓摇头,项涛皱眉道:不,是魂,或者死灵。

    老和尚脸色唰的变白,死死盯住面具上那有如真人般的双眼,说实话,这双眼睛看上去炯炯有神而且好似还带着水分,乍看过去当真会看成是真的人眼,哪里会想到是用紫水晶与象牙镶嵌成的,可是,双眼的瞳孔中好似有股奇异的力量,在注视时候,竟能将人的神思全部卷进眼睛之中,不知不觉的,整个人的精神都会迷失在眼睛的淡淡波光中间。

    饶是腾蛟参悟九品佛莲后功力大进,也因进入分神前期,可以说是6地神仙之流,这时竟也冒出一层白毛汗,颤声道:是,是那个国王的魂么

    也能感觉到面具上传来的庞然神力,可是项涛没有腾蛟的恐惧,因为他觉这股力量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遇到过,既然是熟人,索大大方方的开口问候:何方故人在此?

    突然,整间展室满是淡雅的茶香,接着一个清逸出尘的声音响起:小友,你的机缘还未到么?

    茶香,机缘,项涛猛地想起一个人来,当初中土邙山脚下的小茶铺,可不是有人对他说过类似的话,声音略颤慌忙抱拳拱手:既是上仙莅临,还望现一叙,昔邙山之助,涛一不敢忘却。

    图坦卡蒙面具的双眼突然被淡淡的雾气罩住,接着一个人影在雾气中浮现,罩在面具上的玻璃好似不存在一样,人影跨步一迈就来到项涛前,依旧是一布衣长袍,还是年轻而且俊逸的面孔,挂着淡淡的笑容,头随意打个髻用跟古朴簪插住。

    年轻人看着项涛点头道:你很好,放心,你的机缘很快就会到了。说完瞥了一眼大祭司,他说的东西,你已经知道了。

    一句话将所有人听得云山雾绕不知所云,惟有项涛心领神会,微笑道:放心,他跳不出我的手心。

    你不属于这个尘世,年轻人好似不愿继续刚才的话题,双眼罩定了项涛平缓的道:你的存在连上天都不知晓,不过,天意决定借你这双不属于尘世的手,涤这人间的尘埃,你,好自为之。

    说完,年轻人慢慢倒退而行,就这样消失在墙壁中间,只留下一段缥缈的话语:去救你的部下,时间不多了。

    就在人影消失的一刻,项涛只觉得手里多了件东西,是一个用紫晶石雕成的莲花,与老和尚花了大价钱弄到手的九品佛莲不同,这朵莲花只有两寸宽,用一整块晶石雕出数片花瓣,握在手里小巧精致,同时有一种凉的感觉。

    来匆匆去匆匆,神龙就不见尾,就是指这样的人吧,项涛一边感叹着,一边对几人简单解释下年轻人的来历。由于这段经历过于玄奇,若不是有三神器作证据,在场的人真的很难相信。

    仙人盛怒中的张秀也不松开涅斯佩连纳巴,脸色古怪的望着年轻人消失的位置,难道说,这就是天上的天仙?我们,以后也会成为他们这样子么?

    众人沉默了,确切的说,没人能给出答案,练气士的精修之路只会越来越难,越走越窄,练气九个境界中的最后三个,化虚、分神、还虚,本就是万中无一,就即使到了化虚期,每进一步都是凶险万分,稍不留心就会因为邪魔入侵而功亏一篑,否则,也不会有人选择兵解尸解这样的法子,所图的就是指望能保留今生的记忆和部分功力,来世好继续修行。

    腾蛟干咳几声转移话题,呃,亚利少爷,刚刚仙人说,你能找到这老东西要找的东西?

    晃晃手里的紫晶莲花,项涛笑道:那件物事,就着落在它上了。

    从仙人出现开始就默不作声,冷眼旁观的涅斯佩连纳巴老头,一见到紫晶莲花,立时哀呼一声跌坐地上,颤巍巍的指着莲花,用埃及古语飞快的吐出一串话。

    季真蹦了出来,站在项涛后小心伺候着,用谄媚的表翻译:Boss,这老东西在问,你是如何得到这件钥匙的。说完,他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来:我靠,这老东西早知道钥匙藏在那个黄金面具里面,就是不肯说出来,还带着我们到处转悠拖延时间,妈的,老东西太可恶了,我要干掉他,让我那个哥们埃及冥君好好整治这老不死。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