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卷 七十章 陵卫(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什么成批制造恶魔铠甲?项涛心中有些明了,还是希望这头吞吞吐吐的老龙能解释清楚。

    尼伯*深吸一口气,似乎下了某种决心,这才解释道:旧大6上一直存在一个魔王,它自称魔力无边,可以永生不死,从古到今,魔王的信徒从未消失,无论正统势力如何剿灭,这些信徒依旧在偷偷信仰魔王。而魔王本人也不定时的被信徒解放出来,在旧大6上肆虐。

    不明白老龙的话,为什么要扯到什么魔王上面,项涛只得耐着子听下去。倒是老龙一副说故事的样子,将张秀和温*吸引过去。

    距离最近一次魔王肆虐大6过去两三百年了,魔王的信徒又开始蠢蠢动。而魔王赖以称霸的法宝之一,就是那吸灵铠甲,普通人称其为恶魔铠甲。

    老龙脸上忽然现出惊悸的表,令项涛也不得不重视起来,能将一头龙吓得不轻,再想想自己对付那铠甲的艰难,霎时心有感触的点点头,不错,任何人穿上那个东西,都是活着的恶魔了。

    这铠甲的制作虽然困难,但仗着龙血石就能大量制造。老龙突然激动的抓住项涛手臂,急切的道:米粒一半大的龙血石就能制造一恶魔铠甲,我听说了,你们中土丢失的龙血石何止一块,用这些龙血石已经足够组成一个军团,全部恶魔士兵的军团。火怪物,你必须阻止他们!

    倒吸了一口气,项涛也有些傻了,完全由恶魔铠甲组成的军队,一个恶魔铠甲都如此难对付,要是整整一支军队出现在面前,除去落荒而逃,他想不出自己会有什么办法应付。可是,这种事应该由法皇厅会同宗门来对付吧,凭什么他一个小子就要当拯救世界的人?

    老龙听后不冷笑道:火怪物,你似乎忘记了,那个不男不女家伙与你之间有深仇大恨,且不说以前的恩怨,光是古登伯格家族,就是在你手上灰飞烟灭的,他如果不恨你才奇怪了。说完,老龙又看看张秀等人,不屑的撇撇嘴,至于你口中的宗门,连复活的灵药都肯出卖,所图的就是这恶魔铠甲。穿上恶魔铠甲的人没有能活下来的,你认为,宗门图谋恶魔铠甲的制作方法,是为了世界和平?还是为了抵抗天顶星的进攻?

    噗哧,温*没有忍住,轻声笑了起来,柔柔的笑声冲淡了紧张到几乎凝滞的气氛。项涛也随之笑笑:尼伯*先生笑话了,宗门虽然用心不良,那法皇厅呢,况且事旧大6,法皇厅应该不会坐视不理。

    嘿嘿,法皇厅,据我所知,法皇厅与那个恶魔一直是合作关系!

    尼伯*一语惊人,听得项涛和迪迪两人目瞪口呆。虽然他们两个没人是法皇厅的忠实信徒,可菲利普家族毕竟还是在法皇厅约束之下,闻言迪迪磕磕巴巴的道:老,老家伙,你这是要我们和法皇厅为敌

    老龙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而是双眼灼灼的看着项涛,此时此地,话事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项涛,别人说什么都是白费,只要项涛下定决心,就可以改变在场几人的命运。

    没有马上回答,项涛转在山巅慢慢踱步,望着山下的皑皑白雪,他的心却好似油,不断翻腾着。夺取尤斯卡是为了挽救菲利普家族,现在老龙要求他追杀水叶子,也是为了挽救家族。但是要他与法皇厅翻脸么?如果真如老龙所说的,法皇厅是恶魔的合作者,那追杀水叶子的行为会引来何种反应,完全无法预料啊。

    回头又想想古登伯格家族。这个存在于德意志深山中的炼金家族,真的是因为过于顽强而无法消灭么?如果不是,那么这次比试,法皇厅一意要求将赛场选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突然,项涛脑中灵光一现,猛地转对迪迪道:迪迪,立即让魏斯勒通知爷爷,金雀花卫队全面接管并封印龙骨试炼场。试炼场周围不许有任何外人。

    迪迪愣住了,将四件炼金武装封印在龙骨试炼场内,是炼金比赛的要求,四大家族不放心自己的炼金武装,各自派出精锐卫队守卫试炼场,也是得到了菲利普家族谅解的事。现在突然反悔,项涛的指令可以被认为是,试图独吞四件炼金武装,届时其他三家会愤怒的杀上门去,那种后果,迪迪想想就不寒而栗。

    看到迪迪还在犹豫,项涛没有多说,对于自己的亲随,他很有信心,无论迪迪如何怀疑,最终都会执行自己的命令。

    听到项涛的命令,老尼伯*脸上绽开笑脸。就在这时,山下传来了一阵喧嚣声音,将大家注意力吸引过去。

    随意扫了一眼,项涛立即轻轻咦了一声,向着山道走过去。没走出多远,只见山下仓惶跑上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斐迪南卡洛斯,女的是伊丽莎白威廉。

    两人衣衫不整,斐迪南卡洛斯甚至只穿了一条长裤,上完全**,天晓得在如此凄寒的山巅,这位哥们是如何过来的。伊丽莎白威廉稍好些,全猎装,可是,这衣裳在森林中狩猎还凑合,登山,显然,她也是变起肘腋时候匆匆忙忙出逃的。

    山下的喧嚣声音愈加接近了,项涛拦住两人,惊奇的道:是谁在追杀你们,两位的护卫呢?

    闻言脸上有些挂不住,伊丽莎白甚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到两人的样子还问什么护卫,这不是成心让他们两人丢丑么。看到两人表,项涛心中大呼冤枉,自己只是询问况,你们别想太多啊。可惜,这种话不能明说,他惟有催促道:两位,有事请快说,时间紧迫。

    脸色微红,伊丽莎白向后退了一步,意思让卡洛斯去解释。斐迪南卡洛斯不得以下,才叹口气道:是格里高利家族,他们突然偷袭了我们两个的住所,混战之中,我只能带着十几个亲随闯出来,其他所有扈从都完了,也不知道格里高利家族从什么地方调集了那么多战士,我看至少是我们亲随人数的十倍。现我逃走,格里高利家不肯放过,我的亲随在路上不断回抵挡,也都说着,看看一边的伊丽莎白,虽然不知道详,我想威廉家的形也应该与我相似。

    伊丽莎白气愤的道:格里高利家想靠这种手段赢得比赛,那简直是做梦,等我回到图兰就宣布退出这场肮脏的比赛。

    闻言哑然失笑,项涛看看卡洛斯,又瞧瞧威廉,他们还以为是这是格里高利家为了赢得比赛的伎俩么?也不对两人说话,项涛回对张翦道:张先生,我将送你回去图兰,请你代为向爷爷转达,格里高利家与法皇厅已经不足以信任,请即刻捕杀所有在城堡附近滞留的外人,并做好法皇厅武装进犯的准备。

    卡洛斯和威廉两人一起色变,项涛的话,如果用一个词解释,那就是,战争!难道说,又要打响一场炼金战争么?而且,在这场战争中,他们各自家族应该如何选择立场,是攸关各自家族命运的大事,现下亚历山大菲利普向自己家族派回信使,那么,他们两个应该如何通知自己的家族?

    想到这里,两人一起要求项涛也将他们两人送回去,或者,直接送到图兰,然后两人从图兰转到回国。看看两人急切的样子,项涛迟疑下,说实话,他真不想将这两人放走,若是能将他们留在边,先可以切断两大家族的信息,让战争初期的两大家族吃个不大不小的亏,后更有利于菲利普家将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法皇厅。其次,将两个家伙留下,同时也就是留下了两人上的炼金武装,加之被扣在龙骨试炼场的炼金武装,等同抓住了两大家族的命门,起到人质的效果。

    可惜,现在项涛的主要心思还是放在追杀水叶子,阻止恶魔军团的出现。从这个目的上考虑,放两人回去,让两大家族及早准备,也不失为牵制法皇厅的举措。是以,稍稍思索下,他就答应了两人的要求。

    一次控天下布武令,项涛稍显生涩,总算这方印玺本来就是给不懂魔法的人准备的,上面附录的法阵运转起来极是容易,而且不消耗灵力,唯一的缺点就是,这方印玺每次只能执行一个功能,稍显单一。

    在印玺上稍稍点了点雷力,印玺迅放出巨大的蓝色灵光,不需**咒,在山巅出现一个水雾状的蓝色光团,内里隐约之间能看出来正是菲利普城堡。

    就在三人走进光团之际,项涛突然问道:你们,上山的时候,看到过一支军队么?

    军队?卡洛斯与威廉茫然对视,随后摇头,我们一路走来,只看到了累累白骨和倒在地上的上千尸体,根本没看到什么军队。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