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卷 六十九章 埃及(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项涛的度飞快,一种异样的激动在他心中充盈,能复活安德烈和乔西,是这些年来他和老伯爵两人做梦都在想的事,从上次中土失意归来,老伯爵虽然嘴上没说,但他能看出来,老伯爵其实极度失望。现在,这件似乎没有多大希望的事突现曙光,无论他如何压抑,努力让自己平静,都感觉自己兴奋的好像要飞起来。

    地道之中不是没有古登伯格家族的战士,但项涛手上的拔山尺掷出,便是顽石都能砸的粉碎,更何况这些血之躯,更何况现下的古登伯格家族人心惶惶,哪里有心思负隅顽抗。细心的温*甚至现,地道中一片狼藉,很多血迹尚未清理干净,似乎在他们以前有人在地道中进行过厮杀。

    几个起落飞纵,项涛打出道太宵神雷,将两名古登伯格家战士变成黑色焦炭,转过拐角,一扇四五米高的金属门出现在他面前。门宽足够五人并行,上面铸有硕大的狼头,这是古登伯格家族的族徽。

    仰头望着金属门的功夫,迪迪已经飞过去,在大门上推了推,咧咧嘴道:太重了,根本推不动,这东西起码有半米厚,应该不是靠人力推动。

    退后!

    项涛叱喝一声,双手合什,两道蓝色灵力分别从掌心放出,汇聚成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灵力球。双眼微阖,金色灵力球缓缓旋转,在它与温*之间隐约有道细微的联系。正确的说,是与温*上的衣服有联系。

    不多时,灵力球不再只是缓缓转动,不仅度开始变快,而且出现了些微躁动的表现。项涛没有去压制,反而将两掌向前一推,金色灵力球随着掌力飞向前方。

    半空中,灵力球陡然幻化成一个轿车大小的龙头,长啸一声,大嘴张开,一团金色雷力喷向金属门!

    遭此一击,金属门轰然炸成齑粉,龙雷之威不仅如此,每一个金属颗粒,都带着无匹的灵力,向屋内四开,就如突然出几万亿颗子弹般,瞬间将屋内的一切笼罩,撕裂,搓*揉成粉末。

    没有烟尘和碎石,有的只是一片金色光芒,映的所有人无法睁眼直视,当眼中的刺痛感觉消失后很久,他们才敢试探着睁眼。

    温*一睁眼,看到项涛的体如标枪般直,站立在她前不远,双目炯然望向前方,顺着目光看去,哪里还有东西,所有人和物都没了,甚至连狼籍都算不上,满地的粉末足有半尺厚,一些红色的粉末好似是人的鲜血,但在高飞舞的金属粒子冲击下,飞快的被蒸。

    项涛迈步出去,慢慢踏进了刚刚还是人满为患的地方,这里,现在连房间都称不上,墙壁已经完全被粉碎,支撑上层的粗大立柱也消失不见,上层的城堡之所以没有坍塌下来,是因为有人在勉力起了它。

    是你们自己出来,还要我帮帮忙?项涛语气平静的道。

    屋内出现了一团白色光芒,是个足够容纳二三十人的灵力罩,是它保护了内里的人,也支撑了整个古登堡不必坍塌。

    灵力罩慢慢变得透明,内里只有十几个人,其中赫然是古登伯格家的女家主,叶琳娜古登伯格。她手上持着一方印玺,正是这印玺放出的白光,形成了整个灵力罩。

    看到印玺,项涛眼睛微微眯起,马上又恢复自然,淡然道:这不是天下布武印玺么,我早该想到是你,只不过,我现在应该如何称呼你才好,是御子明光,还是水叶子,我相信,叶琳娜应该不是你的本名。

    叶琳娜,哦,或者说,应该称呼她为水叶子,冷笑一声,道:哪个都可以,反正不久以后,你所能称呼的只有一个皇帝陛下。

    呵呵冷笑几声,项涛不愿继续这种没营养话题,从一次看到水叶子开始,这家伙就在作皇帝梦,无论是冥界的秦皇帝,还是东瀛的天皇,现在又轮到旧大6上折腾。项涛真的很想将这家伙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长得,才会出现水叶子这种皇帝迷来?

    踏前一步,手上现出蓝色雷力,项涛平静的道:交出灵药,我可以饶过你。

    用嘲讽的眼光看着项涛,水叶子环顾下左右:亚历山大,你难道还不明白,你已经死到临头了,要求饶的应该是你。而且,那灵药我已经用了,一份都不剩,全部用光,哈哈,你现在的样子看着好失望,你想复活什么人?我来猜猜,应该不是你的人,你这家伙不是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人,那就是亲人了,是你爹娘么?劝你一句,回去把他们的尸体烧掉吧,不然,过些子,我会帮你烧掉的,还有你的那座狗城堡!

    说完,水叶子双手在印玺上一拍,整个影就消失在白色灵力罩内。

    神色一变,项涛刚要脱,看到那枚印玺悬浮在灵力罩中,心中微安。现在的地下室,完全靠印玺放出的灵力罩支撑,如果水叶子带走了印玺,整个古登堡就会立时坍塌下来,届时所有人都会被埋在下面。幸好,水叶子不知为什么,离开时候没能带走印玺,让大家捡了一条命。

    谁知道,这个**头刚闪过,就见白色灵力罩唰的消失,印玺当啷跌落地上,只留下傻愣愣彼此对视的古登伯格家高手和项涛。

    头顶的天花板,本就在项涛的攻势下变得比饼干还要酥脆,一阵土石跌落中,将所有人的神志拉回现实,眼看着城堡就要跌落,项涛想都不想,双掌猛拍,接着分开举过头顶,蓝色幽光充斥在整个空间,立时将头顶的下陷势头止住。

    直到这时项涛才想明白,水叶子要利用天下布武令将自己送走,势必要削减甚至是完全停止灵力罩,只可惜,他最终无法带走印玺,致令自己有了几秒的缓冲。

    见到蓝光出现,古登伯格家的高手想都不想,灰溜溜的从项涛侧经过逃命去也。倒是项涛一行人慌了手脚,也不知应该如何去帮助项涛。看到这一幕,气得项涛大骂起来:还傻愣着作什么,快跑啊,我支撑不久的!

    听到这声招呼,一群人这才疯了一样向外跑去,倒是迪迪伸手灵活,又经过腾蛟指点,先抢到了那块天下布武令,这才飞跑进了地道。气得项涛反而失声笑出来,老腾蛟不愧是中土最出名的法器强盗,都这种时候了,还眼馋人家的法器。

    估算着大家都应该跑出地道了,项涛闭眼默祷一阵,突然睁眼回,只见温*白衣胜雪的站在后,眼中满是坚毅。抿嘴一笑,知晓自己劝不动女人,索伸出胳膊,女人欢天喜地的扑进了他的怀中。

    仰头望望头顶的天花板,项涛下了一个决定,慢慢抬手,一个拳头大的雷力球自手上升起,接着又一个,一共出现了四团雷力,浮在空中,成了一个完美的正方形。这四个雷力球分别代表了一年中的四个季节,就如四季的特征一样,升到空中的雷力再不是一开始的幽蓝色,的嫩绿,夏的火,秋的金黄,冬的雪白,四大节气在空中慢慢盘旋。

    过了一阵,四团雷力骤然一分,变成了十二个,又代表了十二个月份。如果再分下去,就要变成七十二节气,可惜,项涛初用并不能控。

    十二个雷力在空中组成一个圆环,中央就是项涛和温*,雷力一个接一个分别亮起,寓意了一年的月份循环。最终,当每一团雷力都亮过五次后,整个圆环的十二个雷力一起变得明亮,整个地下室内的雷力齐齐消失,全数被吸入了十二团雷力之内。

    同时,头顶的城堡再无支撑下,终于是轰然落下。

    看到这个形,温*被吓得尖声惨叫,脸色变得苍白,整个人一下躲进了项涛怀中。

    没有丝毫恐慌,项涛双臂用力向头顶挥起,十二个雷力也随之飞起,接着是两人的体,好似被雷力拉动似的,飞向空中。

    雷力一团团炸响,将所有遇到的障碍退向一旁,终于,当十二颗雷力全数炸裂后,在半空的项涛两人为中心,万千细小的雷力向四面八方爆裂开,出响彻天地的巨大轰鸣,别说是古登堡,就连整个山头都被削去两米高,吓得地上的迪迪等人滚尿流的寻找躲避地方。

    带着温*安然无恙的落下,不容迪迪上来大拍马,项涛看着腾蛟手里的天下布武令道:那个人妖去了哪里?

    早已利用印玺感觉过,腾蛟皱眉道:埃及。

    项涛也随之皱眉,水叶子怎么会去了那么远,不过为了他上的炼金武装,也只有行走一趟了,于是对迪迪道:通知魏斯勒,让他准备好亚历山大号,我们五天后出海去埃及。

    不行。突然老龙尼伯*断然否定了这个安排,你必须现在就去埃及,抓住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阻止他的一切行动。

    看看大家衣衫褴褛的样子,项涛不满的道:我们是贵族,不是叫花子,你要我穿着一堆破烂去埃及么?不行。

    盯着项涛,尼伯*脸上一次出现了极为严肃的表:如果,那个不男不女家伙去埃及,是为了成批制造恶魔战士呢!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