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卷 六十九章 埃及(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天剑,就是那个倒霉的一号,被人下了封神符后塞入恶魔铠甲中,充当起活动的魔法兵器,险险的,张翦也步上他的后尘。

    虽然已经掌握解除封神符的正确办法,看着几乎不成*人形的天剑,温*脸上现出难色,封神符是一种对神识伤害极大的符箓,非是符箓宗嫡传弟子不会施展,上没有伤势的张翦,在解除封神符后都会体力透支神识散乱,许久不能恢复,以天剑只剩下半条命的状态,强行解除封神符,说不定就会要他的命。

    可是,张翦也不清楚天剑的真实使命,不过是他被抓住之初,在地牢中两人相处过一夜。当时的天剑已经是重伤,认出张翦后勉强说出自己负了一向宗门交易任务,现下非常后悔,随即昏迷过去。不等天剑再次苏醒,就被古登伯格家族拉去成为炼金实验的小白鼠。

    天剑到底是谁?迪迪的问题,同时也问出了项涛心中的疑问。

    咳咳,让我来解释吧,张翦本来就是体极度衰弱,神识之散乱,甚至普通对话都非常困难,腾蛟干脆站出来替他解说。

    从几千年前,中土练气士感觉门派之间缺乏沟通,造成了很多不应该的损失,故而在西昆仑会盟,组成了中土宗门。宗门由十个门派各派一名长老,共同决议宗门事务,用以约束中土练气士门派。长老会以下,是护法,护法人数不定,大约是在五十名左右,成员都是每六十年一次较艺的佼佼者。护法不仅仅要防范中土可能出现的变故,还有一部分护法被选出来处置宗门常事务,被成为庶务护法。而天剑,就是一名宗门庶务护法,具体的职司,就要去问张家了。

    腾蛟话音刚落,张秀立即补充道:天剑道长平里负责追查宗门败类,经常在天下各地奔波,最是劳苦,也是现任护法中间功劳极为显著。据说在下一次的宗门较艺上,他就要退下护法职位,回到自己门派专心修道。谁想到

    张秀最后的声音低沉至微不可闻,迪迪等人的心也随之低落下去。倒是项涛脸色不变,点头看看张翦瞧瞧天剑,最后面向温*,柔声道:海伦,天剑先生想必有很多话要对我们讲,这是他最后的遗愿了。

    在场的人一起变色,谁都没想到看似年幼的项涛如此铁石心肠,只有尼伯*撇撇嘴,他早看出来,在项涛貌似柔软的心机背后,是一个冷静甚至到冷漠的心脏,为了他的目的,牺牲几个不相干的人算什么。说起来,这才是争霸天下的人所需要的心境。

    低哼一声,天剑慢慢睁开眼,瞳孔散乱,眼中黯淡,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子不受控制的微微抽搐,从体各处微微渗出血来。

    看着一条命已经去了多半的天剑,如张秀迪迪这样的,都不忍再看下去,将脸侧向一边。项涛表沉静,掌上现出蓝色幽光,轻拍在天剑头顶天灵。随着幽光慢慢汇入天剑体内,他的眼中现出神采,体不再渗血,脸上出现一片潮红。

    竟然能微微侧头,天剑看看周遭,惨笑着,用断断续续的声音道:张,兄,是你啊,这里,这里是中土青坞么?

    这里是古登堡,你以后会回到中土的,我用菲利普家族的名义保证。在这以前,你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项涛冷冷打断了他。

    听到菲利普家的名字,天剑子一震,正视起眼前的少年:菲利普?你就是亚历山大菲利普?呵呵,也好,虽然你名声不佳,但落在你的手里,总好过被那些德意志蛮子往死里折腾。你问吧。

    你到旧大6的目的,还有你所进行的那个交易的细节,最后,你为什么会成为古登伯格家族的俘虏?项涛想都没想就道。

    天剑苦笑下,就知道你们会问这些,也罢,我活不了多久,临死之前给自己一个良心上的平安,以图能给自己一个兵解。

    接下来,天剑细细说明了他的使命,这番讲述不仅令张家三人大吃一惊,就是将项涛也牵扯进来。

    天剑本是中土宗门护法,但他实际上也是宗门内部一个秘密组织正道会成员,这些人全都是宗门上层核心,在某种程度上说,宗门已经变成了正道会的工具。这一次天剑来到旧大6,负了三层使命,先,他是受命过来追杀龙血石遗失事件的宗门护法,这是公开的任务,其次,他受正道会指令,来到德意志与人进行一项交易,就是用一大批药材,与德意志的秘密组织条顿骑士团,交换一项魔法兵器的制造技术,这是他的秘密任务,最后,就在他刚刚完成秘密交易,准备着手追杀龙血石的时候,接到命令,要他与法皇厅交涉张家被绑架的事件。

    之所以说这件事与项涛有牵连,不仅仅是因为,天剑作为宗门的使者确实去交涉过项涛绑架张家的事,更因为他带来旧大6的那些药。天剑带来的药材都有千年历史,乃是从宗门附近的一处地宫中偷偷挖出来,用特别法门保存的异常完好,而这些药材的功用,就是起死回生!

    宗门附近地宫,特别法门,起死回生。种种特征,令项涛很自然的想起了失败的中土之行,就在那一次,得到则天女皇的许,他兴冲冲的前往挖掘则天女皇生前搜集的药材,目的就是为了复活养父母安德烈夫妇。可是,在地宫中,除去遇到一个怨**深重的鬼魂,连一丁点药材都没找到。敢,那些贼就在地宫附近,想来以宗门庞大的势力,挖掘总坛附近一处地宫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天剑的叙述还在继续。

    到旧大6一件事就是进行了秘密的交易,天剑随后被要求前往法皇天交涉张家的事。谁知道,这个无心之举,竟被交易的对方认作是出卖了他们,所以,当天剑走出法皇厅不久,便被对方派出的杀手围攻。不得以之下被迫使出了舍遁术,谁承想,对方随即追杀而至,全无反抗能力的天剑只有乖乖作了俘虏。

    余下的事就全知道了,打成重伤的天剑被抓回来,古登伯格家虽然知道自己摆了乌龙,也无心认错,索将错就错,把天剑当成试验品,塞进恶魔铠甲,成为了他们的一号。如果不是项涛来的及时,紧随天剑来到德意志自投罗网的张翦,就将成为二号。

    他们要复活的人是谁?不等天剑喘息,项涛急急追问,那些灵药有没有被使用?若是能从古登堡取回灵药,在他看来,将是比夺取尤斯卡更重要的事。

    天剑好似回忆起极度恐惧的事,双眼瞬间睁得极大,脸上出现骇然表,大口张开着,双手不断向前挥舞推动,高声叫道:妖怪,妖怪

    看到天剑的异样,张秀和迪迪急忙将其按住。当天剑终于安静下来,在场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生命已经离他而去。众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就在张秀想要说话的时候,项涛猛地转向地道深处走去,原来古登伯格家族欠了我一大笔债,迪迪,海伦,我们去讨债。

    愕然看着项涛影昂然前行,随后迪迪与温*慌忙跟上,紧接着是彼此搀扶的腾蛟与尼伯*,张秀看看张铁和张翦。张家的前任家主意兴阑珊的对她道:秀儿,你们两个快跟上,张家已经和菲利普家族绑在一起,能否复兴的关键,全在这位亚历山大少爷,张家后就交给你们了。见张秀脸上不舍,他苦笑道:我现在就是个累赘,不要因为我而降低了张家在亚历山大心中的重要。你们放心,我张翦就算神识衰弱,也不至于沦落到被人肆意欺凌。我暂且休息下,而后出返回图兰等你们两个的好消息。

    张铁看似心思粗豪,实则非常细腻,听了张翦的话心中难受,还要说些话,却被张秀猛地拉扯离开,望着奔跑中始终侧过头的张家现任家主,他心中叹息,张秀实在背负了很多本不属于她的重担。

    项涛的度飞快,一种异样的激动在他心中充盈,能复活安德烈和乔西,是这些年来他和老伯爵两人做梦都在想的事,从上次中土失意归来,老伯爵虽然嘴上没说,但他能看出来,老伯爵其实极度失望。现在,这件似乎没有多大希望的事突现曙光,无论他如何压抑,努力让自己平静,都感觉自己兴奋的好像要飞起来。

    地道之中不是没有古登伯格家族的战士,但项涛手上的拔山尺掷出,便是顽石都能砸的粉碎,更何况这些血之躯,更何况现下的古登伯格家族人心惶惶,哪里有心思负隅顽抗。细心的温*甚至现,地道中一片狼藉,很多血迹尚未清理干净,似乎在他们以前有人在地道中进行过厮杀。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