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卷 六十五章 黑冰剑士(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自嘲的笑笑,项涛并未阻拦闯上前的腾蛟,老和尚在东瀛闹得灰头土脸,连带着将道满诗惠的脸面也丢的精光,现在的两人连见面都不好意思,道满诗惠索躲到东瀛暂时不回法兰西,腾蛟也急于在菲利普家面前表现,以示自己并非无能之辈。这已经不仅仅是涉及两人面子的小问题,而是整个土御门在法兰西扩张的前途。问题是,土御门的海外扩张,与腾蛟老和尚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后的学生的腹诽,腾蛟几步赶到队伍头前,一手持着铜铃,这铜铃有个说法,名唤九纹裂天铃,与他在冥界所用的那支又有区别,通体黄铜打造不说,还死缠烂打的让项涛花费自太乙金精,在上面录上九九八十一道佛门真言,配合他修炼的七佛灭罪真言咒,一击打出,不说是震动九天九幽,至少也是地动山摇堪比天灾。而另一手竟然拿出了九品佛莲,虽然没有取出底座,但佛门至宝出世,饶是周遭风雪漫天,也令队伍中人感到一阵阵的温暖和心安。

    可是,项涛的眼睛有些直了。知道老和尚急于表现,他无论如何没想到,腾蛟竟然敢将九品佛莲拿出来玩,这个东西岂能和寻常仙器相提并论。如果说九纹裂天铃的威力是地动山摇,那九品佛莲出击,只怕立时就会将整个九幽冥界打得粉碎!

    不等老和尚出手,项涛已经抢抓住他的手臂,急吼吼道:老,老师,你疯了,这个东西也是能轻易使用的么?

    腾蛟脸色不变,拨开项涛的手,冷静的道:别害怕,我至今还未参悟透九品佛莲,你就是要我使用,我也做不到的。

    项涛脸上全是不信任表,笑话,若是没参透干吗把这个东西拿出来,献宝么?似乎看出他的心思,腾蛟并未解释,将佛莲捧在手心,口中**动真言。

    见老和尚完全不听自己劝告,项涛长叹一声退向一边,扭头看看后众人,其他人还好,都不知晓佛莲的来历,这时仅仅当作一件普通仙器看待。唯独尼伯*不然,这条老龙活了几千上万年,用鼻子闻都能分辨出宝贝的品级。这时见到九品佛莲,有如常人见到鬼物,一脸惊悚的悄悄向后蹭去,看起来,如果事不好,这头老龙就会一个开溜。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项涛脚下轻点,一纵闪在老龙边,把住老龙手腕,笑嘻嘻道:老家伙,哪里去?下面的表演很精彩,我们一起看看。

    扭头看看项涛,又瞧瞧腾蛟手上的九品佛莲,尼伯*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狠戾,突见项涛背后似乎飘动着一道白色人影,随即神色一黯,全无力的苦笑:小朋友,你们当那个东西是玩具么,竟敢在这里摆出来。

    早死早升天。项涛好似无所谓的晃晃脑袋:我们这些不过活了几十年的人都不在乎,你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家伙也如此惜命。

    尼伯*还要争辩,那边腾蛟手上骤然出阵阵祥和的佛光,佛莲慢慢飘浮到半空,金黄色的佛光所到之处,积雪融化,冷风退却,久违的阳光照下来,抬头看去,天空中的乌云被冲天的金色光芒破开了一个窟窿。被佛光罩住的众人,好似回到了温暖的夏,甚至连上的御寒皮裘都要穿不住了。

    这些还只是开始,众人被九品佛莲所吸引的时刻,只听铛的一声脆响,而后是腾蛟的禅唱之声。就在佛光下面一道白光骤然击向远处的山梁。

    轰然巨响,想象中山体震动,飞石四溅的形并未出现,白光被一片淡蓝色所挡。看到这个景,项涛眼中闪过异色,手上愈加攥紧了尼伯*的腕子。

    虽然白光并未打到山梁,山道上的风雪却是小了几分,又是一声禅唱,一道红光飞出去,同样被那淡蓝色的光彩拦住。如此三次,又打出黄色,绿色和紫色三道光芒,那淡蓝色的光影终于哗的炸碎,连带着,山道上的风雪完全止息。

    腾蛟大受鼓舞,口中禅唱愈来愈快,整个九纹裂天铃在他手上旋转起来,度越来越快,眼见着就成了一团金色的光球。

    看到金光大盛,前方山梁处终于有了动静,一群着银色斗篷的壮汉嚎叫着现,几十米高的山崖在他们眼中仿佛平地一样,子与地面接触的瞬间出沉闷的声音,与此同时,壮汉的肌剧烈膨胀,将上的衣衫扯的粉碎,现出乌黑刚硬的长毛。

    不好,是条顿骑士团的狼人!见识过厉害的温*一下就叫出了对方的份,同时掌心现出了一叠符纸。看到她如此紧张,迪迪,张秀,张铁等人也随之齐齐亮出手上兵器。

    化外妖魔,胆敢在佛爷面前撒野!话音刚落,九纹裂天铃嗡的一声窜上半空,凌驾在九品佛莲之上,缓缓旋转着,像是抵受不住周围的冷气,通体笼罩住一层雾霭,令众人渐渐看不清内里的铜铃。

    就在雾霭越来越厚实,完全遮掩了大家视线的时刻,九道彩色光芒从雾霭中间出,光芒连接成一片,转瞬间变得好像是初升旭一般光采夺目,仿若赤的霞光,又能清晰的分辨出白赤橙黄绿青蓝紫金九种颜色,九道光芒就好像是九柄利剑,所到之处,不仅地上积雪散去,正在嗷嗷喊叫着冲过来的狼人骑士,遇到九道光芒,立时被无形巨力止住脚步,紧接着,那强悍堪比金属的躯上,现出一个个被光芒穿的孔洞,他们口中的狂暴叫声也变成了凄凉的惨嚎。

    百多个悍勇无比的狼人,竟是被腾蛟一人解决,连带着,整条山道上的积雪全部消散,可是,看到山道上以往被积雪掩盖的东西,所有人震惊的无法说出一个字,刚刚击败狼人的喜悦更是消失的干干净净。

    累累白骨,也不知是多少人的尸骸,满满登登的铺就在山道上,由于气温很低,还保持了死去时候的姿势,曲折蜿蜒向上,直通古登伯格家族的城堡大门。

    本是素洁的大雪下面,竟然掩盖了如此罪恶的惨状,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即便是项涛这样见过千军万马厮杀战场的人,眼前突然现出的白骨,也不形颤抖,这要死多少人,几千,几万,还是更多?突然间,他感觉以前犯了大错,正确的说,是从这场比试一开始,从未瞧得起古登伯格家族的他,就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有狼人助战,有尤斯卡在手的炼金家族,仅凭眼前几个人,真的能攻克么?项涛一次感觉心中没底。

    虽说没底,但是钢铁怪物一般的狼人,被腾蛟一人干掉,对项涛来说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因为跟随老伯爵时间太久,也渐渐变得有些势力起来的他,甚至在心中盘算着,等下强攻城堡时候,是不是应该将老和尚扔在队伍最前面?

    就在他算计腾蛟上人时候,山梁后面突然冒出一片黑色的云,紧接着,这片黑云纷纷跳落地面,竟是又一群狼人!

    即使狼人的数量远前次,大家心中没有半分惊慌,有腾蛟在,有九品佛莲在,刚才那些尸骨无存的狼人就是前车之鉴,还用得到他们动手么?可是,当大家齐齐扭头看向沉默不语的老和尚时,脸色一起变了:腾蛟老和尚竟然脸色苍白的瘫倒在地,连掉落在边的九品佛莲都没力气收拾。

    迪迪一下慌了,猛扑在老和尚上,口中大声呼叫:师父,你这是怎么了,你千万不要死啊

    老和尚勉强掀开眼皮,用微弱的声音大骂:呸呸呸,乌鸦嘴徒弟,为师只是一时脱力,什么死不死的,想诅咒我么,快滚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想要压死你师父么?

    顺手在老和尚的僧衣上抹干净自己的鼻涕眼泪,迪迪展开笑脸:嘿嘿,我就说么,师父是打不死的蟑螂,怎么可能挂掉

    滚,你这不肖的徒弟,有这样说自己师父的么!纵然腾蛟全脱力,这时也不由的破口大骂。

    看着两师徒笑闹,项涛可笑不出来,狼人不可怕,可怕的是眼前狼人过了二百,己方实力又是参差不齐,此地又是夹在了上山的必经之路上,刚刚腾蛟一番施法,梅斯小镇上的其他三家高手如果还是听不到就可以去死了。若是狼人源源不绝冲下来,用人数换取时间,古登伯格家族对山道上的战团施展尤斯卡,那种结局

    子微微一颤,急忙看向了边的温*,一向是心有灵犀的女人竟没有看过来,反是遥望着狼人背后的山道,令项涛心中大奇,也跟着看过去:

    就在狼人背后,山道上的白骨中间,行来一队战士,披黑色软甲,手执铁剑,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行进间一点声息都没有,好像幽冥的厉鬼。

    在场所有人都不认得这些战士,迪迪甚至惨叫道:天啊,古登伯格家族什么时候也有大票东方战士了?

    唯独项涛,这个时候感觉全冷,头皮麻,形微微颤动,即使过去数千年,依旧能够认出这些战士:黑冰台,鹘剑士!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