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卷 六十五章 黑冰剑士(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梅斯是位于德意志东南部的小镇,人口大约一千人,位于舒马瓦山区,越过山就是波西米亚,向南走不远,又是邻国奥匈利亚,因着终年积雪的高山,本地很少有外人出现。不过今次的事反常,已经入冬了,镇上的旅馆竟是顾客盈门,甚至所有客房住满后,客人还在涌来,不得以,后来者只有借住在镇上的住户家中。

    山里人多多少少有些排外,梅斯人用警惕的目光看着蜂拥而来的外乡人。这些外乡人也确实有必要防范:数量比梅斯镇上人口还要多,壮汉占了巨大多数,而且一个个面色不善,腋下鼓鼓的,走在街上都是吊着膀子,还有很多没没夜的带着墨镜,只差在脑门写上几个字我是坏人。

    项涛一行是最后抵达,其他三家不仅早早到达,还租下了镇上所有可以借助的房子,总算,对菲利普家族来说,露宿不是问题,尤其是炼金家族的人物眼中。

    取出一个老伯爵送的,巴掌大的金属小盒子,**动几句秘咒向外甩出,嘭的一声,地上出现了个帐篷,走进去一看,竟是与当初在冥界秦城之外见到的帐篷相似,外面是个帐篷,内里好似一座别墅,不仅有十几个房间,甚至连水都有的供应。

    菲利普家的护卫队自然而然的围绕帐篷驻扎,他们的目标,就是山中的城堡古登堡。

    或许因为自己是英格兰的叛徒,历代古登伯格家族成员都很低调,就如这座藏在深山中的城堡一样,躲在大堆德意志贵族中间,不被大众知晓。威廉家不是不想铲除叛徒夺回炼金武装,可惜的很,一代古登伯格侯爵非常强悍,本就是威廉家的一高手,又得到整个德意志的支持,当时被菲利普家大大削弱的威廉家,根本达不到目的。后来威廉家渐渐恢复时候,古登伯格家族好似吹气一般展起来,也不是威廉家可以独自应付的了。

    这次得到法皇厅号召讨伐古登伯格家族,威廉家自然不会放过报仇雪恨的良机,用魏斯勒的话说,就是高手尽出,若威廉家庄园出了状况,老威廉除去等死别无办法。

    威廉家会不会出状况不清楚,菲利普家的人却感觉到,有人在监视他们。想想也就释然,四个家族不久前还打生打死,现在又要争夺同一件东西,怎么可能没有丝毫防范与算计。不过项涛可不是善心人士,更不是能够高呼以德服人的家伙,一声令下,金雀花卫队蜂拥而出,将营地周遭一公里搅合的鸡飞狗跳,别说偷偷监视,连藏都不可能。

    借助混乱,项涛带着自己的小队竟偷偷上山了。

    项涛,温*,腾蛟,迪迪,被强行拉壮丁的尼伯*,构成了整个小队的基础,额外带上两个客人,就是张秀与张铁。其实,还有一名隐形队员,她是会随时出现在项涛边的保护伞,可惜,这顶保护伞什么时候打开由不得项涛。

    整个德意志的事并不算复杂,条顿骑士团敢于对抗法皇厅的命令,就因为他们背后站着一个低调的古登伯格家族。虽然低调,但是关于古登伯格家族的传言一直不少,什么与异教接触,与邪恶的黑暗生物接触,屠杀教士获得资金,甚至是用活人进行炼金实验,种种传言,真假交错,令人分不清哪一个是事实。

    舒马瓦山中的城堡,就是古登伯格家族的基地,起码四大家族的报上是这样写的,据说现任古登伯格家族的族长,叶琳娜古登伯格就住在里面。一谈到叶琳娜,项涛就会皱眉,这位族长大人也实在太神秘了,虽然为女人较少抛头露面并不希奇,但从她继承族长位置开始,就从未在任何旧大6的社交场合出现,甚至连与法皇厅的谈判都是由别人代劳,实在是太说不过去,因此,一直有传言,说其实古登伯格家族的这位女族长其实并不存在,完全是古登伯格家族故弄玄虚的结果。

    无论她是否存在,只要我要拿到尤斯卡,相信古登伯格家族终究会有人出来收拾场面,到时候我们就知道事实真相了。项涛状似轻松的道。

    其他人没说什么,唯独张秀翻翻白眼,对这话很是不屑,现在的她不是对旧大6上的炼金家族一无所知了,一个炼金家族能够出现并生存下来,不会比任何一个王朝的建立更轻松,换作是千年以前,炼金家族之间的战争更残酷更浩大,仅仅是中世纪时候两个规模不大的炼金家族彼此火并,研出来的疫病,就令整个旧大6减少了足足一半的人口。在菲利普家族图书馆看到这段记载时候,张秀气愤的几乎要拆房子,中土练气士讲究的是修,在杀戮方面极为克制,对滥杀无辜每一个门派内都有非常严厉的处罚,更从未听说一场练气士的大战造成无数生灵涂炭的惨剧,如果有这样的人出现,立即会被全中土练气士列为公敌,追杀到上九天下幽冥。

    可是,炼金家族的残酷战争,也造就了每一个能够生存下来的家族都是实力群,纵然某个级大国的实力,在这些家族面前也不够看。古登伯格家族能够从威廉家脱离出来,并存在于德意志数百年,相信也是经过一番血腥厮杀后,才令威廉家不得以收手。所谓四大炼金家族之间,都存在这样那样的矛盾,而且还都是数百上千年的积怨,任何一个对手的破绽都不会轻易放过,可是,战争一旦动,就是不死不休,这就好比世界上几个大国,手里都握着核子武器,一旦开打就是同归于尽,道理是一样的。所以,四大炼金家族现在选择用炼金比试的方式,来处理彼此的争端。

    一个能迫使威廉家收手的炼金家族,即使没有被列入四大家族行列,相差也不会太多,更何况,这次比赛并未规定,比赛选手之间不可以对其他选手进行破坏,如此局面下,项涛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一定能得到尤斯卡,张秀真的是感觉他疯了!

    张秀当然不会将这句话说出来,年余的半监生活,让昔张家女磨练出沉稳的子,若是不认识她的人乍看,分明就是一副大宗师气质。

    是不是大宗师张秀不太关心,现在的全部愿望就是能够带着家族回到青坞,重建张家的山庄,是以,即使心中万般不愿,依旧跟随项涛走在风雪交加的山路上。

    比起气候宜人的乌江岸边,舒马瓦山脉的风简直能将仙器撕裂,夹杂着大粒的冰晶一起吹在脸上,打得人生疼。这些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大风令所有人几乎无法前进,强如项涛也只能在齐腰深的大雪中一步步向前挪动。

    比起没有经历太多风雪的同伴,腾蛟和尚感觉不对头,强自向前挪动几步,凑到项涛耳边喊道:亚利少爷,事不对头,现在的节气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风雪,只怕事有鬼。

    当然有鬼,此地是古登伯格家族的老巢,又不是哪个观光景点,一票不请自来的客人走在山道上,难道还要古登伯格家族拿着鲜花夹道欢迎么?项涛苦笑看看老和尚,又往往乌云密布的天空,似乎,我们刚刚上山时候,天气没这么差。

    见到项涛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腾蛟悄悄向队伍后端一指,对着学生挤挤眼睛。循着指示,项涛猛地回,只见老龙尼伯*有些惊慌的低下头,无论他如何表演,都掩饰不住眼中的悠闲与轻松。

    微微皱眉,瞧瞧自己绑架过来的老龙,项涛费力的走到他边,笑嘻嘻道:老先生,这场风雪真的很大,不知老先生有什么办法帮帮大家?

    见项涛过来,老龙就知晓自己露馅了,也不推辞,一脸苦相的指指远处,我虽然不畏风雪,但那里的魔法阵却无能为力,要想顺顺当当上山,亚利大少请自己出手。

    就知道老龙消极怠工,总算这家伙被雪麟收拾过后老实了很多,终于肯出一点小力,项涛无可奈何的望去远处,那里是山路上一道狭窄的山口,仅容两人并行,高耸的山崖上突然伸出两道山梁,好像两支手臂搭在半空,形成一处古怪的岩石门户。

    感觉不到半点灵气,如果不是老尼伯*的份特殊,项涛几乎要怀疑老家伙是不是在搪塞他。他正在沉吟,边的腾蛟却是不耐的出声道:亚利,是不是那道山梁有问题?一早看它不顺眼,让我过去敲掉它。

    一语惊醒梦中人,项涛脑中一阵恍然,是啊,有什么可迟疑的,反正都要开打,晚打不如早打,若是己方都被山道上的风雪耗尽体力,才真踏入对手的圈

    自嘲的笑笑,项涛并未阻拦闯上前的腾蛟,老和尚在东瀛闹得灰头土脸,连带着将道满诗惠的脸面也丢的精光,现在的两人连见面都不好意思,道满诗惠索躲到东瀛暂时不回法兰西,腾蛟也急于在菲利普家面前表现,以示自己并非无能之辈。这已经不仅仅是涉及两人面子的小问题,而是整个土御门在法兰西扩张的前途。问题是,土御门的海外扩张,与腾蛟老和尚有什么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