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卷 六十四章 出人意料(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这个条件不能说不好,起码表面上对四个家族很公平,只是,这种绝对的公平,恰恰是对菲利普家的不公平,起码项涛设想的轨道并非如此。就在他想要出言反对的时候,从试炼场大门影中响起一个男声:我想补充两个条件。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中,老伯爵慢慢现出形,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先,四个家族都应该将这次比试的彩头交出来,放在试炼场保存。其次,由四个家族选出一名代表,共同将四件炼金武装封印,以保证四件炼金武装的安全。

    项涛偷偷点头,炼金士的封印,除非是本人出手解除,换作其他人都不会轻易出手,如若不然,轻则伤害出手之人,重则干脆是连同保管的物品玉石俱焚。老伯爵的要求看似公平,实在扣住了法皇厅说辞中带回这里一句话,将炼金武装的主导权,部分掌握在手中,即使不能使用,也令其他家族一同失去了四件炼金武装!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炼金武装一向是交给家族中最强高手保管,老伯爵的要求等于断掉四个家族的臂膀,再辅以项涛高深莫测的功力,整个比试的胜算就大大提高。

    老伯爵好算计,其他几个家族也不傻,反复衡量了几家之间的实力,玛瑞卡立即出声反对,可惜,她面对的堪比千年妖狐的老伯爵,一点点小心思如何能扛得住老伯爵倚老卖老,几句话就被挤兑的没了声息。格里高利家族和菲利普家族战成了平手,改变平衡的关键,反而交到了其他两家手上。

    斐迪南卡洛斯看看一脸期待的玛瑞卡,又瞧瞧老神在在的老伯爵,突然压低声音对项涛道:我一直不相信,你是我们中间最出色的,有克里特人帮助,我一定是胜利者。说完,他扬起头,带着骄傲的神道:我认为,菲利普家的条件很公平。

    卡洛斯家族突然背弃盟约,令玛瑞卡有些措手不及,眼中现出熊熊怒火向斐迪南,不过,她的希望也不是没有全部消失,还有威廉家,与菲利普家彼此斗了过五百年的威廉家,以前的积怨,加之前不久刚刚被亚历山大菲利普绑架,她有充分理由相信,伊丽莎白在这个时候会选择一个让她满意的答案。

    看看旁边的项涛,又瞧瞧玛瑞卡,伊丽莎白慢慢低下头,也不知地上有些什么好东西,值得在这个关键时刻看个不停。过了一阵,玛瑞卡有些心急的想要出声提醒下,威廉家的小公主开口了:我,我认为,亚利少爷的提议很好。

    闻言,玛瑞卡一脸愕然,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明明是老伯爵的要求,什么时候变成了亚历山大菲利普的提议?但是,不管她如何想法,伊丽莎白的话终归是代表威廉家,在全旧大6最显赫的家族面前表过态,就算是老威廉出面反悔都不可能了。

    终于,颓然的玛瑞卡不得不接受败局,交出了手中的炼金武装,连带其他四件,一同封印在龙骨试炼场中央,而后又由四大家族派人,一起将整个龙骨试炼场封印。最后,格里高利家还怕不保险,要求四个家族分别派出最精锐战士加以护卫。

    回到城堡,项涛终于将积聚在心中的问题说出来:爷爷,你竟然交出了利维坦,她可是你最强大的武器

    笑着制止了项涛,老伯爵伸开手掌,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双皮肤光滑柔润的手掌,虽然还有几处老年斑没有褪去,但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是一个年过七十老人的手掌,乍看也就是三四十岁。

    自从将腾蛟上人请来后,无论你学到多少,对于我都是受益匪浅。老伯爵笑呵呵道:东方佛门果然高深莫测,炼金家族研究了数百年的青永驻问题,竟然可以通过修行佛门功法达成。这功法虽然不是腾蛟上人最拿手的七佛灭罪真言咒,我相信也是异常玄奥的绝学了。通过修习这些绝学,我现在已经可以修行你送给我的那些奇怪剑法,呵呵,别说是没有利维坦,就是遇到威廉家那些个怪物的攻击,也不会有危险。

    七佛灭罪真言咒?项涛在心中暗自翻翻白眼,那个东西是用来降妖除魔的,别说是保养肌肤,就是想修习,若没有名师指点,只怕最后练成丑八怪都是轻得,一个不留神,小心功力反噬把修习者自己给灭掉。

    见到老伯爵红润的面容,项涛略略放下了心思,转而投入他的冒险小队组建中。看着逐渐成长的孙子,老伯爵再次扬手注视,现出一阵无奈的笑容,自己老了,虽然体还很年轻,可是,经营整个家族过五十年的他,已经感到心力交瘁,加之前几年最得意的儿子安德烈的死,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还好后来有项涛作为孙子承欢膝下,让他有了继续前行的力量。孙儿的逐渐成长,让老伯爵一次生出了隐退之心,否则,今次也不会主动将自己掌握的利维坦拿出来。在老伯爵看来,孙儿所承诺过的,令安德烈夫妇复活,只是一个安慰他的谎言,后的菲利普家,还是要交给孙儿亚历山大,才真正会让他放心。

    项涛不会想到老伯爵的心思,他的想法还是要寻找那个可以回到过去的法器,让大哥和自己能够回去曾经血沸腾的时代,去重温金戈铁马的岁月。

    说到项羽,项涛开始头痛了,就在他参加比试的时候,这位大哥竟然偷偷和季真溜去了冥界!

    他们两个都是鬼体,而且项羽的功力在今的法兰西,除去菲利普家的高手,几乎是可以横着走,冥界混乱,新任法兰西冥君竟是迟迟没有派出,如此一来,整个法兰西大地上,由得两人纵横没有丝毫顾忌。季真本就是掌控法兰西的冥君,对项羽又是刻意奉承,几次三番下来,两个鬼中霸王竟然又一次溜进了巴黎荣誉军人院!

    也不知季真在项羽耳边吹了什么风,早已打破冥界秦城,为自己当年的事迹再添上一笔后,项羽选择重返冥界。

    进入冥界的刹那,项羽其实也有些犹豫:作为项涛上的鬼灵,不可能长时间离开寄生体,现在贸然跑去冥界,项涛的不满可想而知。可是,项羽心中也非常苦闷,尤其是看到项涛和温*在一起亲密后,他愈想**起当年乌江岸边的白衣丽人,倾国倾城的绝世之姿,以及垓下大营中那苍凉的起舞和哀婉的歌声。

    虞姬,无论你现在哪里,我,西楚霸王项羽,都要找到你!

    冥界之中到哪里去找一个死去两千多年的人,当年的秦城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秦城被项涛带人打破,随后又受到冥界阎罗王大军的清洗,冥界中处置魂的规矩没有变化,劫后的秦城依然是昔秦人的最大居处。

    本是一心想去秦城,谁知,两大鬼灵进入冥界后,觉事出了他们的想象,前不久还是清静平和的所在,现在已是烽烟四起,无数魂灵迫不得已四下逃难,找人变成不可能的事

    项羽是统帅千军万马,坐封土建藩的帝王,乍见乱像,不仅没有普通人的慌乱,反是心中涌起一阵激动,乱世,是属于英雄的舞台。

    项羽还伫立在道中,远处跑来一队鬼兵鬼将,旌旗挥舞兵戈耸立,怕是足有过千人,这番景象立时将季真吓得脸色黑,本是生于北宋和平时期的他,活着时候哪里见过这般景,现在已经是四肢战栗,连跑路都吓得忘记了。

    冥界的战乱与自己无关,经过乌江岸边数千年等待,项羽只想找到虞姬,不插手冥界的乱七八糟事,看到过兵,就想闪在道边。

    待这些鬼卒走的近了,两人觉,原来鬼卒上衣甲破烂神萎顿,鬼将无力的坐在马匹上,垂头丧气的完全失去了精神。

    以一个大行家的眼光看去,项羽心中不屑,这支军队已经没了军人应有的魂,算是彻底垮了,若是能遇到出色的统帅,或许会重新焕生机,可惜,正如那句俗话说的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更何况是出色的统帅。

    因为在冥界,项羽全披挂整齐,就连修炼成精的乌骓马也跟来,跨在高大的马上,全乌黑的重甲,单手擎着方天画戟,威猛的狮头盔,数千年凝聚起来的杀气,有若实质的笼罩全,大喇喇站在道边,好似一尊雕像,仅仅一个人,就有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那队鬼卒远远就看到了黑甲骑将,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他们,立即乱糟糟的喊叫起来,几个无精打采的鬼将,勉强打起精神,吆喝着驱赶鬼卒排成杂乱的阵形。

    静静看着鬼卒们吵吵嚷嚷的排列军阵,项羽全然没有一边季真的惊慌,这样一支败兵,纵有数万之众,也抵不过他手中大戟。

    鬼卒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道边的黑甲将军,谁知,这一看,竟出了一阵惊呼,阵中鬼将也急急跳下灵马,急急跑出军阵,一头跪倒地上,用双膝向前行走,口中痴痴的呼叫:霸王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