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卷 六十章 三位一体(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这次项涛来到东瀛,见多了稀奇古怪的事,放着活生生的须佐之男摆在面前,再冒出个天照也不能引起多大惊奇。

    坐在满是尸骸的大中央,项涛有些遗憾的对须佐之男道:你也看到了,望月千代根本不是天照对手,落败只是时间问题。天照要抓我简直是探囊取物,你的愿望只怕无法实现,或许,你的下场会比我更惨。

    小和尚摸样的须佐之男有些惊奇的望过来,你竟知道我的目的?

    嘿嘿,连误杀十恶不赦的父亲都抱恨终生,你会看着你的母亲,将她本没有错或者说尚未犯错的父母,一一杀死么?项涛仰躺地上,看着大顶部说道。

    须佐之男突然沉默了,过了好一阵都没有说话。反正生死由天,项涛倒也看的开,倒在温*怀里享受最后的宁静。

    你知道么,若要将三神器炼制成可以传说中的破天甲,需要花费的代价是普通人一辈子都不敢奢望的。小和尚终于开口了。

    很奇怪须佐之男为什么会提起这件事,温*刚要说话,被项涛一把拦住,早已坐起子的他望着对面瘦小的形,等待下面的答案。

    深吸一口气,小和尚缓缓抬头,无比清澈的眼中透出果决味道:要炼制三神器,必须用神人的血作引子!

    神人的血,项涛眉头一皱,这简直就是为天照家族量定制的条件,真的具有可行么?他强烈怀疑。

    破天甲可以挡住那些玄铁金精的攻击,也能破开空间,让你轻松离开这里,甚至须佐之男深深的吸口气道:甚至具备可以与母亲一战的实力。

    与神人战斗?这是一个项涛暂时还未想到的高度,看着对面的小和尚,他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飞快摸出三件神器摆在了须佐之男面前:那还等什么呢?你出血,我炼器,到时候一齐跑路。

    早知道项涛会这样说,小和尚苦笑下,将天丛云剑,八咫镜,八咫勾玉摆在面前,呆呆看了一会,这才拿起天丛云剑在两只手腕一划,大沽的蓝色鲜血滚出来,落在三件神器上。

    看着他好似不要命一样在三神器上洒血,项涛与温*一起看傻了,直到他将基本将三神器洒满了鲜血,项涛这才慌张的叫道:快停啊,再洒下去你会没命的!

    直到这个时刻,须佐之男完全是一副看开的样子,哂然一笑: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仅仅靠神人的鲜血,就能炼制神器吧?呵呵,鲜血是必须的,但还要一件重要的东西,说话,突然将天丛云剑倒转,剑尖猛地刺进了心脏,瘦小的子扑嗵倒在三神器上,这才用微弱的声音道:这件重要的东西,就是神人的生命!

    放开了被自己死死拉住的温*,项涛推开须佐之男已经失去生命的子,将三件神器收集在一起,伸手在血液中沾起一滴,在手上微微搓*揉,手指之间带着淡淡的雷力,也被融进其中,渐渐的,那滴血珠被搓*揉的泛起亮蓝色光芒来。

    到了这个时刻,项涛脸上的表方才变得凝重,手上食指和中指轻轻一弹,那滴亮蓝色血滴飞到半空,同时自顾自的旋转着。

    就好像一块磁铁似的,那滴血珠每一次旋转都产生巨大吸力,那些须佐之男的血液纷纷化成血珠,向它飞了过去,每一滴血珠都被它吸入,也变成了亮蓝色,最终,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亮蓝色血球。

    看着地上须佐之男的体,项涛目光中带着崇敬,慢慢伸出手来,失去生命活力的瘦小体也飘在了半空。动作停滞了一下,他最后一次看了眼须佐之男,食指向着那具体的眉心一点,一道金色火焰从体的内部燃烧起来,火势之快,转眼就将整具体包裹其中。

    这道火焰不仅没有丝毫度,温*甚至感到,自己上的灵气正源源不断的被火焰吸收过去,不大为骇然,还好项涛立即将手递到她的手掌中,同时也传来澎湃的灵气,抵消掉了灵气的损耗。金色火焰很快沉浸到亮蓝色血球中,被慢慢旋转的血球包裹后,温*就感觉不到灵气被吸走。

    到了这个时刻,随着项涛双手虚抓,三件神器被放入蓝色血球中间,开始炼制过程。

    完成这些前期工作,项涛体一阵虚,盘膝坐在地上,一面闭目慢慢培养灵气,一面在冥冥中看护炼器过程。看着男人额头大滴的汗水,温*心疼不已,掏出手帕为他轻轻擦拭。

    就在这时,一阵寒气仿佛突然从地下冒出来似的,将项涛整个人笼罩其中,可是,近在咫尺的温*却全无任何伤害,只是被寒气微微一震就远远退开。

    项涛被寒气从凝神中惊醒,随即心中大定,微微一笑,不仅不去抵御这股寒气,刚将全心放开,迎接寒气的进入。与此同时,就在项涛下丹田中,一团金色有若实质的灵气渐渐加旋转,很快,这团灵气化成一个与项涛一模一样的小人,在丹田之内也学着打坐。

    渐渐的,那股寒气愈来愈浓重,最后,寒气完全将项涛与周围隔绝开,便是温*也无法接近,更无法看清内里的形。

    知道寒气对项涛并无恶意,但是大敌当前项涛突然进入闭关,也实在令温*感觉紧张不已,若是地面上两大敌人杀进来,以她一个只有养胎中期水准的练气士,还真不够那两个女煞星搓*揉的。

    可惜,温*的运气实在不好,竟是想到什么就来了什么。就在她神经紧张的看看蓝色血球,瞧瞧被白色寒霜包裹的项涛时候,密道中传来了一阵噼噼啪啪的打斗声音。

    不等温*看个究竟,一黄一白两个人影就出现在大。白色影先停下动作,看一眼蓝色血球,脸上流露出复杂的表,喃喃说了一句:我的孩子,你终究还是自我牺牲了,可是,你为什么要让这两个人来炼制神器?

    倒是那黄色人影稍稍观看下势,乘着穿白色和服的天照愣的机会,扬手三道金芒打了过去。天照虽然失神,本警觉并未失去,加之望月千代本功力远不如她,岂能被偷袭得手。就在金芒出的同时,天照已经形飘忽的来到了望月千代后,玉掌翻动间,两股赤色火龙放出直扑对手。

    望月千代一见天照消失,立时知道不好,形猛地向前窜出,拉开了自己与天照的距离,同时拢在她子周遭的金芒疾放出,好像万箭攒一般,大有神挡杀神,佛阻斩佛的气势。

    这种势下,如果天照执意出手也不是不能杀伤望月千代,只是付出的代价至少是体受到很严重的伤害。以天照孤傲的子,岂能将自己与一个人间的小小练气士并列,更不要说,是牺牲自己尊贵的体去换取一个普通人类的负伤。

    以前的几次,望月千代都是报了这种同归于尽的手段,才堪堪与天照战个平手,三番两次下来,她觉这个办法屡试不爽,于是每在关键时刻都如此出招,试图退天照。

    孰料,这一次的金芒出时刻,天照没有按照常理的退缩,反是迎上前去,冷笑一声:鬼丫头,给我去死吧!

    说话,不管此在上的金芒,天照的手掌扣成爪状,狠狠刺入望月千代的肩头,再一用力,竟是生生从望月千代的肩头抓下来足有半斤的血。拼着受伤才达到的目的,天照怎么会轻易放弃,两手纷飞,一起抓向望月千代后背,几个弹指时间后,望月千代的后背就变得血模糊,再不能催动曜功法,被刺入骨髓的痛苦击碎了抵抗意志,全软倒地上。

    击败了对手的天照脸上并无喜色,慢慢飘到蓝色血球前,呆呆看着缓缓转动的血球,眼中竟是留下晶莹的泪滴:我的孩子,你这又是何苦,你真的认为,母亲会要你牺牲命么。说话,她慢慢向着蓝色血球伸出手去。

    在地上看了好一阵的温*,这时候不得不出手了,数十道灵符被她同时激出去,一齐击向天照,试图阻止天照可能的破坏行为。

    冷不防被一片灵符所阻,天照心中愤懑,长袖一甩,一条碗口粗的火龙呼啸着扑了过去。

    看着火龙扑至,温*脸色苍白,连十余道水灵符,都不能阻挡火龙前进,眼看火龙即将临体,她眼中已经绝望了,索不去看火龙,转头看向了一边被冰霜笼罩的项涛。谁承想,她这一看竟然吃惊不小。

    本来项涛打坐的位置,现在只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冰痕,哪里还有人的踪迹。倒是那条试图要温*小命的火龙,突然被人掐住了体,紧接着又被一层冰霜笼罩,瞬间化为虚无。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