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卷 五十五章 神道高手(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伊邪那美是谁,项涛没必要知道,跟着男人的体,通过一个叫做比良坂的地方,走入了鬼气森森的幽冥地府,也就是男人口中的黄泉国。

    在死者的国度中,这个男人出奇的没有遇到任何阻拦,那些缓缓走过他边的亡灵幽魂,或是对一个生人视而不见,或是好奇的打量一下就骇然退向一旁。最令项涛奇怪的,冥府之内的冥君冥王,以及一众鬼兵鬼将都到哪里去了?难道说,好似万丈明灯一样的生人,出现在死气弥漫的冥府都没人来管管么?

    那男子可不是项涛这般曾为冥府游客,哪里晓得这些诡异之处,只是一味寻找他的妹妹伊邪那美。说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也好,说是他狗屎运比较强也罢,总归,真的让他找到了伊邪那美,只是,这个伊邪那美,距离男子记忆中美丽的妹妹妻子,差距实在太远了些

    别说是那男人,就是项涛看到眼前的伊邪那美都不目瞪口呆,本是集天地灵秀于一的女孩,此时的体因为腐烂,不仅再也看不到一处完好的皮肤,就是卷起的死皮下面的腐,也因为爬满白色的小虫,而变得令人极度作呕。

    男人仅仅望了一眼,就猛地扭过子,再也不敢去看自己的妹妹妻子,子不住的哆嗦,脚步向前悄然迈出。

    咯咯这声音依旧是仿佛山间莺鸟一般清脆,似乎体的变化没有影响伊邪那美的嗓子,只是,语气中却带着一股复杂难以名状的感,哥哥,你能来找我,那美好感动。哥哥,你难道不喜欢那美了?难道你竟然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么?我记得,你曾经最迷恋那美的体,来,哥哥,再抱抱那美,哥哥,那美感觉很冷,这个地方实在太冷了,哥哥,抱抱那美吧

    男人勉强向后扫了一眼,立即把头扭回去,双手抱头再不敢继续看,嘴巴中含混的低声叫喊:不,不,不

    哥哥,你,你难道连看那美一眼都不肯么?伊邪那美话语中透着伤心,哭泣着恳求道:哥哥,那美求求你,就回头看一眼吧,看看你的妹妹,看看你心的妻子,就看一眼,求求你了

    不,不那男人退缩几步,试图将距离拉开一些,双手继续抱头不敢回,口中低声抗拒:不,我,我要走,我要回到我的世界去!

    哥哥,你就狠心将那美一个人丢在这个寒冷的世界么?伊邪那美的声音慢慢转冷,没有刚刚的恳求,反是开始透出一股嘲讽,原来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的妹妹,你喜欢的只有她的体,现在,这具躯体变得丑陋了,你就要远远躲开,好像躲一堆狗屎,哈哈,你是不是开始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来黄泉国,来这里看到一个让你不断恶心厌恶的垃圾!

    男人没有吭声,但是他继续向前迈出的脚步,透漏了他的心声。

    等等,伊邪那美厉声喝住了男人,冷声命令道:伊邪那岐,你现在真的应该回看看,好好看着你的妹妹,放心吧,你不会再看到恶心的场面。而且,现在的我就是真实的你,如果你不仔细看看了,会后悔一辈子的!

    似是被伊邪那美的话吓到,又可能是刚刚恶心的画面已经稍稍可以忍受,虽然伊邪那岐向前有迈出几步,终于还是忍不住偷偷转头回望过去。

    啊

    项涛和伊邪那岐几乎是一起惊呼出声,在后不再是那具**的女孩尸体,代之以一头庞大的巨兽,子足有十几米粗细,没有四肢,盘卷曼延足足数千米,在子前端分开八个分支,每一个分支顶端都生长了一颗蛇头,等等,位于最中心的一颗例外,在那一支蛇的顶端,竟是生者伊邪那美的半截体,正确的说,是从腰部以上的部分,而腰部以下就是蛇

    八个蛇不住的舞动,伊邪那美的体也在空中上下着,见到这个怪物的人,没有可能不惊呼出声。

    见到伊邪那岐吓傻的模样,为妹妹的伊邪那美满意的大笑起来,怎么,哥哥,不认识你的妹妹了?我就是你的妹妹妻子啊,现在这具体,就是你曾经最迷恋的子,现在看看,它美不美,漂亮么?我认为,这具子比以前那副柔弱体强多了,起码,在你试图欺负我的时候,终于可以反抗!

    说话,巨蛇的体向前滑动了一下,这一下,就将兄妹二人的距离拉近到几乎面对面的地步。一颗蛇头舞动到伊邪那岐前不足两米处,吓得男人慌忙向后逃去,留下妹妹近似疯狂的声音:现在,哥哥,我想作那件事了,来,哥哥,陪陪妹妹吧,这个世界好冷,好孤独,妹妹想要你留下来陪陪。

    不,怪物,我才不要留下来!终于,伊邪那岐失声惊叫出来,体机械的向来路跑去。

    怪物!伊邪那美被激怒了,哥哥,你这个没良心的哥哥,如果我是怪物,那你又是什么东西?别忘记,你我是亲兄妹,我现在的样子就是你的原形!不要以为你是个神人,其实你也不过是个长着八个脑袋的怪蛇!哈哈,哥哥,放弃吧,老老实实留下来,我们兄妹就在这个世界继续生活吧

    面对化成大蛇的亲妹妹,伊邪那岐选择了逃跑。伊邪那美如何肯让一直欺负她的哥哥逃走,只是,那具大蛇的子看似威猛,其实不良于行,挪动起来极为不便,很快就被甩开一大截距离。愤怒的妹妹不知从哪里召唤出数百鬼兵鬼将,誓要将哥哥抓拿住。

    这个形令项涛极为紧张,现在的他不仅没了仙力,就是对这具体的控制权都消失掉。若是伊邪那岐被抓住,岂不是连带着项涛也要天天面对那个怪物大蛇?

    还好,伊邪那岐到底聪明过人,又有神技傍,几次对战下来,不仅没有被抓住,更是乘机重创了数名领头的鬼将,令一众鬼兵不敢追的过紧。看准这个机会,伊邪那岐终于逃出冥府,再次来到比良坂。

    不过,正是因为与鬼兵鬼将的对战,严重耽搁了时间,竟然在伊邪那岐踏上比良坂时候,后出现了庞然如山的大蛇躯体。

    转眼四周,却是没有什么可以抵挡巨蛇的武器,虽然比良坂的路径极为狭窄,但是天知道巨蛇的一个分支能伸出多长?为了挡住巨蛇的前进,伊邪那岐干脆用尽神力,将刻着比良坂三个字的山一般大小的巨石高高举起,恶狠狠堵在了通向冥府的狭窄道路上。这一堵,不仅切断了阳两界的通路,更将妹妹伊邪那美恶毒的诅咒也封在了冥界之内。

    回到阳间,感觉满都是冥府污秽气息的伊邪那岐,跳入河中清洗,当他先去洗脸时候,眼睛中流下的水滴落在地上,先是汇聚成溪,而后小小的水流中诞生了一条小蛇,小蛇翻转几圈就化成一个美丽不亚于伊邪那美的女孩。

    看到女孩的一刻,本是筋疲力竭的伊邪那岐,竟然突然跳起,恶狠狠扑向了尚未完全清醒的女孩。

    当伊邪那岐得逞的时候,女孩突然睁开双眼,令项涛微微吃惊的,这女孩的双眼竟然泛着金色光芒,全充盈着神圣的气息。女孩看着正在强暴自己的伊邪那岐,镇定的道:父亲大人,我,天照,用太阳的名义起誓,要让你和我的孩子,亲手将你杀死!

    听到这句话,伊邪那岐吓得大吃一惊,就急忙想退从天照上离开。谁知,两人就好像黏在一起似的,不仅无法分开,伊邪那岐更感觉上的全部神力,都疾流向了天照体内,随着神力的滋润,天照不仅眼睛里,连上都出灼的金色光芒。骇然中,伊邪那岐出绝望的嘶吼

    项涛也跟着一起疯狂的喊叫起来,从小到大,他还从未如此窝囊过,失去了强横的武力不说,更失去了全部仙力,整个神识附着在一个色狼上,却不能管束控制这头色狼,坐看色狼*妹妹强暴女儿,最后落得个恶贯满盈的下场。

    可是,可是,项涛不满的大吼出声:妈的,伊邪那岐这个王八蛋做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小爷要陪着他殉葬!

    亚利,亚利,一个好听的女声在项涛耳边响起,那急切的语气令人听后都感觉,全部心思也跟着紧张起来,亚利,你清醒一下,什么殉葬,谁要你殉葬了?

    一睁眼,面前豁然开朗,还是万豪饭店的顶楼房,一步外就是温*出尘的面容,本是面带忧色的脸上,看到项涛苏醒立时现出喜悦的表

    竟是南柯一梦?项涛心中的迷茫无以复加,这一阵闭眼的时间可是不短,附着在伊邪那岐上渡过了数个月之久,再见温*恍如隔世,让他生出想要伸手抚摸女孩脸的想法。谁知,双手中竟然还有东西,低头一看,两件神器依旧握持在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