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麒麟百解(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锅锅 书名:大雷神相
    <---凤舞文学网--->

    “我耍你做什么?”

    “哪里有什么心夫,分明是要人命的追魂贴。--凤-舞-文-学-网--我刚才咬着牙硬是支撑了一会儿,结果气血翻腾不说,那图画中好像有一种魔力,要把我的魂魄都给吸进去,幸好我护住心脉,否则定然是一命呜呼。”

    “怎么可能……”

    项涛转移目光,心中奇怪不已。

    他凝视迪迪刚才看的图画,这副画中似乎是一个男人,盘足安坐再一个巨大的圆中心。男人的面孔,一如女人一样模糊,口处有一细小的圆。那圆带着蒙蒙金光,好似一轮朝阳,散发灼的气息。项涛眯着眼睛,仔细的看着图画,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段奇怪的文字:天地一宇宙,体为一宇宙。宇宙本为一,因小而大小,因大而大小,意在内而形在。若无此意,何来内外,大小之分?宇宙洪荒,原本无尽,体岂有尽?诸相不存,则道生一,一生千万。

    项涛心头狂震,猛地退后一步,额头冷汗淋漓。

    他看着图画,又看看迪迪,最后突然癫狂的大笑起来,笑到最后,居然手舞足蹈,眼泪流出。

    迪迪给吓呆了!

    少爷别是看图看的发疯了吧!

    正在这时候,项羽出现在项涛的后,看着他如此癫狂,也不为之愕然。

    “少爷,我们走吧!”迪迪旧话重提。

    项涛一边笑,一边摇头道:“走,走到那去?”

    “回家啊!”

    “家?心有家,则处处为家,这里就是我的家!”

    说着,项涛突然走到图画前,盘足而坐,缓缓闭上了眼睛。--凤-舞-文-学-网--他的嘴角带着淡淡的惬意笑容。

    迪迪快要疯了!

    项涛这种种出人意料的举动,让他完全无法理解。

    他走过去,刚要去推项涛的体,却感到一股无形的太乙金精剑气扑面而来。那剑气中,蕴涵着一股灼的气息。迪迪吃惊的向后连连退出数十步,方才化解了那股无铸而刚猛的气流。

    “别碰他!”

    “你,你是楚霸王?”

    “是――”

    “少爷他怎么了?”

    项羽苦笑道:“我不知道,也解释不出来。小涛已经进入了一种境界。他的灵魂和体已经分离开……我说不清楚,但是我能理解。总之,他现在开始修炼,并且是修炼一种非常高深的功夫。我的天,我怎么就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小涛现在的境界,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

    “啊……”迪迪呆呆的看着面带微笑的项涛,脑子的思维也呈现出混乱的状态。

    这时候,项涛的体猛然膨胀了一下,而后骤然收缩。一伸一缩之间,竟然产生出了古怪的波动,灼如同天阳金乌般的气息顿时在湿潮气的山洞弥漫。一股股奇异的蒸气从地面中冒出来,只片刻光景,整个山洞就好像变成了一座火山似的,令人根本无法再继续呆下去。

    迪迪和项羽连忙冲破瀑布,站在湖边。

    “楚霸王,这又是怎么回事?”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项羽飘浮在空中,举目四望后,轻叹一声说:“还能怎么办?这里四面没有出路,根本就是一个荒域。我们现在只有等小涛醒过来,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不过,这里山清水秀,灵气十足,倒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雀斑脸,你最好也趁此机会多多用功,否则和小涛的距离定会越来越大。嘿嘿,我也可以借此地方,好好修炼我体内的柔水之晶,嗯,就这样。”

    迪迪怒道:“大胡子,你太过份了!”

    “你叫我什么?”

    “大胡子……老子看在少爷的面子上,叫你一声楚霸王,你却叫我雀斑脸,实在太没礼貌。”

    “你本来就是一脸雀斑啊!”

    “你,你,你……我要和你单挑!”

    “单挑什么意思?”

    “就是打架!”

    迪迪怒吼着,扑向项羽。而项羽生平最喜欢做的事之一,恐怕就是打架。如今项涛练功,他正不知道如何打发时间。迪迪的挑战,让他顿生快活之意,二话不说和迪迪就打在一起。

    一个是已经进入引剑阶段的剑宗高手,炼金指威力无穷。

    一个是修炼了两千多年的纯鬼体,曾驰骋天下,无人能敌。两个人这一打起来,当真是闹无比。平静的世界顿时被他们两人搅得乱七八糟,湖面波浪翻滚,瀑布逆行冲天,景象壮观。

    一双温柔的眸子,在水中凝视,带着淡淡笑意。

    ……

    湖泊中出现了一种奇怪的鱼,让迪迪免去了饥饿的痛苦。他和项羽呆了一个月,有时候两人撕打一天,有时各自修炼。闲暇的时候,两个人会坐在一起聊天。项羽谈论他和项涛小时候的事,讲述他驰骋沙场的种种形;而迪迪则说他和项涛小时候的故事,介绍着异国的风土人

    一来二去,两个人倒生出浓厚的友谊。

    项羽干脆项家六种绝学一并传授给了迪迪,而迪迪呢,则时常会说一些项涛传给他的剑宗道法。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项涛终于从山洞中走出来。他神色呆滞,似乎在思考什么事,连迪迪送来的烤鱼也是食不知味。数之后,他似乎恢复了正常,迪迪正要说离开的事,项涛却头也不回的走进山洞,继续修炼。

    看着项涛的背影,迪迪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在湖中的鱼越来越多,让他不必为食物担心,可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在项涛第二次出来的时候,迪迪终于说出了心声。

    “少爷,我们什么时候走?”

    “走?去哪里?”

    “回法兰西,回家啊!”

    “法兰西……哦,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由有变无,只有把心拿开,有心则有,无心则无,守至心的极致,物穷则变……对,物穷则变,诸相皆空,是,诸相都是空!”

    说完,他扔了手中的烤鱼,重又走回山洞。

    迪迪呆呆的站在原处,目瞪口呆。许久后,他朝正用怜悯目光看着他的项羽看去,用一种快要哭了的语气说:“羽大哥,我说错什么了吗?少爷他好像变得越来越疯了,我说错了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雷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