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0章鸿门宴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夜的邂逅 书名:龙翔仕途
    <---凤舞文学网--->

    浔中县的案件很快就引起了省委的高度重视,夏书记在听完张柏年对案件审讯的汇报之后,当即召集省国资局,省审计厅的一把手到他的办公室,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然后以省纪委为首,由三个部门抽出精兵强将组成联合调查组,由几位刘建宁为组成立刻启程赶去闽南市,并要求调查组在四十八小时内彻底的将浔中县的这起利用国企改革漏洞肆无忌惮的倒卖国有企业的特大案件调查清楚。--凤-舞-文-学-网--

    等刘建宁、张柏年和两个部门的一把手一起离开以后,吴浩就闽南市前期的工作向夏书记作了个简单的汇报,而后又针对闽南市目前的状况,将自己准备加强党风廉政教育的想法提了出来,希望夏书记能够出面跟省委党校进行协调,准备分批安排全市处级以上干部到省委党校学习。

    吴浩的想法无疑是得到了夏书记的高度肯定,夏书记在赞扬吴浩这个建议非常新意的同时,表示这个党风廉政监视学习班并不应该仅限于闽南市,而要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以浔中县的问题为警示,树林全省干部的廉洁观。

    跟夏书记谈完工作,吴浩以大半年没回闽宁市为借口谢绝了夏书记留他吃晚饭的邀请,告别了夏书记,准备到许秘书长那里去坐会,他能有今天虽然自己也付出了极大地努力,但是严格来讲应该是许秘书长给与地。而自己自从到了闽南市工作之后,几次到省委来汇报工作。却都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到许秘书长的办公室去拜访他,如果这次自己再不去地话于于理他都说不过去,当然了吴浩在离开夏书记的办公室时,自然是没忘记到叶孤云那里勒索了两大罐上好的茶叶,当时看到叶孤云那心疼的眼神。吴浩是满脸洋洋得意地说道:“叶大秘!就两罐茶叶你至于这样吗?再说了这么多茶叶夏书记一个人又喝不进去,我帮他喝一点那有什么,看你现在心疼的样子好像割了你地心头似地。”

    当时叶孤云听到吴浩的话,那气的是不打一处来,他看着吴浩那副小人样,咬牙切齿地说道:“吴书记!您比许秘书长可要狠多了。这里的茶叶是很多,但是您却把这里最好的两罐茶叶给拿走了,你看这样行吗?我这边拿四罐换您手上的两罐。”

    吴浩闻言,哈哈大笑地说道:“叶大秘!你也知道刚才夏书记可是称呼我为小强盗,既然是强盗您有听到过强盗打家劫舍地时候放着好东西不要,专拿那些差的东西吗?所以我也是为了不辱没夏书记为我取得名声,否则我就不配让夏书记帮我取的那个小强盗的称呼了。”说到这里。吴浩拿起两罐茶叶,迈着轻快的脚步,在叶孤云几乎要喷出火的眼神中离开他的办公室。

    吴浩提着两罐茶叶一路向着许秘书长地办公室走去,如果这时有人看到。一定会以为吴浩这个白痴的市委书记,不管跟许秘书长的关系再好。怎么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给许秘书长送礼,但是实际上除了叶孤云谁会想到吴浩这手上地东西是刚刚从夏书记那里勒索来的。而他现在去许秘书长那里,表面上说去看望老领导。实际上却是去老领导那里搜罗老领导瞒着他人私藏在办公室里地好酒。

    吴浩边走心里则在幻想着许秘书长待会看到自己把他的好酒给要走而流露出那种心疼地好像要望眼穿地表时,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许久都没浮现在脸上地那种真诚的笑容,自从吴浩从政开始,经历了这一系列事之后,原本真诚、的吴浩在政治的大染缸中逐渐的变的虚伪起来,整天带着一副面具,把真实的自己深深地隐藏起来。

    许秘书长的办公室就在夏书记的楼下,所以吴浩没走几步路就来到许秘书长办公室门口,这时吴浩正准备伸手敲门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听到手机铃声,吴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见是丁副院长的手机号码,就快步走到楼梯口,将手机凑到耳边,礼貌地问好道:“老丁!您好啊!”

    吴浩的问好声刚落下,手机里马上传来丁副院长礼貌地问好声:“吴书记!您好!您到省城了吗?”

    吴浩闻言,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回答道:“老同学相召,我敢不来吗?我今天中午就到省城了,现在正在省委看望我的老领导呢。”

    丁副院长听到吴浩已经到达省城。--凤-舞-文-学-网--高兴地叫好道:“那就太好了。这样吧老同学!您现在先看望过您地老领导。我那边定好包厢后。在发短信通知您。”

    说实在话吴浩并不想应这个约。毕竟现在这个时段。见魏贤地堂哥会比较敏感。再加上吴浩这么久没回闽宁。想到家里地父母、老婆和女儿吴浩此时地心早就飞回闽宁市了。但是丁副院长地面子却不能不给。官场上虽然没有真正地朋友。但是绝对不能无缘无故地竖立过多地敌人。更何况多个朋友多一条路。虽然不清楚以后大家是否会有什么交集。但是谁知道以后地事会怎么样。

    吴浩听到丁副院长地话。笑着回答道:“好!那就由你定地方。不过话可要说回来。今天我可是冲着老同学你来地。否则我现在就准备回闽宁话是什么意思。虽然他不明白魏副院长为什么会这么急地从首都赶回来。并放下份邀请吴浩这位市委书记吃饭。但是想到吴浩之前提醒地话。想到魏副院长反常地表现。他知道吴浩确确实实是给了他天大地面子。想到这里他感激地回答道:“吴书记!您能来赴约我也算是完成别人地托付。至于最终怎么样那都不关我地事。当然了。您地意思我明白。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吴浩不知道丁副院长最后这句一切都尽在不言中是否有参杂着水分。不过他并不计较这些虚话。他跟丁副院长稍微客气了一番。然后说了声再见。就挂断了电话。走到许秘书长地办公室大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听到许秘书长地回应声。吴浩推门走进许秘书长地办公室。见到正坐在办公桌前写什么地许秘书长。笑吟吟地说道:“老领导!忙啊!”

    许秘书长看着提着袋子走进办公室地吴浩。放下手中地笔。笑着问道:“你这个家伙现在不回闽宁是准备到我这里来盛饭吃吗?”

    吴浩看着眼前这位亦师亦友的老领导,嬉皮笑脸地回答道:“我怎么敢劳烦老领导给我安排饭呢,我来您这里主要就是来看看老领导您,再嘛;就是看看老领导您这里有什么好酒顺手带几瓶回去。”吴浩说到这里,也不客气,眼睛则在许秘书长的办公室里到处瞄了起来。

    吴浩的眼神无疑是让许秘书长心里愣了一下。他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副不高兴地样子,问道:“你这个家伙又不怎么喝酒,跑我这里来搜刮什么。去去去!该干什么就赶什么去。”

    吴浩闻言,脸上露出一副戏谑的笑容。说道:“是啊!我是不喝酒,但是我爸他老人家喝。干脆我给大姐打个电话,上次她说家里好像有五六瓶茅台。我估摸着这段时间下来应该不止这些了

    许秘书长听到吴浩的话,气的是牙痒痒,心想这个家伙一旦上家里,搞不好家里的那些存货会被他一扫而空,想到这里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怎么就教出你这个白眼狼来,竟然打劫打到师傅的头上来

    吴浩听到许秘书长的话,丝毫不在意,笑着说道:“老领导!我这可是为了您地体健康着想,算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老领导您的体健康,我就背上这个白眼狼的骂名吧!”吴浩说到这里,伸开许秘书长茶几旁边的柜子,见里面竟然空空地,扭头走到许秘书长办公桌旁,笑着说道:“老领导!我跟了您这么多年,您的习惯我难道不清楚吗?我看您还是拿出几瓶,省地我给大姐打电话,再说了我这个完全是跟您时学来的,只不过我现在学地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而已。”

    许秘书长没好气的瞪了吴浩一眼,从办公桌底下拿出四瓶酒来,骂咧咧地说道:“我就知道没给你顺些东西回去你是不会轻易离开,这四瓶酒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要不是知道你拿回去给你父亲喝,你可别想从我这里要走一瓶。”

    吴浩看到许秘书长桌上地那四瓶酒,笑呵呵的在许秘书长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笑着说道:“谢谢老领导了。”

    许秘书长没好气的白了吴浩一眼,说道:“小吴!你现在好歹也是咱们省经济最强的城市的市委书记,怎么整天嬉皮笑脸的成何体统,怎么样?这段工作还顺利吧?几次听夏书记谈起你总是赞声不断。”

    吴浩听到许秘书长的话,渐渐的收起脸上的笑容,语气严谨地回答道:“工作现在还算比较顺利,但是闽南市的问题却很大,就在昨天我到浔中县去调研,结果…”接着吴浩将魏贤的事和闽南市近期所发生的一系列事跟许秘书长做个介绍。

    许秘书长听完吴浩的介绍,气愤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呵斥道:“岂有此理!这干部中的败类,人渣,国家辛辛苦苦培养了他们,反过来他们竟然利用手中的权力侵蚀国家的财产,难道他们的眼里就没有党纪国法吗,难道他们就不怕事发之后死无葬之地

    吴浩看到许秘书长愤怒的样子,帮许秘书长倒了杯茶,说道:“老领导!您千万别动气,为这些人气坏了体不值得,您知道吗?当时我才准备将魏贤带回闽南市的时候。魏贤那个所谓地靠山,首都高法当副院长。为了魏贤的事给我打电话,今天还特意从首都赶回来说是要请我吃饭,这不今天晚上我准备去会会这位副院长。”

    许秘书长听到吴浩地话感到非常的意外,不过他同时对吴浩答应那位所谓的魏副院长的邀请感到赞赏,心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语气亲切地说道:“小吴!看来闽南市那个大染缸还真地会锻炼人,你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如果是以前你在周墩工作的时候,遇到这样类似的邀请,我相信一定会被你毫不犹豫的拒绝掉,由此可见你的政治觉悟高了很多。都说人在江湖不由己,而我们这些领导干部更是这样,往往许多时候我们所要面对的事都是我们所不想去做。”

    吴浩听到许秘书长地赞扬,心虚地回答道:“老领导!我这也是不得已才为之的,以前虽然我在周墩担任一把手,但是好歹也是在您的羽翼呵护下,即使得罪了人上面也有老领导您帮我顶着。可是现在在您的关怀和夏书记的信任下,我成为了闽南市市委书记,虽然夏书记很关心我,在工作上面也给与了我很大的帮助。但是许多事都必须要自己去面对,就拿今天晚上这鸿门宴来说。其实我根本就不想接受邀请,结果考虑到党校同学的面子。而且对方地级别又摆在那里,人家上级领导放下份邀请我这个市委书记。不管怀有什么目的,这个面子不管怎么样都要给,所以我才不得已答应下来,当然了,我这次我也是有备而来,为了到时候不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困境,我昨天就让纪委连夜展开审讯工作,不管是否能拿下来,在今天都要把案卷转交到省纪委的手上,这样就算到时候他提出什么让我为难地要求,我完全可以推到省委的头上。”

    许秘书长听到吴浩地话眼里闪过赞许、欣赏,笑道:“你这个家伙现在可是越来越鬼了,知道矛盾转移话,不过就凭这点说明你在处事方面已经相当成熟,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那眼中容不下一颗沙子地格,担任一名领导首先要严于律己,而后要有宽容的心怀,更重要地是要学会泰山崩于前的面不改色的气魄,无论在何时何地绝对不能轻易的把心里的想法表现在脸上,而你的缺点就是容易吧自己心里的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

    之前吴浩对这一方面从来都没有感觉,但是现在听许秘书长提起,他仔细的回想起自己平里的表现,猛地发现许秘书长说的一点都没错,在官场爬滚了这么久,他那里会不清楚这对他来讲意味着什么,他感激地点了点头,回答道:“老领导!谢谢您,您的话我一定会铭记于心。”

    许秘书长听到吴浩的话,从椅子前站了起来,走到吴浩的面前,拍了拍吴浩的肩膀,说道:“小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干部,我相信你的能力,更相信你能够在闽南市走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夜幕渐渐的降临,吴浩坐车来到潮福城大酒楼,当吴浩走下车子,一位看上去似曾相识的中年人马上迎了上来,的握住吴浩的手,笑着说道:“吴书记!您好!终于等到您了。”

    当初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吴浩因为职务最低,所以被广大同学排除在结交的范围之外,再加上吴浩本不是那种庞龙附凤的人,所以跟班上的同学接触几乎少之甚少,其中就包括眼前这位似曾相识的丁宇涵,这次要不是魏贤的事,他估计跟丁宇涵之间绝对会很少交集,听到熟悉的声音,吴浩心里才确认眼前这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就是自己当初党校学习的那位同学丁宇涵,脸上随之露出虚伪的笑容,跟丁宇涵握了握手说道:“丁院长!您好!本来我很早就从省委出来的,但是您也知道省城的交通况,像这种下班的高峰时段这一路过来到处都在堵车,要不是我的驾驶员对省城的路况比较熟悉,专门找小巷子走,估计现在我还在来的路

    丁宇涵听到吴浩的解释,知道吴浩说的确是是实话,笑着说道:“现在这个况是咱们华夏国普遍地况。以前许多人出门哪怕就一步路的距离都选择坐车,但是现在即使目地地比较远。很多人却选择步行的方式,堵车和没地方停车成为现代化的独有特色!”说到这里丁宇涵顿了顿,笑着招呼道:“吴书记!魏副院长已经在楼上包厢等着了,咱们上去吧!”

    吴浩闻言,点了点头。跟丁宇涵边往酒楼内走去边笑着寒暄道:“老丁!从毕业到现在咱们有快五年的时间没见了吧?没想到你竟然发福起来,要不是你的说话声,刚才我差点都不敢认了,怎么样?这几年工作还顺利吧?当初我记得你好像是担任山城法院地院长,没想到才几年你就成为省领导了。”

    丁宇涵听到吴浩的话,脸上始终带着和睦的笑容。笑着说道:“兄弟!你这话说的可有点不地道,想笑话我就直接说,兄弟我绝不建议,你何不拐弯抹角的呢,说升职!咱们这一班的同学谁有你升地快,你知道吗这过去的四年里,我们这么多同学运气好的勉强升了一级。运气不好的到现在还在原地踏步,而你呢升官就好像坐火箭一般,才四年的时间从一位市委书记的秘书飞升为咱们东南省经济总量最好的城市担任市委书记,从副处连跳三级成为正厅级。加上你年龄上地优势,如果稍加努力随时都可能跨过最艰难的一道门槛。成为部级领导,可是我呢辛辛苦苦努力了四年才勉强提了个副厅。别看我现在是省城法院的副院长,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十副还不如一正,当初我要不是为了想跨过这个厅级干部的门槛,我还宁愿在山城当我那个院长。”

    丁宇涵地话明显带着一种辛酸与无奈,同时吴浩也能隐约的听出丁宇涵这几年在省法院地子似乎过的并不是很好,他并没有回答丁宇涵地话,同时也没有时间让他回答丁宇涵的话,因为这时迎宾已经帮他们推开包厢地门。

    走进包厢,吴浩马上看到一位年约五十出头,干部派十足的中年人正了无生趣地坐在包厢内。

    “吴书记!我帮您介绍下,这位是我们首都法院的魏院长,他可是你们闽南市浔中人,今天刚好到咱们东南省开会,听说闽南市的市委书记是个能力相当出众的年轻人而且跟我又是同学,所以让我牵个头大家彼此认识认识。”丁宇涵介绍到这里,对眼前已经站起来的干部介绍道:“魏院长!这位就是您一直都想见的吴浩,咱们东南省最年轻的市委书记,不对,应该算是第二年轻的市委书记,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另外一位是吴书记的人,目前是咱们闽南市的市委书记。”

    魏副院长听到丁宇涵的介绍,脸上露出虚伪的笑容,的跟吴浩握了握手,笑呵呵地说道:“吴书记!您好!久仰大名,早就听说咱们闽南市的市委书记特别的年轻,而且办起事特别的有气魄,今天要不是小丁介绍,我真的无法相信你竟然会这么年轻。”

    魏副院长的话表面上看是在夸吴浩,但是实际里吴浩却能听出对方这话里明显带刺,同时也有警告的韵味,意思告诉他年轻人前途似锦,想做点成绩出来可以理解,但是千万不能过于的年轻气盛,凡事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吴浩脸上始终带着一副谦和的笑容,笑着回答道:“魏院长!您好!听老丁说魏院长您是咱们闽南出去的干部,应该对咱们闽南市的况有所了解,现在省委来让我当这个家,我自然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否则就辜负了省委对我的信任。”

    相对来讲吴浩的话说的比较直接,他很明白的告诉魏院长,虽然你是部级干部,但你不是闽南市的领导,更不是我的领导,闽南市的事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

    丁宇涵能做到这个位置自然有一定的能力,两人话中的意思他自然也能隐约的听出点毛头来,他笑着转移话题说道:“魏院长!吴书记!二位怎么还站着,大家都快坐,我让服务员上菜。”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龙翔仕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