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9章大小强盗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夜的邂逅 书名:龙翔仕途
    <---凤舞文学网--->

    魏武的回答无疑是让吴浩感到非常的意外,他没想到当初认为最好啃的骨头最后竟然变的最难啃起来,不过现在这些对他来讲根本就不算什么,魏贤的开口无疑是注定了魏家父子的灭亡,他认真的听完魏武对下一步工作的部署,同时给与了高度的肯定,让魏武在认真督办完这起案件的同时,对傅星宇一案的侦破工作也绝对不能松懈,要加大侦查力度,发动群众的力量争取早把至今还逍遥法外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凤-舞-文-学-网--

    跟魏武通完电话没多久柳忠年来到他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吴浩先向柳忠年了解闽南市后备干部的况,然后就浔中县班长成员整顿问题听取了柳忠年的意见,这才接着召开了市委常委会。

    在会上吴浩首先将昨天的浔中之下的所见所闻跟诸位常委做了个介绍,然后针对这起事件结合党风廉政建设专门做出指示,同时提出几点要求,要求全市干部在加强党风廉政建设的同时,要明确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对党风廉政建设应负的责任,保证首都提出关于党风廉政建设的决策和部署的贯彻落实,维护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坚持党委统一领导,党政齐抓共管,纪委组织协调,部门各负其责,依靠群众的支持和参与,要把党风廉政建设作为党的建设和政权建设的重要内容,纳入党政领导班子、领导干部目标管理,与经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和其他业务工作紧密结合,一起部署,一起落实,一起检查,一起考核。

    最后吴浩让柳安将浔中县违法党风廉政建设的干部名单念了出来,等柳安将这些干部的名字念好之后。吴浩在提出对这些干部进行严厉处理的同时提出对浔中县班子进行调整,首先他提出将浔中县委书记李国柱调回闽南,提名浔中县委常务副书记林茂源担任浔中县委书记的职务,罢免浔中县长陈建斌等几位领导的党政职务的决定,对浔中县各部门一把手按照节地轻重分别给与不同程度的处分。

    虽然浔中县班子成员跟在场的某些常务有一定的联系,但是在场的常委没有认愿意在这件事上挑衅吴浩闽南市一把手的权威,结果在表决的时候连市长王广坤都举手同意吴浩对浔中县干部地处理决定。其他常委自然也没人提出反对意见。自然而然地吴浩的决定在常委会上最终以全票同意的结果通过常委会。

    正所谓打个巴掌、个枣吃,由于吴浩对闽南市大部分干部还不是很熟悉,加上他心里也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所以在浔中县班子成员的任命上,除了县委书记之外其他成员的任命,吴浩把这个权力交给了在场的常委们,为了让浔中县委、县政府的干部不至于拉帮结派,再次出现另外一个魏贤。吴浩让在场地常委对浔中县两级班子成员的任命问题提出他们心目中合适的人选,然后等下周一地例会上再集体讨论研究决定。

    常委会上的内容很快就通过各种渠道传了出来,不但传到浔中县更是传遍了整个闽南市。浔中县除了书记的人选已经确定之外,县长、副书记、副县长的职务一下子空出了九个,这让整个闽南市官场瞬间沸腾了起来。

    在浔中县当地,更是几家欢喜几家忧愁。先是十多名领导被闽南市纪委带走,接着市委组织部地罢免、调职、处分文件就送达到浔中县。对于李国立来讲也许是因为当了两年的傀儡书记,当他得知自己被调回市里当然局级单位地副局长时。心里并没有多大的失落,毕竟经过这两年地工作经验。他知道自己并不合适担任一把手的职务,以其这样还不如担任一个副职,

    至于那些被罢免地干部看到组织部宣读市委对他们的罢免决定时,心里是后悔不已,虽然他们在常委会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收到消息,但是还侥幸的幻想能够利用文件没有下达之前活动活动,以换取处分的方式保住自己的位置,可是谁会想到这次市委组织部的工作效率惊人会这么高,会议才结束几个小时,文件就已经下发到全市,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红头文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次结婚酒宴不但让自己丢官甚至还让他们的光明无比的政治生涯就此提前宣告结束。

    而那些因为去喝喜酒而背上处分的干部,无疑是整个浔中县最后悔的干部,这些人几乎都是浔中县各个部门的一把手,本来突然空出的那些副书记、副县长的位置他们是最有资格去竞争的人物,可是谁会想到就是因为自己不远百里赶到浔中曾经魏贤儿子的结婚酒宴,不但让自己背上处分,更可气的是竟然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一次这么好的升职机会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白白溜走。--凤-舞-文-学-网--

    至于浔中县的那些当时没有资格参加魏贤儿子结婚酒宴的干部,却不这么想了,当时他们非常羡慕能够加入到魏贤那个圈子里的干部们,可是谁会想到世事无常,被羡慕的人反而成为最不幸的人,最不幸的人反而成为被羡慕的人,不过现在他们知道虽然县里领导班子副职的位置跟自己无缘,但是县里一些单位一把手的位置否则是副职的位置对他们来讲希望却是特别大,结果周五下午浔中县就出现许多干部请假事件,至于这些人请假的目的,不用猜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为了争取某些东西跑市里找关系活动去了。

    其实这个况并不只是浔中县这样。在闽南市其他县市也同样出现这样地况。许多认为自己有资格或者条件进一步地干部都把浔中县看做一次机会。纷纷在周末这两天都往闽南甚至往省城跑。结果造成周末两天。闽南市几位常委家里是门庭若市。当然了吴浩宿舍自然是首当其冲不能避免。可是到吴浩那里地人却都扑了个空。因为这个周末是吴浩到闽南市来工作大半年第一次回闽宁市。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

    当吴浩开完常委会半天地时间就这样悄然无息地流逝了。吴浩事先跟夏书记地秘书约了个时间。然后在食堂吃完午饭。稍作休息了一会就带着张伯年坐车赶往省城。

    下午三点吴浩准时赶到省委。他领着张伯年一路来夏书记秘书叶孤云地办公室外。伸手敲了敲门。笑着对正在里面忙着写东西地叶孤云问道:“叶大秘!再忙什么呢?”

    叶孤云看到站在门口地吴浩。地迎上前。招呼道:“吴书记来了!夏书记正在里面跟许秘书长谈事。您先在我这里做会。”说到这里叶孤云看了看手表。说道:“我估摸着差不多该结束了。您先坐下休息会我给您倒茶去。”

    吴浩闻言说了声谢谢!走进叶孤云地办公室。招呼张伯年跟他一起在沙发前坐了下来。笑着说道:“叶大秘!你把夏书记地好茶贪污点出来。好不容易来省委一趟。不喝些好茶回去怎么也对不起自从冰柜里拿出一罐茶叶。边帮吴浩和张伯年泡茶。边笑着说道:“吴书记!看了这个闽南市还真是不能待。看您没到闽南市工作之前是个多好地干部。工作认真。而且又嫉恶如仇。可是现在才到闽南市半年多。竟然开始怂恿我贪污夏书记地茶叶来了。是不是待会喝了感到不错你还准备贪污上一罐回去呢?”

    “知我者叶孤云也!别看我现在是闽南市地市委书记。想巴结我地人也很多。但是我不敢忘记夏书记地教导。在闽南可是什么东西都不收。结果现在喝茶都是自己掏钱买茶叶。以前因为没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结果现在买茶叶时才发现原来这喝茶都能把人喝穷了。所以现在好不容易来省委。不到厦书记这里捣腾一些好茶回去还真对不起自己了。”吴浩听到叶孤云地话。配合着笑着说道。

    “小叶!你这话说的没错,这个地方还真能改变一个人,这家伙才到闽南呆了半年的时间,不但变的油嘴滑舌起来,竟然搞茶叶搞到省委领导头上来,估计这家伙现在心里一定把这里当做打土豪劣绅的地方来了。”吴浩地话刚说完叶秘书长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吴浩自然知道是谁的声音,他高兴地从沙发前站了起来,但是却不敢再开玩笑,恭敬地说道:“许秘书长!您好!您跟夏书记谈完事

    许秘书长神态自若,气定神闲地望着吴浩,眼里露出一丝温和,亲切地说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到省城几次都不到我办公室那边坐坐,亏你大姐整天还念道着你。”

    吴浩让许秘书长说得心里直道惭愧,不过对于自己老领导的格他可是非常清楚,老领导肯说出来说明根本就不生他的气,想到这里他风趣而不失严谨地说道:“许秘书长!您可冤枉我了,我几次来省城其实都想着去看您地,可是不是您不在省委就是时间不刚好,这不刚才来之前我还跟我们市纪委的张伯年同志说等向夏书记汇报完工作到您办公室去打地主土豪去。”

    许秘书长听到吴浩地话,皱纹全都舒展开,哈哈大笑道:“你这家伙原来早就把我也给算计进去了,茶叶我哪里是有,不过可没有夏书记这里的特供好,我看你要打算盘就打咱们夏书记地吧,领导的肚量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给你收刮几次是没问题地。”

    一旁的叶孤云看到吴浩跟许怀仁两人一唱一和的,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都说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兵,许秘书长!我看吴书记之所以会这样子完全是您教出来的,刚才吴书记想着从夏书记那里捣腾一些茶叶回去,而您手上这两条烟不用猜一定也是从夏书记哪里搜刮来的吧!我看您二位几乎就可以称上大小滑头,按照您刚才的话还真把夏书记当做土豪劣绅了,待会我得跟夏书记好好建议下,以后让您俩有什么事就直接用电话汇报得了,否则你们二位每次来这里搜刮一次,还不把我这里给搜刮穷了。”

    叶孤云的话来看引来吴浩和许秘书长两人哄然大笑声,吴浩看着许秘书长笑着说道:“老领导!原来您才是到这里来打土豪劣绅来了。您看叶秘书看你的眼光,简直都要把牙给咬碎了。”

    许秘书长听到吴浩的话,故作正经地说道:“小吴!你这话我必须得纠正你,夏书记是咱们的领导,你怎么能够把领导跟土豪劣绅相提并论呢?回去以后你可以给我些一份深刻地检查,至于我这个烟吗,机关不是提倡节能减排吗?你也知道夏书记是不抽烟的。如果这些烟放在那里长期不抽调的话就会变质。到时候就等于浪费,所以以其让它变质不如就勉为其难牺牲自己的肺,帮夏书记把这些烟消灭掉。”

    “老领导!您说的没错,我的目的跟您地目地完全是一样的,您看着香烟的保存期还算比较长,但是这茶叶的保存期就是非常短的,您再看咱们叶大秘书的办公室,都快成了茶庄。作为下属咱们肯定要为领导分忧解难,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下属了。”吴浩听到许秘书长的话,笑呵呵地配合道。

    “谁是不合格地下属啊?”说话间夏书记的影出现在叶孤云的办公室门口。夏书记看到办公室里地众人,笑道:里还真闹,小吴!我远远就听到你的声音!刚才你说谁是不合格的下属啊?你该不会是说你自己把?”

    众人看到夏书记纷纷从沙发前站了起来,而叶孤云则好像是一脸委屈地告状道:“夏书记!许秘书长那里是说小吴书记。他这师徒俩把您这里当做土豪劣绅来收刮,一个是打您香烟的主意。一个是打您茶叶地主意,还说是是为您分忧解难。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下属,我看这两人就是大小强盗。一个鼻孔出气。”

    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小叶你倒是说对了,这两人本来就是一个鼻孔出气地家伙好的同志竟然就让小许这个家伙给教坏了,这个责任算起来必须得由小许来负,这小子当初在底下当书记地时候,每次来省委都要从我这里和鲁书记那里搜刮一点东西回去不可,我看小吴现在成为这个样子完全都是有样学样。”夏书记听到叶孤云的话,笑呵呵地开玩笑道。

    许秘书长听到夏书记的话,装出一副冤枉的样子,委屈地辩解道:“夏书记!您这可是天大的冤枉我了,我可从来都没有教小吴这样做过,这一切都完全是他自己无师自通。”

    “没有认给小吴做榜样他到哪里无师自通去,对了小吴!当初你这位老领导每次到省城可是一路扫,既然你学他这些那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别只关顾着扫我的东西,你的老领导现在可是市委秘书长,他那里的好东西可不比我这里少。”夏书记见许秘书长喊冤的样子,笑着说道。

    如果是平玩笑话只能适可而止,但是现在吴浩见两位领导兴致这么高,自然是配合地说道:“夏书记!您就放心吧!之前大姐曾经打电话告诉我说许秘书长的体不能喝酒,让我上她家去把酒都搬回去,这不我估摸着这段时间下来应该有不少了,所以等待会向您汇报完工作,就先到许秘书长的办公室去坐坐,看看许秘书长有什么需要我帮他分担的茶叶什么的,然后再给大姐打个电话,上许秘书长家把那些酒都带回闽宁市给我父亲

    许秘书长听到吴浩的话差点没滑倒在沙发上,他将茶几上的两条香烟夹在胳膊下,装出一副逃跑的样子,边往叶孤云的办公室门外走去,边说道:“小吴啊!待会我要个你大姐去乡下度假,我那边你就不用来了。”

    “哈哈!”看着许秘书长落荒而逃的样子,夏书记抬头笑了起来,说道:“没想到大强盗遇到了小强盗竟然会害怕的逃跑。”说到这里夏书记渐渐的收起脸上的笑容,对吴浩问道:“小吴!听小叶讲你有工作要汇报,走上我办公室去。”

    吴浩领着张伯年跟在夏书记的后走进夏书记的办公室,看着夏书记在沙发前坐下后,恭敬地汇报道:“夏书记!前天我们闽南市纪委接到举报电话声称浔中县人大主任为儿子结婚大搞宴席,当时伯年同志向我汇报了这件事,于是我昨天早上就带着几个干部一起前往浔中县调研,按照省委的规定,领导干部办婚宴酒席要事先向纪委报备,可是我们这个浔中县人大主任非但没有报备,反而是搞出一个令我看了目瞪口呆的旷世婚礼来,他不但借了好几十部名车组成了一个阵容强大的迎亲车队,甚至还动用自己的权力把浔中县的路给封了,然后在县委招待所里大摆酒席,更可恨的是他这位儿媳妇竟然是采用威等各种手段强娶来的,这位是我们闽南市纪委书记张伯年,具体的案件就由他来负责向您汇报。”

    张伯年心里非常激动,他没想到吴浩竟然会采用这种办法帮他开脱,毕竟魏贤的事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上级部门追究下来,他这位纪委书记首当其冲要负一个监管不力的责任,斟酌了一下,遣词琢句的回答道:“夏书记!浔中县的人大主任名叫魏贤,在很早以前我们就曾经结到类似关于他的举报信,当时我们也曾经做个调查,但是每次调查总是查无实据,昨天下午我们市纪委按照吴书记的指示抽出精兵强将前往浔中县在魏贤儿子的婚礼上传唤了魏贤父子,就在那个时候新娘给吴书记塞了一张纸条,结果被我们意外的查出一起惊天大案。”这是我们对魏贤审问的笔录原件。

    夏书记听到这里眉头邹成一团,他从沙发前坐了起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按了一个号码,说道:“小叶!通知建宁同志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吴浩当然明白夏书记通知的这位建宁同志是谁,他等夏书记打完电话重新坐到沙发上,语气严谨地汇报道:“夏书记!接下来的汇报您要做好心理准备,这起案件目前来说可以称的上是我们省,乃至全国最大的倒卖国有资产案,总价值大约有十几个亿,当当魏贤一个人就从中获得十个亿,目前这笔钱被魏贤秘密的存放在国外的一家银行里。”

    “什么!十几个亿?”作为省委书记,作为一方封疆大吏,夏书记遇事已经完全做到荣辱不惊,可是当夏书记听到吴浩说十几个亿时,脸上的表瞬间发生变化,满脸震惊地问道:“十几个亿一个县人大主任竟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况下倒卖国有资产,从中获得十个亿的暴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十几个亿可不是一万两万的钱,他这么可能瞒天过海的把这些钱侵吞下去并神不知鬼不觉的转到国外银行去?”

    吴浩从夏书记冷冷的语气中感觉到浓浓的火药味,他看着夏书记发青的脸色,正准备开口解释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夏书记听到敲门声,语气冷淡地回答道:“进来!”

    省纪委书记刘建宁推门走进夏书记的办公室,看到坐在沙发前的众人,恭敬地问道:“夏书记!您找我?”

    夏书记伸手示意刘建宁坐下,然后说道:“好了!现在就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吴浩闻言,随即说道:“伯年!现在你就仔细的把这起案件的整个跟夏书记和刘书记做个介绍吧!”

    张伯年做完介绍,夏书记用力的拍了下茶几,大声喝道:“岂有此理!这些人简直就是我们干部队伍中的蛀虫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绝不姑息!”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龙翔仕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