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原来如此(求几张月票)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夜的邂逅 书名:龙翔仕途
    <---凤舞文学网--->

    许书记听到吴浩的话,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他满脸严谨地对吴浩说道:“小吴!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我已经到闽宁四年了,两代会就要召开了,前天我到省城找鲁书记汇报工作,从鲁书记那里我得知一个消息等两代会结束之后鲁书记和黄省长都要调走,到时候夏远方付书记将会接替鲁书记的班,至于黄省长的班目前竞争非常激烈,尹副省长也是其中的一人门的一位人选,另外等两代会接受之后我也要调往省委担任省委秘书长的职务,到时候闽宁的格局很可能就会发生变化,我想问问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对于许书记要调走的消息吴浩在市里早就听说一些传言,但是传言未必是真的,在官场最后的任命文件没有下来,随时都很可能发生变故,可是此时许书记亲口证实这个消息时,说明许书记调走肯定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实,省委秘书长兼任省委常委,同时担任省委办公厅主任,是地道地省委领导,离省委副书记只有一步之遥。--凤-舞-文-学-网--

    想到这里吴浩连忙恭喜道:“许书记!恭喜您成功踏入省委领导的行列。”

    许书记听到吴浩的祝贺,皱纹全都舒展开,眼里露出一丝温和,亲切地说道:“小吴!按照惯例书记调走正常的况下,书记的位子很可能是由市长接任,当然了也很有可能从其他地方外调,前天我向鲁书记汇报工作地时候鲁书记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我把自己的看法跟鲁书记做了一番交流,虽然不清楚周宝坤最后是否会顺利的当上书记,不过我相信鲁书记会考虑我的建议,不过倒是你,现在你到周墩工作也已经有三年多了,三年的时间周墩的变化我们大伙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想问问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没有?”

    吴浩细细品味着许书记刚才说的每一句话,同时他更加地明白许书记问他的意见是在为他的将来考虑,吴浩在心里快速的琢磨了一会,恭谨地回答道:“许书记!我们当干部的只要那里需要我们,到那里都无所谓。只要能有机会让我用自己在大学所学地东西为人民服务,就算不当这个县委书记也无所谓。

    许书记听到吴浩的话,心想道:“难得啊!年纪轻轻的,既有能力,又有超前的意识,而且还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沉稳、谦逊,将来就算没有自己的庇护相信他也能闯出一片天地来,想到这里许书记语气温和地说道:“小吴!你有这个想法很好,说明你的政治修养方面已经相当成熟。实话告诉你吧!我向鲁书记汇报工作地时候鲁书记提起过你,鲁书记有调你到夏海市去工作的意向,当然了这只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心里有个准备。”

    作为一个官员他早就有到处调动地心理准备,不过他没想到这次调动竟然也包括他,夏海市的官员级别要比其他市要高上一级,如果调到夏海市那就意味着他的级别又要提上小半级,想到这里吴浩心中狂喜,稳定了一下绪,恭谨地说道:“许书记!谢谢您告诉我这个消息,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绝对不会辜负您对我地期望。”

    许书记听到吴浩的话。笑着说道:“小吴!只要对得起肩膀上的责任,对得起周墩的群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该怎么干酒怎么干,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就不跟你多说了,再见!”

    吴浩听到许书记的话,随即恭谨地对许书记说了声再见,然后挂断了电话。

    清晨。百鸟啁啾,一轮红从徐徐升起,金色的阳光洒满了大地,从小到大吴浩都很喜欢早晨,那主要是因为晨光的缘故,试想一想,大清早起揉揉还半闭的眼睛,拉开窗帘,推开窗户。一道金黄色地阳光探进来。明亮而又温柔,让人感觉到特别的舒畅。另外更重要的是它意味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早上吴浩到食堂吃完早饭,就和柳安两人一起用走路的方式向着老街的方向走去,这一路走来吴浩不知道跟多少人开口打招呼,从县委到老街,总是有一些群众时不时地跟吴浩打招呼,而吴浩也始终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表,非常礼貌地跟他们问好。

    走进老街。人流明显多了很多。狭窄地街道两旁摆满了摊位。许多群众提着菜篮子随着人流在那里买菜。吴浩跟随着人流边走边看着街道两边地房子。--凤-舞-文-学-网--四周寻找地心中希望找到地答案。

    柳安边走边笑着对吴浩介绍道:“吴书记!从封建时代老街是我们县唯一地一条街道。同时也是我们省北部通往山溪省唯一地一条官道。每天都有许多客商经过我们周墩县并在老街地客栈住宿。所以这几百年下来老街一直都像今天这样闹。所以时间长了。一些习惯自然就延续下来。所以现在我们周墩县已经有很多处农贸市场。但是大部分周墩人还是喜欢到这里来买菜。”

    吴浩听到柳安地介绍。望着沿街两旁地店面。各种店面五花八门。这时吴浩看到前面有家茶馆。里面坐着一群老人。正认真地坐在那里边喝茶边听茶馆中央地一位说书先生评书。见到里面地况。吴浩满怀好奇地走了进去。跟柳安在两个空位前坐了下来。望着茶馆中央地那位说书先生。笑着问道:“老大爷!你们经常到这里来听评书吗?”

    那位老人家正听得起劲却有人出声打搅他。满脸不高兴地回答道:“这位同志!你知道不知道打搅别人听评书是很不礼貌地事。”老人家说道这里才扭过头来。见到坐在自己边地竟然是吴浩。吃惊地从椅子前站了起来。满脸惊讶地说道:“吴书记!怎么是您呢?刚才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吴浩脸上带着亲切地笑容。从座位前站了起来。笑着回答道:“老人家!说对不起地其实应该是我。您批评地没错。打搅别人是一件非常不礼貌地事。”

    老人家地声音无疑是引起了周围地那些听评书地那些老人地注意。大家看到突然出现在茶馆内地吴浩和柳安。纷纷高兴地从自己地位置前站了起来。将两人围在其中。激动地对吴浩问好。

    吴浩没想到自己的出现竟然会影响到这些老人家听评书,他满脸歉意的看着众人。笑着说道:“各位老大爷!我没想到竟然打搅到诸位听评书,实在是非常抱歉。”

    “没事!没事”那些老人听到吴浩的话,高兴的纷纷回答道。

    “吴县长!能够跟您一起听评书是我们的荣幸,怎么可能会存在打搅呢?许书记能够光临我们茶馆是我们的荣幸,吴书记您快请坐,我给您沏壶茶去”一位类似茶馆老板笑着对吴浩招呼道。

    吴浩笑着对那位老板说了声谢谢,然后坐了下来,笑着问道:“各位老大爷!看来你们是经常到这里来听评书啊?”

    坐在吴浩面前的那位老人听到吴浩的话,笑着回答道:“是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们几乎风雨无阻地都在这里听评书,跟老朋友们喝喝茶,聊聊天。可是等老街拆迁之后,我们就算要再想找老伙计聊天叙旧,听评书,估计以后再也不能找到这里的地方,当然了政府想把老街拆掉完全是为我们老街的居民找想,唯一可惜地就是我们老街的这些房子,年代久的都已经有好几百年,有些房子里的木雕几乎都可以称的上是文物,可惜的是一铲车下去什么都没有了。”

    吴浩听到老人家的话。整个人下意识的从座位前站了起来,满脸吃惊地对那位老大爷问道:“老大爷!您刚才说什么?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老人家见到吴浩满脸惊讶地从椅子前站了起来,虽然不明白眼前的吴书记为什么会突然表现出那副样子,但是他还是认真回答道:“因为我们老街大部分地房子都是在封建时期建的,那些房子因为是木质结构虽然人都已经有些破旧,但是里面的却蕴藏着我们周墩的历史文化,可惜等拆迁工程开始后,一铲车下去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人家一语点醒梦中人,他的话仿佛就像一缕阳光冲破黑暗照进他的心里。让吴浩昨天晚上一直考虑的那件疑惑突然明白过来,他高兴地对眼前的老人家问道:“老大爷!您能带我去看看您刚才说的那些房子吗?”

    老人家虽然不明白吴浩为什么会突然那么兴奋,但是书记地要求他自然很乐意帮忙,他马上笑着说道:“吴书记!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就领您去看看。”

    吴浩和柳安跟老大爷一起沿着河边边走边欣赏着老街边的景色,对老大爷问道:“老大爷!这里怎么没有老街那边那么闹?”

    老大爷边走边笑着对吴浩介绍道:“吴书记!其实这里才是真正的老街,像我们当孩子的时候这里别说有多闹了,我听我爷爷讲,以前的这里有一个官渡。许多货物和商人都是从这里坐船到其他地方去。后来因为水位下降,货船进不来后。老街才没有原来那么闹,但是因为这里是我们省北部到山溪省唯一的一条官路,所以商客还是络绎不绝,渐渐的商客就往内街转移,所以人们就渐渐的遗忘了真正的老街在那里了。”

    说到这里,老大爷领着吴浩走进一所房子门口,随手推开门,对吴浩介绍道:“吴书记!这是我地老房子,不过因为孩子们都在其他地方建了房子,所以我们都搬出去住了,好在我这个老家伙还没作古,有时间地时候就回来看看,看看房子里那里漏了,垮了,如果有就找人修修,否则这座房子早就塌了。”

    吴浩跟着老大爷走进他的老屋,虽然感觉上有些破旧,但是房子地窗户,横梁,柱子上的人物和山水的雕刻栩栩如生,无不都呈现出一副古香古色的文化韵味,吴浩跟着老大爷边走边欣赏着上面的木雕。这些小木人虽已腐朽残缺,但无论从发髻、服饰或装扮上都分明显示着盛唐的雍容,透过他们模糊地面孔斑驳的肢体,一时间仿佛人声鼎沸编钟齐鸣歌舞升平,仿佛让吴浩感觉到隐其中。屏息注视着这场盛大的仪式,见证千年华夏的兴衰。

    吴浩看着这些雕工,对正拿着扫把进行打扫的老大爷问道:“老大爷!老街有几座像您家这样地房子呢?”

    老人家听到吴浩的问话,边扫边回答道:“沿河的房子都跟我家差不多,不过我家老房子在这里只算的上普通的,前面几家当年可是我们这里的大户人家,那房子里的雕工别说多豪华了。”

    吴浩听到老大爷的话,马上迫不及待地问道:“老大爷!您能再带我到您刚才说的那几座房子去参观下吗?”

    老人家听到吴浩地话非常疑惑,他看着满脸兴奋地吴浩。好奇地问道:“吴书记!这里不是就要拆了吗?您怎么对这里的房子这么好奇呢?”

    吴浩听到老大爷的话,不好意思地回答道:“老大爷!当时我们县委、县政府再考虑把老街拆掉重建主要是考虑老街地街道的房子都是木质机构,不但房子老旧。而且街道又特别的狭窄拥挤,怕万一发生火灾什么的,后果就不堪设想,可是刚才在茶馆无意间听到您说的话,我突然对自己的政令产生疑虑,如果老街真的像您说的那样,到时候如果真的一铲车给拆了,那我就是周墩地罪人,所以我怕想请您带我再到处走走。如果这里的房子真的都像您家这样,那我就要重新考虑是否是拆了老街还是对老街重新进行修善。”

    老人家没想到吴浩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的,他看着眼前自己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祖屋,如果真的拆了,他心里肯定特别难过,毕竟这里有他生活过的点点滴滴,有他几十年的回忆,如果拆掉了那这些回忆也回随着房子被拆而消失,所以房子如果能不拆。那对他来讲无疑是最值得让他高兴地事

    老大爷想到这里,高兴地对吴浩说道:“吴书记!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只要能够不拆了这些房子,让我这个老家伙干什么都可以。”说到这里老大爷把扫把随手一放,笑着领着吴浩和柳安往门外走去。

    当吴浩跟随者老人将沿河附近地十几座房子都走了一遍之后,他终于明白尹旭东为什么会对周墩老街拆迁的工程死抓不放了,虽然他不明白尹旭东是怎么知道这里面得利润,但是在他走出最后一所房子时,老街拆迁的工程注定要结束了。

    吴浩看着眼前的房子。对老大爷说道:“老大爷!谢谢您陪着我走了这么长的路。我还有一个不之请,不知道您是否能够找几位屋主让他们一起写几封说明信寄到闽宁市委、市政府和我们周墩县委、县政府。”

    吴浩今天的举动给这位老人留下了太多太多的疑问。但是他值得既然吴书记这样说,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再加上吴书记到周墩这三年来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周墩地群众,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点头回答道:“吴书记!您就放心的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保证信明天早上就会送到您地办公桌前。”

    吴浩听到老大爷的话,高兴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告别了老大爷,跟柳安一起走出老街,听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依旧闹非凡的老街,意味深长地对柳安说道:“老柳!看来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到家啊!都犯了以貌取人的错误,要是没有尹旭东来搅局,估计不久后这里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同时我们也要成为周墩县的罪人了。”

    柳安同样望着眼前的老街,对吴浩检讨道:“吴书记!这是我们政府的工作没做到位,您是外地人不清楚老街的况那是有可原,可是我们本地的干部在负责这项工作的时候竟然也忽视了这些,这里虽然看上去非常破旧,但是内在却是特别的宝贵,我觉得我们的拆迁工程不应该再搞下去了。”

    吴浩听到柳安的话,点了点头,语气坚定地回答道:“虽然我们前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为了老街内的文化遗产。我们也必须停掉拆迁工程,这样吧!待会你幸苦一趟,到时博物馆去请两位专家来我们周墩走一趟,放他们帮我们做个认真地鉴定,下一步工作怎么安排就等鉴定结果出来后再定吧!”

    柳安听到吴浩的交代。马上点了点头,回答道:“吴书记!那我待会就马上赶往闽宁,不过博物馆那边希望您能够帮忙出面联系下。”

    吴浩听到柳安的话,考虑了一会,干脆利落地回答道:“好!我待会就给博物馆的邢馆长打个电话,不过请专家到老街鉴定的事目前暂时需要保密。”

    吴浩跟柳安分手后就直接回到自己地办公室,他考虑了一会后觉得必须给汪程江打了一个电话,将老街的况跟他交换个意见,暂时停止老街的赔偿的工作。至于最后怎么做,只有等专家最后给的鉴定结论,再商讨下一步的工作了。

    吴浩没等多久。电话里马上传来汪程江地问好声:“吴书记!您好!您是否已经回到周墩了?周市长可是一直再等着您啊!”

    跟汪程江合作了两年吴浩自然明白汪程江这话里包含着什么意思,所以他自然也很配合地在电话里回答道:“汪县长!我刚到周墩,周市长还在景区吗?如果是那我现在就马上赶过来。”

    “不用了吴书记!我们现在正在从景区回周墩的路上,估计再过十几分钟就会到县委,你就在办公楼等着我们就可以了。”汪程江听到吴浩的话马上回答道。

    吴浩闻言,随即笑着回答道:“老汪!那就麻烦你帮我转告周市长,我会在县委大楼前等他。”吴浩说完跟汪程江说了声再见然后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的吴浩随即马上给财政局长陈刚打了个电话,让他表面上看拆迁赔偿工作照样进行,实地里则暂时停止老街拆迁地赔偿问题。等他进一步通知,这才从办公室走到县委大楼前等待着周宝坤一行不速之客的到来。

    吴浩在县委大楼没等多久,就看到周宝坤的车子和汪程江地车子一前一后的开进周墩县委大院内,当他看到周宝坤一行从车上走下来时,马上带着虚伪的笑容迎上前,跟周宝坤握了握手,笑着道歉道:“周市长!得知您到周墩来检查工作,我昨天晚上就想连夜赶回来,但是被许书记叫去他家。结果只能今天早上早早的赶回周墩,实在是对不起!”

    周宝坤听到吴浩的解释并未太在意,他跟吴浩握了握手,丝毫没有周末晚上的那副样,反而是摆出一副市长的样子,表相当严谨,语气中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说道:“小吴!许书记叫你一定是有重要的指示,所以我相当理解。”

    吴浩接着又跟尹旭东握了握手。笑着说道:“欢迎尹总到周墩来考察投资!”接着他也不给尹旭东说话地机会。笑着对管彤说道:“管小姐!欢迎你到我们周墩来,不过下次来的时候希望你能够把你的摄制组也一起带到我们周墩来。帮我们周墩美丽的山山水水做个宣传。”

    管彤听到吴浩的话,樱红的俏嘴不经意地露出一丝迷人浅笑,一对会说话的眼睛秋波盈盈,似笑非笑地说道:“吴书记!这当然没问题了,不过到时候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吴浩闻言,微微一笑,风趣而不失严谨地说道:“只要是美女提出要求,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说到这里吴浩跟另外两人都问了声好,然后请众人走进县委大楼内。

    多更五百个字,求各位支持老夜的书友把手上地保底月票透给老夜!谢谢诸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龙翔仕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