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夜的邂逅 书名:龙翔仕途
    <---凤舞文学网--->

    两天后吴浩和沈韩燕坐着飞机返回闽宁市,当吴浩走推着行李车走出机场,沈韩燕的驾驶员马上迎了上来,接过吴浩手中的行李车,恭敬地说道:“沈市长!吴县长!您们一路辛苦了,这次吴县长可是再次轰动了整个闽宁,才到首都两天的时间就跑了四个亿,昨天下午这四个亿的专项资金从省财政厅转到市财政局,估计今天早上应该已经从市财政局直接转到周墩县财政局,听说现在各县市的市长,县长们都在想着到首都跑钱去。--凤-舞-文-学-网--”

    沈韩燕从见到自己的驾驶员起,脸上就带着一副不不笑、非常严谨的神色,她边走边对后推着行李车的驾驶员问道:“马涛!我不在的这两天市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马涛闻言,边将两人的行李搬上车子的后备箱,边笑着回答道:“市里这两天倒是一切正常,不过昨天周墩县的钱到账上时,孙市长想把钱截留下来一部分,结果徐局长不同意,为这事专门找了许书记,最后许书记为这是专门开了一个会,在会上许书记对吴县长这次首都之行表示高度的称赞,说吴县长这是变相的减轻市里的负担,这种行为要给与鼓励,同时还提倡各县市干部也可以多往这方面想办法,可以有计划的到省里或者首都去跑项目,跑资金,但绝对不能盲目的跑,更不能接着跑钱,跑项目的名义公款旅游,甚至贪污,在会议快要结束的时候许书记做出了一个新的规定,说:为了鼓励各县市干部们能够为了本地的发展,从各方面想办法,想出路,并减轻市里的负担,今后那个县市到省里或者首都跑回项目和资金。市里一分钱都不能截留,并且对于这样的干部要给与一定的奖励,以此促进干部们的积极。”

    沈韩燕听到马涛地话。美眸流盼,轻轻一瞥,瞬间清澈深邃。透出一丝睿智,绝美的玉容绽出一丝醉人的笑容,秀长睫毛轻轻一扇。淡笑脆语道:“吴县长!看来你这次有奖金拿了,到时候领了奖金可别忘了请客啊!”

    此时地吴浩心里想的并不是奖金的事。而是常务孙副市长为什么会这样做,要知道自己现在跟沈韩燕地关系在闽宁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他明明知道自己的钱动不得却还想着截留这笔钱,这里面是否有什么目的?他真实地意图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冲着沈韩燕去地?沉思中的吴浩并没有听到沈韩燕的话,而是满脸凝重的坐进车里。随后一动不动的考虑起这个问题来。

    沈韩燕见吴浩并不搭理自己,反而独自坐进车内,脸上地笑容渐渐的收了起来,从另外一边坐进车内,看着边陷入沉思的吴浩,伸手推了推他,小声地说道:“老公!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目前事还没有明朗化,我们何必为这件事而伤脑筋呢。他不动。我们也不动,他若真的想动。那我们陪他动一下又有什么不可的,只要你走上这条路今后这样的事只多不少,所以我们现在不是为了这样的事何必庸人自扰的时候,而是要利用这样地事,让自己在政治方面逐渐地成熟起来,至于那人抱着什么目的才这样做,相信过不了几天我们就会知道了。”

    吴浩细细品味沈韩燕说地这番话,突然间整个人仿佛茅舍顿开,眼里闪过一丝睿智,笑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中午十一点吴浩和沈韩燕回到闽宁市,到家之后吴浩等沈韩燕的驾驶员帮助沈韩燕把行李抬上楼后,就坐着沈韩燕的车子向着市委而去,按照沈韩燕的话来讲,没事跟领导多请示,多汇报,这样工作才会更容易开展。

    吴浩一路走到自己昔的办公室门口前停了下来,看着许书记新任的秘书正在办公室里忙碌着,就笑着伸手敲了敲门,说道:“老江!你这是在忙什么呢?”

    江学正是许书记还没来闽宁工作之前的老秘书,当初因为江学长的人生病住院,所以他才没跟许书记一起到闽宁上任,所以这一切机缘都是注定好的,要是那时候江学正跟许书记到闽宁来,估计就没有今天的吴浩。

    江学正抬头看到站在门口处的吴浩,脸上带着不温不火的笑容,笑着迎上前招呼道:“哎哟!这不是我们吴县长吗?您这是刚从首都回来吧!这次您可是又露了大风头,四个亿!你竟然才去首都一天就从财政部要了这么多钱,而且钱还没到省里,听说财政部扶贫办的郭雄华主任亲自打电话到省财政厅和市财政局专门交代这件事一定要特事特办,以最快的速度将钱转到你们周墩县财政局的账户上,由此可见你老弟的面子不小啊!”

    吴浩闻言,急忙谦虚地说道:“江秘书长!您就别给我戴高帽了,我哪里有什么面子,只是刚好郭司长是我大学同学的大哥,所以我就拜托他帮着给省财政厅打个电话,不然您说这钱最后到我们县的会剩多少,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呵呵!”江学正听到吴浩的话,大笑了起来,他看着眼前的前任,现在的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许书记会那样的喜欢他了,想到这里他笑着说道:“小吴!你这招实在是太高明了,昨天许书记听到徐局长的汇报,都不停的称赞你现在办事是越来越有头脑了。”

    吴浩并没有因为江学正的一两句称赞而洋洋得意,他的脸上始终带着一副不不笑的表,礼貌地问道:“江秘书长!许书记在办公室吗?他里面有没有客人?我有事找他汇报。”

    江学正闻言,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笑着说道:“小吴!许书记早就猜到你一回来就会找他,早上的时候他就跟我交代了,只要你一来马上通知他,这会他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你自己进去找他吧!”

    吴浩听到江学正的话,笑着跟江学正说道:“江秘书长!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搅您了,再见!”说着就向着许书记的办公室走去。

    吴浩走到许书记的办公室门前。先看了看自己的着装,确认没有其他问题后才伸手敲了敲门。

    “请进!”吴浩听到熟悉的声音,随手推门走进许书记的办公室。见许书记正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地看文件,微微一笑,风趣而不失严谨地说道:“许书记!我来向您汇报工作来了。--凤-舞-文-学-网--”

    许书记听到吴浩的声音。随即放下手件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眼睛里露出一丝温和,亲切地招呼道:“小吴!一路幸苦了。这次你能从你丈人哪里要到四个亿还真不简单,为此市里准备给你一点奖励。在鼓励你地同时鼓励其他干部也能为市里多想办法,来!这边坐。”

    吴浩没想到许书记竟然知道这钱是怎么来了,他看着许书记,知道许书记一定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沈韩燕的份,他等许书记坐下后。才跟着坐了下来,恭敬地回答道:“许书记!这都是我份内地工作,没有什么好幸苦的,倒是您帮我顶着压力让财政把这笔钱全部转回周墩,如果说辛苦!我所做的一切跟您为了我所做出地一切比起来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

    许书记脸上的皱纹全都舒展开,他温和地望着吴浩,眼睛里闪过一丝赞许,两年地是说短不短,但是说长也不算长。而吴浩在他的培养下从一个刚初出茅庐的愣头变成现在处事圆滑。稳重的干部,让他的心里产生出一种成就感。语气中透着亲切地笑道:“小吴!你就不用奉承我了,我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不让你岳父给你这个女婿地见面礼被某些人当做一种手段给利用了,现在市里有些人想借着这笔钱的事,攻击小沈和你,说你刚参加工作那里有这样的关系竟然能够从首都要到这么多的专项资金,之所以你能要到这么多钱是小沈以权谋私,用闽宁市政府的名头从财政部要来专项资金,再把功劳嫁接到你的头上,而他们这样做无非是想借着你和小沈的关系,然后把小沈调离闽宁,好取而代之,今天早上省委鲁书记和黄省长给我打来电话说收到密名信,让我尽快处理这件事。”

    吴浩听到许书记的话这才明白为什么孙海波会突然站出来说要截留这笔钱,原来他这葫芦里竟然是打着这个算盘,渐渐的吴浩陷入了沉思当中,对于孙海波地这个举动吴浩非常恼火,这种人就是那种想尽脑子追逐权势,靠着政治作为自己寻求最大利益地人,简称“政客!”

    政客的最大特点是就是永远没有国家,没有党派,没有原则,没有立场,没有信仰,只有自己,只要对自己有利,他们会“今天谈财政,明谈照相,后天谈交通,最后又忽然念起佛来!”在他们地观念中权势在哪里,他们就菌集在哪里,权势在,他们就在,权势不在,他们也就随风散去。“君有势”时,他们不仅会为你鸡鸣狗盗、出生入死,甚至还会献出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子女,切不要以为他们就是你的朋友、你的心腹、你的死党,他们其实只是一群“君无势则去”的猢狲,这棵树倒了,他们会立刻转移到另一棵树上去,从容来去,毫无愧色,能不对原来的树落井下石便是凤毛麟角,而孙海波现在的举动明显就是为达到自己心中不为人知的政治目的而不择手段,想借这件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吴浩想明白这些事后,满脸严谨地说道:“许书记!虽然我知道孙海波的权力非常大,但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需要而搞政治投机、政治权术的人,想当初冯生平没倒台之前他就是冯生平的跟班,后来冯生平倒台了,他就像郦食其那样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为了真理、为了正义、为了理想、为了主义,绝非为他自己对冯生平落井下石,而且还三天两头就跑许书记办公室请示,汇报工作,当时整个闽宁市的干部都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后来他市长没当上,我还以为他会就此消停。没想到这次他竟然又冒了出来。”

    许书记脸上带着一副不温不火的笑脸,气定神闲地望着吴浩,笑着说道:“小吴!你分析的没错。这也是我当初为什么不提拔他为市长的原因,孙海波就是一个典型地政客,也可以说他是一个政治野心家。不过你却还不明白政客的可怕,在唐朝末年,中原发生大面积蝗灾。遮天蔽的蝗虫飞到汉中,啃光了庄稼。啃光了树木,当时就是有一些像孙海波这样地人向唐僖宗汇报说,蝗虫飞到汉中后,不肯吃庄稼,自动爬在树上饿死。唐僖宗以为这是莫大的祥瑞。立刻带领文武百官焚香庆祝,而此时黄巢正在汉中大地到处崛起。”

    吴浩听到许书记的话,认真地考虑了许久,再次的陷入沉思当中。

    许书记看着沉思中的吴浩,接着说道:“从历史上看,葬送一个政权地往往是政客,美女不过是李代桃僵,现在我们的许多官员因为喜欢听好话,听奉承地话。结果在这种人的包围下。愚蠢的官员会以为自己很聪明,残忍的官员会以为自己很善良。独夫民贼会以为自己“得道多助”而那时的冯生平就像这个典故中地唐僖宗,据我所知冯生平会从一个原则非常强的干部走到这一步跟他的煽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那时候冯生平在位时,他对冯生平表现出一副信誓旦旦,义薄云天的样子,然而后来冯生平出事了,他发现风头对自己不利,就立刻转舵,整天往我的办公室跑,而冯生平的案件结束后,他在面对一些舆论时则是面不改色地称自己当初的举动只是“违心”后来他就把我当做第二个冯生平,开始对我投其所好,百般奉承,可是他的手段却太过低俗,让我真正地看清他地真面目,所以就顶着省政府的压力一直没给他得逞地机会,谁知道他这次竟然会借着这样你们到首都跑钱的事兴风作浪。”

    吴浩细细品味着许书记的每一句话,总觉得这里面好像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又想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看着许书记满脸疑惑地问道:“许书记!现在整个闽宁得干部都把我当做政治新星人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秘书出,而且跟燕子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夸张点说现在的我绝对是那种可以在闽宁呼风唤雨的人物,而孙海波这个时候跳出来就等于挑衅闽宁市一二把手的权威,做为一个政客他不会这么傻的把矛头直接对象燕子,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一些我没有想到的事呢?”

    许书记赞许的看了吴浩一眼,难得啊!能想到这一方面说明他的能力喝意识,而且还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沉稳、谦逊,将来吴浩的路一定会走的更远,想到这里他笑着说道:“小吴!你能想到这点说明你现在对事的判断能力已经有着明显的进步,这件事确实并不像表面上看那么简单,孙海波会这样明目张胆的站出来兴风作浪,说明他一定有所持,否则他不敢这样做,只是我现在也不知道孙海波这葫芦里到底是卖是卖药,所以一切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另外为了避免孙海波拿你和小沈的份及关系做文章,所以我准备让你担任周墩县委书记,县长职务暂时空出来等周墩县的工作都上轨道了再另定人选,这样你和小沈的上下级关系虽然还在,但起码不是直接上下级,就算有人想用这件事做文章也别想轻易得逞,所以你回去准备准备,组织部在这几天就会找你谈话,然后立刻上报省委。”

    吴浩听到许书记的话,虽然书记的位置早晚都是他的,但是他还是没想到这么早就从县长提拔为书记,想到这里尽管吴浩的心中狂喜,他还是稍微稳定了一下绪,恭谨地说道:“许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出成绩,绝不给您的脸上抹黑,这次我来主要是想向您具体汇报下下一步的工作….”

    许书记认真的听吴浩的汇报满意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小吴!你的工作安排非常好,特别是民办教师问题,在这点上我绝对支持你,教育是国之根本,我们绝对不能辜负了那些默默无闻的坚守在教育线上的老师们,以其让那些不干事却领这工资地人占着编制。不如把这些编制都让出来给那些民办教师们,不过你说医保的问题,这可是大问题。做的不好那可是直接牵涉到我们市乃至我们省,所以这件事在条件不成熟之前你绝对不能排入议程,工作要一步一步慢慢地来。一口气想吃下一只大象是不可能的,就算真的吞下去了,你很可能因为大象太大而把自己撑死。因此你要学会循环顿进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地向着预先设定好的目标前进,在工作当中不管你怎么做。但是不能蛮干,乱干,只要你对得起党人人们赋予你的权力,就算天塌下来我都会帮你顶着。”

    吴浩听到许书记地话,急忙尊重地从沙发前站起来。严谨地回答道:“许书记!您放心!我一定脚踏实地,认真的去对待每一件工作。”

    许书记笑着从沙发前站了起来,对吴浩说道:“好!小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本来我想让你干上一两年地县长再提你为书记,但是现在为了周墩刚打开的局面,我不得已只能拔苗助长提前把你放在一把手的位置上,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好了!相信你这两天也比较累人,所以我就不留你吃饭了。回到周墩除了刚才跟你说的那件事不能做。其他地工作设想你都可以提前列入工作议程当中,再见!”

    吴浩心里快速品味许书记这番话里的含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许书记会否决自己进行医保改革的工作,但是他还是恭敬地回答道:“许书记!我明白了,有什么况我会及时向您汇报,您请留步!”说着就转向着许书记办公室门外走去。

    吴浩离开许书记的办公室,就想起江秘书长先前跟他说的话,就从手机里找出今天早上离开首都之前从向李达要郭雄华的手机号码,按了一下接听键,将手机凑到耳边,边走边等着电话接通。

    没多久电话里就传来郭雄华谦和地问好声:“吴县长!您怎么这么早就回闽宁市了,本来还想约你今天出来小聚一次,谁知道我早上去找李达想让他帮我联系你才知道你已经离开首都,吴县长!钱到你们县财政局的账上了吗?”

    吴浩听到郭雄华的话,讪讪而笑,风趣而不失严谨地说道:“郭司长!我打电话给您就是专门为这事谢谢您的,不过刚才听你这么说还真让小弟我感到惭愧,您帮了我这么大地忙,而我却不告而别,下次我到首都一定专门登门谢罪,到时候您一定要给小弟一个赔罪地机会。”

    前天郭雄华看到那张批条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吴浩地份一定不简单,当时碍于吴浩在场所以他没敢问吴浩的份,等到前天晚上他给李达打了一个电话才知道吴浩原来是沈部长的女婿,对于沈部长在整个首都几乎没人不知道他那显赫的家族,而吴浩是他的女婿将来的前途一定是不可限量,再加上沈部长又是他的领导,如果能借着吴浩是自己弟弟的同学这层关系跟吴浩拉上关系无疑是百利而无一害,所以他在第二天就用最快的速度把吴浩那笔钱落实清楚,让吴浩知道他对这件事特别的卖力,然后在今天晚上再请吴浩吃饭,以此拉近跟吴浩的关系,谁知道他今天早上找李达约吴浩才知道吴浩已经离开首都,眼看着机会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流逝,他在失望之余心里则考虑着是不是以钱是否到账上为借口给吴浩打个电话,结果吴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此时郭雄华听到吴浩的话,谦虚地回答道:“吴县长!你这不是见外了吗?跟踪专项资金的去处本来就是我本分工作范围内的事,再说了您跟我弟弟又是大学同学,就凭我们这层关系,您的事我能不用心吗?所以您如果认老哥这个朋友,那赔罪的事就别再说,下次如果到首都跟老哥吱一声,到时候我们一起小聚一次,那就是给老哥面子了。”

    吴浩听到郭雄华的这番话,知道他是明显的向自己示好,而自己只是一个小县长,就算自己跟他弟弟是同学。也不至于让他这样有着实权并且让全国各地的官员争先巴结的人反过来巴结自己,除非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份,这时吴浩想起他的电话刚打过去地时候。他就已经首先跟自己问好,而且在谈话中用“您”字的称呼,由此可见李达绝对已经告诉他自己的关系。同时也说明李达跟他地关系一定也是非常好,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特别是像他这样的朋友。尽管自己的老丈人是财政部长,但是有些事找他要比找老丈人更加方便。想到这里吴浩笑着说道:“既然老哥您都这样说了,我如果再说那些冠冕堂皇地客话,那就显得虚伪了,郭老哥!我知道现在再说谢字已经不合适,总之一切尽在不言中。等兄弟下次到首都一定后登门拜会。”

    “好!吴县长!那我们可就一言为定了,到时候你到首都可要给老哥我打电话,当然了今后在工作上要是有什么困难也可以给老哥打电话,虽然亿以上的钱老哥我没这个权力,但是几千万的批示权力老哥还是有地,有什么困难千万别跟老哥客气。”郭雄华听到吴浩的话,高兴地承诺道,毕竟在他地意识里吴浩是部长的女婿,能够让部长违反了他一贯的原则给吴浩批那么多钱。说明部长非常看重自己的女婿。想要为自己的女婿积累政绩,到时候吴浩真地还需要钱。需要多少钱就凭他的份那还不是一句话,所以这个面子以其到时候让别人去做,还不如自己来做,这样不但能够让吴浩领自己的,也能让沈部长记住自己帮助吴浩的事,简直就是一个一举多得的承诺。

    吴浩听到郭雄华的话,高兴地谢道:“郭大哥!本来说这个谢字有些见外,但是就冲着您刚才的这个承诺小弟我也要好好地谢您,这样!我们一言为定,下次我到首都我们一定好好地聚聚。”

    郭雄华知道这个承诺已经起到一定得作用,他听到吴浩的话,高兴地说道:“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吴县长!我算算时间您刚到家,一定还有许多工作需要马上处理,所以我就不打搅您了,改天有机会我们再聊。”

    “好!郭大哥!那我们有空在聊,再见!”吴浩说了一声再见,等对方跟他再见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给自己的驾驶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现在从赶到闽宁来接自己回周墩。

    吴浩回到家里见父亲正抱着小念倩坐在客厅地沙发前看电视,而沈韩燕上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帮母亲准备午饭,一种家庭所带来地温馨与宁静让吴浩暂时的忘记工作中地烦恼,他笑着走到父亲的面前,抱起已经会简单的发出一两个单词的小念倩,将她举得高高的,笑着逗道:“宝贝!想死爸爸了,块叫爸爸!”

    爸…爸!”小念倩咿咿呀呀地学着吴浩说话的声音喊出两句爸爸。

    吴浩听到女儿断断续续的喊出两声爸爸,高兴地将小念倩亲了一口,笑着对厨房里的沈韩燕喊道:“燕燕!你快来,小念倩会喊爸爸了。”

    沈韩燕听到吴浩的喊声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看见吴浩那副激动地样子,声对吴浩问道:“你现在才知道啊!我们的小念倩不但会喊爸爸,而且还会喊爷爷!!妈妈了”沈韩燕说道这里,走到吴浩的面前,笑着对小念倩逗道:“宝贝!叫妈妈!”

    妈..妈!妈妈!”小念倩又咿咿呀呀的喊了几声,而且明显要比那声爸爸喊得流利。

    虽然沈韩燕不是小念倩的亲生母亲,但是因为刘倩已经去世的原因,加上屋及乌,所以她是把小念倩当做自己亲生的女儿一样看待,所以当她再次听到小念倩喊她妈妈时,高兴地连上的围裙上都是油渍也忘记了,伸出双手就想从吴浩怀里抱小念倩。

    吴浩那里会让沈韩燕抱住小念倩,他往后退了一步,笑道:“老婆!你这围裙上都是油渍,要是小念倩被你这么一抱,这油渍还不是都跑我们的乖宝贝上去了。”

    沈韩燕听到吴浩的话,看了看自己的上,随手脱下围裙,走进洗手间洗完手重新走了出来,来到吴浩面前笑着对小念倩声说道:“宝贝!妈妈抱抱!”说着就从吴浩怀里接过小念倩,笑着对边的吴浩问道:“老公!你刚才去许书记那里汇报工作,许书记都怎么说?”

    吴浩听到沈韩燕的话,心里那被他暂时忽略的烦恼再次涌上心头,脸上的笑容明显少了很多,回答道:“关于那钱的事我已经从许书记那里了解到个大概,是孙海波想借这件事攻击我和你,他安排人散步谣言说钱是你从财政部跑来的,而你为了我假公济私把钱全部给了我们周墩,另外他还给省里反映这件事,昨天鲁书记和黄省长都给许书记打电话,让许书记尽快的解决这件事,所以许书记为了堵住这些人的嘴,准备让我到县委去工作,另外我将周墩接下来的工作向许书记做了个细致的汇报,但是在周墩县进行农村医保改革的计划许书记却不赞同,而且再三叮嘱我这件事绝对不能再提,这让我到现在都很纳闷。”

    沈韩燕听到吴浩的话,没好气的瞪了吴浩一眼,说道:“我看你现在是被那四个亿冲昏了头脑,虽然四个亿对周墩目前来讲确实很多,但是正在用起来我看未必够用,而你倒好,什么工作都还没完成一项竟然还想这医保改革,我问你,你再想这件事之前怎么就不跟我商量下?你知道一旦你在会议上公布这个改革时,会让我和许书记多难做吗?你想想一个周墩,而且还是一个贫困县竟然想搞农村医保,那其他县市呢?他们的经济都比周墩好上几百倍,你搞了,先比说是否成功,那你让其他县市该怎么办?市里又该怎么办,是否都跟着你搞,最后我可以给你一句肯定的回答,就算你真的搞成功了不但不会有任何的功劳,甚至会得罪全市的干部,农村医保是要搞,这是个利国利民的举措,但不是现在就可以搞,起码要我们市的经济总量真的提高了,到那时候财政有闲钱了你才能搞。”

    吴浩听到沈韩燕的话,这才明白为什么一项支持自己的许书记竟然会一反常态一再的叮嘱自己绝对不能搞这个计划,原来这里面竟然牵涉这么广,同时他更加的明白自己确实因为有了四个亿变的有点找不着北,认为有了这些钱自己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认识到错误的吴浩,笑呵呵的看着沈韩燕,拍马道:“老婆!你教训的是,怪不得当时许书记一再交代我一口气不能吞下一只大象,就算真的吞下去了也很可能因为大象的体积过于庞大而把自己撑死,当初我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在老婆您的教育下,我算是明白什么叫做心急吃不了豆腐。”

    沈韩燕听到吴浩的拍自己的马,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她突然间从吴浩上闻到一股味道,低头嗅了一下吴浩的上,瑶鼻一皱,不满的嘟囔道:“你这上都是汗味,干净回那边去冲个澡,然后回过来吃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龙翔仕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