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为他人做嫁衣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夜的邂逅 书名:龙翔仕途
    <---凤舞文学网--->

    吴浩的话让老爷子完全陷入沉思当中,而坐在一旁的沈忠国因为刚才的事一直都不敢吭声,现在听到吴浩的那番高谈阔论,接话说道:“小浩!那你这次到首都来打算从那里入手?又准备跑多少钱回去呢?要知道现在全国各地到首都来跑钱的干部多的是数不胜数,可是真正跑到钱的却没几个。--凤-舞-文-学-网--”

    吴浩闻言,想都没想就回答道:“伯父..!不对!爸!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大学同学毕业后就分配在财政部上班,来之前我已经跟他联系好了,等下午上班以后就过去找他,到时候让他看看是否能帮我想点办法,帮我走走关系从财政部要点扶贫款,现在周墩那里都需要钱,虽然我们这些县长在底下县城算个人物,但是在首都这个厅级处级都能随便扫扫出一大堆的地方,我根本就没抱太大的希望,这次来主要还是来看望爷爷和您还有妈,至于钱不管能不能跑到起码我尽力了。”

    “扑哧!”正在收拾餐桌的寇玉姗听到吴浩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小浩!就凭你刚才这番话,说明你就不是一个称职的领导,刚才你说到财政部跑钱,那你是否有搞清楚财政部的领导及下面的司长都是谁,姓啥名啥!都有什么好!就冒冒失失的到首都来跑钱,就凭这点我估计你是别想跑到一分钱。”吴浩闻言。心虚地挠了挠自己地后脑勺,说道:“妈!虽然我现在已经是县长。但是我却还从来都没做过这个事,这不我想等找到我的同学再问问他这方面地事,毕竟他现在是在财政部上班,相信从他那里问到的消息要比在来之前了解的要多点,对了!来之前燕子到是跟我说起过,说财政部长特别的惧内,如果想要从财政部要到钱。可以走部长夫人的路子,到时候只要部长夫人一句话,估计这要钱的事就能轻易解决了。”

    吴浩的话再次逗地寇玉姗和老爷子两人是捧腹大笑,而沈韩燕在听到吴浩的话早已经遁上楼去,只有沈忠国是满脸委屈却又不敢出声,吴浩见寇玉姗和老爷子那副畅怀大笑的样子,疑惑地问道:“妈!爷爷!我是不是那里说错了。”

    寇玉姗闻言。眼里含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问道:“小浩!那你这次是准备要多少钱呢?”

    虽然岳母和爷爷那种戏谑的笑容让吴浩感到非常奇怪,但是此时他的心里惦记着跑钱地事,所以也没有多想,就回答道:“妈!我们周墩现在到处都需要钱,在之前我让财政局拿出一个预算,就目前我们县的老街拓宽。几处旅游景点的开发后续工作,加起来一共需要三点六个亿,当然想从首都要到那么多钱简直是痴人说梦话。所以我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到时候能够跑到多少就算多少吧!如果真的没有那也无所谓,毕竟我这次说是跑钱其实是假公济私为我自己和燕子的事,来求您和爸答应我们俩的婚事,成家立业,就是先成家才能立业,现在你们能够认可我对我来讲此次首都之行已经算是非常圆满了,至于钱地事我只要用心去跑最后是否能够成功那就看我这次的运气了。当然了我相信自己的运气觉得会很好地。”

    寇玉姗闻言。笑看了自己丈夫一眼,说道:“小浩!燕子这个话说的没错。那个财政部确实惧内,跟你爸一样都私下设立小金库,听说这事曝光之后现在正处于反省认错阶段,所以这个时候让他的夫人跟他交代你的事,事绝对会事半功倍,而妈跟他的人关系好的就像亲姐妹一样,所以待会妈就帮你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跟她老公讲一声务必全力支持你的工作,下午你带着报告书去找你的那个同学,到时候让他领你去找哪位怕老婆的财政部大人去,相信你会有意想不到地惊讶。”

    寇玉姗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对站在一旁地沈忠国问道:“忠国!你说我这话对吗?三点六亿对我们的财政部长来将应该不是大问题吧!”

    沈忠国闻言,大感汗颜,连忙回答道:“三点六亿虽然多点,但是我听说财政部现在刚好有笔扶贫专项资金,所以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吴浩听到自己岳母和岳父两人地对话,心里头是充满了疑惑,总觉得两位大人的话有些若有所指,但是他又不是很明白,这时正当他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寇玉姗好像知道吴浩心里想什么,就笑着对他说道:“小浩!这件事你也不要去多想,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燕子估计现在正在楼上整理行李,她的房间在楼上最里面的一间,你也上去看看,如果没什么事就休息一会,中午你还要办正事呢。”

    吴浩听到岳母的话,点了点头,礼貌地回答道:“爷爷!爸!妈!那你们也早点休息我上楼去了。”说着就向着陌生的楼上走去。

    吴浩按照岳母说的房间一直走到走廊内的最后一间房间门前停了下来,伸手敲了敲门,问道:“老婆!你是不是在里面。”

    “老公!我正在整理行李呢,你自己推进来吧!”吴浩的话声刚落下,房间里马上传来沈韩燕的回答声。

    吴浩应声推门而入,当他走进房间时仿佛走进了一个粉色的空间,整个房间的墙壁被粉刷成粉红色,房间内的家具也都是以粉色给主要色调,房间内到处摆满了布娃娃,而沈韩燕正将那些布娃娃一个接着一往行李箱里装。见到这个况吴浩笑着对沈韩燕问道:“老婆!你这是干什么,怎么把布娃娃装了一箱。是不是想马上搬到闽宁?永远都不回来了!”

    沈韩燕边收拾边笑着回答道:“这些布娃娃是我妈和爷爷给我买地,每年他们都会给我买几个,买着买着就二十多年过去了,我的房间就变成布娃娃地陈列馆,以前我在家的时候没有这些布娃娃陪着我睡觉,就会失眠,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有老公你,所以我决定把它们全部带回闽宁,让它们陪着小念倩,希望小念倩有个像我一样的美好童年。”

    沈韩燕说到这里突然想起刚才吴浩在楼下跟父母的话题,就笑着问道:“老公!刚才你跟我妈和我爸谈的怎么样了?”

    吴浩听到沈韩燕的问话,这才想起刚才岳母说的话,慢慢地走上前一把抱住沈韩燕。--凤-舞-文-学-网--问道:“老婆!你一定是知道岳母认识财政部长的人,所以才故意告诉我这个消息,目的是为了让我在岳母的面前无意中说出来,好让岳母帮我去走关系,你明知道我不希望把我们俩的关系变的复杂化,却故意不告诉我这件事,看来你一早就设计好了。你这个丫头还没过门就开始算计起老公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就对着沈韩燕的部用力地拍打了几下。”

    自从上次晚上吴浩跟沈韩燕真正的睡在一张上时。他发现沈韩燕的部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只要将手放在她的部上,沈韩燕就会全发软,而此时吴浩这几下简直是让沈韩燕全酥软的连一丝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瘫软在吴浩地怀里,眼睛迷离的看着吴浩,腻声求饶道:“老公!你别打!燕燕知道错了,燕燕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燕燕这一次吧?”

    吴浩见到沈韩燕那副哀声求饶的样子。笑着一把抱住沈韩燕。笑着说道:“都说女人三天不打就上瓦屋,以后看你敢不听我地话。你想要管我的工资卡自己不跟我提出来,我怎么可能不给你,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在你父母的面前提出接管我的财权,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见你父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好在我岳母火眼金睛,是个明理的家长,同时也让我明白你的理财观念竟然会那么差,所以按照我岳母大人的最高指示,等回闽宁后你马上把工资卡交给我,当然了你别想着像你爸爸那样运用自己到工资卡里的钱改成发放现金地形式,否则到时候我让你全软地下不了。”说到这里吴浩又在沈韩燕的部上拍打了几下。

    “哎哟!哎哟!老公!别打了,人家什么都听你地绝对不敢背着你做小动作。”吴浩的这几下让沈韩燕感觉到全被电过似得,一股股如火焰般的力从心底蔓延出来,体火般发烫,完全迷醉在吴浩强烈的男气息里,纤手紧紧的缠住吴浩的脖子上,一双美目斜眸凝睇地望着吴浩,漾着薄薄的水光,散发着丝丝缠绵的深,羞花闭月的脸上布满了惹人遐思的红晕,樱红丰润小巧的嘴唇微微张启仿佛在呼唤亲吻恋一般,喉咙里发出一股蚀骨醉人的声音:“老公!抱紧我。”说完直羞得她美目紧闭,惹人遐思的红晕迅速蔓延过耳,漫颈。

    之前吴浩跟沈韩燕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有所顾虑,但是现在得到她父母的同意,吴浩心里的顾虑是自然而然的消失了,所以当他现在听到沈韩燕的这句话,自然是一把抱起怀中的沈韩燕,向着不远处的边走去。

    房间里的温度逐渐升高,火的在亲吻、抚、喘、扭动中急剧升温,吴浩退下沈韩燕上多余的衣服,两人露肌肤全面紧贴玲珑剔透,香软腻滑的,顿时引发一系列化学反应,沈韩燕的躯在吴浩的手和嘴地侵略下,开始不停地抖颤起来,一声呼从她心底深处发出,化作低低浅浅的一声呻吟,磨擦,扭动,纠缠,两具充满青活力的鲜活地扭缠在了一起。

    一声啼,落红点点,那种畅美和欢快淋漓的感觉就此吞噬了房间里地两人。蓬勃的火燃烧着两具年轻充满活力地躯,使他们很快迷失在这个极度快乐的快感旋涡里。卧室里不久就充满旖旎风,锦被翻浪、喘息,龙戏双凤,共赴巫山,一时间房间里光无限好!

    中午两点钟,刚从少女转变为少妇的沈韩燕的体扑在吴浩的怀里,晶莹的脸上漾满了幸福的光泽。美眸含羞,一只手在吴浩地前不停的画圈圈,嗔地望着吴浩,楚楚可怜地说道:“老公!从今天开始人家是你的人了,以后你可不许欺负我。”

    吴浩的手也没闲着,他的手掌罩在沈韩燕拔的上,轻轻地抚弄着。悠闲笑道:“老婆!你是不是说我以后都不许像刚才这样欺负你啊?如果是的话,那我今后地幸福怎么办啊!”

    沈韩燕被吴浩熟练的手法抚弄的不呻吟了一声,忙摁住吴浩那在她前作怪的手,美眸波,妩媚柔,轻瞄着他,腻声轻语:“老公!你好讨厌。明明知道人家不是指这一方面,你还故意这样说,人家不理你了。”嘴上虽然说不理吴浩。实际里是像入林小鸟一般,挤进吴浩温暖、宽阔的怀抱,小手搂着他的腰,柔顺的贴着他。

    吴浩看着怀里初为人妇地妻子,心里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责任感,笑着说道:“老婆!刚才在上我已经快要被你征服,所以这辈子你是别想离开我了,以后我会天天想刚才这个欺负你,欺负的你像刚才这样对我求饶。”说着他地手又在沈韩燕的上游划了起来。

    “啊!”了一声。沈韩燕按住吴浩在她下体做怪的手。小脸滴,眼帘半阖。口中求饶道:“老公!人家下面到现在还痛呢,你就饶了我吧!”

    吴浩闻言,不由停下动作,轻轻抽出手来,讪讪笑道:“知道你老公我的厉害了吧,以后要是不听我的话,我非把你的小打肿起来不可,好了!你在休息一会,我下午跟同学约好了,待会就过去找他,看看是否有办法能够跑些钱回去,虽然这次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我们俩的事假公济私来首都,但是怎么说我们两都是地方地父母官,能尽力去争取我还是要尽力争取,否则还真地对不起周墩的老百姓。”

    沈韩燕从吴浩地话里听出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就是财政部的消息,这时她想起先前楼下大厅吴浩跟父母之间的谈话,乌溜溜的眼珠一阵转动。俏脸上浮现出甜甜的让人心跳的笑容,两个醉人小酒窝更是熠熠生辉,美眸流盼,声说道:“老公!先前你跟我妈他们谈话后他们是怎么说的。”

    听到妻子的话吴浩自然就想起丈母娘和岳父两人当时说的那番莫名其妙的话,就满脸疑惑地问道:“老婆!你妈说她认识财政部长的妻子,而且关系好的跟亲姐妹似得,更奇怪的是她说财政部跟咱爸一样都背着老婆搞小金库,说这个时候给财政部的妻子打电话,估计我的事准能办到,而且当时爸也说三点六亿是多点,但是财政部刚好有笔扶贫专项资金,所以他觉得我这个问题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老婆!爸怎么知道财政部有专项扶贫款,又怎么知道我这次的问题应该不大呢?对了先前妈在教训爸的时候好像说过爸的职务也是部长,那咱爸他是在那个部委工作呢?”

    沈韩燕见到自己丈夫一头雾水,满脸疑惑的样子,无比动人的美目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目光,望着自己前面的吴浩也说不出是嗔恼呢,还是玩味,仙音清泉,清脆悦耳,悠然道:“你丈母娘都是副部长了你丈人的官职会小吗?至于爸是担任什么职务,既然他们不说,那我更不能说,不过老公!现在我真的吃醋了,我到闽宁去上任求了我妈半天她才答应帮我的忙,最后要了一亿,而你这个女婿妈竟然帮你要了三点六亿,我不管总之这次的钱要来,你们县和市里平分,到时候你们周墩县一点六亿,至于另外两个亿全部得给市里。”

    虽然岳母帮他打电话运作这件事,但是三点六亿毕竟不是小数目。到时候能够拿到十分之一吴浩也心满意足了,可是现在钱还没到他这笔钱地主意。好像三点六亿已经转到闽宁市财政的账户上似得,想到这里他随手在沈韩燕那如同白玉般地光上拍了一巴掌,一副大丈夫的样子对沈韩燕教训道:“好你这个丫头!竟然还把算盘打到你老公我的头上,看我不收拾你。”

    沈韩燕闻言,连忙抓起被子捂在自己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对吴浩告饶道:“老公!你别打了。人家那也是为了工作嘛,最多你拿大头,我拿小头,虽然你是我男人,但是我好歹也是市长到时候如果钱到闽宁市财政的账上要是我不截留你一点到时候我的工作就会变的被动起来,你也要为人家考虑考虑嘛!”

    沈韩燕地话说的确实是事实,同时也引起吴浩的警觉。现在各地政府到首都跑钱,如果真的跑到,钱转下来绝对是一层刮一层,先是省里,接着是市里,最后真正到县财政的钱就所剩无几了,到时候就等于为他人做嫁衣。想到这里吴浩陷入沉思当中。

    许久之后吴浩从沉思当中清醒过来,满脸正色看着上的妻子,说道:“老婆!这些钱对我们周墩来讲非常重要。如果到时候真的能要到三点六亿,那么我就把之前从市里要来地六千万换市里,目前周墩到处都需要钱,要想摆脱贫困县的帽子将周墩财政欠下的钱还清,我必须留下三个亿用于周墩的全面建设,不过省里的工作必须你去做,否则这钱一到省财政绝对会被省里刮上一大刀,虽然不清楚妈这个电话最后到底能够帮我要到多少钱,我可不想当这个冤大头。”

    沈韩燕其实根本就没想要吴浩这钱。她之所以这样说就是为了提醒吴浩注意这点。现在听到吴浩这么说,她也就放心下来。笑着说道:“哦!我还以为你那么好心会给市里六千万,没想到你是想舍小取大,这个工作我才不帮你去做,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建议,既然这个钱是扶贫专项资金,你在见财政部长的时候怎么不当面跟他提提这个事,让财政部下一道文点明这钱是专门拨给你们周墩县的专项资金,到时候自然就没人敢扣这笔钱了。”

    吴浩闻言,眼睛一亮,但是随后又变回原来地神色,说道:“老婆!话是这样说,虽然妈帮忙打了个电话,但是到时候人家财政部长是否会见我还说不定,你让我找谁去说呢?”

    沈韩燕不忍自己的丈夫受窘,忙笑着开解道:“老公!关于这点你就放心吧,有老妈出马,我们的财政部长在忙都觉对会接见你地,到时候你只要一根他提出这个问题,他绝对会帮你安排的妥妥当当。”、

    吴浩闻言,疑惑地看了沈韩燕一眼,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哦!到时候如果出现意外,你可要负责把我这个钱要回来。”

    沈韩燕听到吴浩的话,没好气的白了吴浩一眼,嗔道:“难道你觉得你老婆我会害你吗?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赶紧去洗个澡,然后办正事去吧!”当吴浩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时,沈韩燕上穿着一加菲猫的睡裙,帮吴浩把要穿的衣服准备好,坐在已经再换了一单的沿边,她见吴浩出来,仰起满是柔地小脸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丈夫,脸上流淌出温馨、幸福地笑容,将把吴浩地衣服递给他,同时拿着一把车钥匙递给吴浩并说道:“老公!这是我的车钥匙,车子就停在后门地车库里,现在我下很难受,中午就不陪你一起去了,待会你就自己开我的车子出去办事吧。”

    吴浩接过妻子递给他的车钥匙,随手将妻子抱在怀里,并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轻声说道:“老婆!那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会,不然晚上让你妈看出点什么,那我怎么好意思再面对他们。”

    沈韩燕听到吴浩的话,素雅的小脸竟然变得绯红绯红的,随后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笑吟吟的柔声说道:“开始的时候我就告诉你妈他们在家,那时的你胆子不是大的吗,现在怎么知道害羞了。没良心地东西,心里只知道为自己想。好了!姑我要休息了,你快滚去见你的狐朋狗友吧!”

    吴浩拿着包出楼上走下来,见到岳母同样拿着包正准备出门去上班,连忙走上去,恭谨地问好道:“妈!您去上班啊?”

    寇玉姗看着自己地女婿,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亲切地问道:“小浩!怎么你自己去。燕燕她不跟你一起去吗?”

    吴浩闻言,脸色微红,心虚地回答道:“妈!燕子她体不舒服,所以我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

    寇玉姗听到吴浩的话,再看吴浩脸上的表,作为母亲的她自然明白两个年轻人在房间里干什么了,想到几个姐妹不是当就是当外婆的她。自然也渴望自己也能够当上外婆,所以她听到吴浩的话,假装装出一副迷糊地样子,笑着说道:“既然燕燕要休息,那你就自己去吧,另外妈给你留给电话号码,待会你那个同学万一不敢带你去见他们部长。你就直接给部长打电话,你告诉他自己名叫吴浩,他就会接见你了。”说到这里寇玉姗从包里拿出纸和笔。在上面快速的写了一组电话号码,递给吴浩。

    吴浩听到岳母的话,连忙谢道:“谢谢妈!”说着伸手接过岳母刚写的纸条,折好放进自己的包里。

    中午三点,吴浩按照车载导航的指示来到财政部大门前,他将车子靠在路边,看着前面几个武警庄严的握着手上地钢枪站在大门口处一动不动的,就从包里拿出手机,找出同学的了过去。没多久电话就通了,里面传来一声笑声:“吴浩!你这丫的原来真的到首都了。昨天我还以为你跟我开玩笑,你现在人在那,我找你去。”

    吴浩听到自己昔舍友的声音,笑着回答道:“你这丫的我们同个宿舍那么久,你那次发现我骗过你们,我现在人已经在财政部大门前。”

    “好!你在那里等我,我现在马上就出来。”对方听到吴浩地话,高兴的回答道。

    没多久吴浩看到一个熟悉的影站在财政部大门前到处东张西望,并拿着电话,吴浩看到自己地舍友,正准备降下车窗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手机号码上面的现实,眼里闪过戏谑的表,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就马上对他问道:“吴浩!你这丫的,还说从来没有骗过我,我现在人已经在单位门口,你这丫的在那里,该不会你根本就没到首都故意骗我的吧!”

    吴浩闻言,笑了笑,回答道:“李达!你凭什么说我骗你,你现在上穿着一件格子衬衫,下面穿着一条白色的西裤,我说地对吧?”

    说话间,吴浩见到李达对着自己地体看了看,手机里马上传来李达的声音:“你这丫地,人在那里?我怎么到处都找不到你。”

    吴浩哈哈大笑,随手将车窗降了下来,对站在车前不远的李达喊道:“我在那里,远在天边近在远前,只是你虽然跟我打电话,眼睛都盯着从你面前的那位小姐上,怎么可能看到我呢?”

    李达听到吴浩的话,突然感到这个声音并不是从手机里传来的,连忙四周望了一眼,见到吴浩竟然坐在自己面前的一辆挂着军牌的奥迪车内,就马上走上前,对着走下车的吴浩就是一拳,大声骂道:“你这个臭家伙,竟然一来就消遣起我来,不过看你这个家伙,县长当的连品味也提高了,以前你可舍不得买名牌穿,没想到现在全都是名牌,是不是搞了?”

    吴浩闻言,随手也给李达一个大暴栗,咧着嘴笑骂道:“你这丫的,我穿名牌就是啊!那你这一呢?难道你也了?”

    李达听到吴浩的话,眼睛在吴浩的上不停的瞟了几眼,再看了一眼吴浩后的车子,笑着对吴浩问道:“你这个家伙,在学校的时候导师就说你是个搞政治的材料,没想到这么年轻竟然就当上县长,而且还开起特种军车来,老实交代这车子是谁的?要知道能开这车的人可都不是一般人。”

    吴浩心虚的笑了笑,回答道:“老同学!你这是损我还是捧我啊!车子是我一个朋友的,至于我嘛!能当上县长全属运气好,不过像我这种小县长在首都连个都不是,到是你现在竟然都是副司长了,这次兄弟专门是有事求你来了。”

    李达听到吴浩的话,笑呵呵地回答道:“我们俩彼此彼此,至于你说的事嘛!只要兄弟我能够办到绝对会全力帮你去办,走!这外面,我们也别关站在这里,开上你的车子,到我办公室去坐,然后我在给志文他们几个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来首都的事,晚上我们大伙好好的聚聚。”

    吴浩听到李达的话,笑着回答道:“好!那我就跟你一起去看看我们李司长的办公室到底是怎么样。”说着重新打开车门,坐上车子,和李达一起开进财政部。

    当车子开进财政部大门时,大门口站岗的武警并没有伸手拦住吴浩的车子进行检查,反而是对着车子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达满脸疑惑的看了吴浩一眼,问道:“你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份,竟然会让门口的武警敬礼?”

    吴浩也没想到武警竟然会向着车子敬礼,但是想我老爷子的份,他自然也就释怀,也不隐瞒笑着回答道:“这车子是我老婆的,本来她也要跟我一起来的,但是她临时因为有事所以就让我自己开车来了。”

    李达听到吴浩的话,满脸疑惑的看着吴浩,问道:“我记得刘倩并不是首都人,而她家的条件好像也不是很好,怎么可能会有挂特种军车牌的车子,你这丫的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听到李达提起刘倩,吴浩脸上挂着的笑容瞬间凝固住,语气也变的深沉起来,回答道:“刘倩已经在去年去世了,当时我们毕业的前天晚上她突然跟我提出分手,说要嫁给一个有钱人,谁知道她是因为知道的了白血病为了不拖累我,故意提出跟我分手的。”

    李达听到吴浩的话,脸上也变的凝重起来,对吴浩安慰道:“吴浩!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人死不能复生,请你节哀。”

    吴浩闻言,脸上露出牵强的笑容,回答道:“李达!谢谢你,开始的时候我确实很难过,不过现在我已经想通了,刘倩之所以不告诉我就是希望我活的更好,所以我不能辜负刘倩的期望。”

    吴浩在李达的引导下把车子开到停车场,然后跟着李达走进财政部大楼,这一路上一些人看到李达都会笑着跟李达打招呼,由此可见李达在单位里绝对是那种会做人的人,不然他的人缘也没有这么好,吴浩跟在李达来打他的办公室,李达为吴浩倒了杯开水,然后等两人都坐下后,李达就直入正题,笑着对吴浩问道:“吴浩!说吧!有什么事需要兄弟我帮你办的,只要兄弟我有这个能力,绝对会帮你想办法。”

    半个月过去了,老夜简单的算了算,虽然每天一更但是十七天却更新了十六万字,每天最少九千,最多一万一,这个目前已经是老夜的极限,因为工作忙,所以书友们再催老夜也只能达到怎么多的更新速度,所以在这里向各位书友说声对不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龙翔仕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