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公安局被砸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夜的邂逅 书名:龙翔仕途
    <---凤舞文学网--->

    极度恐惧的小女孩用尽她自己体离最后的力量,刚喊出“爸爸快救我!”时,她的嘴巴就被黄中宝给紧紧的捂住,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在面对一个体格强壮的中年人时,她的挣扎显的是那样无力,她的求救又是显的那样凄惨,随着一阵剧痛从她那已经伤痕累累的下体传来时,串串泪水泉涌般地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困难的呼吸让小女孩的体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心胆俱裂的小女孩陷入一片黑暗当中。--凤-舞-文-学-网--

    虽然小女孩的那句“爸爸救我!”是那样的柔弱,但是在这样安静的清晨里却是那样的刺耳,正在隔壁办公室里做笔录的中年人听到女儿的那句求救声,心神不宁的他听到女儿的求救,心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一下子从椅子前窜了起来,跑到隔壁办公室用力一推办公室的门,见门被从里面反锁住了,一种不好的感觉瞬间笼罩在中年人的头上,他一脚踹在办公室的木门上,结实的木门在这个时候显得是那样的不堪,“啪!”的一声,门应声撞开,中年人目瞪口呆得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先前那位满脸和睦的公安局长,此时竟然全的将自己的女儿压在下。

    他的头“嗡嗡”地响了起来,他觉得眼中的火在少,中的血在涌,随手起门口墙上挂着的警棍,如同一只复仇的狮子,一下子扑了上去,大声喊道:“你这个禽兽,我打死你。”

    黄中宝没想到小女孩那声柔弱的呼救声竟然会将他父亲给引来,就在他快要进入状况的时候,撞门的巨响声把精虫上脑的他瞬间拉回到现实当中,他看着中年男人手里拿着警棍向他冲了,下意识的从女孩的上爬了起来,向这沙发边躲去。但是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步,“啪!”的一声,一股火辣辣得剧痛从黄中宝地快速的传到他的脑神经中枢,让他下意识的窜了起来,跳的老高,他慌张的一把抓其披在沙发上的衣服和裤子,也顾不上穿,在中年人追到沙发边时,一下子撞开闻声走进他办公室门口的两个民警。夺门而去。

    早上六点整当吴浩刚从上醒来时,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听到手机铃声,吴浩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枕头。拿起手机一看,见是李西东的手机号码,疑惑的心想道:“李西东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事呢?”同时他一按接听键,将手机凑到耳边,还没来得及问好。电话里马上传来李西东焦急地汇报声:“吴县长!不好了,出大事了!”

    吴浩闻言一下子从上坐了起来,问道:“李局长!发生了什么事你慢慢说?”

    “吴县长!昨天晚上我们县中学的一名女生在学校上完晚自习回家地路上被班上两名男同学给了,当事人的父母在凌晨四点整到局里报案,在做笔录的时候,黄忠宝支开受害者的父母,再次将受害者了,当时因为受害人的父亲听到女儿地呼救声,当即就冲到黄忠宝的办公室。并抓了个现行,现在黄忠宝已经畏罪潜逃,而受害人的父亲在救下自己的女儿后,用黄忠宝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了他们的亲属,并带领着赶来的亲属,将局里值班的几名干警殴打了一通,并劫持为人质,同时还把我们公安局的所有办公室都砸了,并且还焚烧了公安局地牌子,目前受害人的亲属将近有上百人围在公安局里。”吴浩的话声刚落下。李西东就马上焦急地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想吴浩做了个详细的汇报。

    吴浩听到这个消息,震惊的同时,感觉到肺都快气炸,堂堂的公安局副局长竟然将被害人再次,怒火瞬间在吴浩的膛里熊熊燃烧,烧的吴浩怒气冲天地对李西东命令道:“李局长!现在不管发多大的代价,给我们马上发布通缉令,悬赏十万元抓捕黄忠宝。--凤-舞-文-学-网--并将这起恶案件上报市公安局。请求他们全市通缉黄忠宝,这样地人就算抓回来枪毙了也不解恨。我现在马上向市委市政府汇报这件恶件,然后亲自赶往县公安局安抚群众,目前被害人的亲属们绪一定非常激动,所以通知市局干警除了内勤到镇派出所上班之外,其他的警力全部给我派出去,尽量的不要和受害人亲属见面,否则事态一定会更加恶化。”

    李西东听到吴浩的命令,干脆利落的回答道:“是!吴县长!我现在马上向市局汇报这起案件,并请求市局发布通缉令,通缉黄忠宝,一定做到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黄忠宝抓捕归案。”

    吴浩挂断李西东的电话,飞快地穿好衣服,拿起了个电话,让他马上把车子开到县政府生活区来,接着他又分别给许书记和沈韩燕挂了个电话,将这起突发案件向两人做了个大概地回报,并在认真的了两人地指示之后,连脸都忘记洗就匆匆忙忙的走出宿舍。

    吴浩走到楼下车子早已经,他随开车门,坐进车里,就对驾驶员吩咐道:“去县公安局!”说完后,他又重新拿出手机,找出柳安地了过去。

    吴浩等了一会电话里传来柳安迷糊的说话声:“吴县长!您好!您这么早打电话给我又什么指示吗?”

    吴浩闻言,马上对着柳安吩咐道:“柳局长!你现在马上给我准备十万现金,在半个小时之后送到县公安局来,如果财政局的保险柜里没钱,你马上联系银行的苏行长,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银行配合我们,必须在七点半之前将钱送到公安局来。”

    柳安跟了吴浩没多长时间,虽然吴浩现在很多事都让他去办,但是对他还谈不上信任,虽然他现在不清楚吴浩这么急的要钱干什么,但是他能从吴浩的口气李听出周墩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同时他更加明白这次对他来讲是个机会,于是他想都不想回答道:“吴县长!您请放心,我保证七点半之前将十万元钱送到县公安局。..”

    柳安听到吴浩的回答。直到电话里传来忙音后,马上推醒他的妻子,问道:“老婆!家里有现金吗?”

    柳安的妻子从上坐了起来,迷糊地回答道:“家里有五万块钱,是儿子订婚要用的,我昨天刚从银行里取出来…”

    柳安听到妻子的话,还没等妻子说完,就边穿衣服,边说道:“你马上把钱拿给我。我有急用。”这边他话才说完,那边就拿出电话,给局里的财务打了过去,在确认局里地保险箱里有三万块钱后。柳安又给自己的弟弟和姐姐家分别打了一个电话,从他们那里凑齐了剩余的两万,最后才让驾驶员把车子开过来。

    吴浩的车子很快的就到县公安局所在地,可是这时公安局门外已经被围观的群众围的水泄不通,不得已他只能放弃车子。向着公安局门口快步走去。

    当吴浩还没到公安局大门时,远远地就听到妇女的咒骂声,摔打东西的响声,他用力地挤过围观的人群,走到公安局门口,之间原本挂在大门上的几面牌子已经被烧成木炭,而公安局大院里一片狼藉,一楼办公室的玻璃全部被打碎,门被拆地早没影了。几位警察满脸血渍被几个满脸愤怒的中年人围大院中央,另外一群人则不断地把公安局内的办公桌抬往大院里,准备一把火焚烧了。

    由于吴浩刚到周墩还没两个星期,加上他还没在新闻上出现过,所以当他走进县公安局的时候马上引起了里面那群人的注意,其中一位中年人满脸怒气地走上前,对吴浩问道:“你是谁,是来干什么的,如果是到公安局办事的,我劝你还是马上离开。以后的周墩再也没有公安局。”

    吴浩听到那人的话,脸上仍旧带着一副淡淡的笑容,边走边说道:“我是周墩县新来的县长,我名叫吴浩,刚从我听到县公安局李局长的汇报,得知了你们家发生地事,但是事既然发生了,你们现在应该想着怎么解决这件问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但把公安局砸了。而且还殴打警察,甚至还把警察劫为人质。这样你们不但不能达到为小女孩报仇的目地,反而触犯了国家的法律,所以我建议你们,先把那几名警察放了,让我的人送他们到医院去治疗,毕竟这件事跟他们没有关系,要是他们万一有什么生命危险,你们的仇虽然最后能报,但是却有人会因为这件事而受到法律的制裁,目前你们的事我已经向闽宁市委,市政府做了专门的汇报,市委许书记和沈市长对这件事非常关心,并亲自指示闽宁市公安局,悬赏十万捉拿黄忠宝,所以我认为你们应该冷静下来,我们双方一起坐下来好好的谈谈,找出双方都满意的办法,妥善的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他们不认识吴浩,但是都知道周墩新来了一位年轻地县长,而且刚来就开始修周墩的路,并且还颁布了一系列的政令,虽然周墩县的群众因为县政府过去的所作所为还不全相信吴浩的那些政令,但最起码路是已经开始测量了,几个人彼此聚在一起小声的谈论了一会,其中一位中年人走到吴浩的面前,说道:“吴县长!对于这件事,我地亲属也完全是泄愤,刚才您说地要求我们可以答应,不过周墩县公安局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带着女儿来报案之前,虽然她很害怕,但是还会开口说话,但是现在她不但什么话都不说,而且现在除了她妈,连我都不让靠近,只要是男的她就满眼恐惧,全不停地发抖,如果公安局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就算我们夫妻倾家产也要告到首都去。”

    吴浩闻言,就点了点头,说道:“这位老哥!你就放心吧!现在我代表县政府给你一个承诺,到时候即使公安局不能给你们一个满意地答复,我们周墩县委也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当然了,一切都要在合理的范围内,现在我建议你们先放了那几位警察,让他们到县医院接受治疗。待会我给市委许书记打个电话,让安福市医院派辆车子来,送你女儿到安福医院去接受治疗,至于其他的事,等我把公安局的李局长叫来,我们一起坐下协商。”

    那位中年人听到吴浩的话,礼貌地对吴浩说道:“吴县长!您请等会。”说着他就转走回人群那边,一群人围在那里重新嘀咕了一会,那名中年人对着看守警察的几位中年人说道:“表叔!把人先放了。你们也折腾了一宿,也先回去休息吧,改天妞妞的事处理好后,我会当面上门向诸位表示感谢。”

    吴浩看着中年人把几名警察放了。就拿出电话让给许书记打了个电话,请求他让安福市医院派辆车来,并在电话里讲目前发生地事跟许书记做了个仔细地汇报,在得到许书记的指示之后,吴浩又给李西东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赶到县政府会议室,并安排警力封锁公安局,避免记者对公安局的况进行采访拍照。

    之后吴浩把那位中年人和他的亲属请到周墩县政府会议室内,好在那位中年人是个本分人,双方在协商的时候并没有提出多么苛刻的问题,县公安局负责赔偿五万元的精神损失费,并负责治理受害人的全部费用,其余的等抓到黄忠宝后通过法律渠道向黄忠宝索赔,而受害人一方答应绝不将发生在公安局里面地事向任何人透露出去。当然了这件事闹的这么大,想要掩盖是不可能了,只要能够把影响降到最低。

    当吴浩为了这件事忙的团团转的时候,张立宪再次在自己地办公室内打发雷霆,不过因为昨天他已经将办公室里的东西全部摔光,所以现在他的办公室里除了一张办公桌可以任由他不断地拍打摧残,他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用来发泄的东西,他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陈豪生愤怒地大声骂道:“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地东西,跟他讲过多少次一定要管好自己那玩意,他愣是不听。女人那里没有,竟然会对一个刚被的小女孩下手,难道这些年他玩过的处女还少吗?”

    陈豪生虽然不清楚张力宪为什么会这么看重黄中宝,但是他压根就看不上这个人,在他的眼里黄忠宝就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行事不但明目张胆,而且还占着自己是公安局副局长,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披着虎皮的流氓。好几次的事,让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张力宪会容忍他在周墩县无法无天的胡作非为,毕竟黄忠宝是跟张力宪一起从闽宁调到周墩来地,在周墩干部的眼里黄忠宝就是张力宪的代言人,而现在出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虽然群众会把矛头指向政府,但是周墩的干部却心如明镜,到时候黄忠宝是张力宪的人的传言会自然而然的会流传到民间,到那时群众再联张力宪这些年在周墩的建树,估计到那时张力宪更别想在周墩立足下去。

    在张力宪没来周墩上任之前陈豪生是土地局的局长,后来张力宪到周墩后,他才傍上张力宪这颗大树,从土地局长直接提为常务副县长,在这期间张力宪从来就没有收过他一分钱,对于张力宪地为人陈豪生在跟他接触之后,知道他是无利不起早的那种类型的官员,而正是因为这样,张力宪在对他的提拔上却坚持不要他的钱,所以陈豪生为了报答张力宪,这些年来一直都尽心尽力的为他办事,随着时间的推移,陈豪生对张力宪的那种感激之,在随着官职地变化之后也产生了变化,如果之前说是报恩,那么现在两人就是一个利益联盟,虽然陈豪生对黄忠宝地事压根就不关心,甚至还希望他早点完蛋,所以在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并没像张力宪那样暴跳如雷,但是他们三人却是一个利益的联盟,如果黄中宝出事地话,他很有可能会被牵连进去,所以现在的他必须冷静的想出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他看着满脸愤怒地张力宪,说道:“张书记!黄局长这次恐怕永远都别想回来了,这件事质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掩盖住的,再加上现在吴浩在周墩,所以我们得让黄中宝永远都别回来,否则吴浩很有可能会用黄章,以达到攻击您的目的。”

    张力宪打心眼里就是一个权力极强,而且心及其狭隘的人,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被仇恨蒙蔽了眼睛,认为他们现在之所以会陷入困境完全都是吴浩的原因,甚至还将黄中宝的事全部推在吴浩的头上,脸上露出狠毒的目光,险地说道:“既然吴浩会用这件事做文章,那我们为什么又不能用这件事做文章,要知道公安局可是在县政府的直接领导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龙翔仕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