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沦陷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夜的邂逅 书名:龙翔仕途
    <---凤舞文学网--->

    当天晚上吴浩从市旅游局请来的两位专家不但如期赶到了周墩,而且跟他们同行的还有两位省师范大学社会历史学院教授,为了马上落实周墩瀑布群是否有开发价值,第二天早上吴浩装备送走沈韩燕之后,马上带人亲自陪同几位专家们前往瀑布群进行实地考察落实,结果谁知道沈韩燕竟然放弃前往平池县的决定,跟着吴浩他们一起跋山涉水,前往瀑布群进行实地考察。--凤-舞-文-学-网--

    由于大前天的那场雨,让瀑布群上游的水位增长,结果吴浩此次到这里看到的瀑布景象明显的要比上次更加的壮观,让跟在吴浩边的沈韩燕见了结果就忘记自己市长的份,像一个年轻女孩似得,不自的连连发出赞叹的呼声。

    此时不但沈韩燕被瀑布的景色着迷而失态,连省师范大学社会历史学院的两位教授再看到了眼前的景色,也不停地发出一声声的赞叹声,后来要不是还得去其他几个地方,估计许多人都不想离开眼前景色美丽的瀑布群,接下来吴浩他们用一天的时间,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他们逆溪流徒步而上,沿途青山绿水,流水潺潺,瀑布成群,花奇果异,风景绝佳不说,空气特别的纯净清鲜,在这种环境沿着崎岖的小路行走,使人有种远离城市喧器与工业污染,置于世外桃源之中,中午的时候他们在一个古村落内休息用餐,品尝着远离污染,原汁原味的家酿酒和土菜,感受着简朴的村民们“出而耕,落而息”的原始耕作习俗。

    这一路上沈韩燕跟在众人的后,翻山越岭走了几个景色美丽的地方,因为平时路走的少。结果两只脚肿胀地好像断了似得,不过好在吴浩一直陪在她的边,并时不时的关心着她。再加上沿途美丽地景色,沈韩燕虽然痛在脚上,却甜在心里。

    走了一天当众人回到周墩时,两位教授却仍旧游意未决,要不是夕阳西下。加上野外危险,估计两位教授会脱离队伍留在山上。在回来的路上,其中一位教授满脸笑意地对吴浩说道:“吴县长!谢谢你给我们这次机会到美丽的周墩来,仅今天我们的所见所闻,就足以产生这样的认识,周墩地确有旅游开发的条件,闽宁也有一个“西双版纳”远远出乎我们意料地是。周墩原始森林地带生态环境是如此的优美,山区古老自然村落保存得如此完整,自然与人文旅游资源竟然如此富有特色,无论是从旅游资源观赏价值或使用价值,从其蕴藏的历史价值,价值或艺术价值的角度上看,或从其五种珍稀,景观奇特。从其资源保护完整,优良旅游资源单体的数量上看,还是从资源总体开发前景等方面看,周墩均可与武夷媲美,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周墩的旅游项目如果开发地好的话,将成为华夏国的旅游圣地。”

    得到权威专家的肯定,吴浩欣喜万分。因为在这刻起。他看到周墩的未来,作为周墩县长。对他的工作来将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兴奋地他对这两位教授千谢万谢,当即答应两位教授的请求,安排两名当地的向导准备明天再带他们到周墩地其他地方去走走。

    吃完晚饭沈韩燕渐渐的恢复过来,对于吴浩能在这么快为周墩的未来想出一条出路她是打心眼里佩服吴浩,同时也为吴浩的能力感到自豪,看着吴浩满脸欣喜的样子,她好像自己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工作似得,暂时的忘记脚上的酸痛,召集这次跟她一起下来调研地个局头头们召开了一个简短地会议,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洗澡,休息,毕竟今天一天对缺少运动地她来讲,简直是太累了。

    洗完澡的沈韩燕,穿一粉红色的长裙睡衣,如出水芙蓉一般一拐一拐地走出卫生间,微湿的黑亮长发披肩飘逸,一袭粉红色的长裙睡衣衬出材的纤细修长,显出未经人世少女的苗条,散发着青健康的气息,浴后的她小脸红晕晶莹,剔透的湛眸漾着薄薄的水光,柳眉弯月如细柳含烟,琼鼻下是轻抹了些许口红的柔软嘴唇,滴,粉白的脖颈在睡衣的映衬更是显出花信少女特有的嫩、纯净和清秀,她用房间里的电吹风将微湿的头发吹干,艰难的走到沿边,翻开被子正准备上休息时,房间里响起了门铃的响声。

    听到门铃声,沈韩燕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见已经是十点钟了,心想道:“都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想到这里,沈韩燕随手拿起沿边的外衣批在上,一拐,一拐的走到房门前,透过猫眼见到站在门外的吴浩,眼里飘着激动、惊喜、羞涩、紧张的神色,体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伸开房门,见吴浩手里拿着一瓶红花油站在门前,柔声问道:“吴浩!不知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门刚打开,一股香皂味混杂着淡雅,清爽的香气迎面飘来,吴浩望着眼前的沈韩燕,粉红色的长裙睡衣衬托出她一等一的绝佳材,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滴,而长裙下露出一截如藕般晶莹洁白的小腿,白色的拖鞋很难掩饰那双原本巧夺天工的玉足,此时已经却略显微肿,让他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一股心疼的感觉。--凤-舞-文-学-网--

    沈韩燕顺着吴浩的目光低头瞧去,一缕晕红霎时飘上晶莹如玉的脸蛋,像受惊的兔子一般,羞涩不堪、惊慌失措地伸手抻了抻裙摆,双腿缩了缩。

    吴浩看到佳人的激动、惊喜,羞涩,紧张的样子,讪讪一笑,说道:“韩燕!你今天走了一天,回来后我看你走路好像有些不正常。所以去买了一瓶红花油,送过来帮你揉揉。”

    沈韩燕没想到有时像呆头鹅般的吴浩竟然会这么的细心,感觉到心里甜滋滋的。当她接触到吴浩那双清澈深邃的眼眸,仿佛望到了一谭幽深清澈地碧水,隐含着无可探底的深沉聪颖智慧,沉潜出一缕清洌神秘的韵味,微妙地触动着她地心弦。一双妩媚的大眼不断变幻着不同的色彩,散发出如梦似幻、柔似水的眸光。嗔道:“那你快进来吧!”说着就把体往后一让。

    吴浩走进房间,随手带上门,见沈韩燕走路一拐一拐地,就下意识的伸手搂住沈韩燕地蛮腰,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顺其自然,丝毫没有察觉到男女授受不亲。搀扶着沈韩燕走到房间地沙发前,扶等她坐了下来,随手脱掉沈韩燕的拖鞋,把油往自己手上倒了点,然后揉开,再将沾满了红花油的手按在沈韩燕已经明显发肿的玉足上轻揉的揉搓起来。

    “知道你这脚会肿成这样,今天就不该让你跟我们一起去,明天早上我去帮你买双平底的旅游鞋,这段时间你不能再穿高跟鞋了。否则你这脚指不定到什么时候才会消肿。”吴浩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现在跟沈韩燕说话地口吻,一边为沈韩燕揉脚,一边心疼地埋怨道。

    沈韩燕看着吴浩握住自己的玉足,一颗芳心登时变得纷乱的很,但是当她看到吴浩接下来的动作,特别是吴浩此时浑然不觉的流露出一副丈夫对妻子心疼,呵护的样子,让沈韩燕像喝了蜜里的油似得。一直甜到心田里。芳心沉浸在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幸福当着中,全变得绵绵酥醉。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被吴浩握地脚上,传来一股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软感,麻麻的,痒痒的,但是又很舒服,顿时让沈韩燕全香软如棉,灼如火,心醉如酥,体不由自主的向着吴浩倾去。

    吴浩丝毫没有发现沈韩燕的变化,他专注的把手里的红花油在沈韩燕地玉足上揉开,直到将沈韩燕两只略肿地脚丫子都揉搓了一遍,放下沈韩燕的玉足,正准备起时,沈韩燕因为体地重心移动,结果原本前倾的体一下子失去平衡,嘴里下意识的尖叫一声“啊!”整个人面贴面地将面前的吴浩压倒在下,樱红丰润小巧的嘴唇直接印上吴浩那张火的嘴唇,这瞬间的意外两个人谁都没想到,此时两张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两人的脑袋空空,完全失去任何的思维能力,两个人几乎同时愣在那里。

    因为跌倒时无意识的举动,当沈韩燕趴在吴浩上时,双手就不由自主的缠在吴浩的脖子上,一股香淡雅的健康男人气味,清晰地漾在沈韩燕的鼻端,让她忍不住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吴浩的嘴巴里生涩地跟吴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当沈韩燕的舌头冲破吴浩的牙关时,吴浩感到时间仿佛被凝固了般,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扑鼻而来,温软柔润的触感传来,她的唇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香甜,让正值血气方刚的了吴浩忍不住配合起来,原本撑在地上的手慢慢的移到沈韩燕的小蛮腰上慢慢的滑动起来,又滑又嫩,柔软得好像没有骨头一般,那种醉人的感觉让吴浩礼尚往来般的回应起沈韩燕来,似火的舐着沈韩燕满布敏感神经的唇瓣,在这一刻,吴浩完全沉溺于沈韩燕的绝世风姿之中,倒不是他好色,只是这美之心人皆有之,吴浩的呼吸渐渐的变的粗重起来,而下体竟然起了反应。

    沈韩燕毕竟是个二十出头的成熟女,虽说没有亲体验过男女之事,可也清楚的意识到狠狠顶住自己两腿之间的是什么东西,而吴浩那急促而有力的吻,带着灼的气息在她面上缭绕着,撩动着她平静的心弦,全就起一阵细微的战栗,这种战栗一次比一次强,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很快在全蔓延,她忍不住呜咽一声。

    此时的吴浩感觉到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般,烧的他一发不可收拾,他体一用力,将原本扑在他上的沈韩燕压在下,忘我的吻着沈韩燕,强而有力的大手开始慢慢的向上移,一直攀上沈韩燕秀地部大肆活动起来。指尖掌心到处,每一寸肌肤被侵袭之后都带来难以言喻的酥痒麻酸的快感,刺激得沈韩燕不住颤抖喘急。虽然她对压在自己上地男人的侵犯一点都不排斥,但是从未体验过男女之事的她在想到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时,尽管心里对房事虽然有过憧憬,但是她的体还是忍不住微微颤动起来,呼吸也渐渐的变地急促。慌乱的心跳,不安颤动地眼睫毛。将少女那心动而又羞涩的微妙心理完全显露了出来。

    此时的吴浩已经火焚难以自,他将手慢慢的往下移,由沈韩燕的大腿处重新往上移动,一直到沈韩燕的蕾丝内裤边,这时当他正准备将沈韩燕地内裤往下褪时,沈韩燕体处传来明显的颤抖。如同一盆冰冷的水倒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上似得,使迷失的吴浩瞬间清醒过来,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被自己压在下秀眸微闭、美得放光的双颊一片酡红的沈韩燕,惊吓地松开沈韩燕,窜地站了起来,脸一阵红,一阵白,愧疚地连忙道歉道:“韩燕!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对不起!”

    正当沈韩燕。即期待,又害怕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时,吴浩的紧急刹车,让她也从刚才的迷离中清醒过来,她羞怯怯地站了起来,小脸羞红得如朵花般,剔透的湛眸漾着薄薄的水光,含脉脉的望着惊慌失措地吴浩。深邃地眼神瞬间闪耀出一丝幽怨。声音又轻又细地说道:“吴浩!这不怪你,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真地,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都是我自己心甘愿的。”

    当一个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一个男人说这话时,如果这个男人不心动,那只能说明这个男人的心事铁石做的,吴浩跟沈韩燕认识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在这两个多月里,沈韩燕给他的印象是个处事细腻,善解人意,温婉柔顺,既有内涵又天生丽质,有一股独特的娴静灵韵,而且还是一位相当出色的成功女孩,对于沈韩燕他心里同样也开始产生出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愫,如果没有刘倩,没有蒋玉,也许他早就沦陷进去了,但是因为这些因素,所以他在面对沈韩燕的几次暗示时,强忍压制着蠢蠢动的愫,选择装傻充愣的回避这个话题,但是此刻的他却已经再也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沦陷进去,他看着沈韩燕羞涩涩,楚楚可怜的样子,伸手将沈韩燕纤细而柔若无骨的曼妙躯搂在怀里,富含磁地说道:“韩燕!我吴浩能够得到你的倾慕是我的福气,从现在开始,我会用心去疼,宠着你,真诚的对待你,只要我答应你的的每一件事,我都会认真的去完成,无论我对你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出自我的真心,我们之间只有你能够欺负我,而别人欺负你的时候,我会在第一时间出来帮你,你开心呢,我会陪着你一起开心,你不开心呢,我会哄着你开心,你在我的心理永远都是最漂亮的,从今天晚上开始我的梦里面只会见到你,最重要的是我会把你放在我心里最重要的地方,所以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吴浩说道这里,满脸深的对沈韩燕念道:“曾经有一份真诚的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我真正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现在用你手中的之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我不奢望上天能够再给我一个机会,现在开始我只会珍惜眼前的机会,会对我眼前站着的女孩子说三个字:我你。如果非要在这份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沈韩燕听到吴浩的话,体一僵,整个人仿佛被磁铁吸住了一般,美目一动不动地看着吴浩的眼睛,她被吴浩眼里浓的化不开的深所震撼,也被他脸上痛惜不已的神色所感动,芳心一悸一疼,忽然升起一股不管不顾、抛开一切顾虑的念头,美眸转啊转的,又湿又濡,一缕晶莹的泪珠滑过晶莹的脸蛋,激动而又喜悦的她仿佛找到了宣泄地缺口。趴在吴浩的怀里嘤嘤泣哭,粉拳擂着他的脊背,哭道:“吴浩!我终于等到你对我说;我你!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上你。但是我知道在刚才之前,我地天空是黑暗的,因为没有你的,我吃饭不香,睡觉经常因梦到你的离去而半夜惊醒。更让一向对任何事都充满自信的我变地对一切都充满了迷惘,不过出现听到你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有人是那么地美好,不过我很贪心,一万年太少了,我要你我的我心直到世界末也不变。”

    吴浩只觉得自己的衬衫湿湿的,柔肠百转,轻柔地安抚着她。柔声说道:“燕子!我们总是在芸芸众生之中寻觅,寻觅今生的依靠,之前我遇见过刘倩,可是我没想到她却只是我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因为我地无知,我带着怨恨错过了她,但是在后来我才发现自己的怨恨竟然是那样的可笑,可悲,从那刻起我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配再有。直到你的出现,是你用自己火的心,融化了我,虽然我对错过刘倩还一直耿耿于怀,但毕竟已经错过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错过你,从现在开始我会紧紧的牵着你的手沿着幸福的地图。寻找着的终点。纵然道路不是那么平坦,我也会紧抓着你地手不放。”

    沈韩燕听到吴浩的话。躯一颤,抬起梨花带雨的艳小脸,凝注着吴凯的眼睛,良久,离开他的怀抱,坐直子,破涕而笑,样子特别的清纯可嗔道:“我没想到对感木讷的你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你知道吗?你的这番话无论对那个女孩都有着致命地吸引力,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不许你对其他女孩说这些话,如果你要说,也只能对这我说,有人说是无聊沙漠里地危险绿洲,可是我,依然大声地喊:我愿意!我愿意!,就是这样的没有道理。”

    吴浩看着眼前地沈韩燕浑洋溢着花信少女特有的嫩、纯净和清秀,丝毫不敢把她跟平里不不笑、非常严谨的形象联系在一起,此时的她秀眸微闭、美得放光的双颊一片酡红、樱红小嘴微启,陶醉沉迷的人样子,随后躯绵软地靠在吴浩的膛上,小脸慢慢的仰起,长长的睫毛颤抖着闭阖上,琼鼻翕动,红润双唇似开似合,充满了挑的味道。

    沈韩燕还没等吴浩反应过来,就主动的迎了上来,瞬间两人的嘴唇再次的紧紧地粘在了一起,彼此地着对方,沈韩燕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温丰润的双唇覆住,男人的气息浓郁弥漫,心顿时轻飘起来,如陷云端,喉咙深处不自的发出浓烈的呜咽声。

    虽然沈韩燕的吻明显的非常生涩,但是吴浩在蒋玉的培训下,已经成为一个接吻高手,他用自己的舌头舐沈韩燕满布敏感神经的唇瓣,然后有节奏律动般的的绕着沈韩燕的舌尖,画圈似的吻,接着是之吻,他用自己的舌把沈韩燕的舌包卷于口中,上下左右回旋翻动,用放肆的旋动来增加两人之间的快感,直到最后迷失中的沈韩燕被吴浩吻得上气不接下气时,吴浩才将自己的嘴唇从沈韩燕的嘴唇上移开。

    此时的吴浩知道自己不能再吻下去,因为再吻下去,局面恐怕就一发不可收拾,虽然他能感觉的到沈韩燕愿意,但是他却不希望在这样的环境下跟沈韩燕发生实质关系,他强忍着压制住心里蠢蠢动的,轻拥着沈韩燕喘息了一会儿,松开沈韩燕柔若无骨的小蛮腰,轻声说道:“燕子!今天你走了一天的路,相信你现在应该已经非常疲劳,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你好好的休息,明天早上我过来陪你一起吃早饭。”

    尽管沈韩燕非常舍不得吴浩就此离开,但是理智告诉她,吴浩在这时候提出离开的真实目的,她对吴浩能够在最后把持住自己的这份意志非常赞赏,一双俏目出万缕柔,含脉脉的望着吴浩,轻声说道:“浩!谢谢你!其实你不用委屈自己,我愿意现在就成为你的女人,成为你的妻子,陪着你走过今后的分分秒秒,跟你一起分享你的快乐,分享你的忧愁,分享你的一

    吴浩温柔地在沈韩燕的额头上亲了她一口,笑着说道:“燕子!我明白你的心,但是婚姻跟是两回事,如果我们想要从此长相思守的话,必须等你的父母们都同意之后,我不希望到时候会给你带来任何的伤害和遗憾,从今天开始我会用我那宽广的怀,送你一片生活的温馨,长相厮守,那是一生中你我不变的诺言,相伴相知,岂在朝朝暮暮,天若有天亦老,人生相伴终不悔,所以我要在我们双方家长的祝福中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不知道世界上真的是否有失至不渝的,也不知道是否真的会海枯石烂,但是我认为可以到海枯石烂!到那时等到海枯了,石烂了,或许那也就结束了,不在有意义了,所以我认为平平淡淡才是真!真正的感,不一定非得轰轰烈烈,而是我们彼此相知相守,互相扶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吴浩的话让沈韩燕感觉到心都被融化了,这一刻即使还没得到父母的祝福,她就已经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双手缠在吴浩的脖子上,晶莹的小脸漾着幸福的光泽,深地望着吴浩,腻声说道:“老公!谢谢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这辈子能够遇到你,并上你,直至现在得到你的,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件事,谢谢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龙翔仕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