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摇滚青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翼之剑 书名:点纸成金
    南非洲,桑巴城。

    这是一座邻近赤道的海滨城市,虽然已是午夜时分,但空气依然闷(热rè)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和大多数南非洲国家一样,这座城市里的居民绝大部分都是黑色人种,因此,一对一看就是外国人的男女走在大街上格外醒目。

    “嘿,乔安娜,你真的确定那个家伙今天会在那间酒吧里出现?”谢佳期叼着一根掺黄粉的大麻,(热rè)得满头都是油汗,嘟嘟哝哝地抱怨道:“真是个该死的鬼地方,都已经找了三四天了,还没有找到那个混蛋。”

    走在他(身shēn)旁的乔安娜也是一头细汗,却是一脸气定神闲之色,充满信心地道:“我已经反复计算过了,这次的成功概率在50%以上,我相信今晚应该可以找到他的。”

    “该死,怎么还是只有50%,我看我们还是再来打个赌吧,我可不想再扑个空了。”

    乔安娜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不同意,还是不要浪费手续费了,这座城市的人口这么稠密,我们又不知道他的相貌,光靠打赌是很困难的,我宁愿相信我的占卜术。”

    “不,我不这样认为。”谢佳期坚持道:“至少我们现在可以打个赌,赌那家伙是不是已经到了酒吧,我可不想再莫明其妙地走进那个肮脏的低等酒吧里了。如果他还没来,我们至少可以呆在外边等,不是吗?”

    这番话显然打动了乔安娜。她蹙起秀眉想了想,点头道:“好吧,那我就赌他已经到了。”

    下一秒,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发现了惊喜之色,谢佳期一下扔掉抽了半根的大麻,嗖一声窜上前。快步向街道尽头行去,边走边催促道:“快一点。乔安娜,不要让那个混蛋再从我们眼皮底下溜了。”

    不多时,两人先后迈进一家闹哄哄地酒吧大门,一踏进门槛就有一股混合着烟草、酒精和汗臭的难闻气息钻入鼻端,同时一股喧嚣吵闹的摇滚乐声浪直刺耳鼓。

    这间酒吧大约有五六百平米,大堂中央是一块圆形舞池,四周散布着几十桌客人。酒吧规模虽然不小。但显然档次很低,来这里消遣的酒客们大多衣衫不整,举止粗鄙,有的干脆赤博着上(身shēn)就在舞池里疯狂扭动着。

    两人进屋后并没有落座,而是游目四顾,飞快地在人群中搜索着他们寻找的目标,谢佳期飞快地道:“快,以这个舞池为中轴线。我赌他在左边,你赌他在右边。”

    乔安娜毫不犹豫地道:“赌了。”

    几分钟后,两人的目光齐齐定格在舞池后方地高台上,都把视线锁定在一个正站在麦克风前声嘶力竭吼叫的黑人青年(身shēn)上,很显然,他是一位摇滚歌手。正扭着(屁pì)股向全场观众尽(情qíng)展示他比破锣还要难听地歌喉。

    “妈的,这个混蛋就是烈灵法杖的新主人,该死的神啊,我最讨厌摇滚乐了,简直是不堪入耳。”谢佳期死死盯着台上那个光头摇滚青年,愤愤地又摸出一根大麻叼在嘴上,哼哼道:“要是我有十万趣味,现在就把那小子拉下来揍一顿。”

    乔安娜拉过(身shēn)边一个路过的侍者,先往他手里塞了一张十艾元的小费,然后指着台上的黑人青年问道:“他叫什么名字?是你们聘请地歌手吗?”

    那侍者不屑地瞟了台上的青年一眼。答道:“不。女士,您误会了。那个家伙并不是我们聘请的,只有傻瓜才会花钱雇佣班杜这个疯子。”

    “哦,他的名字叫班杜,那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演唱?”乔安娜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那侍者耸耸肩,道:“我们这里从来不聘请歌手,不过他愿意在这里发疯,而客人们也不反对,我们的老板就没有干预。”

    谢佳期插进来问:“那么他住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把他的详细(情qíng)况都告诉我们。”

    侍者露出疑惑的神色,似乎对这两个衣冠楚楚的有钱人对班尼如此关心深感不解,但随着手中又多了一张百元大钞,便重新堆起笑脸,言无不尽地道:“我们这里地人都认识班杜,他就住在附近的德瓦尔街上……”

    二十分钟后,两人终于从那侍者口中大致了解到有关班杜的基本资料,他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读了几年书就由于成绩太差而辍学了,现年二十岁左右,平时靠打零工为生,没有亲人,没有女友,唯一的兴趣就是(热rè)(爱ài)摇滚。

    打发走那侍者后,谢佳期猛吸了一口大麻,眯起眼嘿嘿一笑:“乔安娜,也许我们只要用金钱和美女来(诱yòu)惑这个混蛋,就可以得到烈灵法杖了。”

    乔安娜直勾勾盯着台上的班杜,摇头道:“不要把事(情qíng)想得太简单了,别忘了那可是一件神器,我相信没有人会那么蠢的。”

    谢佳期眼中闪过一丝诡谲,(阴yīn)笑道:“那么为什么一个拥有神器地家伙还会这么落魄?甚至还有大把时间泡在这种低级酒吧里干这么无聊的事?而且我们已经得知,这个家伙直到现在连最低的级别都没有,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还没有意识到烈灵法杖的意义。也许,那个法杖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烧火棍而已。”

    乔安娜却不以为然地道:“这一点我承认,但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我们姑且假设他还没有真正认识到烈灵法杖的意义,不过我们想要得到它的话,只有一条途径吧。似乎只有当他升上一级法师,拥有赌约权限后。才可以在对赌中把法杖输给我们,呵呵,可是当他升上了一级法师以后,还会心甘(情qíng)愿地把一件神器输给我们吗?”

    谢佳期一下子怔住了,琢磨了半天才苦笑道:“你说得不错,乔安娜,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我都没想到。哦,看来重利当前。任何人都会有点鬼迷心窍地吧。那么亲(爱ài)的女士,现在人已经找到了,你认为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乔安娜淡淡道:“看(情qíng)况吧,虽然我们不能直接伤害他,但是说不定能找到他地某些弱点掌握在手中,然后以此来要挟他,哦。真地好可惜,他没有一个亲人。”

    一个多小时后,满面红光的摇滚青年班杜趿拉着拖鞋走出酒吧大门,扭着(屁pì)股、吹着口哨、晃((荡dàng)dàng)着大腿在人影稀疏地长街上溜达,同时无比自恋地自我吹嘘着:“哈!看吧,今天观众的反应多么(热rè)烈,多么陶醉,总有一天。我会成为桑巴城地摇滚明星,不!是世界歌坛的摇滚巨星。”

    “嗨!小伙子,请等一等。”

    一个(热rè)(情qíng)洋溢地声音从(身shēn)后传来,班杜刹住脚步,左右望望,发现(身shēn)周十米之内并无旁人。这才扭过头,望着不远处正向他急步行来的那对陌生男女,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叫我吗?”

    “哦,当然,亲(爱ài)的班杜先生。”一(身shēn)绅士打扮的谢佳期笑吟吟地来到他(身shēn)前,眼神中满是欣赏和赞许,便如发现了一件稀世珍宝,笑吟吟地向他伸出手道:“先让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和这位女士恰好拥有一家唱片公司,我们恰好正在发掘新人。而且恰好刚刚聆听了您美妙的歌声。因此我们非常希望和您结识。”

    班杜张大了口,眼珠子几乎掉出来。半晌才回过神,眨巴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疑惑地道:“那么,先生,您地意思是……”

    “是的,我们决定和您签约。”谢佳期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光头青年,极力捕捉着他面部表(情qíng)中的每一丝细微变化。

    “哦,真主在上,这……这不是做梦吧,我的天才终于有人发现了。”班杜用手使劲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痛,这才确定不是在梦中,大惊小怪地叫嚷起来:“哟呵,终于有唱片公司肯和我签约了。”随即又(情qíng)不自(禁jìn)地、十分夸张地扭起了(屁pì)股。

    与此同时,就在这条长街的尽头,街灯的(阴yīn)影中缓缓走出一个神(情qíng)冷漠的中年人,死灰色地眸子中没有半分人类应有的感(情qíng)。

    谢佳期和乔安娜的目光同时投注到那人(身shēn)上,两人的瞳孔瞬间就收缩成了针芒大小。

    而长街的另一头,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门忽然打开,萧石缓缓迈出车门,向同一个目标走去。

    一个多小时后,桑巴城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中,四个人围坐在一间豪华(套tào)房地客厅中,房间中央的茶几上静静躺着一根通体暗红的奇形拐杖。

    毫无悬念,这四人分别是瑞恩、萧石,谢佳期、乔安娜,而且他们来此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就是这件正摆在他们面前的这根烈灵法杖了。

    然而此时这件神器的主人、那个狂(热rè)的摇滚青年班杜正躺在里间柔软的双人(床chuáng)上酣然大睡,果如谢佳期之前所料,这个愣头愣脑的小伙子直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件神器的主人。

    而最令人抓狂地是,即使班杜没有意识到这件神器对他地重要(性xìng)、即使这件神器现在就摆在他们四人眼前,由于神器具有自主认主的特(性xìng),任何人也无权在班杜不知(情qíng)地(情qíng)况下把它占为己有。

    萧石是以白小生的(身shēn)份出席这次四人会议的,自从得到乔安娜和谢佳期在桑巴城出现的消息后,他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因为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里发生了什么。虽然他的真实(身shēn)份如今已不是什么秘密,但他还是不便以真实面目出现在国外。

    “小伙子们,姑娘们,如果大家没有异议,那么我们四人将同时成为班杜的监护人,这就意味着,我们将会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呆在一起。”

    瑞恩冰冷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dàng)dàng)着,由于施加了(禁jìn)音结界,所以他们不用担心里间的班杜会忽然醒来,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三人默默点头,对于瑞恩的提议,他们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事实上由于班杜的出现,四大修神者之间的关系已变得极其微妙,谁都不放心让班杜离开他们的视线,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共同监护着这个(身shēn)怀宝山而不自知的家伙,而且谁都不会傻到主动去提醒他有关神器的妙用,进而再添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所以现在就只能这样僵着了。

    瑞恩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以轻快的口吻道:“事实上,我很乐意看到目前的这种局面,因为这可以使我们最大程度地团结起来,以便于我们共同完成趣味任务。不过,这需要一个前提条件。”

    接着他转向乔安娜,缓缓道:“占卜师,如果你仍然坚持不加入我们的条约,那么我建议将你的一切权利排除在外,因为你将成为团队中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乔安娜一眨不眨地回视着他,却依然摇头道:“我还是喜欢单干,但我保证不会妨碍你们,而且也不要求任何权利,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愿意放弃对烈灵法杖的监护权。”

    瑞恩面无表(情qíng)地点点头,一副悉听尊便的姿态,转向其余两人道:“你们同意吗?”

    谢佳期翻脸比翻书还快,毫不犹豫地摇头,口气强硬地道:“我不同意,如果乔安娜不加入条约,我认为必须立刻剥夺她的监护权,虽然我非常喜欢漂亮女人,但是我绝不能容忍和一个对我构成威胁的女人整天在一起。小白,你说呢?”

    萧石淡淡道:“我同意老谢的意见,乔安娜,你如果不肯拿出合作的诚意,那么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你就会成为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会不遗余力破坏你的一切行动。”

    乔安娜神色(阴yīn)晴不定,默想了一会儿,幽怨地瞟了萧石一眼,无奈地道:“那好吧,我加入。”

重要声明:小说《点纸成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