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回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翼之剑 书名:点纸成金
    酒酣耳(热rè),萧石随手在一张白纸上绘出瑞恩、谢佳期以及乔安娜的肖像,交给齐远山,嘱他设法调动国外的(情qíng)报系统寻找这三个修神者,当然,在萧石口中,这三人的形象可就好不到哪里去了,瑞恩被他安上了亡灵法师的名头,谢佳期成了恶魔召唤师,乔安娜则成了一个拥有恐怖实力的女巫。

    齐远山对萧石的话虽然还持怀疑态度,但听他说得有鼻子有眼,尤其是分别描述了他们各自的法器及功用后,虽然将信将疑,却也不敢大意,珍而重之地接过画稿,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

    原来经过几个月来的刻苦锻练,萧石的画功已然不弱,尤其是在圣罗得到巴亚尔的亲(身shēn)指点后,画技更是突飞猛进,这三幅头像虽只廖廖数笔信手而作,却已颇具气象了,很是传神。

    齐远山(身shēn)为一代国画大家,自然看出了些门道,笑吟吟地瞧着他,意味深长地道:“老弟,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不知道方不方便回答。”

    萧石淡淡道:“你是想问,我似乎特别喜欢画画,是不是?”

    齐远山道:“不错,根据我对你的观察,你似乎对有关画作的事(情qíng)尤为关心,嗯,上回不是还托我帮你转到油画系的嘛,而且你的画功的确不弱,我猜不光是因为兴趣吧。”

    萧石呵呵一笑,轻描淡写地道:“这事儿不太好说。也许你不太能理解,作画其实也是我的一种修行方式。”

    齐远山露出恍然之色,也笑道:“原来是这样,看来上头让我来当这个萧石办主任实在是个英明地决定,既然都是同道中人,以后我们不妨多多切磋吧。”

    萧石欣然道:“那是再好不过了,老齐。你可是国画大家啊,和你切磋我是不敢的。以后还要请你多提点小弟呢。”

    “好说好说。”齐远山摆着手道,举起酒杯凑到唇边呷了一口,忽道:“萧石,有一个私人问题想请教你,嗯,怎样才能成为修道人?”

    萧石目光一闪,已知其意。刚才那番天花乱坠的胡扯,大概也把齐远山的心说(热rè)了,于是笑问道:“老齐,难道你也想学道?呵呵!要是想就直说呗,做兄弟的帮你回去问一下,看看师傅他老人家肯不肯再收个徒弟。”

    齐远山喜动颜色,这话实是说到了他的心尖上,这其实也属人之常(情qíng)。任你如何位高权重,最厉害的莫过于历史上那位始皇帝吧,还不是巴巴地满天下寻丹求仙,即便修不成神仙,做个神通广大地修道人也是件美事呢,而且萧石本人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也不由得他不信。

    齐远山握住萧石地手,满面红光,颇有些激动地道:“老弟,没说的,要是真能办成这件事,嘿!大恩不言谢。”

    萧石心中偷笑,那个所谓的师傅一元子自然是子虚乌有的,哪有什么仙法道术可以传人的,他之所以这样说,倒不是搞恶作剧。而是为了增加自己修道人(身shēn)份的可信度。只要官方对他这种“特殊(身shēn)份”深信不疑,再得知他(身shēn)后还有更大的靠山。以后就更没人敢动他一根毫毛了,甚至歪念头都不敢打地,因此他这番回国可是打定了主意要装神弄鬼的。

    于是他索(性xìng)把新近炼出的那头小老虎召了出来,似是借着酒意在向齐远山显摆,指着那摇头摆尾的小老虎道:“老齐,你瞧,这就是我师父送给我的宠物,呵呵,可(爱ài)吧。”

    齐远山顿时色变,仔细端详了那老虎一阵,发现它竟如小猫般乖顺,不(禁jìn)长吁一口气,油然感叹道:“唉!真是羡慕你们修道人的生活,太过瘾了,连老虎都可以当宠物养。”

    两人在屋中喝了一顿酒,酒足饭饱后又并肩来到基地内的停机坪上。由于该处原本就是一个集团军的军部所在,所以建有直升机场也是不足为奇地。

    萧石闪进个人空间中,挑了一架看上去最旧的猛禽战机、一架武装直升机、十来枚各式导弹,一古脑儿搬了出来,扔在停机坪上。经过巴里达之行后,萧石的个人空间简直就是一座超级军火库,除了卫星和军舰之外几乎应有尽有,此前组建圣使军团时他其实也没舍得把所有枪炮都贡献出来,到现在还留着几万条枪和几十门重炮呢,飞机就更别说了,一架都没送人。

    这些大家伙一摆出来,把齐远山喜得合不拢嘴,连连向萧石拱手:“老弟,这回你可为国家立了大功了,这些全都是最尖端的武器系统啊,就凭这些东西,至少能节约我们三年的研发时间啊,不行,这回我一定要为你向中央请功,我看就凭你这次的贡献,发个共和国一级勋章都没问题。”

    萧石笑道:“多谢了,老齐,不过我看还是免了吧,我可用不着那种东西,反正也是打架地时候顺手牵羊弄来的,送个顺水人(情qíng)而已。”

    齐远山一怔,随即摇头苦笑:“唉!你可不知道平常人想得这样一枚勋章有多难,萧石,我真的很好奇,究竟什么东西才能打动你,或者说什么才是你感兴趣的?官你不要做,钱你有的是,名你也不图,嘿!说得难听点,想收买你都找不到路。哦,要不我给你介绍两个美女?”

    萧石嘿嘿一笑,半真半假地道:“那其实倒也未必,我还是有所求的,就怕你们不肯答应哦。”

    齐远山精神一振,似乎萧石有事求他成了他的无上荣幸般,两眼放光地道:“你说,只要我能办得到。一定为你尽量争取。”

    萧石侧头想了想,道:“我需要一支直接听命于我的(情qíng)报部队,专门帮我监视那三个家伙,可以吗?”

    齐远山沉吟片刻,疑惑地道:“那三个人真地这么重要?”

    萧石认真点头:“是的,那三个家伙是极度危险人物,我必须随时随地掌握他们地行踪。还要调查与他们相关地一切资料,这么说吧。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其中的每一个都可以轻松毁掉一个国家,也许你还不知道,在巴里达地时候,就是他们其中的两个人合力摧毁了一整支航母舰队和几座导弹基地。”

    齐远山(身shēn)居高位,自然清楚在巴里达发生地一切,心知萧石所言不虚。只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真正摧毁那支舰队的不是那几个所谓地大妖怪,正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家伙。

    倒抽一口凉气,不解地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些详(情qíng)?我实在无法理解,你们这些人在巴里达究竟干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萧石淡淡一笑,耸耸肩,轻描淡写地道:“真是不好意思,老齐,不是我故弄玄虚。这里面有一些事涉及到我师门的秘密,真的不能向你透露,不过有一点你应该相信,我们这些修道人根本就不想理你们这些俗世中的争斗,更加不会危害到国家安全,除非是被你们((逼bī)bī)到墙角边无路可退了。是不是?”

    齐远山老脸一红,有些尴尬地道:“说得也是,老弟,以前的那些事就不必耿耿于怀了吧,呵呵!至少我齐远山敢以人格保证,我们绝对是抱着十二万分诚意跟你合作的。”

    萧石点点头,道:“这样就好,不过那些黑暗势力就不见得象我们修道人这么安分守己了,就比方说那些召唤师吧,他们召唤出来地那些骷髅兵其实都是用活人炼的。还有死灵法师。他们经常用活人做解剖试验,我这些话绝对有事实依据。只要你们监视他们一段时间,一定会知道我没有说假话。”

    萧石这番话虽有三分实(情qíng),倒含了七成水分,谢佳期拿活人炼骷髅兵倒是不假,但他也是万不敢胡乱杀人的,只要他不怕狂掉趣味分,至于瑞恩所做的那种“**解剖”,其实是在救人,而非害人,但外人怎能了解这些内(情qíng),如果真的派人去跟踪他们,得到的(情qíng)报多半反而印证了他的这番谎话的确属实。

    齐远山听得眼皮直跳,头皮发麻,低头沉思良久,叹道:“如果真象你说地那样,这个世界还真是充满危机啊。嗯,你反映的这些(情qíng)况我会如实向上头汇报的,至于你的要求嘛,等我的消息吧。”

    两人在停机坪上又商谈了一会儿,萧石告辞离去,依然是坐着那辆加长林肯回家,一进门就看见萧十八正坐在沙发上向一群小弟训话:“龟儿子的,你们这帮没用地蠢货,快去给我把沙元庆那个老王八蛋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要是三天内还找不到他,你们就不要回来见我了。”

    一个小弟战战兢兢地道:“总舵主,我们已经把手下的兄弟都派出去了,就差把南都挖地三尺了,这个……我估计那个老小子多半已经跑路了。”

    “哼!跑路了?跑到天边也得给我揪回来。”萧十八冷哼道:“不然要你们这帮香主有什么用,要是三天以后我还看不到人,你们这帮小子今年的年终奖就都别拿了。不过要是谁先把那老小子揪出来,老子就封个一千万的大红包给他。啊……石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萧十八一眼瞅见站在门口的萧石,立刻喜动颜色,一下从沙发上弹起,箭步窜上前来。

    父子俩久别重逢,自是十分欢喜,萧石笑问道:“爸,你什么时候当上总舵主了?哦,还有什么香主啊年终奖的,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呢?”

    萧十八哈哈大笑,拍着他肩道“龟儿子的,真没文化,连天地会都不知道,老子就是天地会的总舵主啊。”

    “我晕,这名字是谁帮你起的?不要这么搞笑好不好。”萧石啼笑皆非地道。

    萧十八咧嘴笑道:“还不是你阿姨,哦。就是你婉容阿姨帮我想地,这名字够威风吧,你婉容阿姨说了,现在地国际潮流就是社团企业化,所以我们就开了个天地会股份有限公司。”

    一听又是林婉容那小妖精出的馊主意,萧石脸上地肌(肉ròu)就开始抽筋了,尤其是听到她居然做了自己的阿姨。更是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原本的好心(情qíng)((荡dàng)dàng)然无存。只懊恼地想:“看来这个丫头真的要做我后妈了,妈的,我看她地年纪说不定比我都小,真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给老爸吃那颗该死的归神丸啊。”

    萧石一回家,萧十八也没心(情qíng)和手下那群小弟罗嗦了,把他们打发走后。父子俩坐下叙话,畅叙别后(情qíng)形。在萧石地记忆中,他们父子二人似乎还从未有过这样的亲密时光。

    闲聊了一会,萧十八皱眉道:“石头,方慎那小子最近三天两头上门来找你,好象很急的样子,听他的口气,似乎是跟方茹有关的。不过他没明说,我就也没问,唉!说实在的,方家的爷们老子我不太待见,不过方茹那丫头嘛还算过得去,你最好抽空去看看人家吧。”

    萧石心中微感不妙。点头道:“我这就去。”说着便站起(身shēn)往外走,他原本并不打算去方家,只想打电话把方茹约出来,但一听方茹不知出了什么事,心中忧急,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匆匆乘车赶到草本堂时,已是晚饭时分,应门地是方慎,他一见萧石就喜形于色,拉着他手亲(热rè)地道:“萧老弟。我找得你好苦。快,跟我一起去见小茹。她可天天盼着你呢。”

    萧石看他神色甚欢,倒是放下了一半心,便问道:“方大哥,听我爸说你找过我好几次,究竟有什么事?”

    方慎神色略显尴尬,忽然叹了口气,道:“还是让小茹自己跟你说吧。”

    萧石心中狐疑,但也不再多问,跟随他进入后堂,经过花厅时,方涣之夫妇正坐在里面喝茶,见到他来都是同时一怔,随后两人脸上便现出些如方慎刚才那样的古怪神色,不过方涣之终究年老成精,只一愕便回过了神,迎出门外,向萧石抱拳笑道:“原来是世侄来了,呵呵!好啊,快进去吧,茹儿就在她屋里。”

    萧石心中愈发惊疑,实在想不通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方家人个个都古里古怪,一副莫测高深的腔调,他只向方涣之微微点头,淡淡道:“方伯伯你好,打扰了。”便头也不回地向里行去。

    穿过一道月门,迎面就是一排三开间的精舍,这里就是方茹的香闺了,居中一间是个小会客厅,左右厢房是卧室和书房,这地方萧石从前常来,但自从上回和方家闹翻后,今天还是第一次进来,颇有故地重游之感。

    “笃!笃!笃!”

    萧石在虚掩着的房门上轻叩了三下,从里面传出方茹慵懒的声音:“谁啊,自己家里还这么多礼,天还这么早,我又没睡觉。”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萧石地心脏不由得剧烈跳动起来,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多(日rì)来的思念之(情qíng)一下涌上心头。

    他压抑着激动,轻轻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娇jiāo)好如昔的(身shēn)影,正独自坐在案前低头看书,她只向门口看了一眼,就怔住了。

    下一刻,两个激(情qíng)似火的年轻人紧紧相拥,这一刻任何语言都是废话,只有肢体活动才是最真实的。

    温香软玉在怀,萧石不(禁jìn)(情qíng)动,摸索着噙住她那两片香甜滑嫩地香唇,一双魔掌已毫不客气地探入了她单薄的衬衣内,轻轻揉捏起来。

    “唔!不要,不可以。”

    方茹忽然在他怀中挣扎起来,萧石微微一怔,在她印象中,这女孩向来温顺如绵羊,只要萧石有需要,她还从来没有拒绝过,总是任君采摘的,于是柔声道:“怎么了,(身shēn)子不舒服吗?”

    两人的(身shēn)体此刻贴得极近,几乎是眼对着眼,鼻对着鼻,萧石忽地发现,她的脸型明显比过去胖了一圈,而且面色也比从前红润了许多,而怀抱中的感受则变化更加明显,一对原本略嫌平坦的淑(乳rǔ)似乎比从前鼓胀了许多,虽然还不至于成为波霸,但触感与从前已是不可同(日rì)而语了。

    只听她(娇jiāo)喘吁吁地道:“当然不舒服了,你这个臭石头,这么久都不回来,都怪你,把人家害得连学都不能上了。”

    萧石听得一头雾水,讶道:“怎么会这样?你生什么病了?快告诉我,不过生什么病都不要紧,吃一颗归神丸就好了。”

    方茹媚眼如丝地横了他一眼,凑到他耳边,昵声道:“我有了,是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点纸成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