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王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翼之剑 书名:点纸成金
    子夜时分,索菲娅公主香闺中闪进一条鬼魅般的人影,他悄无声息地欺到(床chuáng)前,电般出指,瞬息间便在两个并头而眠的新婚夫妇(身shēn)上连点了十几处大(穴xué)。

    这人自然便是萧石无疑,公主倒还好说,只不过点了她的晕睡(穴xué),新郎梅克多老头可就惨了,从上到下每一处大(穴xué)都被萧石摸遍了,只因他实在对之前在地牢中发生的那一幕恐怖场景心有余悸,所以对这个会神术的老家伙下手绝不留(情qíng)。

    接着,他狠狠从梅克多左手中指上摘下那枚誓约之戒投入个人空间的仓库,然后把昏睡中的公主(殿diàn)下装进一只预先准备好的大皮袋,背在肩上悄然离去。

    一个多小时后,萧石背着那只大口袋来到了他位于伦登市郊的秘密窝点,一幢租来的乡村别墅,那位可怜的正牌维尔斯亲王就被他藏在这里。

    来到这幢别墅的地下室中,维尔斯亲王平躺在墙角一张小(床chuáng)上,双目紧闭,呼吸均匀,依然沉沉昏睡着,事实上十几天来,他一直都处于这种状态中,在他(床chuáng)边还站着两个骷髅兵,是专门侍候这位亲王(殿diàn)下的,一个负责定点为他灌流质食物以及排便,另一个的任务就太简单了,那就是定点切他的颈总动脉,以使他持续陷入昏睡状态。同时为了预防万一,亲王(殿diàn)下的手脚都被强力胶绑在(床chuáng)腿上,这样可以确保万一这两个笨手笨脚的1级骷髅兵把他弄醒了,不至于闹出什么乱子。

    萧石原本也想过直接把他干掉。免得这么麻烦,可是总觉得有些于心不忍,而且毕竟这位倒霉地亲王是个无辜的受害者,杀掉他多半还要被扣掉些趣味分的。

    趁着夜色,萧石指挥着两个骷髅兵,把沉睡中的亲王父女抬到别墅外,塞进一辆偷来的汽车后座中。然后驾车开进市区,随便把车子停在一条不起眼的小马路边。扔下亲王后,便很不负责任的驱车离开了。至于这位列尔国地新任国王醒来后会发生什么事,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一出伦登市区,萧石就把车开上了高速公路,驾着这辆偷来地豪华跑车狂飙了一个多小时,这才下了高速公路,在四下无人处把车子扔进个人空间。换上了直升机……

    清晨时分,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隙(射shè)到(床chuáng)上时,巴亚尔老头就醒了,早睡早起是他坚持了四十年的生活习惯,但他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并不是睁开双眼,而是闭着眼放声高歌:“亲(爱ài)的朱丽叶,如果你是一块可(爱ài)的小(奶nǎi)酪,我就是一只可怜的小老鼠……”

    他一边唱歌还一边在(床chuáng)上扭着(屁pì)股。手舞足蹈,把被子蹬得乱七八糟,歌声虽然比敲一口破锣强不到哪里去,但他的面部表(情qíng)极专注而陶醉,似乎正在万人体育馆中向千万观众展示歌喉。

    “哦,亲(爱ài)地。你的歌声真是太迷人了。”

    一个甜美的女声传进老头耳鼓,而且距离极近,呼吸可闻。巴亚尔老头晃晃脑袋,一时竟没想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因为他依稀记得,自己昨晚是一个人在家里喝酒的,既没有召((妓jì)jì)也没有会老(情qíng)人,不过他一向对自己的记忆力没有多少信心,于是问道:“巴巴罗莎?戴安娜?卡特琳?朱丽娅?露西娅?……”

    他一口气报出十几个女人名字,却依然懒得睁开双眼。哼哼道:“不管你是谁。我是个穷光蛋,没有钱付过夜费的。哦。不过要是我的心(情qíng)不错,可以考虑给你画一幅肖像,当然了,不是免费地。”

    那声音扑哧一笑,接着一具温暖滑腻的**贴了上来,一双玉臂环上了他的脖子。

    “哇!”

    巴亚尔老头终于被惊动了,大叫一声,猛地睁开双眼,赫然看到了那张近在咫尺的陌生面容。

    隔了几秒钟,巴亚尔老头忽然老泪纵横,再次放声高歌:“你是我的宝贝,你是我的甜心……”

    下一刻,两具**地**紧紧相拥。

    “亲(爱ài)的,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会在这里,哦,不过管他呢,我实在太幸运了,你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你的皮肤好皱好松,我好喜欢。”

    “哦,小甜心,你也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可(爱ài)的女人,感谢该死的光明神,把你送到我(身shēn)边。对了,我叫巴亚尔,我可是全西洲(春chūn)宫图画得最好的画家。”

    “亲(爱ài)的,你太伟大了,不但歌唱得好,还会画(春chūn)宫图呢,我叫索菲娅。”

    “索菲娅,你在哪个夜总会工作?”

    “我不在夜总会工作。”

    “哦,那你地工作是什么?”

    “没有工作。”

    “哦,那你家住在哪里?”

    “白克汉宫。”

    巴亚尔怔了片刻,忽然哇地一声大叫,从(床chuáng)上弹了起来,瞪着她,眼珠子几乎要突出来:“你……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你是索菲娅,刚刚和梅克多成婚地索菲娅公主(殿diàn)下。”

    “是呀,可是我(爱ài)的人并不是梅克多,而是你。”索菲娅甜甜地道:“感谢光明神,把我送到你(身shēn)边,哦,梅克多那个老色鬼,我想想都觉得恶心呢。”

    一个多小时后,巴亚尔心满意足地跳下(床chuáng),哼着小曲儿(屁pì)颠颠地跑进卫生间,这老家伙也不知是怎么保养地,快七十岁的人了,还生龙活虎地和索菲娅在(床chuáng)上纠缠了两个回合方才收兵回营。

    谁料刚进卫生间,巴亚尔就赫然发现眼前多出了一个人。那个人正坐在他家的马桶上抽烟。笑薇薇地望着他。这人自然便是萧石了,他依然是以那个之前曾登门求教地流浪画家乔治的面容出现的。

    “大师,我的任务似乎完成了,你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很高兴,是不是?”

    巴亚尔眨眨绿豆眼,会过意来,随即把脸一板。哼哼道:“小子,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萧石毫不客气地打断他:“少来。你现在心(情qíng)好得很,不是么,我可是累死累活冒着生命危险把索菲娅从白克汉宫骗过来的,喏,看看你手上地戒指吧,这可是我家祖传的幸运之戒,要是没这个戒指。那个又年轻又漂亮又高贵地公主(殿diàn)下会看得上你?别开玩笑了。对了,这戒指只能借你用几天,除非你能满足我的要求,我才肯把它送给你。”

    巴亚尔怔了片刻,终于明白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干的好事,立刻乐得嘴都合不拢,反手带上门,嘎嘎笑道:“好样的。小伙子,真能干,你是怎么从白克汉宫把我的小甜心弄出来地?”

    萧石撇撇嘴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我只问你,现在高不高兴?如果你是一个守信用的人,是不是应该正式接收我这个学生了。”

    巴亚尔眯起老眼,上下打量了他一阵。目光中充满好奇:“年轻人,你很有趣,而且非常神秘,哦,不过我无意窥探你的**,那么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想跟我学习?”

    “因为我想知道,什么是真实之美?简单地说,我需要画一个人,一个尽可能真实的人。但是我发现在现行的油画教程中。没有一位老师能告诉我如何才能做到,他们所关心的只是如何表现他们的想象力或者审美(情qíng)趣。而我需要的只是真实,一幅无限接近真实地画作,所以我选择了你。”

    巴亚尔目光连闪,点头道:“那么,跟我来吧。”

    厨房中,一块木制案板前,巴亚尔将一把厚背切菜刀递到萧石手上,吩咐道:“用它砍这块木头,不需要太用力,只要在木板上留下一条刀口就可以了,连砍十次,每一刀的切口都必须完全吻合。”

    萧石点点头,接过那刀,毫不犹豫地劈了下去。

    一刀、两刀、三刀。

    当砍到第三刀时,萧石停止了动作,望向他摇头道:“我想我暂时还做不到,请给我一些时间练习。”

    “那就练习吧,等你能做到闭着眼睛也能切出一百刀相同的刀口,再来找我。”巴亚尔淡淡道。

    萧石默默点头,没有再说一句废话。

    “笃!笃!笃!”

    个人空间中,萧石盘腿坐在草坪上,眼睑低垂,举臂、挥刀、砍劈,一遍遍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他仿佛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人,不厌其烦地进行着这项机械枯燥的工作。

    “萧石,你地毅力值快要耗干了,停手吧,不然就要掉趣味分了。”引导者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是吗?怪不得我感觉越来越恶心了,唉!真不是件人做的事。”萧石叹了口气,随手把刀扔在地上,回头勉强一笑。

    引导者在他(身shēn)边坐下,侧头望着他道:“萧石,你真的相信巴亚尔的方法?”

    “是的,我相信一个人能成为大师,必定有区别于常人的地方。嗯,我猜他是在训练我的手感,其实从前我就感到自己的手感有问题了,心里想得很好,可是画出来的东西似乎总差了一点,我想就是因为心、眼、手不能完全协调一致吧,虽然这方面地误差不可能完全消除,但我认为可以无限接近于完美,只是一直没有想出合适地训练方法。”

    引导者微微颔首,道:“是的,没有人可以光凭侥幸获得成功,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最好,不过我认为智慧比汗水更重要,巴亚尔地办法或许是一条正确的训练途径,但我认为这实在太费时间了。”

    萧石低头默思片刻,低声道:“姐,你又想告诉我什么了?”

    引导者淡淡道:“一个只知道模仿别人的人。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地大师,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适合别人的道路不一定适合你,萧石,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很用功了,可是你的(性xìng)子不够沉稳,而且缺乏耐心。所以你做不了这种水磨功夫,即使勉强而为。也只是事倍功半。”

    萧石凝神良久,叹道:“不错,我这个人天生就是个懒鬼,如果不是因为得到了古灵笔,恐怕现在还天天窝在家里混吃等死呢,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开动你的想象力吧。成功的途径永远都不会只有一条,即使他是一位大师,也不要对他言听计从,对你来说,他只是一个可供借鉴和参照的成功范例。”

    萧石会心一笑,点头道:“我明白,必须学会独立思考,才有资格成为画师。否则我永远只是一个学徒。那么,现在让我来练一会气功吧。”

    十分难得地,萧石没有向系统购买气功功力,而是直接依心法修炼起来,正襟危坐,摒除杂念。用心体会那种微妙感觉。由于长期购买功力,他现在累计已存下了六百多天功力,相当于一个人不眠不休24小时连轴转修炼了近两年,而正常人修炼再勤也不可能一天到晚不吃饭不睡觉练气功的,所以若和正常(情qíng)况相比较地话,他现在相当于拥有四年左右功力的人了。

    然而他功力虽已不弱,但毕竟走的不是正途,在心境上的修为几乎等于零,连最基本的抱元守一也只能勉强做到,调运内息就更加困难了。所幸他实践经验虽然极少。但气功知识却相当丰厚,还不至于走火入魔。

    “唉!看来以后光买功力是不行了。没事的时候还得多练练啊,就算不为增长功力,也得能够熟练调运这笔花了大价钱才买到的功力啊,否则不是太浪费了。”

    一个多小时后,他大汗淋漓地从地上爬起,只不过运转了几个大周天,就累得他心力交瘁,原因是内力太过澎沛,调运起来着实不易,其实他本来是想进入气功态后好好为自己构思一个训练计划地,不想却比坐着干想更累人。其实通常(情qíng)况下,练气功本来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但对他这个怪胎来说无异于一种煎熬,但不练又是不行的,因为头脑中那些买来的丰富气功知识告诉他,如果只是一味增加功力而不提高自(身shēn)的心智修为,迟早有一天会走火入魔,不是变成傻子就是变成残废,所以他虽然生(性xìng)懒散,这件事还是不得不做的,除非他以后再也不想增加功力了。而且平心而论,象他这样可以直接购买功力实在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比那些武侠小说中捡到某某秘籍不知要爽了多少倍,所以这点小小的付出还是相当值得地。

    脑中灵光一闪,萧石忽然怔住了,想到:“我现在之所以运功这么困难,主要是因为功力和心智不成比例,那么,我自(身shēn)的各项素质是不是也有不平衡的地方呢?……”

    默思良久,他再次盘膝坐到草地上,轻轻握住刀柄,在意识中向系统道:“把我的臂力和腕力降20点。”

    接着,他挥刀便砍。

    “不对,力量还是太大,不容易控制,再降10点。”

    挥刀再砍。

    “还是不行,臂力再降50点。”

    萧石咬咬牙,又吩咐道。虽然降低素质值系统会自动返还经验,但必须扣除20%的手续费,所以他的这种试验还是需要付出代价地,虽然损失得不多,但白白浪费总是很不爽的,所以他每一次选择都相当谨慎,用心品味着手臂上种种微妙感觉,摸索着尝试这种全新的方法。

    自从得到古灵笔以来,他还是首次尝试通过降低自(身shēn)的局部素质来换取(身shēn)心的最大平衡。道理其实非常简单,他现在的神经反应力以及各项体质几乎全都在一个水平线上,除视力值一项已升上了400,其余都是300,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现在其实只是一个各项素质都三倍于普通人的普通人,而作画并不是打架,并不需要那么高的力量,关键在于肢体与心神的协调,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指标就是神经反应力了,但该项指标目前已升无可升,因为200以上每升一百点都必须付出前一阶十倍地经验。300以上地神经反应力每升1点都需10000经验,这笔高昂的费用他现在还舍不得出,所以他现在最明智地选择莫过于略微降低其他素质了。

    果然,当萧石把臂力和腕力降到了220点时,以300点的神经反应力劈砍,似乎感觉恰到好处,手感甚佳。

    “呵呵!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力量和神经反应力这对指标并不能简单地划上等号,只有找到最完美的比例搭配才能让我的(身shēn)心协调一致,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我以前就没想到过,画画又不是拎着刀出去砍人,要那么高的力量干什么,和谐发展才是王道啊。哦,好象感觉还不够精细呢,还需要再作一些微调才行,一定要找到那个最适合我的比例。”

重要声明:小说《点纸成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