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火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翼之剑 书名:点纸成金
    <---凤舞文学网--->    好了,亲的弗朗西斯,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个非常题吧。--凤-舞-文-学-网--”萧石的手指便如一只钢箍般扣着中将的脉门,笑嘻嘻地道:“当然,我知道你现在说不出话,行动也非常困难,没关系,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同意就点头,不同意就摇头。”

    弗朗西斯牙关格格作响,眼神中却并无惧色,双眼一眨不眨地死盯着他,艰难地点了点头。

    萧石满意地道:“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想死吗?”

    弗朗西斯摇头。

    “非常好,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帮助我找到那个黑人小孩,你同意吗?”

    弗朗西斯依然摇头。

    “呵呵!真有意思,我并不介意现在就宰掉你,美国佬,嗯,让我想想,先挖掉一双眼珠子,然后割掉舌头、切掉耳朵,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吧。”萧石恶毒地笑着:“弗朗西斯,不需要用那种眼神望着我。好了,你先睡一会儿吧,等一会我的朋友来了再叫醒你。”

    萧石自顾自地唠叨完,还没等弗朗西斯作出任何反应,便随手点了他的晕,任他如一滩烂泥般趴在桌上了。接着他摸出一支三无香烟点燃,边抽烟边等待那位迷人的斯黛拉小姐芳驾光临。

    半小时后,高贵圣洁的“斯黛拉小姐”终于出现在了书房中。谢佳期俯查看了一下晕厥中地弗朗西斯,啧啧连声:“小白,真有你的,一搞就搞了个中将,哈!老子这回不当女人啦,弄个中将当当也不错呢。”

    “好啊,老谢,那就掏腰包吧。就成本价给你好了,二十万,怎么样,过一把将军瘾才二十万经验。”

    谢佳期的好心一下子烟消云散了,恶狠狠地瞪着萧石,恨恨道:“你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又想坑我,最多十万。”

    “真小气。”萧石不满地嘀咕道,接着大度地摆摆手:“算了,谁让咱们是兄弟呢,呵呵!十万就十万吧。”

    随着一片耀目的金光闪过,那位迷死人不赔命的牛罐头小姐摇一变,又升格成一位不怒而威的美军中将了。

    换装完毕后,两个冒牌将军相视笑,萧石一脚踹在晕厥在地毯上赤**的正牌司令官,弗朗西斯轻轻哼了一声。悠悠醒转。

    “将军阁下。”谢佳期俯下,用手掌轻轻拍着他地脸颊。笑眯眯地道:“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跟我们合作。我们保证非但不伤害你,事成之后还会送你一大笔财富。哦,那个文森特,你说是吧。”

    萧石用力点头:“弗朗西斯,你小子听仔细了,要是第一条路你不想走,一点问题也没有,外面那位迷人的女少校我的朋友好象对她有兴趣的。想象一下吧。也许等一会儿我们就会把她叫进来,我的朋友会代表你把她按在地板上……然后。呵呵,拍两段有趣的录像,说不定还可以用你地电脑直接把它们发到互联网上去。那么,伟大的国主义战士、优秀的、对党国无比忠诚的弗朗西斯将军,我保证你会在一夜之间成为全世界媒体的焦点,你信不信?”

    “魔鬼!你们这些魔鬼!”弗朗西斯越听越心寒,牙裂地瞪着萧石,双眼血红,浑哆嗦着低吼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很简单,我都说过一百次了,我们只想找到那个黑人小孩。嗯,有一点请你放心,我们还没有无聊到要和你们那个所谓的伟大而又自由的超级大国为敌,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们根本没打算过介入那些乱七八糟的国家斗争,只要找到那个小孩,我们会立刻恢复你的自由,如果你这头该死的蠢驴还没听明白,那就去死吧。”

    萧石一口气把话说完,冷漠地望着他,缓缓道:“我们地耐心十分有限,事实上你也看到了,没有你,我们照样可以完成一切,只是过程会麻烦一点,两条路,你选吧。”

    弗朗西斯沉默良久,终于叹了口气,语气软了下来,半信半疑地问:“你们……真的只想找到那个黑人?”

    “笨蛋,你以为我们是对你这感兴趣吗?”萧石轻轻踹了他一脚,笑骂道。

    “好吧,我答应和你们合作,可是,希望你们能遵守诺言。”弗朗西斯无力地道,平生第一次感觉无比屈辱。

    “哦,放心吧,老弗,跟着我们混不会吃亏地。--凤-舞-文-学-网--”萧石拍拍他的脸,象哄小孩一样柔声安慰道。

    一个多小时后,女少校抱着一叠卷宗进房,向谢佳期报告道:“将军,根据您两小时前下达地命令,所调各部已经紧急出动搜索那个黑人小孩,同时,司令部联络处也已将此事紧急通报了伊当局,要求他们调派警力配合我们的行动。截止到十分钟前的汇总结果是,我们已经找到了27名这样的小孩,请问如何处置这些孩子?”

    谢佳期笑吟吟地听完女少校的汇报,慢慢站起走到她面前,紧盯着她双眼,缓缓道:“少校,跟着我一起**,我是你最忠诚的奴仆,我之一切皆奉献予你……”

    与此同时,随着他在左手中指上的恶灵指环黑光一闪,那名女少校的眼神渐渐变得涣散而迷乱,痴痴地**道:“我是你最忠诚地奴仆……”

    几分钟后,谢佳期哈哈大笑,一把将那女少校丰腴柔软的躯搂入怀中,两只魔掌肆意在她腰间游走揉捏着,那女军官非但没有一丝抗拒,反而喘吁吁,在他怀中扭动着胯部极力作出奉迎动作,而且一脸幸福甜蜜,仿佛受到了莫大恩宠。

    萧石望着眼前这幅香艳场景,反而从心底里一股股冒出寒意,据谢佳期自称,他现在还只是个一级召唤师,居然就能完全控制一个人地心智了,由此想来,瑞恩那种一见面就能把人定住的超能似乎也属寻常了。

    “妈的,这帮家伙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厉害?不行,一定要找到他们的弱点,不然我以后还怎么混?”

    正思忖间,谢佳期已扭过头向他笑道:“怎么样,小白,这个妞不错吧,反正现在坐着也是干等,不如找点刺激调剂一下,呵呵!你先上还是我先上。”

    萧石向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现在破事一大堆,我才没兴趣,你上就自己上吧。”

    谢佳期目光一闪,随即丢开那女军官,沉下脸吩咐道:“少校,出去通知所有正在执行任务的单位,不管哪个单位先找到那小孩,人人官升一级。还有,把那27个小孩统统送到巴格达关起来,一定要和他们的家人分开关押。”

    女少校似乎头脑清醒了许多,但望向谢佳期的眼神依然十分狂,乖顺地点头道:“是,可是,这样做似乎不合法,我担心有些部门……”

    “不用担心任何人。”谢佳期粗暴地打断她,恶狠狠道:“记住,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那小孩,但是绝对不可以伤害他,除此以外,什么都别管。”

    “是。”女少校毫不犹豫地答道,转飞快地出门去了。

    “老谢,你这回玩的又是什么花样?你是怎么控制她的精神的?”萧石忍不住问道。

    谢佳期嘿嘿一笑,抽出一根大麻点燃,轻描淡写地道:“这只是最初级的惑心术,我也是刚学会不久的,第一次试用,没想到效果真的不错呢。”

    “老谢。我看你一天得抽十几根大麻,怎么到现在还没抽死?真奇怪。”

    谢佳期得意起来,傲然道:“这算什么,别说大麻了,以我一级召唤师地体质,天天抽一公斤海洛因也没事,不过就是消耗一点魔力和精神力而已。”

    “哦,有这么厉害。那你不如试试这个东西。”萧石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扔给他道。

    谢佳期接过一看,见那玻璃瓶中装着满满一瓶细小的黄色粉末,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

    萧石淡淡道:“我又不可能害你,试过就知道了。这是我系统里的一件特殊物品,名字叫黄粉。哦,比海洛因强了不知多少倍,而且对人体绝对无毒无害。”

    “真的?”谢佳期眼睛一下子睁圆了。

    “那是,试过不就知道了。”萧石淡淡道。

    二十分钟后,谢佳期从奇爽无比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咂巴着嘴意犹未尽地道:“真是好东西啊,呵呵!居然抽这东西一点魔力都不掉呢,小白,还有吗?多给我一点。”

    “好啊,这种东西很便宜的。我就先送你一公斤吧,慢慢抽。抽完了再跟我要。”萧石一改铁公鸡的作风,大方地道。

    “谢了兄弟。”谢佳期笑得合不拢嘴:“小白。你的好东西还真不少,看来画师地确是系统里最佳的辅助职业啊,嘿!以后只要我们兄弟联心,早晚能收拾掉那三个狂人。”

    “那收拾掉他们以后,我们俩该怎么办呢?”萧石半真半假地调侃道:“到时候还要请谢老大你手下留啊。”

    谢佳期微微一愕,斜睨着他,淡淡道:“小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只问你,眼下有什么打算?”

    “切。这有什么好说的,老谢,说句大白话,先不说我们哥俩的感了,瑞恩那老家伙现在已经是七级了,离九级大概就差一口气了,嘿,我可不想做那种前门驱狼、后门引虎的亏本买卖。”萧石意味深长地道。

    “好!”谢佳期一拍大腿,满面红光地道:“小白,只要我们俩兄弟一条心,何愁大事不成?”与此同时,一道黑光闪过,恶灵指环便在两人周布下了数道音结界。

    “那么,就让我们推心置腹地谈一谈吧,让我们导演一出非常有趣地游戏吧。”谢佳期侧侧地笑起来……

    凌晨四时许,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距巴格达城东南二百多公里的一座英**营中,骤然响起的尖锐警笛声打碎了寂静的夜空,把三千多名皇家海军陆战队员瞬间从上拽了起来。一时间,军营中闹得如同集市,到处都是杂沓的军靴声和短促的口令声,这些训练有素的军人们虽忙不乱,短短两分钟内校场中就已集结了过半官兵,然而每个人的神都显得有些茫然。

    “出什么事了?是谁拉的警笛?我要敲碎那个猪猡地脑袋。”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一位年届四十地海军上校一边扎着武装带冲出营帐,一边愤怒地咒骂着。

    他完全有理由发怒,只因此前他没有下达过任何有关今晚紧急集合的命令,而且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地这支军队今晚会遭到任何形式的袭击,事实上这是一支正在休整、预备三天后开拔回英国本土的轮换部队,根本不必执行任何战勤任务了。

    “报告长官,我军……我们的营地已经被美军包围了。”一个少尉神紧张地冲到他面前,惶急报告道。

    上校先是一愕,接着勃然大怒,戟指那人咆哮道:“混蛋!简直太荒谬了,美国人怎么可能攻击我们?你这个谎报军的家伙,我保证一定会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长官,我没有骗您,请您快去看看吧,他们至少有一个整编师的兵力,已经把我们四面合围了……”那少尉急得快哭了。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一定是美军的指挥系统出了问题。”上校依然不信世上竟有这么荒唐地事,与其相信美军攻击英军,不如相信公鸡下蛋还来得实际些。

    “轰轰轰!”

    随着几声沉闷的巨响,炒豆般地枪炮声骤然响起。

    “上帝,美军真的对我们发动了攻击!”“啊!太惊人了,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错。”“不可能,这一定是恐怖分子改扮的。”……

    当流星般划过夜空的弹雨铺天盖地卷向这座军营时,全无心理防备的英军官兵们几乎个个都陷入了疯狂。

    作为海军系统中最精锐的陆战队员,他们根本不惧怕死亡,因为他们之中的绝大

    都深明一个道理,在战场上越惧怕死亡的人其实是死,而令他们的大脑陷入混乱状态的并不是因为遭到了敌人的攻击,而是遭到了友军的无打击。

    “快!各部立刻进入战斗准备,按建制编成战斗队形。”当枪炮声响起时,那位上一刻还悠闲笃定地训斥下属的上校先生象被火烧了股般跳了起来,尖声叫道:“这些人一定是恐怖分子改扮的,皇家陆战队英勇的士兵们,不要被他们的假象迷惑了,我们的盟友绝对不可能向我们展开攻击,通信兵,马上向师部发电,请求支援……”

    “啊!上帝,他们的武装直升机也开过来了,足足有上百架啊,天!恐怖分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飞机。”不知是谁首先惊呼起来,紧接着便见黑压压一群群如鬼魅般的直升机蜂涌而来。

    “快!马上组织反击,用火箭筒、单兵导弹、高机枪什么都可以,先干掉这些直升机……”上校此刻已顾不得考虑什么友军不友军的了,命在顷刻间的人,哪里还顾得了那么许多。而且就算将来打起口水官司来,也是对方先动的手、不宣而战,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群恐怖的飞行怪物把自己手下几千条人命活活吞掉吧。

    “嘭!嘭!嘭!”

    上校边爆起一团团绚丽的焰尾,那是十几架肩扛式地空导弹发威了……

    同一时刻。包围英军地那个美军机步师的师长也在望远镜中看傻了眼:“混蛋!不是联合演习嘛,他们居然真的击落了我们的直升机,我们飞机上装的可都是空包弹啊,这是怎么回事?快,马上联络司令部,我要立刻和弗朗西斯将军通话。”

    一分钟后,电话接通了。

    “弗朗西斯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英国人不知道这次是实弹演习?他们居然真的攻击了我们的飞机。天!我看到他们的装甲车也开出来了,这绝对不象是演习,他们在真地杀人,杀我们的士兵……”那位师长怒发如狂,声嘶力竭地嚷道。

    “这不可能。”谢佳期在电话那头断然道:“这虽然是一次检验部队快速反应能力的临时演习,但我们事先早已和英方接洽过多次。一定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那位师长几乎要崩溃了,嚎叫道:“司令官阁下,看在上帝份上,请相信我吧,我们正在遭受英军的猛烈攻击,就在我们谈话的时候,他们地突击部队已经压上来了,我现在只想知道,我们该不该还击?”

    “狗娘养的,你是说。英国人真的杀了我们的士兵。”谢佳期咆哮起来:“师长,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将来都有可能成为军事法庭上的证据,请你再告诉我一遍。英国人是不是真的向我军发动了攻击?是不是真的杀了我们的士兵?”

    “是!我们已经损失了超过二十架飞机,伤亡也已超过百人。”师长飞快地答道。

    “干!英国佬疯了,狠狠还击吧,这是对合众国尊严的严重挑衅,现在我下达最新命令,消灭所有敢于向我们发动进攻地敌人,美利坚的利益高于一切。”谢佳期极富煽动力地严厉命令从话筒那头清晰传来,最后补充了一句:“不过有可能的话。请不要扩大战斗规模,我会尽快给你进一步指示。”

    放下话筒后。谢佳期笑吟吟地抬起头来,拍了拍边地女少校翘的股,吩咐道:“马上联络战区司令部,告诉他们,我某某机步师凌晨四点零三分遭到英军陆空部队突袭,伤亡人数已达三千,还有,把所有英军营地附近的军队都调动起来,进入一级战备,控制所有交通要道和桥梁,没有我的手令,不许任何国家通过一兵一卒,同时命令他们把能调的战斗机和侦察机都派上天,总之要空军的飞机一刻不停地在英国人头上盘旋。哦,说了这么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主人,我会立刻将您的意思草拟出正式命令,请您过目后再下达到各部。”女少校露出坚毅地目光,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命令。

    “不错不错,真是个非常听话的小妞。”谢佳期得意洋洋地夸奖着女少校,又在她富有弹上用力一拍,鼓励道:“干活去吧。”

    “老谢,你这回也太了吧,照这样搞下去,不会被神判为乱杀人吧,虽然我们没有亲自动手,毕竟命令都是我们下的。”萧石狠命抽着三无香烟,不无担忧地道。

    谢佳期拍拍他肩,轻松地笑道:“放心吧兄弟,这事儿我早就在脑子里过了上千遍了,一定不会有问题的。你想,我们并没有命令美军向英军发动攻击是不是?我们只不过命令他们用空包弹作一次演习而已啊,至于英国人大惊小怪杀了美国人,然后美国人再去报仇,哦,这些事好象不应该算在我们头上吧。”

    萧石摇头苦笑道:“恐怕没这么简单吧,你以为神是象我这样的小白,这种小花招能瞒得过它?”

    “切!小白,我看你还是太年轻了,我看你现在是关心则乱啊。哦,经过了这么多事,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个游戏的规则虽然是神制定的,但是我绝对可以肯定一点,它非常欢迎我们钻空子,如果真的完全按照那个破规则中规中矩地玩,那还有什么趣味呢?”谢佳期不屑地道。

    萧石略一沉吟,一拍脑门道:“老谢,你说得对,我的脑子怎么老是转不过弯来。呵呵!那就让它们狗咬狗吧,搞得天下大乱我们才有机会混水摸鱼呢。”

    “哈,你终于想通了,神其实根本不在乎我们五人之间最后谁胜谁败,神只关心这场修神游戏本好不好玩,只要我们不打破游戏平衡的基础,不要亲手杀人或亲自指挥杀人,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下一刻,两个神棍相视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点纸成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