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完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翼之剑 书名:点纸成金
    <---凤舞文学网--->    着两个今天刚认识的女孩为自己争风吃醋,萧石不,谁能想到,就为了一张人体面具,一天中竟然惹出这么多是非,无奈地叹了口气,正想进去劝解一下,刚刚站起,就见徐芸一头冲了出来,掩面冲进另一间房,“乒”一声把门关上了。--凤-舞-文-学-网--

    接着廖佳颐也出现在房门口,倚着门框向萧石招手道:“小白,你进来。”

    萧石站着没动,冷冷道:“进去干什么?陪你上么?”

    廖佳颐叹了口气,直言不讳地道:“小白,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

    “是。”

    廖佳颐格格一笑,不屑地道:“和自己喜欢的男人上,就是下吗?”

    萧石冷笑道:“好象你喜欢的男人不止一个吧,是不是喜欢一个就要上一次。”

    “当然了,我喜欢谁,就跟谁上,这有错吗?”

    “呵呵!那你有没有问过,我喜不喜欢你。”萧石轻蔑地道。

    廖佳颐缓缓向他走近,一直来到距他前不足半米处方才停下,然后,她开始缓缓解开前的衣扣,一颗、两颗、三颗,直到一对没有戴文的高耸玉峰跃入萧石视线,傲然道:“你摸着心口告诉我,你想不想要我。”

    萧石缓缓伸出右手,用两根手指拈起一点嫣红,平静地道:“我承认。你地材的确很棒,该大的大,该小的小,不过我没有兴趣上你,因为怕脏。我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说完便转过,向另一间卧室走去,廖佳颐在他背后恨声道:“我不许你去她那里。”

    萧石头也不回地道:“去死。”

    话音方落,忽地感到背后劲风袭来。萧石如今的神经反应力何等敏锐,再加上气功和2格斗术的加成作用,就算一个人和十几个壮汉群殴也不成问题,何况只是个普通女警,当下一拧腰,反手握住廖佳颐伸到他后腰的手腕。一压一带,便把她子面朝下压在了地板上,左膝顶着她后腰,冷笑道:“服了吗?”

    “喀嚓!”

    随着一声清脆地金属磨擦,萧石只觉左手手腕一紧,竟已被一个冰凉坚硬的钢圈牢牢箍住了。猝不及防之下,心中剧震,瞠目望去,却是一只明晃晃的手铐,半边着自己。半边着廖佳颐的手。

    这其实也难怪萧石粗心大意,虽然他从系统中购买的2格斗术对付一个女警绰绰有余。但他实战经验毕竟有限,就算小时候经常跟人打架。又怎比得过从警校出来的职业警察。再加上他们二人本无仇怨,萧石也不想重手伤她,这才着了她地道。

    “混蛋!快把钥匙拿出来。”萧石又惊又怒,这时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膝尖上加了一倍力道,直顶得下的廖佳颐骨节格格作响。--凤-舞-文-学-网--

    “唔!轻一点,死人,你那东西太硬了。哦……不过好爽……”廖佳颐放肆地大声呻吟起来,继而格格笑道:“小白。想要钥匙,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你跟我好,我就什么都给你,可是,你要是不理我,别人也别想得到你。”

    “臭女人,去死吧。”萧石气极之下,用空着的右手一把拎起她的长发,流氓劲一犯,就什么都不顾了,恶狠狠道:“妈的!敢威胁老子,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头硬还是这地板硬。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交出钥匙,就等着毁容吧,我看以后还有哪个男人肯跟你这婊子上,要不要试一试。”

    “嘻嘻!哦,你顶得我好爽,加点劲哦小白,有种你就毁我的容吧,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哦。”廖佳颐蛮不在乎地道。

    萧石气极反笑,以前看武打小说的时候,常常看到这样的节,某某贼调戏良家妇女的时候,就会流着口水说:“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竟会有一个女人这样说自己。

    不过如今地萧石毕竟也不象从前那样冲动了,虽然心中怒极,但深心中实在不愿为这种小事而惹上麻烦,毕竟他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隐藏份,于是冷冷道:“廖佳颐,你究竟想怎么样?”

    “哦,其实很简单地,小白,只要你陪人家开心一下,我就什么都答应你了。”廖佳颐格格笑道。

    “没问题。”萧石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接着右手探进她后腰,“哧!”一声就把她那条黑色紧裤撕了下来,一对肥白粉嫩的后立时跃入他眼帘,里面仅系着一条基本和没穿一样地丁字裤。

    “不要啊!小白,你……你在干什么?”徐芸不知何时已站在房门口,无比惊恐地瞪着萧石尖叫道。

    萧石抬头嘿嘿冷笑:“这婊子就是欠,徐芸,你先进去,等下的场面一定很刺激,我估计你受不了。”

    “不行,这……这太不象话了,廖……佳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先放开小白好不好,就算我求你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嘛。”徐涨红了脸,向廖佳颐软语哀求道。

    廖佳颐冷哼道:“小,你少假惺惺的充好人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放了他?开什么玩笑,我只要一给他解开手铐,你猜他会怎么对我。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脱你裤子的时候什么都好说,一系上裤带,马上就变脸。你当象这样的极品帅哥哪里都找得到,我就算得不到他的心,今天也一定要得到他的人。”

    徐芸怔怔地望着两人,一时无言以对,却也不肯就此离开,只死死咬着下唇不作声。局面一时显得十分尴尬,三个大活人就这样大眼对小眼地僵在当场。

    “引导者,我快疯掉了,这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每个女人见到我,都会变得这么疯狂?”萧石百般无奈之下,只得在意识中询问引导者。

    “嘻嘻!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这张人体面具是完美地,萧石,你理解完美的真正含义吗?”

    “我理解,完美指地就是……嗯,最理想的、最好的。”

    “那么我再问你,你心目中有最完美的女人形象吗?”

    “有。比如,明轩就很接近我心中最完美的女人形象。”

    “嗯,那么

    是每个男人见到明轩都会变得疯狂?”引导者循循善

    “不是的,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实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自己认为最完美的形象,哦,就象小说里写的梦中人。”

    “完全正确,由于人类格及经历的个体差异,所以几乎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完美形象,然而那并不是真实的。打个比方说吧,萧石,也许你认为象明轩那样的女人已经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了,那其实只是因为你没有见过真正完美的女人。”

    “我晕,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玄,什么叫真正完美的女人?”

    引导者轻轻一笑:“以你现在的智商,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的确有点困难。嗯,这样说吧,所谓完美,其实指的是人类意识深处最真实的渴求,而你目前所穿的这个人体面具,就代表了这种渴求。”

    萧石默默点头,他现在的感觉很诡异,似乎理解了引导者的意思,又象是完全没有懂,苦笑道:“算了,这种玄而又玄的问题想多了会让人疯掉的,下一个问题,你对解决我现在的麻烦有什么意见?”

    “萧石,我不得不说,你对异的了解实在太少了,据我所知,尤其是女人类,她们更需要的是得到感上的满足,而不只是单纯的需求。嗯,你这个人地格实在太粗线条了。很多问题只懂得用力量去解决。哦,其实有时候我真的有点看不下去,比如刚才那个女人站在门口向你发出邀请的时候,你完全不必这么粗鲁地拒绝她,也许只需要一个温和的微笑,或者向她作出有技巧的委婉拒绝,就不可能出现现在的麻烦了。唉!如果有可能的话,其实我真的很想建议你提高一下商地。可是系统里没有这项指标,我也没办法。”

    萧石目光连闪,蓦然间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回想过往种种,许多矛盾其实都是可以在萌芽之时将之避免的,完全没有必要给自己惹那么多麻烦。树那么多敌人,要不是凭借画坊里层出不穷的宝贝,只怕早已被人砍死不下一百次了。

    “萧石,经历了那么多事,你还没有成熟起来吗?真正的力量并不是你个人空间里的那些宝贝,而是智慧。这张人体面具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它所考验的就是你地智慧,如果你运用得当,它就是一柄无往不胜的利器,可是如果你还是习惯于用暴力去解决一切问题。它就是你的催命符。”

    萧石全剧震,一时间汗透重衣。怔神良久,方才心悦诚服地道:“引导者。我懂了,我……终于知道今后的路应该怎么走了,真的,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下一刻,他的眼神已变得如一汪深潭,深不见底。他缓缓松开一直顶在廖佳颐后腰上的膝盖,右臂一抄,将她拦腰抱起。然后径直走向卧室。

    “小白,你要干什么?“徐芸在他背后紧张地问。

    “睡觉。”萧石头也不回地道。

    走进卧室后。萧石用肩膀推上门,然后抱着廖佳颐合衣躺到上,笑道:“今天我们就一起睡吧。”

    廖佳颐芳心大悦,不安分地在他怀中扭动着,忽然伸手去解他的裤带,媚声道:“小白,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萧石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任她拉开自己地裤链,将一只绵软的小手伸进内裤。廖佳颐地经验显然十分丰富,而且她的手指也十分灵巧,极有技巧地在萧石裆下轻轻揉捏起来,不一刻,便把那里揉弄得坚如铁石。

    萧石深吸了一口气,极力苦忍着潮水般地冲动,喘息着道:“廖佳颐,我是一个功能正常的男人,我承认我没法抗拒你的挑逗,也许用不了一分钟,我就会象一条公狗那样扑到你上,但是如果你我这样做了,我会恨你一辈子。”

    廖佳颐格格一笑,滴滴地道:“那你就恨我好了,让你恨一辈子总比你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的好。”

    “是的,我不但恨你,而且还会把你碎尸万段,这件事之后,我会把你上的一片一片割下来,然后拿去喂狗,想试一试吗?”萧石咬牙切齿地道。

    廖佳颐全一僵,不由得机伶伶打了个冷战,手指的动作也停了,怔怔地道:“我……你怎么会这么恨我?我只是想和你好而已。”

    萧石冷漠地道:“如果只是因为你,就把我从一个人变成了一条公狗,你认为我会怎么对你?”

    廖佳颐发了半天呆,忽地惨然一笑,默默把手抽出,接着扑簌簌流下泪来,呜咽道:“我……我只是喜欢你,想和你好,这也犯了天条吗?以前那些男人,哪一个见了我不是如狼似虎的?你这个伪君子,你们男人不都是一个样,你这样装腔作势地做给谁看。”

    “做给我自己看。”萧石长长松了一口气,幽幽道:“以前地事我全都记不起来了,可能从前我是个大流氓,可能在我失忆前还刚刚干过十几个女人,但是,在我还没弄清楚我的真正份前,我绝不会和任何女人发生任何关系。因为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地某个地方,正有一个深我的女孩在默默等待着我回家,如果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可能我连做禽兽的资格都没有了。所以,我绝不许自己为了那几秒钟的快感而一辈子生活在黑暗中,如果一定要得到那几秒钟的快乐,我宁可找一片猪,跟一个动物的尸体**。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不!小白,你不要吓我,我真的没想过那么多,我不是天生就是这么下的,我只是怕你被别人抢走,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我改,我什么都改,求求你,不要不理我……”廖佳颐一头扎入他怀中,紧搂着她大哭起来。

    萧石心中苦笑,当帅哥可真不容易啊,只要不脱下这个面具,以后类似的麻烦可有的受了。正感慨间,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又在意识中响起:“领悟男人本色,获得趣味值10点,领悟逢场作戏,获L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点纸成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