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婚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翼之剑 书名:点纸成金
    <---凤舞文学网--->    当萧石抱着那根硕大无比的“箩卜”交到一新郎装扮的方慎手上时,这位医学博士显然被吓住了,家学渊源如他,怎会看不出这是什么货色,方家请来的亲友中自然也有许多识货的,乍见这一景,也全都吓呆了。--凤-舞-文-学-网--

    消息不胫而走,就连那些早已进餐厅落座的亲朋们也都纷纷涌向了迎宾处,争相目睹这一盖世奇珍。

    方慎牙关打战,痴痴地道:“这……这真的是送给我的?”

    萧石耸耸肩,摊开手道:“一点小意思,大舅哥,用不着这么激动吧。”

    这时方涣之夫妇也终于被惊动了,急急地赶了出来,当方涣之见到这根大人参时,先是一怔,随后惊喜交加,冲上前摸摸根须、嗅嗅气味,接着一寸寸转过头,声音发颤地向萧石道:“这……这是你的。”

    萧石面无表地道:“是的,这是我送给方大哥的新婚贺礼。”

    方涣之略显尴尬地笑着,忽然上前两步,一把握住萧石的手,激动地道:“贤侄,我们之前有一些误会,你看……”

    萧石呵呵一笑,眼神中却尽是冷漠,反握住他的手道:“还提那些事作什么,方先生,咱们始终还是一家人嘛。”

    “好好好。”方涣之连说了三个好,大有相见一笑泯恩仇的意味,拉着萧石的手再也不肯松开,和他携手步入宴会现场。从始至终,萧石只淡淡扫了明轩一眼,二人目光相对时,明轩眼中露出一丝难以言表的凄然和落寞,嘴唇微微翕动,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方家大少爷成婚,哪有不隆而重之的道理,再加上方涣之今时今的地位和声望,早已和从前那个一省名医不可同而语了。虽然世界各国高层都知归神丸出自萧石之手,似乎已是众所皆知的事,然而这只不过仅仅局限于政界高层和报界相关人员而已,其他人焉能得知,所以对于外界公众而言,方涣之依然是不折不扣的归神丸发明人,有谁能想得到是出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学生之手。

    自从见了萧石后,方涣之就再不理睬其他人了,直接把萧石和方茹的座位安排在自己边,紧握着他的手喟叹道:“贤侄啊,不瞒你说,这些子我真是越想越不是味儿,你我相交莫逆,堪称忘年之交,我家茹儿又和你如此亲近,你说,我们怎么就闹到这一步了。--凤-舞-文-学-网--唉!萧石,我们来满饮一杯,就当我方涣之向你赔罪了。”

    萧石淡淡一笑,道:“方先生,以前的那些事其实连我自己都说不清,不说别的,方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以后我还想和她结婚,呵呵!真到了那一天,你就是我的岳父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方涣之用力点头,亲自斟了一杯酒递到他手上,愧然道:“萧石,我也不废话了,咱们喝过这杯酒,从前的事就一笔勾销,如何?”

    “叮!”一声轻响,两杯相撞。

    萧石一仰脖子喝干杯中美酒,嘴唇笑道:“方先生,方夫人,真是对不住了,我今天来只是坐一坐,等下还有一件要紧事办,呵呵!我就先走一步了。”

    方涣之神色一黯,轻叹道:“那好吧,我就不强人所难了,萧石,你今天能来,而且带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真的很高兴,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答谢。”

    方茹一听,在桌子底下拉拉他的裤角,悄声央求道:“坐一会再走嘛,你看,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唉!我知道你今天只是为了我才来的,可是,你就真的和我爸一辈子这样僵下去吗?”

    萧石真诚地望着她双眼,认真地道:“我真的有急事要办,不骗你。”

    方茹这才释然,轻叹道:“好吧,那我送你出去。”

    方涣之夫妇和方茹一直把萧石送到酒店门口,望着他乘坐的加长林肯远去,方涣之长长叹了口气,转向女儿道:“茹儿,萧石这孩子,我和你娘其实都是打心底里喜欢的,这孩子人品好、心肠好、而且也越来越成熟了,的确是个值得你托付终生的人,唉!只是这孩子子实在太倔,以后难免是要吃亏的。你既然一心和他好,有时候就得多提醒提醒他啊。咦!怎么搞的,那边怎么开来了那么多警车?”

    方涣之话音方落,已有一辆警车在他面前猛刹住车,南都市公安局副局长田佩文第一个从车上跳下来,向方涣之笑道:“方先生,请问新郎新娘现在在哪里?”

    方涣之脑子一时还没转过弯来,他和这位田副局长虽然认识,但也没有什么私交,所以排宾客名单时就没想过要算上他,想不到他竟然不请自到了,而且还闹出这样大的排场来,不过这阵子不请自到的客人他实在见得太多了,上门就是客,而且指名要见新郎新娘,总不见得赶人家走吧,于是下意识地向旁一让,抱拳笑道:“田局长大驾光临,真是荣幸之至,里面请!”

    田佩文再不多言,神色一肃,向他抱拳还礼,当先向大堂深处快步行去,后七八辆警车上的警员们也纷纷跳下车,几乎人人都将手按在腰间,紧随在他后。

    方涣之陡地一惊,这时才回过味来,这副排场哪里象是来喝喜酒的,简直就是来捉拿要犯的,忙丢下妻女,紧赶几步追上田佩文,急促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田佩文面罩寒霜,只冷冷答了四个字:“执行公务。”

    当大队警员脚步杂沓地踏进宴会场时,闹哄哄的贺客们顿时安静了许多,田佩文脚步毫不迟疑,领着几个手下越过层层饭桌,径向礼台行去。

    “谁是明玉楼?谁是明轩?”

    “我就是明玉楼。”明玉楼面沉似水地从人群中越众而出,表无喜无悲,又向台上一袭洁白婚纱的新娘一指,淡淡道:“她就是我的女儿,明轩。”

    “你们被逮捕了,这是逮捕证,请签字。”……

    子夜时分,南都市东郊一片警卫森严的建筑群。

    一间封闭式的大房间中,两人隔着一张长条案,相对而坐。

    明轩已经换下了婚纱,穿着一件高领羊绒衫和一条牛仔裤,素面朝天,反倒益发显得清新脱俗,只是双腕上箍着锃亮的手铐,令气氛异常沉闷。

    “萧石,我不得不承认,我看错了你,也高估了我在你心中的位置。”她面容平静地道:“你说得对,一个女人,永远无法理解男人的世界。不过我并不怪你。你没有背叛你的祖国,我也没有。好了,一切都结束了,你还来做什么?”

    萧石静静凝视着这个美丽如精灵的女子,淡淡道:“因为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那个女人的?也就是我曾经的母亲。”

    “你一定要知道吗?”明轩眼中闪过一丝怜悯。

    “是的,因为她曾经是我的母亲。”

    明轩轻声叹息着,喃喃道:“我们是在一家最下等的院里找到她的……,你,还想继续听下去吗?”

    “够了。”

    萧石缓缓站起,向门外走去,低沉地道:“明轩,再见了。一小时后,会有一架飞机送你和你父亲回国。请你回去转告你们的国王,那个女人无论是生是死,都和我无关。”

    临出门时,他忽然站定脚步,回头深深望了她一眼,微笑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善待她,毕竟象她那样一个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女人,不值得对她做什么,是不是?”

    明轩目光迷离地望着他瘦削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泪水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

    数分钟后,萧石手中提着两瓶红酒,没有敲门就直接闯进了齐远山的办公室。

    他将其中一瓶酒扔给了齐远山,然后直起脖子,如牛饮水般猛灌一通,然后擦擦唇角溢出的酒渍,含糊不清地道:“老齐,谢了。”

    “不用谢,这是我们份内的工作,你也许还不知道,明家在那个小国家里的地位其实相当之高,嗯,这么说吧,那个国家的现任国王见了明玉楼,还得称一声堂叔呢。如果不是因为你,其实我们近几年都不会考虑动他的。”齐远山耸耸肩,无所谓地道。随手打开了手中的红酒瓶。这种从兑换品栏中购买的红酒饮用十分方便,瓶口上只有一个简易的橡木盖,一拧就开。

    萧石微微眯起眼,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我真的有点好奇,老齐,你来萧石办之前究竟是干什么的?”

    “哦,这个嘛。”齐远山老脸微红,略带羞赧地笑着:“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职业,是专门窥探别人**的。”

    “扑!”萧石刚喝进去的一口酒全都喷了出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点纸成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