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说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翼之剑 书名:点纸成金
    <---凤舞文学网--->    位于南都市南郊的七号公路,历来是一条交通繁忙的主干道,从市区一直延伸到长清江北岸的天龙码头,即使在这凌晨时分,从附近各郊县向市区运送生猪、活禽及瓜果蔬菜的货运车辆依然川流不息,正是由于这些披星戴月往来驰骋的运输车队,六百多万南都市民才能从每天清晨起就能在菜场或超市里买回各式各样的新鲜食物。--凤-舞-文-学-网--

    然而,今天却是个极例外的子,一大清早,拎着方便袋或菜篮子兴冲冲赶往菜场的家庭主妇们忽然发现,新鲜蔬菜的价格几乎翻了个倍,而且就算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猪、活禽的价格也猛涨了五成,而且整个南都市都没有一家菜场供应的,摆在案板上的几乎都是刚从市区冰库中紧急调运来的存货,这一切都只缘于一个原因,整条七号公路以及周边十几条交通要道全部戒严了。

    南都市南郊,上万名荷枪实弹的野战军官兵以七号公路为圆心,整整设置了七重包围圈,最外围则分布着上百辆坦克和装甲车,二十几架武装直升机在天空来回盘旋,一副如临大敌的肃杀气象。

    包围圈核心,萧石独自立在运钞车车顶,一手拎着半瓶红酒,另一只手指间夹着根三无香烟,眯起眼望着自天边投下的第一缕晨曦,抽一口烟,喝一口酒,似乎浑没把近在咫尺的千军万马放在心上。

    如果连死都不在乎,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值得畏惧的?

    距运钞车仅五十米之遥的一辆装甲车上,一戎装、两鬓斑白的吴永良中将同样立在车顶中央,四目相对,已不知无声地对峙了许久。

    “萧石,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真的要不顾一切、为了一个罪证确凿、死不足惜的杀人犯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天下,成为一个万人唾骂的全民公敌吗?”

    “吴将军,不用再废话了,我说过,你,是我萧石这辈子最敬重的人,可我不是你,我也不想学你,因为我这辈子从来就没想过当一个大英雄、大将军,我只想和我老爸在一起,过自己喜欢的子,我不懂那么多法律,也不明白为什么宰掉一个混蛋就犯了天条,退一万步说,就算我老爸犯了天条,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不许任何人碰他一个手指头。--凤-舞-文-学-网--我们父子要生就一起生,要死就一起死。最起码,我脚底下还踩着一个比我们金贵一百倍都不止的龙少爷,两条命换一条命都划算得很。”

    “萧石,我很痛心,不是我夸大其辞吓唬你,我吴永良带了四十年兵,亲手处理过的突发事件成百上千,实话告诉你,萧石,在这样绝对的兵力优势下,只需要一支特种小分队,就能在30秒内干掉你们父子俩、同时救出人质,之所以我到现在还没有下达命令,是为国惜才啊孩子。可是说到底,萧石你个人再有才,我也不许任何人牺牲党纪国法来和你做交易。”

    萧石冷笑连连,仰头灌下一脖子酒,将酒瓶随手将远处掷去:“吴将军,我相信你永远不会做这种交易,可是我看来看去,一直看到现在,好象全天下就只你一个人死抱着那个什么党纪国法,不说别的,就说我脚底下这位龙少爷,所谓的党纪国法,在他们眼里比卫生纸都不值钱,吴老爷子,我想请你说一句大实话,你这位将军司令管天管地,能管得到他们头上吗?恐怕就算是你老,也只能拿这些没营养的废话来吓唬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吧。”

    吴永良摇头苦笑,深深叹了口气,将视线远远投掷向天边一架越飞越近的运输直升机,凝目良久,直到那架飞机缓缓降落在千米开外的一处旷地上,这才收回目光,垂着眼睑攀下装甲车,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专车。

    崔泽上尉紧跑两步迎上前,小心翼翼地提醒道:“首长,就这样走了,恐怕不妥吧,是不是应该向中央派来的特使交待一下?”

    吴永良神疲惫地挥挥手,只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回家。”

    直升机舱门缓缓开启,一个相貌儒雅、着浅灰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下舷梯,一名大校迎上前去,向他立正敬礼:“特派员同志,101机步师师长孙雷率全师官兵欢迎您的到来,请指示。“

    特派员的目光并没有在那位大校上停留片刻,只是手指着远处独立在运钞车顶的萧石问:“就是他吗?”

    “是!”

    “吴永良呢,他在哪里?”

    “吴司令已经回家了。”

    特派员皱起眉头,却没有再说什么,迈着沉稳的步伐径向萧石方向行去,边走边道:“孙大校,给我一个扩音喇叭。喏,还有那个萧石,也给他送一个。”

    五分钟后,在数十名持枪警卫的团团拱卫下,特派员深沉而富有磁的男中音不疾不徐地远远飘开来:“萧石,我姓齐、齐远山,是中央政府委派的全权谈判代表,对于你提出的任何要求,我都有权直接给予答复,让我们在101师全体官兵面前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怎么样?孰是孰非,我相信自有公论。”

    萧石乍听“齐远山”三个字,不由得心头一跳,好在他记忆力惊人,片刻间就回忆到数月前曾听方慎提及过此人的大名,好象是中国国画界和明玉楼齐名的一位重量级人物,不觉脱口而出道:“齐远山?你不会就是那个会画画的齐远山吧?”

    话刚出口,萧石就后悔了,暗骂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中国人同名同姓的多了去了,一个中央特派员和一个国画界举足轻重的大师级人物根本就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种存在,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呢?

    “呵呵,不错,我就是那个会画画的齐远山,萧石,你也会画画吗?”

    对面而立的齐远山哑然失笑,他天赋异禀,七八岁时就以画坛神童之名名满京师,年及弱冠声名便直追年长他十多岁的南都画圣明玉楼,南明北齐,并称当世画坛两大宗师,然而也许是他为人谦抑、或是为了别的什么缘故,总是对外界宣称自己对画艺不过是略窥门径、粗通皮毛,只能算是个勉强会画画的人而已。然而他自己这么说可以,外人可从不敢这样评价他的作品。

    萧石大感意外,怔了片刻,忽然捧腹大笑:“齐远山!哈,真的是你,听说你画画很厉害呢,早就想见你了,想不到你真的是齐远山呢。对了,我听说明玉楼最擅长工笔人物画,那么你呢,你最喜欢画什么?”

    这时两人之间的对答都是通过扩音器传播的,在场上万官兵都听得清清楚楚,几乎人人目瞪口呆、一头雾水,就连齐远山本人此前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不觉讶道:“萧石,你很喜欢画吗?”

    萧石用力点头,兴致勃勃地道:“我哪里只是喜欢,简直就是死了画画,我们找个机会切磋一下怎么样?呵呵!不对不对,我那两下子肯定比你差远了,你可是大画家呢。”

    齐远山越听越奇,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传说中的混世小魔头居然是个画痴,微笑着摇头道:“这你可就错了,萧石,其实我这个大画家画技实在平常得很,说了你可能都不相信,我从来没有一天正儿八经地学过画。好了,这些闲话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慢慢聊,既然是同道中人,咱们俩说话也方便些,萧石,事到了这一步,总得有个了局,今天我代表政府来和你谈判,之所以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你谈,就是要让大家伙一起来评评是非曲直,天下的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是不是?”

    “是。”萧石翘起大拇指,向齐远山比划了一下,亢声道:“齐远山,你这人很对我的脾气,说理就说理,谁怕谁啊,我最怕就是你们不讲理,划下道儿来吧。”

    齐远山微微一笑,缓缓道:“那么我先提一个问题,杀人偿命,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咱们今天不讲国法,只说人,不错,你父亲是因为受骗上当才一时气愤杀的人,萧石,请你摸着良心回答我,那个受害人真的该死吗?”

    “不该死,就算那个混蛋真的该死,也不应该由我爸动手,不然,谁都可以随便跑到大街上去杀人了,这个道理我懂。”萧石淡淡道。

    “那么,你父亲是不是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不该。”萧石斩钉截铁地道。

    齐远山哈哈大笑,不屑地道:“萧石,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本来我以为你既然敢单枪匹马和全世界的暴力集团对抗,一定是一条敢作敢当的好汉子,真没想到你是个这么没出息的窝囊废,狗的,算我今天白来了。”

    萧石冷冷一笑:“齐远山,你等着,我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下一刻,他的形已消失在空气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点纸成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