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将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翼之剑 书名:点纸成金
    <---凤舞文学网--->    冲进门来的郑光荣一看眼前景,几乎被吓傻了,他怒吼一声,抢上前抱住吴建国,只见他面色青紫,双目紧闭,已晕了过去,下体处一片殷红,正汨汨地冒着血泡。--凤-舞-文-学-网--

    郑光荣慢慢直起腰,面色青得骇人。以他多年的刑侦经验,怎么看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萧石的一只手还被铐在暖气片上,连内裤都被扒了下来,这幅场景,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他现在很后悔,真的很后悔,他能拥有今时今的地位,靠的绝不仅仅是吴家的恩赐,的确,从部队复员后,如果不是吴将军的一个电话,他一个农村兵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留在南都市的,更不可能进入公安系统。然而十几年来,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屡破大案要案,先后两次负重伤,从一个最底层的派出所户籍警一路升迁至市刑警队大队长,其中付出了多少血汗,只有他本人最清楚。

    这次吴建国来找他,他原本是非常高兴的,可以说,当年在军区大院里,他是看着吴建国长大的,长久以来,他对吴家的感是既感激又亲切,吴建国请他帮忙,那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再说,对方只不过是个犯有前科的小混混,处理这类事件,他当然是得心应手的。

    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事会闹到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此刻的郑光荣,面如死灰,额上冷汗涔涔,忽然眼中厉芒一闪,死死盯着昏厥在地上的萧石……

    凌晨时分,南都军区大院的一幢小楼内,崔泽上尉轻轻叩响了吴永良将军的房门,稍后,卧室中立刻传来一个威严而低沉的声音:“谁?”

    “我是小崔,首长,出大事了,请您立刻出来接电话。”崔秘书小心翼翼地道。

    门后静了片刻,接着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是总参哪位首长打来的?”

    “不是,是陆军医院打来的,建国,建国他……正在急救。”

    门开了,吴永良将军一戎装,肩膀上两颗将星金光耀目,面罩霾,却不见丝毫紧张之色,他没有在门口停留片刻,急步向书房行去。

    五分钟后,一辆黑色军车野马般冲出军区大院。

    南都军区陆军医院,灯火通明的急诊室走廊上忽然响起杂沓的军靴声,吴永良将军大步行来,后紧随着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卫员以及崔泽上尉。--凤-舞-文-学-网--

    穿白大褂的院长第一个迎上前,敬礼道:“首长好。”

    吴将军挥挥手,面无表地问:“况怎么样了?有生命危险吗?”

    “报告首长,我已经安排了院里最好的主治医生为建国动手术,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具体况要等手术后才知道。”

    吴将军点点头:“那就等吧,公安局的同志来了吗?”

    “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田佩文应声而出,同样向他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惭颜道:“老首长,对不起,我们没有尽到责任,没有保护好建国。”

    吴将军不耐烦地道:“废话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得详细点。”

    田佩文清咳一声,叹了口气道:“我就把刚掌握到的况向首长汇报一下,今天刑警队抓了一个盗窃嫌疑犯,郑队长,也就是您的老部下郑光荣,正在审讯室作笔录,恰好建国去看望他,谁想到那个嫌疑犯竟忽然暴起伤人,把建国和郑队长都打成了重伤,唉!现在郑队长也在另一个急诊室里进行抢救,据初步诊断,他断了两根肋骨。”

    吴将军目光一闪,冷哼道:“好嘛,一个刑警队长,一个在役军官,竟然被一个嫌疑犯打得个个重伤,当时现场还有什么人?”

    “还有一个警校刚毕业的见习警员,名字叫孙梅,是个女同志,她当时负责记录工作,一看况不对就马上跑出去喊人了,所以没有受伤。”

    吴将军蹙着眉思索片刻,冷笑道:“恐怕这事没这么简单吧,我问你,当时那个嫌疑犯有没有戴手铐,他高多少?年龄多少?体重多少?犯的是什么案子?”

    田佩文苦着脸道:“对不起,老首长,我也是刚从上被拉起来的,具体况还没有完全掌握,请您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回局里问问。”

    吴将军点点头,挥手道:“去吧。”

    十分钟后,田佩文合上手机,脸色已变得刷白,竟不敢抬头直视吴将军,沉声道:“那个嫌疑犯名字叫萧石,18岁,高175公分,体重60公斤左右,市职业二中学生,有一次聚众斗殴的前科,家里只有父亲,没有母亲,他父亲也是个杀人嫌疑犯,目前已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吴将军目光连闪,浓眉紧锁,不悦地道:“我不需要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小田,你好象还有两个问题没有回答我,第一,他当时有没有戴手铐?第二,他犯的是什么案子?”

    “这……。”田佩文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嫌犯当时戴着手铐,他的案子是一桩入室盗窃案,案发地点就在他家附近,现在正处于排查阶段。”

    “笑话!乱弹琴。”吴将军勃然变色,怒道:“一个尚处于排查阶段的案子,你们就把人抓了回来,还给人家上了手段,田佩文,你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还讲不讲一点人权?还讲不讲一点法治?中央三令五申强调,以法治国,以人为本,你们这些干公安的,脑子进水了是不是?怪不得,怪不得人家一个体重才60公斤的年轻人,要跟你们以死相拼啊。”

    这一顿厉斥直唬得田佩文面如土色,满头大汗,讷讷道:“老首长,这件事我们的确有不当的地方,我……我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唉!光荣他……他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混。”

    吴将军寒着脸,森然道:“光荣这孩子我了解,为人稳重踏实,对党和人民绝对忠诚,否则,我当年也不会把他调进公安系统。好了,这件事我已经清楚了,但是我不说,因为我不是执法者,小田,你是执法者,你看着办。不过作为你的老上级,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执法的时候最好摸着自己的良心。”

    “是,是,是,老首长您说得对,请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秉公处理,凭良心办案,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田佩文一叠声道。

    吴永良深深叹了口气,缓和了语气道:“小田啊,你又错了,你不需要向我交待什么,为南都市公安局长,你应该给南都市人民一个满意的交待。好了,那个孩子在哪里?我要去看看他。”

    田佩文讶道:“老首长,您说的是谁?”

    吴将军冷哼一声:“就是你们所谓的那个嫌犯。”

    田佩文全一震,吃吃地道:“建国还没出来,要不要等会再去,那孩子现在被送到了武警医院,开车过去也要四五十分钟的。”

    “那就去武警医院。”吴将军断然道。

    萧石悠悠醒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位眉直鼻正、脸膛宽厚的老人,他支撑着想坐起子,却被那人按住了:“孩子,先不要动,躺着说话就行了。”

    “你是谁?”萧石虚弱地道。不过发出的声音有点怪异,因为缺了两颗门牙,所以听上去有点漏风。

    “我是省公安厅的,孩子,伯伯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如果你还愿意相信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就把你昏迷前的一切都告诉伯伯,好不好?”

    萧石一眨不眨地盯了他半晌,忽然冷笑起来:“我当然敢告诉你,可是,你敢听吗?”

    老人淡然道:“只要你敢说,我就敢听,而且,敢做。”

    “好,我!小爷我光棍一条,烂命一条,怕个鸟。你敢听,我就敢说。”萧石的流氓劲一下子上来了,无比嚣张地叫道。

    一小时后,吴永良将军从病房中缓步出门,他的脸显得极为森,崔秘书小心翼翼地迎上前,低声禀道:“首长,建国出来了,手术很成功。”

    “不要提这个畜牲!”吴将军突然急步向外行去,陡地发出一声震人耳鼓的咆哮:“让他去死,让他现在就去死,就当我吴永良没有生过这个小畜牲,老子现在就去把他宰了,省得留在这世上害人。”

    崔秘书面色剧变,怔了怔,追上两步急道:“首长,请千万不要冲动啊,建国他……陈院长说他,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啊。”

    吴将军陡地刹住脚步,回头厉喝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崔秘书象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垂下眼睑,讷讷道:“陈院长说,由于建国的生殖器遭到粉碎伤害,已经……已经无法修复了。”

    吴将军高大的躯体晃了晃,崔秘书一把扶住他胳膊,含泪道:“首长,请您不要太难过了,我……我……”

    沉默良久,陈将军挥臂推开了扶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向前行去,那背影显得异常萧瑟。这一刻,他只是个孤独的老人。

    空气中传来一声悲怆的叹息:“建国他娘,我,对不住你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点纸成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