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回它也哭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永野望的**最近是尖的。--凤-舞-文-学-网--

    等待永远是难熬的。尤其是还守护着一个难以和其他人泄露的秘密。加上家族前途个人前途沉重的压力。永野望坐在那里已经急疯了。

    门外汽车声传来了。

    杜月笙在院子里和人寒暄几句的声音也传来了。

    赶紧从沙起来。

    向外走去。

    听着杜月笙的脚步越来越近。然后是先赶出去的焦文斌在说:“月生哥回来了?”

    “恩,永野呢?”

    说话的时候,杜月笙已经看到了永野望。

    “怎么?急急忙忙的,我去办事的。”杜月笙道。

    永野闭起嘴巴走了书房里。

    杜月笙示意焦文斌去忙。

    然后坐了下去。眼睛里却有着疑惑:“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月生。”

    永野望神色凝重的看着杜月笙:“我,我请你帮忙。”

    杜月笙眉头顿时皱起了。

    一副感觉到了什么的样子。试探地看着永野望。等待着。

    咬牙切齿呃。

    永野望也知道。这个事杜月笙就算知道了,也不会主动说的。求人啊!

    眼睛里决然的光一闪,永野压低了嗓子:“月生。帮我设计下,6军部不能够抬头。”

    杜月笙的瞳孔明显的一缩:“你,你如果保证?”

    保证什么?

    保证安全。刺杀堂堂本6军大臣。一旦事泄露,杜月笙将遭遇本6军疯狂报复。--凤-舞-文-学-网--没保证,凭什么为你玩命啊?

    永野望默默的点点头,沉思了起来,他现在得到了永野修的默许。全盘的策划这个事。当然大局还是永野修去掌握的。

    他有一定地权力,习惯的,他看向了杜月笙。眼光里的等待,等待的是杜月笙开出地价码。

    而杜月笙却讥讽的笑了。

    虹口公园的那次人炸弹。

    那是因为一二八之后。**失利,本人大举庆贺,结果冒充本人的两个棒子跑进去丢了炸弹。

    现在却是另外一回事

    白伊川在自己精锐士兵保护下,在海军上将边。随意地被刺杀了?鬼相信永野修啊?

    他总不能够明目张胆的做了白伊川吧。

    关键的问题是杜月笙一直考虑的。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不知道怎么地,杜月笙脑海里总闪过这种恰当的话。而且似乎他一直是这么做的。

    讥讽地笑,折磨着有点焦虑失态地永野望。

    嗓子里是声野兽般地呐喊:“杜桑。事关重大。拜托了。”

    杜桑?

    呢。

    杜月笙摇摇头,非常不高兴的看着永野望:”我哪里不严肃,我甘冒命为你如此。还要如何?但是刺杀了白伊川地时候。你们国内呢?别忘记6军部可不是他白伊川一个人。单单一个田中就很麻烦。永

    c野。你不会是这个时候许我天大的好处。最后不行了我便替罪羊吧?“

    ”没有,没有。杜桑,今天我来,是诚心诚意的,过去的友也在。杜桑,请你相信我,和我叔父的决心!”永野望有点急了。

    他还真的没这么想。他自己认为在完全完成计划,和过渡时期前,杜月笙和他可是不可或缺,互相依靠的。

    杜月笙淡淡的一叹息:“永野,我相信你,可是你我在天下这盘棋里都是小人物。”

    “小人物也能够改变一

    神经病?歇斯底里的?

    杜月笙诧异的看着对方,恩恩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问题是,小人物更可能是替罪羊,再说了,没有你背后整体力量的配合,单独的刺杀有什么效果?我不做没把握的事。”

    “这么说,月生,你对刺杀非常有把握?”

    “不。”

    杜月笙断然的提出了底牌:“没有永野将军的配合,你认为我会安排人手杀进海军部么?”

    永野望铁青着脸,咬着牙,自己还是太冲动了。

    永野修没有叫自己。

    其实,也许,他正等着自己回去吧?

    “成大事,要忍啊,羽翼未丰呢。兄弟。”

    杜月笙的手带着诡异的气息,按在了目瞪口呆的永野望肩膀上:“等到有足够的力量,才行,现在我们单独干,对手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受教了。”

    永野望点点头:“月生,按你我的交,现在请你帮我设计一个方案,我去和我叔父联络,确认整体的方案,完全配合后,我们就动手。”

    “好。永野,记得,此时此刻关键的很。千万要快。6军部难道会看关东军死绝了么?”杜月笙反问道。

    永野恩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杜月笙这里,他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现在,他还是要去找自己的叔父,整个海军和其他力量,不是现在的他能调动的。

    随便永野望怎么折腾吧。

    海军部在这种关头。不不会没反应了。关东军要翻盘,6军部就要上。

    其实复杂的事有时候是简单的加减而已。

    提前限制,6军部,警惕相持着。上海滩这边白伊川被设计斩杀。东北一带,举全国之力,先打个痛快。

    相信本人会老实这么些子,受到点损失的。

    无非就是这么回事

    杜月笙想着。

    随即焦文斌走了进来。

    “他和你抱怨什么的?你的亲密战友。”杜月笙越是大战之前,越是放松。

    这种放松从过去的刻意,到现在的本能。

    心态,杜月笙已经是真正的一代教父的心态了。

    焦文斌一笑:“月生哥,你闹我呢。他找我不停的问你,然后突然问最近杜公馆里有什么动向。”

    “没提那个事?”杜月笙指的白伊川的事

    焦文斌摇摇头。

    “没义气的东西。”

    杜月笙大笑起来:“走,文斌,事我早就想好了的。等他来,我就提议。我们先安排几位先生做准备吧。‘

    “功成之,张学良会如何?”焦文斌道。

    杜月笙抬起了头来,看着北方,想了想,回答道:“岂有不力斩敌寇,以报杜某之理?”

    言罢,兄弟二人相视一笑。

    此时此刻。

    杜月笙目光所向处中国东北。

    民国二十年十月十八傍晚。

    薛岳将军所部突进“奉天”城,伪市长土肥原惊慌失措,仓皇而出。

    得知消息,正抱着复国梦想的伪满天子“花容失色。”

    是夜,本关东军司令声泪俱下,电告国内,再无后援,帝国百年大计将就此,随着数万关东军的玉碎而成为一场泡影!

    咿!也哭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