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回敌国的邀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话说一次就足够了。--凤-舞-文-学-网--

    甘格林的车子开出领事馆的时候,杜月笙就知道了消息,但是他没有再命令焦文斌等人去和那些居民们说什么。

    因为没那个必要!

    昨夜酒醉后,一醒来,站在前的文斌,告诉了他事的经过。

    自己小看了国人。

    再那样,就是侮辱了。

    看着文斌手里的大洋,和章太炎留下的一份信。杜月笙微笑着。

    那个北上的老人也许能够带来奇迹。

    而上海滩的变化,也该带给甘格林震惊。

    上海的杜月笙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上海也是独一无二的。这个年月里,上海滩的,梦醒了的中国人亦是独一无二的。

    他期待着精彩。

    此时。

    甘格林的汽车已经行到了英雄堂那里。英雄堂,是上海滩的百姓们起的名字,是章太炎手书的。

    下了车。

    甘格林抬起头来,看着一砖一瓦都写着血泪的奇迹。心里微微地一个叹息。

    人。是感的动物。

    杜月笙赢得他信任和友谊的同时,他对中国人的印象其实已经渐渐的改变。

    这个道理是很正常的。

    便如同遥远的美国,罗斯福先生对中国的印象一样。

    一个人要了解一个国家,往往从他认识的一个人上能够看到点什么。

    因为他们通过地人,是那个独一无二的杜月笙。

    弄堂的青砖墙上,还挂着白花。

    门楣上,那面据说能够照出地狱鬼魂的镜子,闪了一下甘格林地眼睛。

    市井里的百姓,那简陋的住宅里。一股暗暗的气息。甘格林不习惯地扭动了下头。

    他的翻译微笑着对屋主讲着总领事的来意。

    甘格林一边听着,一边看着外边渐渐围聚过来的人群。被人注视地感觉总是很好的,尤其是他觉得自己在干一件非常仁慈的事。--凤-舞-文-学-网--

    抚恤!

    “他们说,他们不晓得什么大道理。只晓得儿子是跟了杜先生做事地。也只晓得儿子是为打东洋人,保护邻里们才走地。”

    焦文斌地话在杜月笙的脑海里回想着。

    “几个学生被他们推了出去。不肯要那个钱。因为学生们说是捐款来地。几家老人说杜先生已经给了好多了。做人要有数。儿子没了,先生还管养老,不能够再不知足。要那几个后生好好的读书。**着父母恩。先生心血,早点成*人。”

    手里的茶杯轻轻的转着。

    几滴水,溅落了手背上,杜月笙恍若未觉。

    “后来。那些学生没办法。只好说出了,据说东洋人给法国人道歉了,还给了钱。法国人要来看他们。想不到几个老人家都是一条心的。不等后生们讲完。就骂,绝对不会要这个钱的。儿子走的有骨气。做爹妈的不能丢了儿子的脸。不然没脸见人的。”

    杜月笙的手继续在转着。老人们还说。领事也好,东洋人也好。上海有杜先生呢。

    他们不怕!

    我配么?

    不过是一个带着人生**的江湖市井人物?后世的辱骂少么?

    我怎么不配?

    我前世今生的根便在这里。有那样的阅历,岂能不干出事业?岂能不守护故乡?

    “从今起,壮士之父母便是我等之父母,壮士之妻子便是我等之姐妹,壮士之儿女便是我等之儿女!”

    章太炎所说的誓词就刻在英雄堂的门口石碑上。

    后世那句:

    温饱是谈道德的必要条件。

    这里想着,有点觉得轻浮,却也有点实相关着。

    杜月笙知道,没有人是圣人。

    这人世间是有着坚贞不屈的壮士,有着为国为民赴汤蹈火的英雄。但是大多数的还是普通的人。

    便是那些壮士英雄也有着家人。

    给他们希望,给他们保障,人人才有力气去做其他事,去想其他事

    一家老小饭也吃不饱。

    哪个执政者,哪个带头人有脸面去要求人家这样那样?

    这些道理,杜月笙都晓得,这就是他一直在为兄弟们安排后路的原因。看来,这方面还要加强。

    忽然的。

    万墨林急急忙忙的在外边禀报:“月生哥,永野望来了。”

    “恩?”杜月笙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要?为什么?”

    “老头子不会要这个钱的!我还没老地不能动呢。我有手有脚。自己还能够养活自己。不要!”

    甘格林楞在了那里。

    一群老头站在他的面前。穷苦人脸上的菜色,和那衣衫褴褛的样子。他知道这些人家境不富裕的。有钱为什么不要?

    这不是笔小数目。

    “领事先生,中国人不会要这个钱的!中国人不会要这样的钱。老人们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们自己会孝敬!要不到您替那些东洋人来了。”

    围观的人群里,一个带了点稚气地声音,尖刻的讽刺道。

    甘格林听的明白中国话,他都可以和杜月笙直接交流的。听着话中地含义,在看着周围不屑的眼神,和讽刺的笑脸。

    甘格林非常的愤怒。自己这是好心,自己有什么错?

    他恼火地回了头来:“谁?”

    “我!复旦大学学生严正卿!”一个年轻人大步走了出来。昂然的看着甘格林。

    甘格林上下审视着他,冷冷的道:“我作为法租界的领事,在抚恤我治下受到伤地民众。而东洋人也已经就此表示了道歉。双方俱有死伤。作为总领事,我还扣押了闹事的东洋人数十!你就这么和我说话么?”

    他的确委屈。杜月笙和他已经不仅仅是金钱和利用地关系了。这次地事也不仅仅是中民间地冲突。

    从他的角度来说,他地确有资格认为自己没做错,甚至很对得起中国人了。

    “谢谢领事先生。我们知道您是一个好人,也做了很大的努力。”

    严正卿客客气气的对着甘格林礼貌的表示了下善意。在甘格林脸上刚刚缓和了点神色的时候。他的话锋却一转:“但是。作为中国人,我们对这个事很不服气。本人为什么自己不来道歉?他们是凶手!强盗到了别人的家里去行凶,然后有了死伤。难道奋起自卫的屋主也要负责么?这是哪一国的道理呢?我对领事先生说的,互有死伤就此为止。表示不能理解。”

    好好的一场抚恤,先被几个老人拒绝了,然后被这个年轻人出来连讽刺带挖苦。

    甘格林动怒了。

    他铁青着脸:“协调的时候。国民政府亦有代表出面吧?此事已经定了。年轻人。不要在这里恩

    正说话间。甘格林忽然看到了严正卿手里握住的一卷红纸,上面隐隐透着字迹。

    传单?

    什么传单?

    永野望有点憔悴。

    但是脱下那件有点灰蒙蒙的外后。他的脸色看起来好了点。

    杜月笙靠在沙上奇怪的看着他:“永夜,你什么时候到中国的?这么快?”

    “恩。刚刚到。第一站就来你这里了。”永野望道。

    “上次听你说回国匆忙,是什么事那么急?你这是什么衣服?墨林,来,给他烧了去,把甘格林送我的那件西装拿来。”

    永野望一把拦住了杜月笙:“别别,我马上还走,这不是有事么?”

    “你搞什么?”杜月笙奇怪了。

    永野望苦笑了下:“这次中国的事,因为我不在上海,你不在上海。而变化很大。在美国的投资又有点问题。所以”

    所以被叫回去的?

    杜月笙看着他:“你们的管理不行。不多用点美国人么?和你说过的吧?”

    “哎,我又不负责具体的,当时不是正为了上海这个事么?”永野望灰头土脸的道,随即翻着眼睛:“哎,累死我了。”

    说着,他翻了下衣兜:“给。”

    “什么东西?”

    “我叔父给你的帖子,想请你去聚一聚。”

    杜月笙眉头皱起来了,手指了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似的:“我?请我?还有谁?”

    “还有谁?我也不知道。月生,你放心好了,你要相信我。”永野望看着他认真的道。

    杜月笙狐疑的看着他

    补偿昨的,今起来继续一万字。总计划还有二十三万字。所有的事解决了后,大家也看到,我的度也恢复了。看到我中间那么多事在耽搁着,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大家还在支持着我,我只有用稳定的更新报答支持我的你们。再次谢谢大家。五一快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