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回春日将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历史,看到的历史未必是真实的历史。--凤-舞-文-学-网--

    前世的阅历里,那曾经认为了好多好多年的一些事实,原来不是那样的。

    蒋中正既然没有下令,当时也没这个实际能力,更没这么愚蠢无 知。

    那么不抵抗的命令就是张学良自己下的了。

    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举国皆认为张作霖于皇姑屯被害,是本人下的手。国仇家恨,为男儿,掌握一方雄兵。

    就看他巩固权威,击杀杨常的手段,这不是个废物!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的?

    想到后世,一份报道资料上,苏联解体后,文献有记载,皇姑屯事件是苏俄所为,就这个事本人是背了黑锅的。

    难道这是真的?

    所以杜月笙觉得很复杂。张学良这个人,或者说任何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早就泯灭了的真正原因或者因。

    他不能够根据自己想当然地想法。根据那不合逻辑的表面现象,去判断一个人,一个对中国现在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更不好因此而做什么。

    病因都不知道,乱开药方子,那怎么能够?

    但是无论如何,本人对中国的野心不是假的!九一八事变更不是假的,东北沦陷,伪满洲国建立也不是假的。

    所以,杜月笙还是要去尝试下。东北,可是中国重中之重。历代战争里,五千年了,有过几次是北军输给了南军的?

    战略地理位置。和资源在那里。

    东北如果没有那样,会怎么样?那些重工业呢?那些物质机器呢?现在,也许还来得及的!

    随着参与地事越来越多,走出了上海滩的杜月笙现。过去自己那份守护前世今生故乡的愿望,随着自己力量的加强,而越来越淡了。

    上海,不会放弃。--凤-舞-文-学-网--

    但是上海是整个中国地一部分。暂时失去了上海的中国。还是中国。失去了中国,还有上海么?

    无愧我心,尽力吧!杜月笙想。他还想知道。九一八事变的时 候。北边的那位少帅,他到底在干什么!

    章太炎一直在听着。

    听着杜月笙在讲。讲东北地局势,讲他的担心。讲着他的预感。

    他自己感到有点没有办法。

    杜月笙没有任何证据,也不能够在精通国学的章太炎先生面前说,自己是精通易经地,算出来本年九月一十八夜如何如何吧?

    万一章太炎要求切磋切磋,那不是扯淡了么?

    怎么请他的?

    杜月笙忽然觉得头疼的很。

    可是又能够请谁呢?

    国民政府地?卢攸嘉?只有章太炎去才是。只有他不会让张学良想到太复杂地东西。

    倒是章太炎地一句话,帮杜月笙解围了。

    “月生,你的预感和判断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准确地。但是往里,你做事无有不中的!我不愿你说的准确,可是万一你判断是对的 呢?那我岂不成了国家民族之罪人?!我去!”章太炎笑道。

    杜月笙恩了一声。

    想了想,然后道:“先生,你怎么去呢?月生倒是想到一个办法。张学良近在北平呢。”

    闻弦歌而知雅意。

    杜月笙的话刚刚说出来,章太炎已经笑了起来:“我懂,去交流学术嘛。北平我的学生,和朋友多的很。”

    “那就拜托先生了。事不对之时,我去接先生回来。另外,先生先去看看就是,只是苦了先生。这么大岁数,车马劳顿。”

    章太炎摆摆手:“月生,不说这些。半生昏昏沉沉,到了暮年,才知道事理。不如你呀!”

    杜月笙大窘:“先生说笑了,我那里比得上先生。”

    好,好,各有所长,呵呵,月生,那就这样,时间紧 本人宣布消息前,先把事做下去。我就先走了。”

    焦文斌在一边递上了大洋。章太炎知道,这是给那些受伤工人们 的。他伸手接过了。

    焦文斌和杜月笙扶着章太炎。章太炎推推手,笑道:“我没老呢,自己走,自己走。”

    尽人事听天命。

    这种无力感,让杜月笙有点难受,却更真实。

    几十万兵马在手的张学良,不是谁能够轻易左右的。

    杜月笙安排了这些事。他只有等待着结果。当然,章太炎那 边,他还会再努力的。但是通过章太炎的嘴,也许张大少听的下去点 吧?

    多做一点,就改变一点。

    东北的事还在几个月后。

    明天,后天的事,才是重中之重。

    杜月笙不知道那些居民们,如果没有自己的安排会怎么做?不出意外的话,甘格林出手的抚恤,他们一定不会拒绝的。

    但是一旦收了,真的会让洋人们看轻的。

    要他们把本来到手的钱,不要。杜月笙想让他们晓得事的本质,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自己再出手让他们在财物上得到平衡,那才是彻底的没什么变故。

    哎!

    累,说是什么也没做。却又私下安排了事

    疲惫的杜月笙坐在了藤椅上,院子里的风,缓缓的吹来。

    已经是深。

    如君和月英也快生产了吧,只是自己不能够在边。还好有桂生姐她们在。

    自己的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呢?

    回头看看过去叽叽喳喳的大厅,杜月笙低低的咒骂着:“鬼子害的!”

    丁老伯端了个凳子,走了过去:“杜先生,不出去?”

    “今天休息下的。老伯,阿力在那边好着呢,过个几,我叫阿文送你过去见见。正好把阿力和程程的婚事办了吧。你看呢?”

    丁老伯眉开眼笑的,却是连连摇手:“杜先生,你忙大事的。阿力不急,阿力不急。再说了,他的婚事你不在边,那怎么成呢?”

    “也是啊。”

    杜月笙想想,坏坏的忽然一笑:“恩,反正你不急,丁老伯厚道,又不想媳妇心思”

    丁老伯一下子大笑起来:“杜先生,你开刷老头子呢。哎,家里冷清多了,杜先生,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不行,再讨个小的吧”

    扑哧

    杜月笙一口茶差点没呛的自己昏过去,咳嗽了半天,抓住了忙起来给他捶背的丁老伯:“阿伯,玩笑不瞎闹的。两个已经活的不容易 了。”

    “嗨,杜先生你什么地位,你看外边那些不如你的,哪个”

    “不了,不了,真的不了。”

    杜月笙翻了翻眼睛,反击起来:“阿伯,要不,我帮你讨个小的?你们爷俩一起办了事?”

    这绝招一出,丁老伯顿时目瞪口呆。

    半天,终于不再劝杜月笙娶小的了。

    天的阳光,洒在上。和旁边的老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着。杜月笙在心里算算,前世今生的子加起来

    好像该叫丁老伯弟弟?

    眼光扫过丁老伯已经花白的头颅,心里再浮现出两张佳人明媚的笑脸,这不是?呃,不想了

    这个时候,外边焦文斌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向里面两个“老头”笑眯眯的走来。

    五月一,做到一万字了,呼哧,呼哧,预定计划还有二十四万字。请继续支持,谢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