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回将军的誓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这些人是壮士。--凤-舞-文-学-网--是英雄。

    那些已经看不到面容的,躺在了灵柩里的汉子们,他们的躯体也许已经冷却,他们那曾经沸腾的血也已经停止了奔腾。

    但是,他们却仿佛还在世间。

    成了不再具体的一种存在,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的能够感受到的,那在场的所有中国人上多出的一种东西。

    美国记者路易斯提笔写着昨夜的感受。

    奇迹在一夜之间生。

    那就是人民的力量。路易斯没有现,建筑那片英雄地的时候,中国的官方还是商会,还是帮会,有任何的指令。

    整个晚上,太多中国人,人山人海般的,却没有出什么喧哗。他们的很多行为都是自的。

    英雄的灵堂,一夜建成!

    当第二的太阳照耀在人间的时候。

    反着阳光的上海滩上,冰雪并未消融。白色地主色调让人感到的是沉默下的悲哀和无声的强大力量。

    路易斯敏感的现。灵堂的大门,正对着东方。

    而那里是什么国度,在远东的他清楚的很。

    人群散去前的一幕,路易斯毕生难忘。

    一夜未动地章太炎几乎成了雪人。

    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上海滩上的时候。

    这个值得人尊敬的老人,手指着苍天,面对着东方出了宣言:“今起,诸位壮士之父母是我等之父母,诸位壮士之妻子,是我等之姐妹。诸位壮士之子女,是我等之子女!五之耻辱,国人未曾忘!满洲之耻辱,国人未曾忘!甲午之耻辱。国人更未曾忘!壮士们在看着我们,只有那雪耻之时,才是壮士瞑目之时。国人们,努力吧!自强不息吧!愿早复我那汉唐武功。驱除鞑虏,精忠报国,还我河山!”

    整个上海在倾听着。

    老人的长吟带着地是五千年的古韵,更带着百年的愤慨。

    随着他的拜倒。周围地中国人纷纷的拜倒在皑皑的雪

    精忠报国,还我河山!

    那个中国古代名将冤屈不甘的灵魂在现在地中国,复活了么?

    已经成了神灵的他。--凤-舞-文-学-网--那未遂的遗恨。会在这个年代里。得到实现么?

    路易斯用疑问句作为了报道地结尾。

    他地期待没有落空。

    不久地将来,无数的中国人很快地。用满腔的碧血,写出了答案!

    中国的大门,似乎对着东洋人全面的关闭了。

    租界里死气沉沉的。

    没有了中国人的租界里,没有一针一线,是留给他们的。没有一粒米,一颗盐是留给他们的。

    苏北至安徽水道上,各大码头的青帮头子们下令,宁与禽兽,不予敌寇!

    各大租界内,所有的店家拒绝卖货给本人。

    整个上海,没有一点点的暴力,却带着坚决。

    抗救国会再也不是巡查,而成了这些拒卖者的保护。因为,那些店主,都是自的。

    整个世界的舆论也全面的倒向了中国。

    杜月笙按着老习惯,站在那里。他的眼神看着远方,很平静的等待着。

    他是除夕那夜赶回了上海的。

    三一年还是到了。

    而且已经过去了一个正月了。

    除了拜会英雄的灵堂之外,杜月笙拒绝了永野望立即出面消停事的要求。

    在本人没做什么之前,他不会做什么的。因为他在永野望面前的理由是,你必须给我个理由!

    永野望随即被召回了国

    上海的一切杜月笙都知道。他没有答应永野望的同时,其他的什么也都没有做,表面上这是对永野望的妥协,实际上因为在之前他已经做的够多的了。

    感受着自己多年来,精心作为下,带来的变化。

    杜月笙对不久的一战,有了更大的把握。

    再半个月过去,秦联奎的电报报告了另外一片战场上,他彻底的胜利。

    本人纽约州那夜的疯狂,再对照着远东上海,他们的暴行。

    功地用不是偶然的行为证明了自己。

    报纸上看到的消息,和面前生的事。给人感受是不一样的。

    美国人,提前领教了本人某些方面。

    他们在美国,得不到什么欢迎。

    曾经挂了杜月笙旗下的,过渡后亮出了自己招牌的,永野望的产业,也因为相比较华人大量雇佣美国人,而显的短见自私而被冷落和抵制敌视。

    两个外来者中,华人地产业和投资受到了欢迎。他们是失业者的救星。

    更让杜月笙欣喜的是。

    罗斯福对本人厌恶程度。

    杜月笙的产业是送给他地礼物,是在给他的政治生涯上添砖。

    而永野望家族的产业。却总是制造着矛盾。

    其中不排查秦联奎的影响,和罗斯福对自己地亲密感觉。

    当然更多的是,本人自己暴露出的一些东西,还有自己精心设计下。毫无痕迹的让他们失去了人心。

    秦联奎这个时候才明白,司徒美堂也是才明白,杜月笙所有地行为,他最后的目的。

    相继安平之后。国民政府通过杜月笙和美国地军火生意也开始了。先悄悄装备地,是卢永翔地部队。

    昨夜何丰林的电话里,充满了喜悦。而这些只是开始。

    杜月笙却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北边。那边白山黑水之间

    卢攸嘉大步走进了杜公馆内。

    毫不客气地推开了杜月笙的书房门:“月生哥。”

    “恩?”

    “本人低头了!刚刚得到的消息。”少爷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兴奋。甲午之后。中**人未见倭寇低头过。

    让他失望的是,杜月笙没有那么的高兴。

    他的月生哥坐了下来。

    看着他反问道:“开心么?”

    “开心。当然开心了。”

    “没有任何的实际举动吧?仅仅是道歉而已。”杜月笙一针见血的问道。

    卢攸嘉哑然了。

    杜月笙的话,让他想起了月生哥说的那个强盗杀人后被杀的比方。是啊。空空的道歉和空空的口头抗议总让人觉得空的。

    “中国人不会花自己兄弟的卖命钱!但是他们连这样的表示也没有。攸嘉。不用你告诉我。我已经知道这个事了。

    杜月笙靠在沙上:“没有甘格林的拒绝放人,没有背后美法英等国的压力。本人会这样么?中国人自己的事。别人欺负到了头上,却靠了其他的强盗帮助才好得到了虚假的道歉。这是耻辱,而不是荣耀!”

    “你有什么好高兴的?”杜月笙指了卢攸嘉的鼻子骂道。

    卢攸嘉呆在了那里。

    “你上穿的是中国的军服,你是堂堂的上将。你都这样的想法,下面的将士们呢?上海的民众们呢?如果你还是当年那个我边的小弟弟,我会心平气和的讲给你听。但是今天,我作为个老百姓要骂你!骂我们国家的将军阁下!”

    少爷脸上羞愧的要滴血,他低声的道:“月生哥,我知道了。”

    “你可知道,为这个事,我私下要文斌支出各国领事多少大洋?我还告诉你,没有我帮甘格林上位那份旧,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没有法国在远东的利益趋使,法国也不会这么做的。本人的低头不是在向中国人低头,他们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向另外一个强盗低头。因为他们坏了道上的规矩,进了人家的地盘而已!我这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可怜的商人,花钱请一群强盗出面去压制另外一个强盗。这值得您高兴么?我的将军。”

    房间里,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

    杜月笙红着眼睛,拍着卢攸嘉的手,小心翼翼的再抬起手来,抚摸着他肩头的将星:“攸嘉,别再让我失望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够长大?”

    “月生哥!对不起。”

    “攸嘉,走,我们一起去把这些道理,给外面那些容易被糊弄的善良百姓们,讲个清楚。贼子亡我之心不死啊!”

    “不,月生哥,你让我去。”卢攸嘉按住了杜月笙的肩膀,坚定的说道。

    因为他知道,杜月笙还要去应付永野望。

    他,是该真正的长大了。

    说完之后,卢攸嘉大步的走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杜月笙的耳边传来了青年将军的誓言:“总有一,我要他们付出真正的代价!”

    本月计划依旧,保底二十五万字起。今白天有朋友来,所以,也许,可能,也不一定就是了。但是现在没把握的事我先不说吧,哈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