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回变化中的民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中国驻军的调动,影响着远东的局势。--凤-舞-文-学-网--

    这是个荒唐的逻辑,却让人荒唐到笑,荒唐到笑的心酸。

    中国驻军在自己国土上的调动,关其他人什么鸟事

    卢永翔铁青着脸。他知道对面的这个人还没有放弃对自己的希望。这个希望是他自己给对方的。

    卢永翔这样在中国位高权重的一方大吏,手下雄兵数十万。不是永野望能够说服引的。

    他的档次,不够。

    永野修出面了。

    他的意图在缓和和中**方的矛盾,同时更进一步的拉拢卢永翔。

    ,老子长的像汉么?

    卢永翔在心里破口大骂着,脸上却因为对方的条件,露出了一点点的很“无耻”的微笑。

    同样的英法美等国,都在调停着。

    为了远东的利益,这里不能够有战火。虽然中**未必是本人地对手。但是现在战火一起,上海滩将成为一片灰烬。

    他们的一切也将消失了。

    先动的,居然是中国人。

    这让他们吃惊又不吃惊,他们心里理解这些行为。谁家里被人砸了也要气的。前朝满清那宁与友邦,不予家奴的软蛋逻辑,反而得不到他们的认可。

    作为远东地区,第一线的调停人们。

    白伦和甘格林的态度很明显。

    他们站在正义的一面,站在道理上。

    本人必须有所表示。

    而在法租界横行,犯下罪行地暴徒们。也是该由法租界来处理,轮到不你们本人去处理!

    这是法兰西的底限了。

    几种压力,对着本人而去。

    他们,会暂时的屈服么?

    焦文斌推开了面前的支票。--凤-舞-文-学-网--

    对面是永野修派来地人。

    “你听好了。我的道理很简单,永野望和我是朋友,他在的时候,没有这些事生!现在。你要我压制?怎么可能?你相信么?我去帮助你实现这个不切实际的愿望,那么我将会被外边所有地人撕裂!你们脑袋有毛病么?在这个时候,想这样。付出,要双方的付出。你明白不?”

    他说的话,对方明白的很。

    自己这边不付出,不表示。焦文斌想做工作也难地。

    他换上笑脸:“文斌先生。容我回去协商下如何?尽快给你答复。”

    “我不急。能做的事我会去做。做不到的我绝对不会做,永野和我就是如此地。说难听点。那些租界地本人被杀光了,你们杀了全上海地人,永野望也会保证我的。我急什么?”

    此时此刻,如果有个中国人在一边听到焦文斌这种汉强调,焦家祖坟恐怕立刻就被人趴了。

    事地背后,有着事,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未必是真实。

    只有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正因为这样,对面的傻相信的很,他心中不屑着,还是鞠躬然后退出了,支票,还是留下了。

    眼角的余光,看到焦文斌正低头看向了支票,却没有叫他。

    他更不屑了。

    焦文斌和白痴从来不计较。他开心的很,被折腾

    netbsp;   好,好。

    这笔钱就用来赔偿中国人!

    能够在自己不在的况下,让自己的手下如此,除了这些人才心中有血外,不能不说他们的领导者。

    杜月笙很了不起。

    对手下,他有自己独特的控制手段。

    比如焦文斌一批的大佬们。

    在他们之上,是杜月笙这个他们心甘愿,永远不会违背的大哥,更不会有心和勇气去想越。

    太多的事已经留下了半神化的影子。

    杜月笙用自己的然,在他们心里,敲打下了这个烙印,从根子上去掉了他们的**。

    对敌人的手段,也让他们有时候会想到,如果是自己对不起他了,会怎么样。虽然想的很少。

    而钱财,权力。

    杜月笙控制的很好。

    所有的生意都有着他们的股份,他们的钱,足够了。再多,也是数字的概**了。

    当然这些手段之上,是大义,是感,其中更有着彼此之前的互相“监视”,一个人,他们背叛不了,两个人?不可能!

    因为他们没胆子这个互相试探。

    人就是这么奇怪。

    人是有**的,而且是不满足的。

    但是杜月笙知道,人只有更上了一个台阶后,才会有层的**。士兵当将军,将军当元帅,元帅当帝王。

    总是这样的。

    不过上海滩这个世界,他们在江湖里的,在社会上的地位,从外界到他们自己的内心,已经彻底的定位了。

    其他的方面,也早就休戚与共了。

    虽然这样显示出了杜月笙的强势,和独一无二的领导地位,如果去了他,那么这些就会有问题出现。

    但是,这个年代,这个岁月里。这个大环境内。

    便是真正的敌人,也不希望杜月笙消失!

    那些不够档次的,狂想动摇不了根本。不用杜月笙出手,他们已经沉入了黄浦江内。

    恒社的骨干们,在按部就班的做着事

    他们,成了上海滩的中坚,已经是一个整体,而不可分割。

    杜月笙知道,打不起来。

    没到时候呢。

    本人的目标,在东北!

    那个夜晚,也快了吧?该要回去了!

    “算,我今天把事处理下,永野,我们一起回去吧。”杜月笙很无奈的说道。

    永野望点点头。

    他面对杜月笙,现在总是没话说,这种被动让他很不舒服,却不得不如此。

    杜月笙回看着中国的方向。

    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章太炎的号召力是有的,虞恰卿在商界的号召力是有的,青帮在市井里在百姓里的号召力也是有的。

    整个上海,今夜已经是铁板一块!

    青帮兄弟的牺牲,和下午事后的慰问,足够让这些百姓们看到了,感动了。

    加上那同仇敌忾的气势。

    还有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的安排。

    壮士们的灵堂,以前所未有的度,在建筑着。

    周围,满满的,是白色的人影。雪越来越大。

    上海百年未见的大雪。

    温度冷到了雪在头上,上,肩膀上,来不及融化。

    所有的人须皆白。

    但是他们的心,是的!

    好多的外国人,向着这里观望着。他们现,中国人,好像变了!

    他们看着面前的一切,他们感到的是一个民族灵魂里的蜕变!雪还在下着,冬天来了,天还会远么?

    本月计划完成,文档计算字数为,28131o,,五天为网络原因未曾更新。好了,我到底是说到做到的,呵呵。请大家支持!谢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