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回置贼炉火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除了报纸,更大的宣传手段,是并不“合法”的传单。--凤-舞-文-学-网--

    报纸是面对世界的宣传,而传单是面对市民的宣传。便在当夜,加紧印刷着的那些照片,配上了文字。一叠一叠的散到了学生们的手里。

    复旦等校内灯火通明。学子们齐聚了一堂。

    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的冲动。周庆成等一批学长们虽然已经前往美国了。但是他们的教诲还留在心中。

    一代国学大师章太炎的威望也在那里。他们没有任何的冲动。人,最怕的就是还没有了解一切,便急于表看法,或者….或者被有心人利用。

    国该是纯洁的感和行动乃至生命付出!

    他们明确了自己的地位和自己的使命。更重要的是学习,他们是国家的元气。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民族的未来。

    再不会忘记了自己真正的责任。牺牲也要牺牲地有价值,国也要的有理智。

    “明天。你们凌晨出,前往各个居民家中散传单。一家三份。然后就回来。”章太炎吩咐道。

    这个命令毫不让年轻的学子们觉得不够痛快。

    外边的消息已经传来了。隐藏在市面下的,大家全知道了。是杜先生的人马让本人吃了大瘪子。做到这里已经够了。我们现在要去占住道义,要抢先把舆论制造出去。

    中国还不强大。国的方向不会改变,但是要学会有策略的国。而不是盲目冲动。

    最怕好心办坏事!

    杜月笙手下的血儿郎们在用真实地行动,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年底里,给他们上着课。

    章太炎在,得知了全部结果后反问这些学子们:“今天,如果那些好汉杀入租界。也那么的放火杀人。杀,是杀的痛快了,但是我们是不是被世界上其他地国家认为了,我们也是一群暴徒?”

    章太炎再问道:“两个暴徒的战争。谁的力量大就是谁厉害,再没有人帮助暴徒里的弱者了。道义是不是很重要?”

    但是最后。

    章太炎老先生须皆动地慨然道:“不过不要奢望任何人救自己,真正的,到最后还是只有自己才能够救自己。记得你们的任务和使命。不要让那些好汉的血白流。不要让长辈们地心意被冲动的浪费!国家民族,在你们上!用你们的笔,和眼睛,将这些英雄地事迹记得心底。好好努力!总有一。国家会靠你们而强大了,强大到那贼子不敢正眼看九州!拜托了!”

    下着微微细雨地校园内。--凤-舞-文-学-网--

    满园地学子,默默的。对着那白苍苍地老人弯下了腰。然后转走了出去。走向了黎明中的大上海。

    章太炎含泪而笑。

    中国有望的!

    消息在飞快的流传着。

    一室三份的传单。多出的份额就是让他们去传播的。向着法租界外,向着大上海。乃至天南地北传播的。

    焦文斌是杜月笙不在的时候,整个杜公馆当之无愧的领袖。

    他的安排里看得出,这是杜先生正宗的衣钵传人。那手笔,手法如出一手。

    紧闭着杜公馆周围,有着潜伏着的兄弟们,警戒着。

    杜公馆的客厅里。

    李福全,马祥生,还有顾嘉裳,6京士,万墨林坐在那里。

    “文斌,昨死居民十五。伤四十。兄弟们重伤五个,轻伤不算了。”李福全笑着:“那重伤的兄弟们,是当时居住在那一带的。不是他们那十来个带头先顶住,百姓们伤亡会更大。”

    他很骄傲,那是他的手下们。

    其他人全没有说话,虽然是福全的兄弟,何尝又不是自己的兄弟呢?

    焦文斌点点头:“兄弟们已经在医院了吧,生命危险有没有?伤残如何?”

    “两个人一条手臂是保不住了。其他三个还在抢救

    netbsp;   “本人呢?死多少?”

    “本人有二十余人死。人人带伤。重伤大概四十多。”顾嘉裳道。

    焦文斌冷笑了下:“去安排救护了么?”

    “安排了。放心好了,我们会让其他人没话说的。”

    叹息了一声。

    焦文斌站了起来:“月生哥还么回来。这个事做的是有点大了,但是不做真憋屈呢。外边消息已经流传了。墨林,你去报社等地方转转,看看反应。昨拍照的记者们,全部放点大洋。随即去三友附近遇我们。”

    “是,文斌哥。”

    焦文斌沉吟了下:“走,我们几个去看下兄弟们。那边死伤的居民,我去支取点大洋。一起去看看。”

    马祥生道:“好,要去。哎!”

    “昨出动的工人兄弟们,京士,我马上支取大洋你,你一人也一点。”焦文斌转向了

    。

    6京士摇摇头:“兄弟们哪里是图钱的,福全他们的兄弟不要这些,凭什么我们的?”

    “工人们,和江湖人不一样的。京士。他们平的收入和我们也不一样的。”焦文斌拍着6京士的肩膀:“好汉们为我们付出,我们就拍拍手?让人家觉得欣慰才是对地。觉得值得才是对的。虽然是为国。但是人家也为了我们。”

    李福全推了一把6京士:“京士,文斌说的对,这次受伤的工人们,也要一家家地舒坦了人家。平里收入和我们兄弟不一样的。受伤出力了。家里劳力一去,不吃力么?好汉也要吃饭的!”

    6京士心里疙瘩去了,笑了起来:“成,成。这个事我会办好的。”

    “恩,就你去好了,我们去其他地方,今天下午之前。把这些事要办好。好了,分头行动吧。再有什么随时联系。”焦文斌一拍手。

    一群兄弟全点点头站了起来,一起向外走去。

    杜公馆大门。对着上海滩轰然而开。

    几个带头人。向着各自负责地领域。去忙了。而上海商界,也在虞恰卿的带领下。动了起来。

    各界的力量,全动了。因为他们收到了杜月笙暗中来的电报。做了,就做大了,文斌这个没头脑地东西!

    也不怪文斌。

    他的威望毕竟和自己不能够想比。在他能力范围内,能够做的这样,就已经不错了。

    杜月笙心里算计着。

    对面地永野望有点尴尬。当夜,两个人都收到了消息了。永野望地消息是杜月笙转告地。

    焦文斌拍了两封电报来。

    第一封是给杜月笙自己看的,第二封,是忽悠永野望地。

    永野望看着电报的确尴尬。

    本人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忽然因为一个突事,而冲进了法租界内。杀人放火。

    杜月笙的人马自然会上。杀了不少的本人,巡捕也出动了,连甘格林也火了。

    这个事,算起来还是本人吃亏,还站不住理由。

    面对这个几来,已经彻底的成为朋友的杜月笙,他怎么说呢?

    “我不在上海,这些事也没办法。江湖里的人,不管是谁,谁欺负他们,他们就还手的。”杜月笙明显的不大高兴。

    “我知道,我知道。”永野望无奈的点点头。

    杜月笙苦笑着:“我电报回去,怎么说?压制?事已经做了,他们没杀到租界去报复算好了,这大概还是甘格林的控制。不然到那个地步了,永野你和我交个底,是不是会要我杜月笙交人?”

    说着,杜月笙直直的瞪着永野望!

    大洋彼岸的针锋相对,或者说杜月笙的直截了当,让永野望正在琢磨着用词。因为他知道对面这个人,不是好骗的。

    问题如果生了,怎么办?

    比起他来说,那只的一个坎。

    远东的上海滩,本侨民却已经在火炉上了。

    上海各界领袖齐齐的聚集在虞恰卿的府上,虞恰卿在这些人面前有着相比杜月笙的威望。

    各界领袖齐齐的签名,联名致信法国总领事,甘格林先生,要求严惩凶手,同时联合表声明,要求全沪商界同仁一起抵制,不予一针一线东洋人。

    而本人没任何的声音,因为一个永野望在外国,一个村井昨夜里已经受够了摧残。

    蛇头没了!

    全上海的报纸,宣传单也已经是铺天盖地的。各行各业的老板们,在本界领袖,或者同乡会的组织下,齐齐的关门闭市。

    门口一色的白纸,却无一个字上面。

    无字是无字,但是举世都知道这是什么含义。

    下午四点,整个上海滩,无数的民众齐齐的奔往三友附近。

    各国领事,证明了村井昨的言行。甘格林的声明,已经面对世界布了。

    面对整个国际社会的谴责,本焦头烂额!而他们不知道,那更大的羞辱,还在后面!

    天空里的微微细雨,忽然被寒风吹成了雪。

    不知不觉,已经是三零年的年底!休息下,继续。保证今一万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