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回我不答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永野兄,今天客气了,感谢啊。--凤-舞-文-学-网--”

    “哪里,哪里,以后卢公子多来就是了。”永野望笑的难看,说的却豪爽。

    看着他正宗的皮条客样子,少爷猥琐好奇的伸出手指捏了个花:“我说永野兄,这些雏,你找的哪里的?”

    “这,这里的老板是我认识的,一般只招待我们国内的。”永野望铁青了脸,艰难的支吾着。

    少爷大悟:“我说的嘛,别说,你们呢,口味还真奇怪,我都舍不得再折腾呢。三哥,药看着她们吃下去了吧?他娘的。小心才好。”

    “卢公子说笑话了,永野我带来的客人,老板岂敢下?”永野望口一,带了点怒气道。

    卢攸嘉只当没看见,嘿嘿了下:“走。永野兄,兄弟请你喝酒去,别他娘的公子将军的,少爷还是那个少爷。”

    “看,看的出来。看地出来。”永野望已经没话说了。

    “这里正常多少钱一次?”三哥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永野望的眼前再次一黑:“走,走。”

    “哪里能,上海滩的规矩,请酒请吃,不请赌!”少爷坚持着江湖的原则,末了还加了一句:“永野兄,这个不能请。不然请客的要倒霉好多年的。”

    说完,少爷头一歪。副官老三心领神会的丢了袋子大洋房间里。一群人簇拥着少爷也不等其他人,就走了出去。

    焦文斌安慰的拍了拍永野望地背脊:“走吧。”

    他虽然很开心。但是也理解永野望的难受,遇到这种极品少爷,谁也受不了的。

    他不是作弄,是正常作孽。他不是欺负人。他是恶心人。

    偏偏做的大义凛然一本正经。你不接受他地好意,你反而是伤人了。

    “领教了。”永野望低低的嘀咕了声,爪子在**后面打了个手势,然后跟着焦文斌一起。跟上了卢攸嘉一群人。

    少爷要请客,不去不行。

    可是那鸟人上来就酒瓶子,从小喝清酒长大的永野望,头皮麻着。前路灰灰一片。

    路灯斜下,少爷鬼哭狼嚎地拖着影子,摇摇晃晃。嘴里唱的居然是“十八摸”。

    这样的将军。--凤-舞-文-学-网--这样的上海?

    永野望忽然又恢复了点信心。

    一辆汽车飞快地冲进合肥城里。

    副驾驶上是面无表的陈默。

    “长官。到了。”

    “好。你先回去吧。”陈默利落的跳下了车,和自己地兄弟招呼了下。走上前去。

    “长官好!”

    “副司令在么?八十六师陈默奉命前来。”陈默站了那里低声道。

    “请。”

    陈默不再说话了,直接跟了哨兵走了进去。

    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卢永翔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一脸倦容地陈默大步走了进去。

    卢永翔呵呵地笑了起来:“陈默。来了。路上辛苦了。”

    “报告副司令,不辛苦!”

    “坐,坐,擦把脸。”卢永翔和蔼的示意人上了毛巾,陈默谢过后接了毛巾,使劲地揉了揉脸。

    “攸嘉在那里还好么?”

    “少爷最近很好。副司令您放心。”陈默也松弛

    netbsp;  该有的礼节有过了。

    陈默是杜月笙的门人,又是何丰林的将,更是自己儿子看重的好手。卢永翔现在渐渐退居二线,对这些儿子未来的得力助手们很是慈祥。

    陈默他们一批也对这个老人自内心的亲

    私下的时候,没那么多规矩。少爷在合肥时,陈默进出这里也不知道多少回了。和司令喝酒喝到红脸的次数更是不计其数。

    “没外人。陈默。哎,不放心那个小子啊。将来还要你们多帮帮。”卢永翔对着自己的子侄辈**叨起来。

    陈默一笑:“哪里话,老爷子,少爷好的很。做事是有谱的。您也别总当他小孩子。少爷和您当然不讲理了。”

    “,老子混了一辈子养个儿子当报应!”卢永翔显然想起了不少哭笑不得的事,破口大骂起来。

    脸上却带着笑。

    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后,卢永翔认真起来:“陈默,和我说道说道。月生那边想到什么事的?”

    “是。”陈默点点头。

    门口的守卫们无声的退了出去,带上了门。陈默低声的,讲起了游戏攻略。卢永翔的脸色越来越精彩………….

    攸嘉的血气有,智慧有。兄弟也服他。但是威望还不够。战场上可不是靠平里喝酒喝地人效死的。

    攸嘉的经验也缺少点。

    杜月笙知道这些,他不敢在马上来的关键时刻,让少爷独当一面。而有卢永翔坐镇就不一样了。

    数十年军心在此。有他老头子坐着,江东军必定铁板一块。而杜月笙也相信,蒋中正在后世里被说的再坏,也不至于借国家民族存亡的大事来消灭异己。他不是汪精卫!

    那时空里十九路军血战的时候,其他**精锐俱是同赴国难的。那可七十五万军人!

    沪,之后是南京。杜月笙小心的安排着。

    放了手里地地图和最近的安排,杜月笙闭了下眼睛。外边响起了脚步声。是文斌来了。

    “文斌。昨夜里少爷折腾的不轻吧?”杜月笙带着笑问道。

    焦文斌点点头。一个场景一个场景的讲起了少爷地奋斗过程。

    “就这样大大咧咧的,也才像他的名声。总有后人会知道少爷的本色地。“杜月笙哈哈大笑起来:“那家伙吐了?”

    “吐了,吐了。”焦文斌也笑着:“什么事也没提成,人太多。估计这个几还要找机会,然后渐渐的上。”

    “由得他。攸嘉把他拖了精疲力竭,副司令那里陈默也已经过去了。看看谁谁吧。”杜月笙冷冷的道。

    “当然是我们他。这都多少年了?”焦文斌在他最喜欢的书房里说话毫无顾忌。

    他之所以喜欢这里,就是因为这一点。

    那么大地计划。压在他的心里,人总有**想和其他人说说。尤其是五的时候,尤其是本人嚣张地时候。

    他真想提前把消息抖露出来,看看他们尴尬地嘴脸。

    但是他知道不能够。一切还没到那个时候。他只有把一切放了心里,默默地去做。

    也只有在这个人面前,在这里。他才能明白的展现自己地恨。

    同时。他也早就理解了。月生哥一定比他更难受,他的心事多的跟多。自己只要怎么做就是了。而所有兄弟的后路,未来,却总是月生哥在考虑着。他想的要多的多。

    跟这样的人,值了。焦文斌真的很佩服自己,当时因为一句话就跟了他。才不枉此生。

    “想什么呢?我脸上有花?”杜月笙看着呆的焦文斌,直接拿根烟砸了过去。

    焦文斌一下子回了神:“没,就是看月生哥你瘦了点。”

    “起伏不大,精神好的很。这样有趣的生活是快乐。”杜月笙点上了烟,把洋火丢了过去道。

    焦文斌恩了下。嘴里道:“也不知道阿力他们怎么样了。第二批人过去了。月生哥,把嫂子们送去把。”

    杜月笙摇摇头:“再等等。阿力那边应该没问题,金荣哥可是宝刀未老呢。”

    金荣哥是宝刀未老。

    致公堂内部再折腾。司徒美堂的地位还是相对牢靠的。

    黄金荣冷着脸,带着丁力为的十三太保坐了客座上。

    他们面前按着七个刚刚抓住的人。

    司徒美堂在看着黄金荣。

    刚刚七个人死咬着是自己出来闹事的。黄金荣一直没说话。

    这个面子顶到了这里。如果不是先和司徒美堂已经有了交代,黄金荣不知道他的心意,也就算了。

    凡事点到为止。就这次后,相信也没人敢和自己这边怎么闹了。

    但是黄金荣更清楚一点。司徒美堂不是要这个结果,而他不好说。

    其他人在纷纷的劝了起来。示意要将这几个人狠狠惩罚了赔罪就是。说的最欢的,就是那几个老不死的。

    他们就坐了黄金荣边,语气诚恳,态度

    黄金荣心里给烤的凉飕飕的。都鬼啊!

    今天老子还就不知道规矩了!

    “哼!话,不是这么说的!我黄麻子不是被人糊弄大的,这个事我不答应!”忽然的,黄金荣慢吞吞的站了起来,对了司徒美堂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