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回少爷在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如果说谁骗了谁,自然是杜月笙一直在骗着永野望。--凤-舞-文-学-网--来自后世的阅历里,记载着烽火连天十数年的岁月。这些,是任何一个本民族的人都无法去忘记的。凶手的嘴脸,有着眼睛的受害人怎么会忘记?

    但是现在撒谎的却是永野望。作为本军方高级将领的亲戚,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帝国计划。只是在睁开眼睛说瞎话而已。

    杜月笙不戳穿他。虽然大家都知道,永野望在忽悠人,而永野望也知道此时杜月笙已经知道本的野心。

    杜月笙恰当的摆出只为自己夺利的嘴里,枭雄的面孔实在让永野望心动。熟悉中国历史的他,从现在的杜月笙上看到了一个个“名垂千古”的名字,那些名字有一个总称:汉

    摆明车马利用吧,表面上给点遮羞布好了。无论怎么掩饰,也是这个本质就是了。

    当然,在摆明车马利用他之前和之后。不可让傀儡独大,必须分而化之!这里历来外来统治者的手段。

    永野望觉得自己地心在跳,他从杜月笙的举止上看到了自己伟大的成绩。快了,快了,帝国强横的武力下,自己的百般手段下,上海这座远东的明珠,将成为自己为天皇献上的最好的礼物。

    中国必定三月而下!

    生平第一次这么担当一面的策划着,参与并且在整个帝国大地战略布局里占着重要的位置。能很好的完成任务。

    永野望又怎么会把面前区区八百万放了眼睛里?帝国的商人必须为帝国服务!二千万就二千万吧。

    只要后杜月笙为帝国服务。

    永野望非常大气地推开了面前的支票:“杜先生,来方长,这个就算永野投资杜先生的船舶公司的。只是杜先生不要再突然破产 哦。”

    他自以为幽默地话,让杜月笙和他都狂笑了起来。

    杜月笙笑出了眼泪。连连点头:“这个事只能够做一次,常常做就不好了。永野先生说的对,来方长。我是你的朋友!”

    “好!那杜先生,最近事多。我就先告辞了,另外本侨民还请杜先生担待点。”

    “这个方面,永野先生。”

    杜月笙沉吟了下,摇摇头:“还是请永野先生约束着他们。这个非常时期下。不是全部由得我说了算的。能够不出来,最好不出来。如果挑衅了,市井里地粗人们不知道礼数。到时候有个长短。我都不好讲。”

    “杜先生说的是。是永野眼光短浅了。”永野望一个鞠躬。他现杜月笙很老道。游走势力间,两头讨好的手段说地这么光明磊落地。

    那说明。他只要利益。

    那就给他好处。当然,也要防备着。分化着。

    躬出去地永野望偷偷对焦文斌给了个眼色,然后在沈杏山的掩护下,离开了法租界。

    焦文斌回答了书房。

    杜月笙手里轻飘飘地捏着支票,正在放声大笑。--凤-舞-文-学-网--

    焦文斌也笑了。

    “文斌,他好手段,我也不能够不说一声佩服。哼哼,只是这样的手笔,还只是个小小的商人么?他小处精明,大处糊涂。”

    “杜先生是当局者迷了,是我们掩饰的太好了,他已经渐渐的,肆无忌惮了。走之前还约了我再去呢。”

    “你说的也是,但是我们还是要小心。别让他看出什么。”杜月笙点点头道。

    焦文斌坚定的恩了一声。

    后人说杜先生是枭雄。那是他们不了解。

    ,

    而英雄是为国家民族,哪怕当时失利,却也名垂百世。墨写的历史改变不了血写的历史,时间的过去一切都会展现在后人的眼前。

    不然毁家报国的好汉们,落个骂名,苍天岂不太不公平?

    永野望他看错了。

    英雄和枭雄一字之差,却是失之千里。

    而这一字之差,带来的必定是,向东而去,流不尽的匈奴血!

    “请问谁是负责人?”

    “我!”

    忙碌的检查所前,车子上下来的人,趾高气扬地问话换来于桥松铿锵有力的回答。

    程程他们转过了头来。

    言语里的礼貌词。并没有能够显示出来人的礼貌,他倨傲的脸和周围几个孔武有力的保镖足够展现出他的无礼。

    “这位兄弟,今天是不是误会了?”

    看着冷冷警惕的于桥松,来人的一个手下上来努力地笑了下:“这位是纱布工会的陈理事长。今天你们在天后宫…….”

    “陈理事长?”于桥松冷冰冰的:“今不是误会,有人举报,天后宫处有人转移货。我们去查,果然查到几大箱子棉布。上面清楚的文。”

    “你算什么?”

    “你有算什么?”

    面对上来地,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保镖,于桥松毫不客气的反问道:“国难当头。还贩卖东洋货,帮本人赚钱?你说你们算什么?”

    “妈的!”保镖恼火地扬起了拳头砸了于桥松脸上。

    于桥松岂是吃亏的人,了手边的一个砚台,就扫了过去。顿时动手的人脸上黑水混了血色。砚台也摔了粉碎。

    见到动手了,几个保镖冲了上来。屋子里地于桥松的兄弟几个也了家伙上

    几个人顿时打成一团。

    程程久在杜公馆,什么没学会,几个姐姐嫂子的彪悍真传十分得到了七八分。

    小丫头顿时恼火地冲了出去。劈头就抓了站在那里地陈理事长地脖子:“狗汉,你还敢叫人动手?”

    陈松源见打起来了,正在看自己保镖占着上风,一心要把货物抢回去。没想到居然出来个小丫头抓了自己。

    没等他看清楚。耳边脆生生的京片子连了一线,随即就一个大耳刮子抽了下来,把陈松源地金丝边眼睛扫了地上。

    陈松源几个保镖忙回了头来。

    几个学生哪里肯程程被打。明知道打不过。也二个对了一个抱了上去。

    陈松源富甲一方。吃了这个瘪子顿时火上来了。程程毕竟小女 孩,被他反扭了手。一把摔了出去。

    他捂住脸刚刚要骂,后面已经一声狂叫:“草你妈的,打老子的女人?”

    一群保镖目瞪口呆的看着周围风似的撞出无数条汉子。

    当头的是杜公馆的丁力。正一把按住了陈松源,劈头盖脸的抽着。抓了头就往汽车门上撞,只打的杀猪似的鬼叫起来。

    一群汉子已经扑了上来,对了几个保镖就抽。

    这些跟了阿力的都是打野架的好手,一个对一个也许打不过这些保镖,二个上去,不死也半条命没了。

    后面卡住脖子掀起来,前面斗大的拳头对了嗓子眼砸,还有下面的对了裤裆就踹。

    转眼间,四五个抓一个,全拖了丁力面前。

    丁力已经气呼呼的放了手,在一边心疼的抓了程程的手:“还疼 么?他娘的,敢摸你手。”

    “啐,他是抓我的。”程程红着小脸,享受的丁力的马,厌恶的皱起了俏的小鼻子:“你又抽烟的,臭死了。”

    “没,没。,我去找他。”丁力忙回了头去,扯开了程 程。女人麻烦起来不得了,杜先生说的。

    地上的陈松源有气无力的指了丁力:“我晓得,你是丁力,我认得杜先生,我要去告你。”

    “告你娘。你认得杜先生?那是杜先生的妹子你晓得?”丁力大 怒,上去踹了陈松源一脚骂起来。

    ,反了天了,汉神气什么?再说,从来是自己去告状害人的,哪里能够被人家告了?

    陈松源肚子被踹了一脚,差点没疼混过去,嚎叫起来:“你骗人,杜先生哪里有妹子,卢公子已经走了。”

    “谁说老子走的?少爷在此!”没等丁力火,人群后面一个声音叫了起来。

    丁力就听了边兄弟们全欢呼起来:“少爷。少爷回来了。”

    欢呼声里,一戎装的卢攸嘉背着手走了进来。

    马靴铮亮的走到了丁力面前,一把抱住了丁力:“,想少爷不?”

    “滚,滚。”丁力一脸恼火的退着,尴尬的看着程程。

    卢攸嘉哈哈一笑,随即脸色一变,走到了陈松源面前,仔细看了 看,冷笑起来:“陈松源啊?当谁呢?早就看你不舒服,听说少爷玩过的女人你也上?”

    说的啪一声,后面的马鞭甩了起来,对了陈松源的头上就是一下。

    然后大骂起来:“他娘的,月生哥的妹子就是少爷我的妹子,你不想活了?来人!”

    “到!”后几个马 笔直的答应道。

    卢攸嘉坏坏一笑:“贩卖货?给我把这几个剥光了押过上海滩!阿力去给**他的家!再来几个,这几辆汽车充公了。送到何丰林军中去换几把枪兄弟们去玩!”

    卢永翔掌管一方,高居国民革命军副司令之职。他的公子说的话,可谓一言九鼎。

    顿时人群一阵欢呼起来。

    卢攸嘉一拱手:“诸位父老,国难当头,月生哥号召抵制货,攸嘉不敢不回来!谁他娘的不听月生哥的,这些就是榜样,大家听到没 有?!”

    轰然叫好里,丁力在一边咧嘴着:“程程,这就是少爷。”

    “攸嘉哥。”程程低头叫道。

    回了头来的卢攸嘉哈哈一笑:“阿力好眼光,就是程程妹子眼光不怎么样。可惜了啊。”

    丁力肺子都气炸了。

    周围兄弟们墙倒众人推,全偷笑起来。卢攸嘉挤挤眼睛,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礼盒:“阿力,给你媳妇。月生要我来这里看看的,说程程在呢,做哥哥的怎么能够没见面礼呢?”

    “少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丁力一边接着,一边回头和程程 道:“别和他客气,小气吧啦的,不是东西。”

    “我小气?成,晚上少爷送你两个妞大方大方。”卢攸嘉恶狠狠的卡住丁力的脖子摇了下,才认真起来:“我上午刚刚到,去何丰林那里有事,晚上喝酒。”

    “是不是?”丁力眼睛一亮。

    卢攸嘉摇摇头:“阿力,没到时候呢。一起努力。”

    “恩。”

    啪!

    两个男人的大手握在了一起,在程程的眼前。

    边上是陈松源的鬼哭狼嚎,和沪上百姓的叫好声。周围还有那些如狼似虎的儿郎们。

    程程在想。

    这就是男人的友和他们的世界么?正是这样的兄弟们,月生哥才那么有信心的吧?

    卢攸嘉接过了副官递上的马缰,翻上马,一戎装对映着阿力风中**的膛。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抱拳而别。

    苍穹下的上海滩上,此时此刻,温馨而铁血豪迈,一颗女儿心不自,程程的眼睛湿润了。

    今一万字又完成,总计划还有十九万字。呼哧,呼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