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回沪上的面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巡捕房的电话忽然响了。--凤-舞-文-学-网--

    就在纱布交易所僵持不下的时候。暗里玩了圈的人怎么敢让人出查账单?那些账面做的数天衣无缝的。可是生意人来去都有自己的规矩,哪个行当也有自己的内幕。那做的滴水不漏的账单落了出来,能够不找出毛病来么?做的毕竟只是做出来的。

    钱已经进袋的人舍不得吐,在顽抗着。但是人总是从自己这边想,几个理事就不想想,别人的辛苦钱没了会不急么?

    虽然他们安排好了后路,可是现在出的一档子事,破了他们的安排。

    来闹事的人不是善类。匆忙之下,只有先联系巡捕房出来,压下气焰再说了。于是他们把电话拨向了巡捕房。

    黄金荣迷着眼睛靠在那里。听着电话响。

    “触那娘,金荣哥,月生算的清楚。”

    咔哒!

    他对面的人拿起电话,就直接挂了。然后对着黄金荣笑道。

    “老二,我们是看着月生做事一步步到今天地。那些没了良心的和他斗?哎,我们老一班的就看看笑话吧。”黄金荣笑眯眯道。

    他嘴里的老二,叫戴步祥。是黄金荣一辈的老兄弟,青帮前辈的人物,只是不显山露水整在巡捕房闭眼混混。

    不是所有的江湖人都能够出人头地的。江湖里,有能力有有干劲,才能够出头。那还要看运气。

    而有个名,有点利了。在乱世又看的清楚自己本事。认命地,也能够活的很滋润。毕竟谁也不会担当个欺辱前辈坏规矩的号,去得罪老好人。

    至于那些眼高手低的,下场就何必再说了。黄浦江里鱼虾地口粮而已。

    戴步祥便是第二种。有辈分名望。不得罪人。做事四平八稳和气的很。他和黄金荣是老兄弟。杜月笙的事,他怎么会不帮忙?

    咔哒!

    拿起来又挂掉了。

    戴步祥连连摇头:“这世道还真是要月生去治。如今知道慌忙了。早干什么的?金荣哥,这些事我也听地,多少人要跳黄浦江呢。赚钱不给人留活路。眼前报应就到了!”

    “一代不如一代。--凤-舞-文-学-网--十来年前就是城隍庙那里,玩仙人跳的,还知道个打人不打脸,留个路费给人家回去。江湖饭不是如今这么吃的。电话又来了。叫几个兄弟去意思下吧。。脑壳坏了不成,叫我地人去弄月生的人。莫名其妙!”黄金荣翻着眼睛骂道。

    上海滩人必言黄杜。黄金荣当然觉得笑。交易所那些理事,有点人头上的关系。就乱来一气。沪上这水深水浅地不知道底也算了。明面上地人脉也不知道?真是脑壳坏了。

    戴步祥哈哈一笑:“我去安排几个。我们不好出头。月生手下人规矩,我们一去。那些孩子一看爷叔来了,和我们一讲礼,反而耽误了月生地事。”

    “对,对,你想的透彻。月生调教地是好。老二,不扯了,你先去安排下,我这边还有点好茶,一起去找个地方歇歇。触那娘,月生个兔崽子前天杀过来把老子烟枪又砸了不许我抽。现在也就这点好了。上次是不是你报信的?”

    “他是为你好。这抱怨话传到桂生耳朵里,你又不想进门了?”戴步祥一边取笑着黄金荣,然后向外走去。

    黄金荣瞪着眼睛,嘴巴咧咧,没吱声。家里那个太上不能够得罪,这已经成了黄金荣的本能反应。

    对太上,要尊敬。要做到无论桂生在不在场。黄公馆的第一规矩可不是摆设!

    “巡捕来了,巡捕来了!”

    外边的哨子声急促着,一对巡捕冲了进来。

    “诸位,诸位,那些人是闹事的………”

    “去你妈的,你们这些玩了圈**钱。抓你们差不多!”没等几个理事叫完了,顾永园面前一个汉子大步向前吼了起来。

    “什么事?”

    “我们要求封了经纪人账本,查清楚,最近交易

    c所来去不正常。我们还要打官司!”顾永园看着巡捕的脸色,心里就知道了。

    杜先生出马的事,这巡捕会干涉?

    顿时,他越叫的理直气壮了。眼看居然巡捕也不问,一群百姓哪里还不知道这里面有文章了。

    立刻大家群起来,再次起哄了。

    楼上房间里,一个胖子摸着头上的汗水,看着边的人:“怎么办?兰亭兄,这可怎么办?是哪里来的人?”

    闻兰亭也是吃惊的看着下面,面容

    摇摇头:“袁兄,快去找人。”

    “找谁?”

    “有人闹事,找哪个?找杜先生!”

    “哎呀。我不熟悉。对了,对了,阿德哥呢?我们去请阿德哥?”那个袁胖子叫了起来。

    “那去,去,走啊。后门。后门走。哎,当初讲的不要下地太狠。这事出来,怎么办!”闻兰亭一边埋怨着,一边拉着居然还要从前面下去的袁胖子:“找死呢?一出去我们脱不了,请谁帮忙?”

    “走。走。”袁胖子一边抹汗一边跑着,嘴也不还了。

    他们嘴里的阿德哥,就是上海滩商界的大亨,比起杜月笙来说。还多几分实力的虞恰卿。

    虞恰卿年岁高,辈分大,面子也大。和袁胖子的父亲有交,袁胖子急之下想想老头好面子。**旧,也只有先找他出来了。

    两个人出了后门,驱车直奔虞恰卿府邸而去。

    老好人就是老好人。

    杜公馆的书房里,杜月笙恼火的坐了那里。他预计那些人会找人出来,没想到把阿德叔翻了出来。

    。虞恰卿这里,自己实在不好翻了脸。后还要处地。怎么做?

    他沉吟着。袁胖子和闻兰亭站了边上不敢吱声。

    “月生。这个事还是去帮个忙如何?”

    杜月笙摇摇头。

    虞恰卿脸上变了色。起了红。边上两个晚辈看着呢,月生这么不给面子。这,我这老脸放哪里?

    “阿德叔。是我的人。”杜月笙忽然道,同时眼睛狠狠的瞪了袁胖子和闻兰亭一眼。

    什么?

    虞恰卿是面子大,人脉足。可是他不是江湖人,哪里想得到这个道道?听了杜月笙说是自己干的,他都傻眼了:“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阿德叔什么人?月生也不知道。既然阿德叔来了,面子我不能够不给。本来是要他们好看地。算你们命大!”杜月笙苦笑着转了头来,看着虞恰卿:“阿德叔,他们请你来,就只讲好好做生意有人闹事?”

    “你们到底干了什么的?”

    虞恰卿再老,也没糊涂到那种地步。杜月笙说的这样,他还不知道是被自己的小辈给混了?

    老头子脸上红变了白。眼睛已经瞪起来了:“讲清楚,杜先生什么人我是知道地。你们只讲有人欺负闹事了。巡捕房也不问。我问你们为什么,你们就讲被人欺负了。如今杜先生说出这个话,搞的我难堪?”

    说着,虞恰卿恨了起来,猛的一站:“月生,我晓得你不会不给老头子面子。今天必定是有不得了的事。我先走。这两个连我也骗,不………….”

    “爷叔,爷叔。”袁胖子吓得扑通一下跪了虞恰卿面前,抱住了他地腿:“爷叔救命。”

    “那你讲清楚事。混账!”

    杜月笙无可奈何的看着面前的戏,虞恰卿是不知道真相了。可是今天来着这里,没个东西拿出去,他又会觉得没面子。

    这人啊。面子大过天。

    老头子是没办法了,在拿话说给自己听呢。哎!

    “阿德哥,你别动怒!”杜月笙只好道:“你坐,你坐。你们自己讲清楚事。阿德哥,话说面前,你来了,面子我怎么会不给。但是月生也不想你被人蒙骗。事讲清楚了。你说怎么落,月生绝对没个二话!”

    虞恰卿连连摆手:“不能够,不能够,月生,这个事先讲,然后你看着办。哪里能够这样。我这里没道理地。”

    杜月笙实在是不想再和老头子扯淡了,干脆地一摆手:“说了地,好了,先听吧,阿德哥。你们讲吧!”

    这个老头子。

    心里实在是无可奈何到了极点,杜月笙一边听着下面两个的废话,一边偷偷看着好像聚精会神在听事地虞恰卿。

    虞恰卿现在哪里还有心问这些。

    杜月笙这句话说了出来,由得自己说怎么就怎么。面子已经给了,他已经无所谓了,还做什么出头的?

    自己有面子,月生该怎么怎么。懒得问了。为两个连自己也糊弄的小人,虞恰卿岂会再做蠢事了?

    上海滩,时时刻刻在演戏。而剥开了人来往的面纱后,什么都是个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