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回司令抵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永野望的人安排了。--凤-舞-文-学-网--全是中国人,十个。五个是明着给焦文斌的,五个是暗中个沈杏山的。永野望明白的很,这焦文斌和沈杏山为上次金条的事,早就不愉快了。

    这不,安排人之前,永野望还拖了沈杏山一夜,谈了好多,做人将心比心,沈杏山自然对永野望是肝脑涂地,谁叫闷下他金条的连襟不是个东西呢?

    十个人,二百五的钱,加上被杜月笙早就用了的三百万。

    杜月笙眯起眼睛想了会儿。

    事到这里,永野望那里算明白点了。这个年头,他能够隐藏的也就这么多,再多多少也不太可能。有这十个人,他后面着**来的,也迟早会落了自己眼睛里。

    至于自己边的。会出现的,顾嘉裳一刻不停的看着呢。让他们上钩吧。至于边亲近的兄弟们,杜月笙一点也不怀疑,这些汉子,要不就是历史上有名有姓的真男儿。要不就是自己多年来一步步看着地,再出差错也就真是见鬼了。

    上海,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

    中国的北方,本人支持着张作霖,为了他们在东北已有的利益。苏俄敲打着外蒙的主意,和本人明争暗斗着。

    张作霖在其中左右逢源。兵马已经退到了东北境内。奉系全系军马收缩成了一团。

    北伐。

    在双方都不想在消耗兵力,也不敢消耗的况下,匆匆结束了。

    革命成功了一半。

    除了关外。

    整个中国好歹是挂上了青天白旗帜,而张作霖。也没有在这个特殊的时候挑衅事

    蒋中正不进,他乐得看苏俄本讨好着他。心思开始动摇着,想赚取更大的利益。

    他不知道,杀之祸。已经近在眼前。

    时光就这么走着。--凤-舞-文-学-网--

    1926年冬天已经来临。上海依旧安详着,虽然海浪拍打的基石渐开始松动。但是真在局中地人,并没有察觉到细微的变化。

    本该在来年天才会光复的上海。如今却波澜不惊。

    比起真实的历史上,早了一个月。当时光走到了1927年地二月九时。也就是农历正月初八,国民革命军进入上海市区。

    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来沪。

    设行辕于何丰林的淞沪交涉处。随行人员中,比较重要的有机要处处长陈立夫,特务处正处杨虎。副处…..戴笠戴雨农。

    蒋中正是深夜到达的。外边还不知道。

    杜月笙也不知道。

    只是知道他这个几要来,可是不知道是哪一天。少爷也赶了过来了。当夜,何丰林忽然匆匆赶来。

    不久。杜公馆里。几辆黑色地汽车。开了出去。

    顾嘉裳的兄弟们,也提高了警觉。看护住了杜公馆。

    “月生到底什么事?”黄金荣一头雾水的看着几乎是破门而入的杜月笙,杜月笙也不说话,拖了正要去睡下地黄金荣就走。

    车子转上了华界。

    杜月笙说了蒋中正抵沪后,便一言不,黄金荣亦然。往的朋友,或者说相对自己还是弱者,如今是全国名义上的领袖了。黄金荣心中还是有点忐忑地。杜月笙却不是。

    他只是想着,自己要不要说点事。攸嘉来后也知会了点。他这才知道,北伐地主力居然还算是黄埔军人,主力还是桂系李宗仁。蒋中正如今看来风光,

    患。

    中原大战

    幼时就耳熟能详地历史,眼看也要生了。这五年,中国简直是……..

    比起百姓,蒋中正如今可以说是万人之上了。可是真实的况却是这么地空洞。七个月的中原大战中国元气再伤一次。

    此时此刻。

    自己说什么呢?怎么说呢?如果蒋中正都感觉不到这个危险,他也不是蒋中正了。

    第一次,杜月笙现,他再有一个事,明知结果,想回避过程,却无法改变。便是说了,也无法改变的。

    还有一个,自然是一场抵御外寇的血战。

    还好,如今卢永翔是铁心了。不然怎么得了。

    得知蒋中正抵沪后,杜月笙不用卢攸嘉说,便已经知道了这个联盟。自己的兄弟和一个朋友终于不会血相残了,这个结果,让杜月笙心里微微好过一点。

    车子已经停下了。

    门口肃立着一队军人。

    杀伐之气扑面而来。是北伐的黄埔精锐们吧?杜月笙抬眼看去,想看看,记得那些面孔,多年后,这些人中能够活下来的,必定是国之大将,军中魂魄,虽然现在,他们还年轻。

    一步步的,杜月笙坦着走着。黄金荣看着杜月笙的背影,在卢攸嘉的扶持下,也走了进去。

    “杜先生!”

    一个惊喜的声音叫了起来:“杜先生,哈!”

    随即一个人冲了出来,杜月笙笑眯眯的看着他:“雨农,这军装很帅气。”

    啪。

    戴笠一个敬礼,然后放下了手臂,亲的和杜月笙道:“司令说晚上给我个惊喜,不想是你们来了。”

    滑头了。

    杜月笙作挟的看着戴笠,嘴边带起了点坏笑,上海能够有什么惊喜,必定是要自己来这里。

    戴笠,圆滑多了。这么大声音是说给里面的中正听的吧?

    戴笠看着杜月笙的眼睛,面上微微一红,赶紧和后面的黄金荣卢攸嘉打招呼。里面一阵脚步声。

    清瘦的蒋中正大步走了出来:“月生!”

    “蒋司令好,还劳尊驾亲自来接,月生是…….”

    “你真是的,我是中正,哪里是什么司令?”蒋中正哈哈大笑着,抓着杜月笙的肩膀狠狠的摇了摇。

    落难之际的帮助,改变一生命运。这样的恩,岂是男人能够忘记的?蒋中正认真的看着杜月笙,眼睛里写的是友

    今晚,他只想做个普通人。

    “金荣哥,中正你还记得了?”杜月笙洒脱的一笑,转解释起来:“攸嘉就不用介绍了吧?”

    “哪里忘记的了,黄老板,久违了,请。”

    戴笠在一边,看着杜月笙的洒脱,蒋中正挥师血战以来,上威严越来越重,不想杜先生还是如此本色。

    也是。

    不然,他也不是杜先生了。

    隐隐的,戴笠体会到了已经及其疲倦的蒋中正,内心深处,对一份自然原始的做人感觉的回味。

    今天晚上,便如当年的杜公馆吧。

    一个起点,我们又回来了。杜先生总会带给我们好运的。戴笠微笑着想着,作为司令的嫡系,杜先生的故友,他也走了进去。

    黄埔军人们面面相觑了下,不动神色的,把门守护好了。

    里面,司令久违的笑声,一阵阵,一阵阵。那个人,就是杜月笙?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