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回男人的蜕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背主作窃,忐忐忑忑。--凤-舞-文-学-网--有能力有手段,却有点放不开手脚。这就是永野望对焦文斌的评价。

    财帛动人心。你既然收了东西,又胆小怕事。那杜月笙雷霆手段,雄踞一方,会这么容忍手下背叛么?永野望在焦文斌收取了第一次礼物后,便安心了。随着他看来的焦文斌的越陷越深。永野望知道,杜月笙越强,焦文斌在自己这边就更保险。

    你焦文斌敢不上道,那么我永野望就把你的事告诉杜月笙去。杜月笙总不敢杀我一个大本海军上将的人吧?

    但是杀你这个焦文斌么?容易的很!

    永野望非常理智的算着。他估计,焦文斌这次事虽然为难了,但是还是会做的。这次事不是小事,他焦文斌做了,就彻底的回不去了。

    分手后的沈杏山也在思考着,他却只是在取笑着永野望的可怜。一个早就在地陷阱面前,他就像杜先生网中的虫子一样。作为杜先生的帮手,能够把东洋人**到如此地步,沈杏山非常的自豪。

    上海的夜晚,总是如同白天,还多了份说不出的迷醉。

    在同一片星空下。

    大岛明秀也睁大了眼睛,她不知道,焦文斌还来不来了,今天,永野望走后。那个立即转就走的背影里,带着点怒气,他知道是自己说的了么?

    会知道么?

    今天,看来是注定有很多人睡不着觉。

    “安排。成。一切由得他安排吧。你为难的接受就是。不是很好么?正好也省地我你工资。”杜月笙乐呵呵的取笑着道:“东洋鬼子帮我工资。文斌啊,我杜月笙真的福气啊。”

    “月生哥你真是的。”焦文斌苦笑了下:“我是怕他安排了人手来,不大好。”

    “不会,你今天提议地非常的好嘛。东洋人又不会来。那就是中国人了。与其那些为东洋人跑腿的在暗处,不如直接把他们放了你眼前,你是我的兄弟,这样我才易。到了时候。”杜月笙手扬着微微一拉:“杜某人刀也下的清楚!”

    “成。月生哥反正我听你的,到时候别忘记我是你安排的就好。”焦文斌玩笑起来。

    “放心,放心。还有那在曹营心在汉地杏山兄弟。从古到今哪里有那种混账事。哈哈。”杜月笙把刚刚端起的杯子放下了。

    对着文斌招招手。手在茶几上花了个痕迹:“你看,这里是苏州河。--凤-舞-文-学-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买下那片地皮,甚至有点蛮不讲理么?”

    “为什么?”

    杜月笙神秘的一笑:“这边是什么?”

    “租界啊。”

    “如果东洋人打起来了,西洋人地租界他是不会动地。那么好,苏州河这边地地皮可就是打仗的地方了。我在这里,先暗中搞点曲折,不是更好?再看这里,该是?”

    “四行!”

    “角之势!别忘记了,那两千儿郎,那十万子弟。嘿嘿。”杜月笙一拍桌子:“知道为什么设计这个局面?他永野望不是要投钱么?给他来。老子用东洋人地钱去修建打他们的工事。我看那到来,他知道了一切,他吐血不吐血!还怕这些倭寇不来呢!”

    “妙!”焦文斌惊喜的叫道:“月生哥,你这脑子,你先是用永野望的钱赶跑了法尔逊,现在又这样。哈哈,这永野望就被你吃的死死的呢。”

    “死死的。吃死他一个,也就出口恶气而已。”

    杜月笙摇摇头,手指又拖了一道:“轮船公司我要他投资呢,慢慢来,哼!长江口,中国无海军。我用他东洋人的钱买的船,栏了长江,让他们不得水路进我河山,这才是我一直想着的。这次,只笔!”

    焦文斌心中激:“月生哥,跟您做事,真舒服。”

    “但求问心无愧。你看那些学生子。”

    杜月笙淡淡的道:“知道国,知道付出,我就怕他们不知道如何去做,这世界上任何事都不是表面看的这么简单。比如你文斌,比如杏山,你们的事传出去,不是卖国背主的小人么?可是世人谁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图的什么?”

    “比如我。”

    杜月笙幽幽的看着自己的手:“这上面满是鲜血,有的人不至于要死,有的人不至于背井离乡。可是,我为什么?便是如今人人说我杜月笙是一代大亨了。也讲个江湖二字。那背后未必没有人说我是祸乱沪上,为非作歹的。”

    “谁敢。”焦文斌愤愤的道:“他们不知道….”

    “正是。”

    杜月笙脱口打断了焦文斌的话:“正是他们不知道!人生在世,说起来是问心无愧就可以。可是谁不在意外人地说法?我努力改变形

    着金荣哥也收手那些事。现在名声好了,可是谁说?”

    “月生哥,你也别在意那些,真的,他们又能够怎么?”

    “别小看任何人。文斌。这世界上,还有的人,做事的时候,不会出力。正事成了,跳出来分功劳,甚至把你说的不堪入目。人云亦云,天下人知道什么?或者如汉时刘邦。鸟尽弓藏。哪个国家政府容得我这样的人在?这是乱世才能如此。”

    杜月笙想到了些阅历里知道的事,心里悲凉,扶住额头叹道:“我们,注定是牺牲的一代。至于青史留名。也难说难讲。最好的结局,就是功成退。我只是不知道,那时候兄弟们甘心不甘心。我看地透彻,他们可放得下富贵么?当然。这些说的还早。只是偶尔想想。”

    “月生哥,如果真的有那天,文斌一定陪你。我想兄弟们一定也会的。”焦文斌坚定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

    杜月笙拍了拍焦文斌的肩膀:“好好干。知道吗?我们不求青史留名,我们问心无愧。但是不能够别人颠倒黑白。不然我死不瞑目!我信苍天不会如此不公,但是我们要步步小心。只杀敌,只报国,如有那功成退。无无求。苍天必定会保佑的。”

    “是,月生哥。那我明就去见他了。”

    “好,你自己早做打算,我放心你的,也早点休息吧。我看,不久他要来遇我了。人生苦多乐少,遇到这么个眼巴巴送钱害自己地蠢货,倒是添了不少乐趣,莫辜负他的心意嘛。”

    一言既出,心意相通肝胆相照的兄弟二人,齐齐大笑起来。

    周庆成一夜没有合眼。

    李福全做事从来很实在漂亮。既然陈西山请的,西山是他朋友,他是个粗人,从来佩服有知识文化地。他更会上心的。

    立刻去找好了房子。这些学子几乎一人一间。陈西山是大有面子。而周庆成也因此多了个思考问题的单独空间。

    他现在,想地是程程。

    北大地校园里,第一次遇到程程,他就忘不了了。那个女子活泼可,漂亮迷人,更重要地是,她有思想。

    得此佳人夫复何求?

    可是周庆成从来不敢说明白了,只能够默默的关心着,看护着。哪怕有地同学隐隐的知道他的心意,却无人敢和学长开这个玩笑。

    程程天真烂漫,同学同学,仅仅如此。

    可是他就想看着她守护着她,在上海走失的时候,自己那种难受,周庆成记得清楚的很。他甚至要和陈西山跪下来了。

    程程却自己回来了。那个丁力,到底什么魔力,周庆成一点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丁力拉着程程的手,对自己大声说自己没戏了的时候。自己手脚冰冷。因为程程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害羞,只为了那个,那个野人!

    杜月笙的话,也在他的心头回想着。师长们,从来说不出这些道理,他们只是教育自己做好人做好事。却没有说出到底怎么才能够做好人做好事来。

    但是杜先生的话是对的,更贴实际的。再想到杜月笙那眼神和一刹那的真正威严。周庆成觉得,做事,是要那样做才对。自己要学习的太多了!

    他为过去的狂妄而羞愧,在杜月笙这座高山面前,周庆成终于知道了自己的不足。

    理想,壮志!

    程程!

    得不到的女人总是最好的。可是,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周庆成甚至自卑自己的软弱,却又佩服丁力的勇气,不,那是虎气。

    其实他一定能够保护好程程的,尤其是,这个年代。

    周庆成艰难的扶住了窗台。年轻,是责任!

    杜月笙的话,又再响起来。

    程程啊,程程!

    扬起头来,周庆成心中默默**叨着她的名字,仰望着那轮下弦月,良久,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我把你埋在这里。

    捂住自己的口,周庆成低声的道:“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来生,我一定会有勇气。不,从此,我要有勇气!有勇气,去面对任何事。”

    这一刻。

    周庆成不知道,心灵的蜕变,让他真正的成熟了。很多世人都茫然,其实,男人往往一生为一个女人而改变。

    无论他们有没有结果。

    而杜先生,在这时代的浪潮里,又多了一股助力!

    休息下再继续,我看来要调整时间了,这样下去不得了。大家也错开看了。之前那回你没戏了】是不是有的读者错过了?没注意?嘿嘿,差的太多了,活见鬼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