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回幸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诸位兄弟。--凤-舞-文-学-网--

    这本教父我知道,成绩不如军刀,因为题材的原因。但是杜先生是我的敬佩的人,所以我想写写他。这是自己找的,没什么好抱怨。

    大家如果是军刀的老读者,应该也知道,最近的度才是我的度。是的。虽然我和大家已经说了几次了,前二个月是因为有事。可是毕竟耽误了。而那些事我又不能不做。

    现在终于做好了,我回来安心写书了。书评区劝我别拼命的兄弟们,谢谢了。

    不错,我是个作者,但是同时也是读者。我讨厌盗版,尤其是盗我书的。但是我没骂过收藏我的书,看我的书,却没订阅正版的兄弟们。我知道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选择。

    我不虚伪,我对这个的确也有不爽,我巴不得收藏多少订阅多少呢。可是我也知道其中有自己地原因,是我功力还不够吧。我会一直努力下去的。直到有一天,认可我的人更多。

    说了这么多。是有一件事拜托大家下。

    看在我五天更新十万字的辛苦上。

    我想上次封推,而单章的订阅量还没达到起点的要求。能够请大家帮我个忙么?帮我订阅下,我的教父VIp第一章。也就是第五卷第六回书房的杀机。

    请大家帮我一次好么?偷偷梦想下,如果你们全部订阅才好呢。嘿嘿。】

    】

    “不去。”丁力堵在杜公馆的客厅大门处。拧着脑袋。后面是站在那里红红小脸地程程。

    杜月笙正好要出门,和万墨林交代完事,先去的阿力回来了,居然还把程程也拖了回来。杜月笙诧异的看着他:“你干什么?程程。你们两个搞什么?”

    程程偷偷的看着下丁力,没吱声。

    怪了?

    一出去回来怎么就变成小媳妇样子了?这二愣子还有点本事嘛。

    杜月笙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你别站那里,坐下说,急什么的。我得罪了你?”

    “不是,月生哥,反正你别去。”

    “我不去,我也要知道个为什么啊?你小子现在反了。指挥起我来了。”杜月笙对着丁力一脚,笑骂道。--凤-舞-文-学-网--

    丁力忙摇头:“月生哥,我哪里敢呢,我是怕你去气。我是….”

    “为你好!”

    杜月笙没好气的和丁力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指了他脑袋:“你个不开窍地东西,撒谎就结巴。想什么,就和我说这个。说你笨吧。你比谁也聪明。你给我老老实说。别绕圈子。”

    程程已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杜先生和阿力那样子简直是在说戏呢。怎么这么了解这个德行。

    “你也别笑。小丫头片子。”杜月笙看了下程程:“两个人一出一进的,月英如君。给我把这个臭丫头抓上去,这对年轻人,分了问。免得撒谎,现在这世道。”

    早就站了楼梯上看闹的月英和如君,笑的咯咯地下来抓了刚刚要装可怜的程程就走。

    如君一边走一边调笑着:“哎哟,程程,下午在花园里,两个人说什么的呀?”

    程程一下子捂住了脸,就往楼上跑。

    后面丁力摸着脑袋嘿嘿起来。杜月笙对他又瓜:“过来,看什么看,还没进你家门呢。以后有地看呢。”

    “哎。”

    丁力地干脆肯定和自信,让杜月笙一家齐齐地笑了起来。万墨林摇摇头走了出去。去找丁老伯报信讨好处了。

    “说不说?好呀,如君,你上。”

    做姐姐的一挥手,如君张牙舞爪地扑了上去,程程尖叫着要跑,却已经被压在了沙上,如君手不停的,只抓的程程连连求饶,笑

    喘息不过来了。

    “哼,说。别以我们不知道,来,看看。”如君坏笑着走到了窗前,偷偷的打开了条缝隙。

    程程茫然的从她的位置看去。下面是张石桌,下午自己和阿力谈,谈事的时候坐的石桌。

    “你们,你们欺负人。”小丫头哪里吃得消两个大亨夫人的手段。

    只好可怜地坐了那里。

    红着俏脸,带着偷偷的喜悦。和骄傲,慢慢的讲了起来。

    讲起了那个呆子的事

    书房里。

    丁力也正坐在那里,和程程不一样的是,阿力现在讲话吐字铿锵,口水四飞,他愤怒的讨伐着周庆成的狼子野心,炫耀着自己的智慧,和勇气。更在哆嗦着程程对自己的俯帖耳。

    “我就这样,这样。”丁力说到激动地时候。猛的抓住杜月笙的手然后模仿着当时的表:“你没戏了!”

    杜月笙浑鸡皮疙瘩:“滚,滚,滚!”

    说完,甩了下手。瞪着丁力:“阿力,你没打人?”

    “没打,没打。月生哥,那毕竟是程程地同学嘛。再说了,他小子想不到,我已经胜利了,咱们江湖好汉不屑打他。”

    “你。你。”杜月笙再次大笑起来,看着对面的活宝:“你以后就那么听她的话?”

    “月生哥,你还不知道我?”丁力脖子拧着:“该怎么怎么嘛。今天不打人还有个原因。那里是月生哥地报社。我打他传出去不是让人看笑话?月生哥你放心。我。我…”

    “女人。不能够太宠!”

    “对,对。我就这个意思。”

    “来,你听我说,该做的要做,其他方面,你刚刚做的好,男人就该这样。知道不?你以后要……..”杜月笙玩心忽起,凑到了自己将的耳边,生平第一次把谋算用在了风月上。

    丁力大喜,月生哥真是够意思!

    楼下地兄长正在传授着多年斗争的经验。楼上的两个嫂子却在连连地惊叫。

    “月英,真像呢。像。”

    如君满眼地温柔,微微地抬起头来,还记得当年,第一次遇到月生的时候,那是在戏台上。

    那个晚上,下面那么多如狼似虎地汉子里,黄老板笑的吓死人。月生一袭长衫文质彬彬的站在那里。

    然后,他就把自己抱回了家。

    程程目瞪口呆的听完了如君的回忆,满眼的星星:“如君姐,月生哥太男人了。你们,你们还梦里遇到过啊?”

    “哼,那个人嘴里花着呢。他说的梦到如君的,这么多年了,还在嘴巴犟着。我还不知道他呀?”

    “咯咯,月英姐吃醋了。”

    “你个臭丫头,我吃如君什么醋?”月英咬牙切齿的捏着程程的腰:“小蹄子,天到了,找了个野男人。”

    如君在一边笑瘫了地上。程程一边躲闪着,一边叫:“救命,救命。”

    “那月英姐呢?”

    好不容易,才消停了下来,三个女人已经闹的没了力气。月英摇摇头:“我是桂生姐给他介绍的。他就说个好,然后就把我骗回来了。”

    程程努力的揉着小脸:“哎呀,你们太好玩了,月英姐,如君姐,我在北京就听月生哥的。想不到这次来这里这么好玩。你们真幸福。”

    “你也不差,还遇到个猪八戒把你背走了。”

    “啐。”

    程程不依着,忽然惊讶的看着那边的大:“天,这么大的睡了一定很舒服的…….”

    映入她眼帘的,是三个枕头。

    她们?

    程程回了头来,两个女人强自镇静的看着她:“怎么,三个人不能一起睡啊,我们感好。”

    这个时候,楼下杜月笙带着丁力走了上来。

    进了房间。三个女人正诡异的互相看着。杜月笙和丁力相视了一眼,心里都有点不知道怎么的。

    海鸽在的时候,家里鸡飞狗跳着。这次海鸽才走,程程又来了。

    估计安定的子没几天又要结束了吧?杜月笙担心的想着。

    咳嗽了下。

    杜月笙道:“这样吧,程程,既然阿力已经和人家闹的那样了,我看他就不去了,你同学在,既然已经说了,你以后还要处的。阿力那些混话人家也未必放了心上。我陪你去一次。”

    “我,我呢?”

    “你在家里,真是的,分开一会你会死么?”杜月笙推了他一把。

    程程一下子躲了月英的后面。如君正要开口去闹。杜月笙忙伸出手来:“走,走。现在就去,不然太晚了。要闹你们回来慢慢闹。阿力去备车,叫墨林再打个电话给西山。走吧。”

    继续努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