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回迷雾重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沈杏山是个草莽脾气。--凤-舞-文-学-网--不满写在脸上,很不爽。

    永野望非常的理解他。自己刚刚不也是被人打搅了好事的么?男 人遇到这样的事当然不爽了啊。

    带着一种终于有人和我一样的心。永野望龌龊的看了看他: “杏山兄,抱歉了。”

    “没事,没事,哎呀我说永野兄,你下次提前和我说啊,我也就不回去了,我那婆娘当我在外边花天酒地了呢。”沈杏山苦笑着:“走 吧,走吧。”

    “不了,不了。实在不好意思。”

    永野望思来想去,焦文斌那边的动静怎么可能瞒得了他沈杏山呢?眼看沈杏山是绝对无可能的。既然那事已经有人知道了,那就…..

    想着,永野望挥了下手,示意其他人出去后,亲自带上了门,坐到了一脸诧异的沈杏山面前。先就是深深的一弯腰。

    沈杏山吓了一大跳,猛的站了起来:“永野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有话你直接说好了。”

    “杏山兄。请听我解释,这个事还请你耐心听完。”

    不就是你丫地去偷人,结果被老子一砖头砸的阳痿了么?

    沈杏山心里狂笑着,脸正经的:“你说,你说,有事尽管说,我沈杏山有个二话,就随便…….”

    永野望听的满面羞愧:“杏山兄,刚刚我丢人了。”

    然后。他开始讲了起来事的经过。

    当然,在他嘴里,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杏山兄,也不瞒着你。我送个女人给文斌先生,也是图的大家来去,我想来想去,想问问那女人到底对文斌先生如何。另外,文斌先生对她满意不满意的。”

    说着,永野望尴尬的看着沈杏山:“兄弟相信你,的确还不敢相信文斌先生。毕竟杜月笙在上海地势力太大了。所以我想请这个女人话的。”

    高明。

    沈杏山带着真正的佩服看着对面这个家伙。

    明知道事遮挡不住了,就和自己干脆说了个明白,又合又合理的。他这么做。是无可厚非地嘛。

    不过。永野望并不知道。沈杏山一开始就是受了杜月笙的指使接触他的,更不知道。沈杏山在英租界也不是完全没人。

    何况,沈杏山手上有几个除了他自己,就只有杜月笙和何丰林几个知道的秘密力量。

    他永野望什么时候进那边房子,沈杏山其实可是清楚地很的。--凤-舞-文-学-网--

    当然沈杏山不会愚蠢的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大骗子,放,你小子就是要去下那个女人地。”

    淡淡的笑了下。

    沈杏山低沉着声音:“永野先生,这个我理解。不过,永野先 生,我担保文斌还不至于那样,除非没收了你的好处,这样地人不是随便就糊弄人地。”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很后悔。文斌先生是大才,一旦对我不满了,这就…….哎。”永野望焦急地叹息了下。

    随即看着沈杏山:“杏山兄,你说那人是谁?或者谁的人?”

    “我哪里知道。跟着你这么紧?哎。别是杜月笙地人就好了。不过也不会啊。”沈杏山说着一脸琢磨的样子。

    很纳闷的摇摇头:“他知道的话,也不会干这个事啊,他不如直接抓了焦文斌才是。”

    一语惊醒梦中人。

    沈杏山的话,让今天晚上有点进退失据的永野望猛点了头。啪的 一声,他拍了下大腿:“正是了,不好,文斌先生那里会不会有危 险?”

    “这………”沈杏山也急了。眼睛也瞪向了永野望。

    永野望知道沈杏山此时此刻的意思。

    二话不说的,他立刻指着自己的口:“文斌先生没事就算了,如果有事,我永野望就是动用了叔父的力量,也会保护他的,杏山兄你放心,这个事我做不到的话,今我辜负了文斌先生,明就会辜负你,你也不放心的。”

    “好,我替文斌谢谢你了。”沈杏山放了心下来似的,抱歉的看着永野望,无奈的叹息道:“永野先生,没办法啊,这杜月笙毕竟是……最近东南一带他又玩转了起来了。哎,眼看是越的大了。”

    “万一是他,文斌先生就要倒霉了。可是不是他的话,又会是谁 呢?”永野望愁眉苦脸的和砸自己

    netbsp;   “真。”

    焦文斌在夜色里,愤愤的看着江水。

    龙华码头上,一群他手下的兄弟在搬弄着货。不屑的,他看着沈 杏山:“这样的人也配和先生玩?”

    沈杏山也怪笑起来:“就是,给我们文斌戴帽子。。”

    “你去死。”

    焦文斌哭笑不得地骂了起来。

    心里。隐隐的,起了点不快。不是和沈杏山,而是对那个该死的永野望,男人的心理让焦文斌明知道是做戏,也认为起码现在,大岛明秀是他的女人。

    这永野望简直是,简直是没话形容了。

    :

    平时看上去还算个人物,怎么就这么快把狐狸尾巴落了下来呢?

    “你装不知道吧,除非那个娘们和你说。我现在可是代表他来看看你的,看看杜先生到底怀疑到你没有,哈哈。”沈杏山压低了嗓子对着焦文斌道。

    焦文斌点点头,随即想到自己要和那个混蛋继续交往。甚至还要把酒言欢,心里又是阵反胃。

    隐隐的,他也有点想看看,大岛明秀到底会不会和自己说。

    看吧。希望你的表现能够让我饶你一次。

    焦文斌在心里低低的说道。

    忽然间,在那个**头后,他感觉到自己真地是变的太大了,杀一个人。一个和自己有肌肤之亲的女人,自己也不过是微微的难过一点而 已。

    这种变化,让他自己都觉得可怕。

    可是。也没办法。哎……….

    今天晚上注定是无眠地夜晚了。

    匆匆的。货物下到了仓库里。焦文斌煞有其事的吩咐任何人不许动这些货物。天色已经不早了,法尔逊最近又有点歇斯底里的。

    焦文斌要把货物放一放。明再送去英租界。和沈杏山商量了下明怎么办后,焦文斌向杜公馆里走去。

    杜月笙失笑地看着他。

    边上丢了牌局,溜达过来的卢攸嘉更是笑的前俯后仰:“,干他娘呢!我们文斌难得找个外房,他狗地送出手的还吃回去?畜生呢。”

    焦文斌气急败坏的看着少爷:“我和月生哥说正经事,你别闹好不?”

    “他也在笑地。”卢攸嘉只抓着杜月笙不放。

    笑地龇牙咧嘴地杜月笙继续哈哈着,勉强的安慰着焦文斌:“文斌呐,我这是在耻笑永野望这种废物,不是笑你,哈哈。”

    “哼。”焦文斌板着脸,一**坐了下去。

    ‘好,好,文斌,不笑了啊,说说,怎么办啊。“杜月笙和卢攸嘉挤挤眼睛,连忙也正经起来了。

    焦文斌没好气地:“月生哥,今天杏山这么干,莽撞了点,现在永野望那,那个混蛋正在东怀疑西怀疑的呢。万一被他察觉出点什么来就不好了。”

    “杏山也是为你,这个理解,该的。送你的,就是你的,他什么东西。你莫放心上。”说着杜月笙撇了下嘴巴:“这个,你明天要去演戏,记得压抑住心里的不舒服。”

    “月生哥,你放心,我知道呢。”焦文斌点点头。

    杜月笙冷笑了下:“至于他怀疑,事已经生了,该他想什么就随便他,杏山没被他查出来,那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其他人本来就没干么,他查个什么来?文斌啊,你也困了一夜了,去吧,别想太多 啊。”

    “好的。”

    看着焦文斌出去了,卢攸嘉低声的对着杜月笙道:“月生哥,文斌不会真对那个女人动心了吧?”

    “唯有懂的人,更知道取舍,我相信文斌的。攸嘉,也去睡 吧,明天起来还有事。”

    外边人影一闪。

    焦文斌站在了门口,默默的对着杜月笙一个鞠躬,随即抬起头来,对着卢攸嘉一笑:“少爷,相信我,没错的。”

    卢攸嘉面红耳赤的,张口结舌站在那里,旁边杜月笙放声大笑起 来:“背后说人坏话,也不等人走的远一点?”

    永野望是肯定睡不着的。

    一腔火被一个砖头砸的逆转了心头。再加上心里深深的疑惑。永野望睁大了眼睛,看着窗外。

    今天晚上,是谁呢?

    先,他本能就排除了,在他看来同命相连的沈杏山。沈杏山乱糟糟的头,还有手下人报告的,那衣衫不整的样子。都证明了沈杏山没可能的嘛。

    杜月笙?焦文斌今天很好啊,货都下在了仓库了。就等明送来 了。

    不对,杜月笙此人隐忍有度,会不会,他是在克制忍耐着?毕竟自己的份不一样呢?

    也不对啊,无论怎么说,这杜月笙知道了手下人背叛,就是碍着自己这边,暗中也会除了焦文斌这个内患的。

    莫非,他在等?

    想着,永野望的嘴巴闪起道狞笑,管他呢,算了,如果是杜月笙,他能够把自己怎么样?死的反正是焦文斌。

    无所谓。暗中,不是已经有了后手了么。哼哼!

    想到焦文斌背后的一个人,永野望无声的笑了,明问问去,到底杜公馆可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夜色笼罩下的上海。

    迷雾重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