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回砸你家玻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杜月笙听了秦联奎的汇报,坐在那里只是摇头。--凤-舞-文-学-网--

    本来按他的计划,明天再给次压力,才会和法尔逊摊开一部分牌面的。没想到今天他就直截了当的开价了。

    秦联奎的脸上带着不屑,不怪他这样。上午去的时候,那还大义凛然的在说,我法尔逊绝对是个秉公执法的人,想不到那个家伙随便起来就不是人了。作为律师,秦联奎免不了要做些违心的事

    私下里也见多了光鲜人物**后面的狐狸尾巴。但是这么**不转弯的,彻底的不要脸了,还是第一次见到。

    “西洋人重利!你不要奇怪。”杜月笙道。

    秦联奎耸耸肩:“我是看了恶心,连个转弯也不会,哼。下午那个弗兰克来开价,简直让我下一跳,我本来以为他是来再给一次压力的呢。”

    “这个也出乎我的意料了。”杜月笙实在的说道。他不是神,他是中国人。西方东方文化差异里的区别,让他地判断也有了点小小的出入。

    看来,那十万大洋的惑,的确也够震撼人的了。

    “月生哥,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秦联奎犹豫了下,试探着说道。

    杜月笙笑眯眯的看着他:“是想问我,关于法尔逊和甘格林的取舍上?”

    “是的。月生哥也许早有定论了,不过我看如果法尔逊能够低头,甘格林又是失势的人了。何必那么麻烦呢?”秦联奎说道。

    杜月笙还是摇摇头:“联奎啊。你看到地东西只是表面。这两个人放了面前,你看看,法尔逊现在就是答应了,也只是合作关系。而甘格林可就不一样了。说个笑话,他是我们的战友了。”

    “我知道,我知道,呵呵。我只是…….”秦联奎不以为意,他知道杜月笙是在和他分析,而不是取笑他。

    “甘格林现在失势,但是你看。法国领事馆里,人心向着他,上面的人同着他。我们毕竟和他也有盟约。西方人重诺。这个时候帮他一把。他必定会真心的当了我们朋友。前提是。我们也要保证他地利益。”杜月笙耐心的解释道。

    “只是着代价。也大了点。”

    “大?一年两年三年。这么长久甚至更长久的安全保障在那里。以后还有说不出的种种便利,区区十万算什么?”杜月笙反问道。

    “全凭月生哥吩咐。呵呵,联奎还是眼光不够长远啊。”秦联奎不好意思地笑道。

    杜月笙站了起来,按着他的肩膀:“胡说八道,你是真心当我兄弟,为我在考虑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走,叫上攸嘉他们,我们散散心去。”

    “那事,就这么定了吧。”想想,杜月笙又加了句。

    他是带头的人,大地战略方向他敲定了后,不能够让手下人自作主张的,秦联奎和福全文斌他们不一样。所以他才这么叮嘱了下。

    秦联奎无声的一笑:“月生哥放心。我按你地做。这点规矩我是知道地。”

    “算我失礼了,走,出去给你赔罪。”杜月笙也笑了起来。

    两个人走出了书房,向外走去。

    万墨林正从外边走了进来。杜月笙看着他:“墨林,忙什么地?干嘛?”

    “月生哥,我正有事找你。”

    “这个事?你全力配合着文斌。”杜月笙冷笑了下。

    万墨林看着他,默默的点点头。

    “记得,文斌在外边说什么,你就听什么,装地贪心点,也许永野望找了文斌还会找你的。--凤-舞-文-学-网--知道么?”

    “是,杜先生。”万墨林心里一颗石头放下了。杜月笙这么吩咐他,自然是消气了。

    可怜万墨林傻乎乎的,根本就不知道,杜月笙只是故意吓吓他的。

    杜公馆的算计,永野望不知道。

    他掌握着焦文斌在英租界的行动。今天焦文斌没来。他走进了焦文斌的房子里。街角,一双眼睛看了看他。然后若无其事的低头走开了。

    半天后。

    沈杏山铁青着脸:“,现在还没出来?”

    “没有。大哥,怎么了?”

    “没什么,这个事不许说出去。好了,你去玩吧。”沈杏山摆摆手。

    他安排着好几个人轮流看着那个房子。看看永野望什么时候会去下,或者那个女人什么时候会去永野望那里。

    如果有这样的事生。那不是想着焦文斌是想干什么?

    搞女人搞女人,送个女人就送好了,搞地这么不干不净的,沈杏山觉得这东洋鬼子真。

    何况现在都夜深了,!难不成睡在那里了?蛋不是?那就更混账了。

    想了想。

    沈杏山在家里转了几转。还是走了出去。

    大岛明秀低垂着头。

    她的面前,是永野望。这个时候的永野望毫无任何的风度,一张还算俊俏的脸上,流露的都是轻浮神色。

    本来,他今天只是来。同时吩咐下大岛明秀下一步怎么做。

    但是温顺的女人,那漂亮的脸蛋和凹凸的材,加上刚刚破地风。永野望在酒精的刺激下,有了点蠢蠢动了。

    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只是个棋子而已。一个长得不错的棋子。

    而且对自己是不敢有任何违抗的。

    女人作为棋子,先就做好了牺牲色相地准备了。不然,凭什么在这海横流的世界里。得到男人的信任?

    凭才?错,男人只对女人的容貌体感兴趣。尤其是掌握一方地强势人物。

    话说回来。不是强势人物,永野望会把大岛明秀这样的绝色放出来么?

    也就在这个夜晚。

    永野望心里的魔鬼被调动起来地时候。

    他才忽然现,原来。自己已经很早就想**着这个女人地。当然,这种想**仅仅想**。

    一个唾手可得的女人在那里,自己却因为中国男人那种古怪地节。而不得不放过。从来利益第一大事第一的永野望现。自己也不是那么的大义凛然。只不过,知道轻重而已。

    女人一旦破后。被其他男人上一次,怎么查的出来?

    她敢说么?

    失去了约束的永野望的手,开始渐渐的放肆了起来。

    大岛明秀吃惊的看着对面的男人。随即,她低垂了头下去。心里却带起了点愤怒。只是她不敢流露出来。

    在她心里。

    为了帝国,为了家人,她才来到这里的,接受了训练。这一切肮脏的交易上了为国为民的光环后,一切就显得那么神圣了。

    在大岛明秀的心里,她是为了天皇而献的!

    永野望是什么东西?

    他,他连,看他现在的脸上神色,他比得上焦文斌么?文斌先生是那么的……..

    永野望狰狞的笑着。

    管他娘的。

    酒意刺激下,他的手上用了力气,狠狠的抓过了带着惊慌眼神的大岛明秀。女人眼里的拒绝和不甘心,让他感到愤怒。

    看不上老子?

    这种无声的羞辱更让他要疯狂。

    刺激着他的兽

    这种侮辱对一贯认为自己优秀无比的永野望愤怒到了极点,隐隐的,他已经要脱口而出一句蠢话,难得老子比不上那个焦文斌么?

    大岛明秀已经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轰!

    突然的。

    一声巨响。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永野望惊出了一冷汗,转眼间,他就抬手砸灭了房间里的灯,丢出了一个杯子窗外。人闪到了第二个窗户的后面。

    偷眼向着外边的黑夜里看去。

    他的脚下,是一片碎碎的玻璃。

    一个砖头,刚刚从窗户外边砸了进来。

    哪个缺德鬼?

    不,哪里有这么巧?是谁?猛的永野望头上的冷汗下来了。今天的事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就影响自己的计划了。

    酒色真坏事

    枉自己一贯认为自己坚毅果断,想不到干出这样地蠢事来。怎么办?那个人是谁?

    回头看了下月色里。地上黑黑的砖块。明媚的月色下,大岛明秀的眼睛里是种解脱的神色。外边传来自己手下的搜索声。

    那个丢砖头的

    经毫无踪影了。

    是谁?

    不知道的人才是可怕的,焦文斌地手下?沈杏山?严老九,还是杜月笙?

    “你脱我兄弟女人的裤子?我就砸你家玻璃!啐!”

    沈杏山骂骂咧咧的手,从墙后面翻到了屋子里。扑通一声落了自己家的院子里。

    然后他鬼头鬼脑地向着屋子里走去。

    岳秀吃惊的看着他:“你去哪里的?”

    “嘘

    “这么大的人了,房间里不是有便壶么?“岳秀横了他一眼,翻了个:”我和你说啊,恩?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

    沈杏山一脸地尴尬,自己要老婆别做声的,老婆居然当自己出去嘘嘘的?

    夫妻多年了。岳秀还不知道沈杏山脸色不对?

    男人半夜三更的溜达回来,他干什么地?

    上还脏兮兮的,支支吾吾的?

    岳秀地两条柳眉渐渐地竖了起来,沈杏山慌忙上去按住她:“别吵。刚刚永野望那孙子在外边鬼混,老子去砸他家玻璃地。”

    他大手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骨碌碌地转着,一脸的不相信。

    沈杏山收回了手:“你看。手上还有砖头引子呢。”

    ‘呀!“听他这么一说,岳秀急的忙擦自己的嘴。

    一边怒怒的瞪着自己的丈夫:”你就编,编吧。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的。哼。“

    “我骗你我养个儿子没**。”

    “你作死啊。你儿子不是我儿子?”岳秀真的火了。

    沈杏山吓的忙低声:“姑,别叫。别叫,我说的真的啊。等下估计那要来看看呢。你千万别说我出去的啊。”

    “真的?”岳秀还真疑惑了,自己这个野蛮男人什么时候低声下气的这样的?

    “当真啊,你当我神经病啊?翻墙进来的,不说了,不说了,关灯,我先上。”

    “等等,我给你擦擦,你把外衣给我脱了,哼,相信你一次,你给我说说,为什么出去砸他家玻璃啊?”一边下去拿毛巾,岳秀一边低声问道。

    “到被窝里和你说,红丫头睡觉了?儿子呢?”沈杏山把自己的外衣一脱,丢了一边问道。

    咚咚。

    “杏山大哥在家么?”黑夜里,外边忽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岳秀吃惊的捂住嘴。

    沈杏山嘿嘿了下:“吓的不举了?哼,你别说话,来了,谁啊?半夜三更的。”

    说着,沈杏山恼火的拖着拖鞋,穿着内衣,向外边走去。岳秀忙从后面拉住他,给他仔细的擦起来手来。

    然后又上下看看了,偷偷的捂住嘴巴一笑,放了手。

    沈杏山继续虎着脸,把头一顿揉,走到了门后:“,谁啊?半夜三更来敲门想打闷棍不成?说。”

    “是永夜先生要我来的,杏山大哥,别误会啊。”外边忙解释道。

    “永夜先生?”

    沈杏山纳闷着打开了门:“你呀,怎么了?他不是正常这个时候睡觉了?出了什么事?”

    “啊,永夜先生说,今天那边的货说要来的,他不放心,想请你一起去看看的。”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算算,我去穿衣服,你们等着。,困死了。难得搂婆娘的。”沈杏山哐当一下关了门,又进房间了。

    铺上,一干净的衣服已经放了那里。

    岳秀对着他挤挤眼睛:“相信你一次。你个缺德鬼,装的像呢,哼,骗起我来,我肯定也看不出来的。”

    沈杏山伸手捏了下老婆的鼻子:“去,去,我出去下,就回来,赶紧把衣服泡水里去。”

    “擦干净了。”岳秀在后面又高声叫道:“你晚上还回来不回来啊?”

    “回来,怎么不回来,老子话呢?老子在外边没女人!”沈杏山恨恨的骂着声,走出了门。

    休息下,等下继续。,被子扯坏了,还要出去买。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