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回天下风云出我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文斌的口贴着那两团粉腻羊脂的时候,大岛明秀不由的轻轻颤抖起来。--凤-舞-文-学-网--女人的第一次都是害羞紧张和期待的。

    就算是理论知识很丰富的她来说,这种紧张也是本能。

    有的男人,喝酒后不行,有的男人,喝酒后很想要。文斌是后一种。没办法,人家养的就这德行。一点点清酒除了让他兽血沸腾外,没有其他的副作用。在这个暧昧的环境里,一个绝色的小处*女哆嗦着贴着他,还带着点微微的主动和期待。

    不行,也行了。

    大岛明秀感觉着他进入了自己的体。抚摸在文斌背后的双手,微微的紧了起来。随着一阵轻微的疼痛。文斌撞进了她的体里。

    感受着耳边如泣如诉的呢喃,板也在嘎吱嘎吱的响着。那双修长的腿,无力的靠在体的两边。

    女孩子秀美的脸上流露着任君采摘的心甘愿。

    文斌更行了。

    只是,还是有点紧张。毕竟。毕竟这种运动对文斌来说,还是不太熟悉的。

    害羞地感受着这个男人在自己上,莽撞的冲刺驰骋,就这样,大岛明秀终于为她祖国献出自己的体。

    虽然,文斌是个拔了**不

    天色渐渐的亮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年轻人没有节制,文斌昨天晚上行了又行,把自己累的腰酸背痛了才不折腾。

    呻吟了下。睁开了眼睛。

    边上女孩子一头散绸缎般的铺了开来,低头看去,一个小小的弧度下是嫣红地红豆。看着她睫毛微微的抖动。文斌知道,她是醒了。

    “先生。”

    感觉到文斌的手在**着自己的口。大岛明秀害羞地低声叫了下,把自己的头埋进了文斌的怀里,一条腿也缠绕了上去。

    “你是第一次?”文斌张开口后就觉得自己问的是废话。

    果然,女孩子点点头。

    可是随即。大岛明秀语气里带着亲昵,和欣喜,低低地:“先生好像也是呢。”

    焦文斌…………

    男人在这方面总是不会承认的。**着体相对的男女,现在什么也没想。就是简单的相对着。

    文斌带着点恼火,脱口而出:“谁说地,我第三次…….”

    怀里的女人已经吃吃的笑了起来。

    焦文斌哭笑不得地仰望着蚊帐顶部地花纹。--凤-舞-文-学-网--月生哥。对不起。我丢人了……..

    焦文斌在温柔乡地时候,杜公馆里。却在谈着事

    两个人,杜月笙和戴笠。

    前段子江浙大战的时候。其实现在用这个江浙大战是不准确了,准确地说该是东南大战。

    那时候,戴笠手下的一群兄弟,带着上万青帮子弟,在何丰林背后,也参与了战争。经历了点战争的考验。

    杜月笙对戴笠在战场上的表现很满意。戴笠非常明智的领会了他的意思。上万子弟轮流上阵,几乎人人都切实的感受到了战争。

    这就是杜月笙的目的。将来,这些兄弟就是守护上海的又一道有力力量。

    可是,今天,戴笠要走了。

    戴笠一直不知道怎么和杜月笙说。杜月笙对他,可以用恩公两个字来形容的。但是这里太小了,上海对戴笠来说,太小了。

    尤其是这次出去,在广东,看到那些血的青年,看到中正的驰骋疆场,看到国民军的豪。戴笠真的心动了。

    他总问自己。

    是不是该这样?他觉得不甘心。杜先生非常的了不起,只手之间颠覆东南,卢永翔没他不会有这地步。就连蒋中正没他,也很难的。

    无权无势一债务的蒋中正当年,如果不是杜先生,上海滩一个混子就能够砍死他的。不是杜先生也没蒋中正的今天。

    所以,戴笠也看得出蒋中正对自己的欣赏,而蒋中正却没说出口来。只是暗示了下。相对于蒋中正这样的态度,戴笠很明白。

    蒋中正知道戴笠很被杜月笙看重,所以他不好说,当然了,这个时候相对于蒋中正来说,他手下千军万马,也不是太差戴笠一个的。

    怎么办呢?

    戴笠犹豫着,心里有着事。当战争结束后,他就很有心思。他不知道。这一切却落在了杜月笙眼睛里。

    杜月笙帮他,怎么会限制他呢?

    上海沦陷后,戴笠指挥着无数豪杰,对付本人,这些他是知道的。无论后世上历史书里怎么写他。起码,他抗。那就够了。

    和那些东洋杂种,讲什么人品?何况戴笠人品不坏啊。

    所以杜月笙叫来了戴笠。

    书房里,很安静。

    杜月笙脸上总是那种笑容。戴笠却沉默着。

    “戴笠。最近有心事吧。”杜月笙用地肯定的语气在问。问的戴笠有点尴

    :着,也许。说出来,会有个机会?

    杜月笙的心戴笠是知道的。所以他这么想。

    犹豫着,还没等戴笠开口。杜月笙却开了口:“你走吧。戴笠,上海。对你太小了。”

    戴笠目瞪口呆的抬起头来。

    他彻底的傻了,杜月笙是鬼是神还是人?他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蒋中正也不会和杜月笙说的啊。

    他,他……….他怎么?

    “我说真的。我看了很久了。我想你出去后,早就心动了,但是这么长时间,你却一直安心做着事。为我做着事,你对我很好了。”

    杜月笙笑眯眯地,语气非常的真诚。看了一眼戴笠。他继续道:“戴笠。你也不是我门下。我只当你是朋友。”

    “杜先生!”戴笠猛的站了起来。他眼睛已经红了。他真的就要脱口而出一辈子不走了,男人图什么?图地就是这种谊。

    “坐下。听我说。”

    杜月笙摇摇手。阻止住了他:“如果,不是这么多兄弟,我也早走了。天下这么大,心里有天下的人才去得了天下,我这么多兄弟你,唯有两个人,中正,你,才是这样的。再在上海,委屈你了。男人的光其实也短暂。戴笠啊。青一去就不回头了。你相信我么?”

    “我相信,杜先生。”戴笠重重地点点头。

    “去吧,去中正那边,一统中国必然是他。现在他羽翼未丰,缺少你这样的人才,同在上海,也算有故旧,还有我的面子。他一定会用你的,你是个有才地人,也不会让他失望的。去黄埔!中山先生的黄埔,必定是中国未来将军地摇篮。只要你记得,上海有个朋友叫杜月笙。将来,杜月笙有事,你记得扶一把就行。”杜月笙直直地看着他,语气里,甚至带了点请求。

    而毫无强势地要求和威胁。

    戴笠心里实在是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杜月笙如此对他,而说地话,全到了他心里,那是知己的感觉,黄埔,他想去的就是黄埔啊!

    对面,杜月笙的眼睛也闪着泪光,他是动了感了。他不是对戴笠,而是对自己。一个个历史人物从自己这里走上了舞台,他自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无形里牵动着整个远东的一切。

    就这个书房里出的命令,会掀起怎么样的惊涛骇浪?

    这是种男人的成就感。

    这是真正的男人感觉。

    天下风云出我辈,逆天而为,因人成事,男人做到这个地步,夫复何求?便是不成功,也值得了。

    何况,结局改变不了,东洋人必定会一败涂地!

    杜月笙坚信!

    猛的他站了起来:“戴笠,听好了,别:我并肩作战,保家卫国的!给我去好好干。没个成就出来,杜月笙可就瞧不起你了!”

    戴笠浑抖动着,一躬到地,再抬头,已经是满面泪水。

    “你真的舍得让戴笠走?”卢攸嘉听了杜月笙吩咐万墨林备酒席,赶紧跑来问道。

    杜月笙点点头:“舍得。他出去后,必定大有作为,我不能够让一个人才在我这里浪费了。上海对他来说太小了。”

    卢永翔耸耸肩,他也就问问。戴笠很不错,所以他觉得月生哥这个决定是在给自己削弱力量。

    不过既然话说到这个份子上了,他也不问了。

    眼睛转转,少爷看着杜月笙:“那我呢?我走你舍得不?”

    “离开我,你就是个败家子,没人管的。”杜月笙回答的非常的认真。

    少爷脸色铁青,抽了半天,恨恨的看着杜月笙:“我就是个败家子?”

    “昨天晚上你干什么的?”杜月笙瞪着他。

    少爷一愣,慌忙四处看看,才可怜的看着杜月笙:“你怎么又知道了?哪个王八蛋告诉你的?”

    “海鸽,你新婚的夫人,早上来和我这个哥哥哭的。说有个人昨夜一夜不归,你就这么对我妹子?”杜月笙心里憋着火,找你半天了,想不到自己送来了。

    卢攸嘉苦笑了下:“月生哥,我昨天真的没玩。我是喝多了睡了外边的,和福全喝的。”

    “给我把李福全叫来。”杜月笙勃然大怒。

    卢攸嘉慌忙一把拖住万墨林,他知道,李福全来,就死定了。然后可怜的看着杜月笙:‘月生哥,昨天晚上真的只是喝酒的,我和福全谈到打仗的事,一高兴就喝多了,然后阿力把我们送到房间休息的,一个女人没叫,你别怪福全,真的。”

    看看杜月笙脸色,卢攸嘉无可奈何的:“月生哥,我就是好玩,也没个新婚第二天就出去娼的吧?你兄弟还不至于这样吧?”

    “这还差不多,我已经帮你解释了,我要你去办事的。臭小子。”杜月笙哼哼了下。

    卢永翔眉开眼笑:“哈,还是月生哥对我好。你放心,我不会走的,真的。”

    杜月笙只翻白眼,半天后摇摇头,对着在一边偷笑的万墨林:“去把何丰林,还有金荣哥请来,一起给戴笠送行。”

    “是。杜先生。”

    我讨厌新版,我喜欢旧版,新版除了推荐好用了外,其他都不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