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回文斌的二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一切都在进行着。--凤-舞-文-学-网--

    如果这个时候摊开一张中国地图。在上面标明了各种势力的话。就会现。整个北方,已经开始动了。

    而一只箭头,隐隐的,从北方对着上海而下。

    最南边,一只箭头也在蠢蠢动了。

    上海附近。

    却是各种势力在交错着。

    卢永翔的心里,终于放松了。

    因为奉系,出兵。

    广东,出兵。

    孙传芳?他还有退路么?

    江苏的齐元做梦也想不到,一切全变了。

    而历史,也在这个时候转了弯。

    是年,九月三凌晨。

    江苏督军部下冀釹同挥师进攻上海。太仓朱家角一线何丰林麾下死守阵地。杜月笙黄金荣安排大队卡车。彻夜不停的运送物质。火线后面,第二道阵线是戴笠带领一群兄弟,指挥着上万地青帮子弟。

    他们要做的就是死守!

    而这个时候,卢永翔派出陈乐山为司令的第四师第十师,二个师的兵力,直扑江苏常州,宜兴一线。意图掐断江苏铁路线。

    孙传芳还是动了。

    他的目标直指着浙江。卢永翔顿时腹背受敌。

    到这里,一切和历史上一样。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本来这次不会动的奉系出兵了。

    奉系张宗昌带领一支部队突然向江苏昆山进。

    孙传芳的部队进入浙江,过仙霞岭一线。卢永翔麾下陈乐山部本来该在常州一线的第十师却忽然出现在了孙传芳的部队面前。

    孙传芳大为震惊之时。广东蒋中正忽然起兵,向福建宣战。一一夜。兵峰已过龙岩。

    九月六到九月八

    张宗昌部攻克昆山随即向太仓进,江苏冀釹同部在腹背受敌时,想撤回江苏。何丰林部立即出击。

    冀釹同部被击溃。

    孙传芳退出浙江。回师福建。卢永翔部一二两个师兵力守江山一线地潘国刚派出第一师联合第十师追击。

    两军于宁德一线僵持。蒋中正部攻克龙岩后,继续进。

    九月十二

    张宗昌何丰林部于常州和卢永翔第四师会师。常州一线江苏军被击溃。江苏从浙江全面撤军。回保南京。

    而此时安徽出兵进入江苏。

    卢永翔本部第八师立即出动,向福建进。

    蒋中正兵指泉州而去。

    九月十八

    孙传芳被广东浙江两省夹击之下,支持不住。只好通电下野。从长乐出海,避向香港。

    福建遂平。

    九月二十五

    何丰林部,及安徽,及奉系张宗昌全面进攻江苏。

    齐元因前江苏督军李纯旧部兵变。被杀。

    江苏,广东,福建。浙江。安徽全定。

    东南平。

    上海。

    杜公馆。

    黄金荣杜月笙。大醉。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少爷跳下了船。

    整个码头上,拥挤着欢迎他的人群。

    看到熟悉的影。在东北玩的腿都软了地少爷。得意的挥了挥手。飞快的跑了过去。

    杜月笙笑眯眯的看着他:“玩地开心吗?”

    少爷眉飞色舞:“忙事的,忙的要死,哪里有时间玩啊。--凤-舞-文-学-网--”

    何丰林冷冷看着他:“少爷,我们全知道的。人家还在呢。”

    说着,何丰林地嘴对着边上的张宗昌动了下。张宗昌哈哈大笑起来:“卢公子和我们张大少是忙,忙的要死。这东北地娘们全累坏了。”

    少爷……………………

    “走,走,不扯了,喝酒去。”黄金荣手一挥叫道。

    卢攸嘉点点头:“好好,以后也没什么机会出来混了,喝酒去。”

    所有人又是阵笑。

    少爷。卢永翔现在大事已定。和杜月笙商量好了后,就等少爷从北边回来,给他和海鸽完婚了。

    杜月笙自然也是心大好。

    三省成一气。拱卫了上海。就是中正北伐,因为这次合作和内在地谈判。中国南方已成一块。

    毕竟,好多了。

    如果说,在之前,杜月笙还只是个江湖名声,和大亨地话。

    现在,他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所有地人,自的,全是跟着他走的。就连黄金荣,也是不由自主的走他的边。

    卢永翔打败了孙传芳和江苏。其他人不知道。这里的人谁不知道真相?

    功劳最大的可是杜月笙。

    卢永翔在战胜后来的电报,只有四个大国士无双。

    两省督军对杜月笙如此地推崇。功劳放在这里。

    谁还敢不服?

    谁还有资格不服气?

    出微寒,却自强不息。十年不到,就成沪上第一人。不几年。却居然能够影响东南半壁的一场大战。

    这简直就是神话般的。

    江湖中人。看杜月笙,已经是真正的神了。现在人人认为,杜先生是三百年帮会第一人。

    而活在这个时空,这个年代地人们。并不知道,杜月笙给整个时代,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幻。

    是的,只能够用变幻来形容了。

    卢永翔本来这次会输了下野的。而孙传芳却会由此而一跃成为东南最大地势力。随即而来的北伐中。孙传芳虽然失利了。

    可是。

    那将要死掉多少的中国人。

    杜月笙知道。好处更不会只有这么点。

    通过这次的策划,他在军事方面,也有了一点点地言权。也许。将来。还能够改变点什么。不是么?

    比如。

    沪大战。

    比如,南京……………..

    时间还在慢慢走着。子还要过下去。很多的问题还是要面对。

    少爷和自己的新娘走入洞房后。杜月笙走进了书房里。

    秦联奎。焦文斌,万墨林跟在他后面。

    “坐。”杜月笙摆摆手。

    三个人坐下了。

    “文斌,你不要急。下个月,你也做新郎了。”杜月笙打趣了下焦文斌。

    今天,喝酒地时候,文斌看少爷地眼神向往无比。杜月笙都看在眼睛里。所以他这么说。

    焦文斌现在脸皮厚多了,嘿嘿了下。

    “房子已经跟你安排好了。但是你还是住家里吧,你看呢?”杜月笙问道,说着又笑了下:“你那个东洋女人呢?”

    秦联奎和万墨林全狂笑起来。

    焦文斌提到那个,就哭笑不得。

    因为江浙大战,焦文斌一直忙地一塌糊涂。也借此机会没有去那里。永野望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做龟公还没做够。

    整在英租界拉着皮条甩啊甩的。玩命地邀请文斌快去

    焦文斌忙,可沈杏山不忙。沈杏山实在是被永野望烦的不得了了。又在这个事上叫不动焦文斌。最后干脆一状告到了杜月笙这里。

    杜月笙笑之余,也知道,再不去就会让永野望怀疑的。

    所以今天借机提了出来。

    “你说话啊!”杜月笙催促着。

    焦文斌不知道说了好,只好点点头:“恩,恩。”

    “恩你个头啊。”

    杜月笙咧着嘴巴:“文斌啊,不是我催促你。那边你就是应付也应付下的。明天去下吧。”

    “恩,恩。”

    “明天不去,我把你腿打断。你也被想结婚了。”

    焦文斌目瞪口呆地看着杜月笙,已经气的没话说了。

    边上万墨林和秦联奎抱着肚子只叫唤。

    这样的事的确是必须做,可是又太滑稽了。

    本人送女人来。文斌不肯去,杜先生却迫着他去。不去还不给他结婚?还要打断腿?

    “好吧,好吧,我明天,明天去。”焦文斌知道再废话这个问题更丢人。只要咬牙切齿的。

    “我又不是叫你去被人玩,玩个女人也是为了大事嘛。”

    杜月笙语重心长的教育道。

    “是,是,知道了。”

    焦文斌难得的语气不耐烦起来。

    杜月笙也不计较。偷偷的对着秦联奎和万墨林挤挤眼睛,正经起来了,他知道,再闹。焦文斌就真的挂不住了。

    总不能够为了本娘们,把自己地兄弟活活气死吧?

    咳嗽了下,杜月笙转头看向了秦联奎:“联奎,明开始。你和墨林一起,就准备银行的事吧。”

    想了下,杜月笙又道:“文斌也参谋参谋。”

    “好的。”

    “我这里有份名单。墨林也熟悉上面的人头地。你们明天拿我的帖子找找他们。我和这些老板们也说说。早点把事办好了。你们该准备的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吧?”杜月笙从抽屉里取出份单子然后问道。

    他问地就是银行的事

    这段时间来。杜月笙知道自己又上了个台阶。三鑫虽然来钱,但是毕竟不是正道。而且。自己手上没个正当的实业,也说不出去的。

    他想

    ,还是决定从银行先入手。

    毕竟,联奎熟悉这些,也有点内行朋友在。

    “那就这样吧。早点休息,安排好了告诉我。”杜月笙看大家也喝酒地,暂时没事了,示意去休息。

    今天一天忙下来。终于把那个花花公子抓进洞房了。最近大家也累了。

    杜月笙靠在了沙上。

    焦文斌回头可怜兮兮的看了他一眼。他回了个坏坏的眼神。焦文斌脸色一青,顿顿脚步,立刻走了,门也没给他关。

    杜月笙在房间里偷偷抖了起来。

    焦文斌站在门前。

    他实在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他读过太多地书,也看了太多地事了,但是这样地事是闻所未闻的。想不到,却生在自己上。

    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隔着不太远,是自己未婚妻地家。

    这里,是自己的二家。

    送自己来的,居然是自己的未婚妻的姐夫。

    命令自己来的,是自己的大哥,兼不久的主婚人。

    口袋里,还有盒助兴的**,是那个皮条客永野望笑着塞来的。

    人生啊,太诡异。

    命运啊,太神奇。

    想不到世上还有大男人被着来玩女人的,这个事还关系到大计?

    真是,触那娘的!

    焦文斌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对着沈杏山那张今天特别恶心的脸,舌绽雷的吐出了一个滚字。然后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先生,您回来啦?”

    一个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一个年轻的女人碎步走了出来,对着焦文斌,就弯曲下了体。

    大门还没关。

    沈杏山红着眼睛,看着那个美丽的小处*女乖巧妖艳的样子,连连啧嘴。

    焦文斌恶狠狠的关上了门,隔绝了他的想**。

    沈杏山愤愤的对着大门吐了一口,掉头,走了。

    门内。

    焦文斌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不能够否认,真的很漂亮,而且,永野望知道中国男人的处*女结。

    这个女孩子眉间带着自然的羞涩和妩媚。

    很显然,她也知道,今天马上会生什么。看向焦文斌的眼神,除了试探打量外,还有着点点的胆怯。

    “呃。”焦文斌咽了口吐沫:“你怎么知道是我?”

    “恩?”

    那个女孩子意外的看了下,随即红了脸,低声的:“先生的照片,我一直放在,放在枕头边的。”

    最后几个字已经是低不可闻。垂下的头后露出雪白的,有着点淡淡茸毛的秀美颈部。

    “咕噜。”

    文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咽了口吐沫。

    他举步向内走去。

    一个小院子正对面,是个客厅。

    刚刚进客厅,一双小手已经帮焦文斌脱下了外。焦文斌坐到了沙上。

    那个女孩子忙着去给他倒水,然后双手捧上了。

    “你叫什么?”焦文斌觉得自己不问,不好,问了,又有点

    “回先生,我叫陈欣桐。”

    “你??你是中国人?”焦文斌眼神古怪的看着她。

    “不是,对不起先生,我忘记说了,那是我的中国名字,我是本人,我的本名字叫大岛明秀。”

    焦文斌哦了下,撇了下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女人淡淡的体香从旁边传来。

    一双小手又从他的后面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捏拿着。后面女孩子的声音再次传来:“先生,您可要常常回来看看哦,请记得这里有个我一直在等着您。”

    “等我干嘛?”焦文斌忽然缺德的问道。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冒出这个话来的。

    后面楞了下,随即那双小手继续帮他捏拿着,女孩子的声音微微的带了点颤抖。

    “等先生回来,我给您烧饭,给您洗衣,给您泡茶,给您,给您”

    “说啊。”焦文斌头仰起来,正看到那个女孩子低垂着的,羞红的脸。

    猛的看他仰起头来。女孩子手足无措似的垂头正对着他的眼睛,那双鲜艳滴的红唇微微的动着。

    焦文斌就那么看着她。

    “什么都给您。”

    随着这个低低的句子,那双红唇在焦文斌的眼睛里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咕噜。

    文斌的喉结又上下了次。

    也不知道大家满意不,这一章实在难写,想了好久,毕竟不是军文,所以想来想去,干脆这么写吧。我主要还是写的杜先生的江湖,和将来的沪上抗,一起只是铺垫,说实话,这段战争的时间,和布局,不算严谨,可是实在没办法编了,请谅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