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回压下赌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甘格林离开上海的消息。--凤-舞-文-学-网--焦文斌是知道的。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法尔逊来了。想起来真算是不厚道。一个圈在等着法尔逊,他注定了和费奥雷一样的下场。

    和杜先生斗?

    焦文斌不屑的笑了下。走出了办公室。向着共生记走去。

    焦文斌子里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法租界也就这么大。如果有足够宽裕的时间,或者是没有必要摆那个样子的时候。他总是喜欢走走。

    也不知道杜先生是无心还是存心。

    焦文斌忽然现。共生记,三鑫,杜公馆。还有周围零散着的些小档子。成了一个三角形,稳定的支撑在法租界内。

    然后,由他们衍生出无数的支流,渐渐的渗透进了那些弄堂深处。依稀,有些触角已经弥漫到了法租界外,整个大上海的地图上了。

    比如太仓。

    远远的看着他走来了。

    马祥生招呼了下手下,走了上来。亲的对着文斌就是一巴掌:“来了?”

    “你轻点。”焦文斌揉揉肩膀。

    马祥生嘿嘿地浑抖动起来:“马上要结婚的人了。就这子骨?不怕媳妇不满意?”

    “去你的。”焦文斌红了下脸:“走走,你这边安排的如何了?”

    “嘉裳已经过去了。货物什么的也全了。人手也足够,福全走之前不是把所有的小场子全停了么?随时可以过去。”马祥生谈到正经事也认真起来了。

    “其他没什么况吧?别紧张,我而已,现在还没打起来呢。”焦文斌解释道。

    马祥生不以为然的看着他:“打起来又怎么?我会紧张?对了,那边派人来通知了下,据说东洋人想遇你下。”

    马祥生说的那边,是指的英租界地沈杏山。

    “遇我?哼。”焦文斌随即冷笑起来。他是个聪明人。东洋人找的时机真是好啊,正好杜月笙不在上海?

    “我等就是了。走,我们先去何大哥哪里。”焦文斌摇摇头:“我不遇,先养着。等他找我,我看她们玩什么花花肠子。”

    马祥生默默的点了个头。手一招。一群兄弟从边上的房子里涌了出来。跟在他们后。

    何丰林依旧站在太阳下。他最近是忙地娼的力气也没有了。打仗不是儿戏。上海对卢永翔来说是重中之重。就不言卢永翔了,他就是为自己的家当也要玩命的。

    这么些年下来。房子,老婆孩子全在上海。如果输了,房子搬地走么?杜月笙年年月月公司的花红带的走?

    杜月笙摆出车马站了卢永翔这边。如果江苏那边胜了。杜月笙怎么办?他自都危险了,那公司什么的还有用了?

    想到这里,何丰林又看向了后,远处一片房屋地影里。那里已经住进了不少的人马。

    清一色的青壮。都是杜月笙地手下兄弟。枪支弹药也是满满当当地了。

    居民区和阵地之间,密密麻麻地是又一道工事放着。江苏要从这边突破然后杀进上海?不是那么容易的!

    “来,再到后面督促督促。”何丰林扯起嗓子对着自己地副官吼道。

    他的副官连忙点了下头。带了几个兄弟向后面走去。在他们的指导下。后面的巷战阵地也是设置的非常合理了。毕竟。杜月笙手下是江湖人多。不薰这些的。

    “丰林大哥。””一辆车子开了过来。焦文斌探出头来:“今天又安排了些兄弟来。房子也空出来了,你再派人去看看。”

    “文斌啊。哈哈,刚刚副官已经去了。祥生也来了。来,来,坐。”何丰林他们,又听了有人马来,不由的大喜道。

    “好。”

    焦文斌和祥生都是他的老熟人了,又是月生手下的。--凤-舞-文-学-网--和何丰林也不必见外。跳下了车焦文

    眯眯的走到何丰林边,压低了声音:“绝密。月好了。据说攸嘉少爷已经联系北边了。”

    “哦?”何丰林更是吃惊,他看着文斌:“我还没收到消息啊。”

    “月生哥提前给个底的。十有**那边下来人。没定呢。”焦文斌忙解释道。

    这个消息是昨天晚上,杜月笙打来的电话。卢永翔是军人。说动自然动了。蒋中正和张作霖的关系,他已经开始运作。

    为了个手下大将安心,杜月笙才打了个电话透露了下。

    何丰林当然不会知道了。

    听了是杜月笙亲自打的电话。何丰林倒是直接:“成,成了。他没把握会说这么大的事。哈哈。月生这次玩大了。好啊。老子心里更有底了。喝茶,擦汗去,这天的。“

    心大好的何丰林嘻嘻哈哈起来。

    只是,他不知道,原来的时空,那事件运行的轨迹不是这样的。直奉之战一波三折。而杜月笙,却只手换了天。

    换的悄无声息。无人能够察觉。

    历史的改变,会带来什么样的未来呢?杜月笙现在还不知道。他现在只知道,自己不能输,自己的兄弟们也不能!

    赌了!管他娘的?

    浙江。

    码头上。

    卢攸嘉和杜月笙对面站着。时间越来越近了。两个人又要分开了。为了安全,和防止万一。卢攸嘉还是要北上一次。毕竟他和那个花花公子还是有点交的。

    说难听点,和古代一样,质子!

    也不怪的。不然张作霖凭什么卷入这场风波?他本在东北那边就有点麻烦。北极熊和东洋人全在蠢蠢动着。卢永翔诺的好处是必须胜利后才得到的。

    万一输了呢?卢攸嘉是不得不去的。

    ”攸嘉,肩膀上担子重啊!“杜月笙看着自己的兄弟低声道。

    少爷耸耸肩:”没事,月生哥,我去喝花酒而已。”

    ”你呀。”

    伸手帮他把领子弄好了,杜月笙拍了下他:“过去后自己小心点。这个年头,酒朋友不要交心。”

    “我知道呢,月生哥。”说着卢攸嘉眼睛转了下,把杜月笙向边上拖了几步压低了声

    netbsp;   “只要中正牵制,奉系出兵。督军必胜!至于上海,还有我呢。”杜月笙握紧了拳头狠狠的说道。

    “好。”

    从来杜月笙说什么少爷就是什么的,月生哥这么说了,少爷一点心事也没了。

    只是,这么了解自己兄长的少爷也没现。从来淡然的杜月笙这次说话却多了个握紧拳头的动作。

    也许再他看来。是杜月笙的更加有信心吧。

    只是,他不知道。

    杜月笙心里,忽然对了点对不久要生的战争,那结果的期待和微微的,他从来没有过的

    怎么说呢。

    毕竟,已知的历史,并非这样的。改变的太大了。那么,会生多少事呢?

    杜月笙,有点忐忑。但是,他绝对没有任何的犹豫。

    还是那个字,赌了!

    汽笛一声长鸣。催促着要远行的人。

    互相看了看。

    两兄弟默默的一笑。各自转

    一个守家,一个北上。

    但是他们都是为了一个目标

    海,杜月笙前世今生的故乡。

    同时。

    他们更为了一个目标。

    中国,永生永世的祖国!

    又晚了。木脸解释了,只说一句,魔鬼呀。夜生活,要不得。昨夜真是很傻很天真,干的很黄很暴力。】

    第九卷 第一回喜讯

    一艘轮船靠进了吴淞口的码头。

    一个年轻人,满面的激动,他掂起脚来,焦急的看着上海。轮船外防撞的旧橡胶离了码头边的石板是越来越近了。

    一下,一下。哗啦一声,船梯放了出去。

    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袋第一个抢步冲了下去。

    他就是杜月笙派出去的秦联奎。他回来了!

    这么激动的原因是他手里的文件袋里一张判决书上写着:

    顾绣轩先生,您的上诉经本院终审裁定。工部局违约拆迁不合法,应赔偿损失费用十万元整。由您择新址,重新修建天蟾舞台。

    秦联奎拿着这张大理院判决书的副本直奔杜公馆而去。

    三个月了。总算是胜利了。在自己的同窗穆安素的帮助下。秦联奎终于完成了杜月笙布置给他的任务。

    当时一拿这个。秦联奎立刻踏上了回国的轮船。

    也就是他到吴口的时候,杜月笙也已经踏上了回家地路。

    “真的?”

    ”哎呀。文斌先生,我敢和你拿这个开玩笑?您看,我连衣服都跑湿了啊!”来报信的兄弟浑大汗,看着焦文斌委屈起来。

    焦文斌一把推开了面前的茶杯,就站了起来:“好,好。走。”

    抢出了两步,焦文斌忽然想起来了,回头对着沈杏山道:“杏山兄,这个事我要回去布置了。今天就不遇他了吧。”

    沈杏山是昨天晚上受到永野望的托付。今天来约下焦文斌的。他听了杜月笙门下传来的这个好消息,也欢喜的站了起来:“没事,,你去忙你地。我就说你今天走不了。”

    “这样吧。我回去布置了,然后再找你。”焦文斌想了下,生怕永野望那里是不是还有什么消息,能够对杜月笙这边有点帮助。

    沈杏山恩了下:“去吧。去吧。”

    “就开始宣传吧。嘿嘿,洋人不也是没办法了?一栋房子才几百,十万大洋啊!”焦文斌乐呵呵的挥了下手,走了出去。

    车子一溜烟的向着法租界开去。

    上车前。焦文斌先吩咐了人把这个消息告诉顾绣轩,请顾竹轩到杜公馆面谈。那个兄弟答应了下。

    要进法租界时,远远的。一辆汽车开了过来。

    焦文斌注视了下。那边车子里露出地是永野望诧异的脸。焦文斌抱歉的一挥手:“办事。办事。忙好立即过来。”

    “。”永野望对着他笑了下,随即在心里骂道。

    杜公馆里已经是一片欢腾。

    秦联奎坐了沙上。就连黄金荣也跑了来了。外边焦文斌地汽车一停。屋子里人立刻叫了起来:“文斌先生,快看啊。”

    “知道了。呵呵,金荣哥,联奎辛苦了。杜先生正好已经回来,估计着明也到家了,这真是个好消息啊。”焦文斌一进门就抱拳问了黄金荣好,然后对着秦联奎道。

    黄金荣大大咧咧的,手里香烟丢个不停。

    他也是自内心的高兴。秦联奎居然能够把这个案子办好了。要知道赔偿的可是十万大洋啊!

    何况,这是中国人和洋人打官司。而且官司是打到了西洋去了。这种胜利在当时可是了不得地。

    黄金荣能够不高兴么?

    杜月笙不在,他在杜公馆就是半个主人。也不容焦文斌说,他吩咐道:“月生

    ,把这个消息散出去。在码头张灯结彩。法租界里的,我黄麻子出钱,给我大摆流水宴三天!”

    焦文斌大笑起来:“金荣哥,钱多啊?您等顾竹轩来好不?”

    焦文斌的意思,顾竹轩看到这个结果,他怎么也该表示表示吧?

    黄金荣却眉头一皱:“管他个鸟事。这是我黄麻子为月生地。文斌,你事体要分清爽地。没月生,顾竹轩能够办到?联奎会为他去尽力?不仅仅为月生,今天我黄麻子还要为联奎庆功!这是我们兄弟内部地事。好汉子!”

    说着他的大手重重地砸在了秦联奎的背上。

    只听的澎的一声响。秦联奎苦了脸:“金荣哥,算了算了,您的庆功兄弟消受不起,这巴掌煽的!”

    屋子里人一片大笑。

    “把何丰林也叫来。最近他累的慌,也休息半。恩,文斌说的不错,我先敲敲他的竹杠!”想了想,黄金荣忽然坏笑道。

    焦文斌看着他:“金荣哥,你要敲你敲,我说不出。”

    “我是什么出?哈哈,逗逗顾老四,他也是苦出来的,这下天上掉大洋,还掉这么多,老小子不会笑昏过去吧?”

    焦文斌懒得再理会黄金荣,回头要万墨林去办事。请人,安排传达消息等等。

    听了他详细的安排后。万墨林点点头,忙冲了出去。后几条汉子也散了出去。没多久,法租界里,以杜公馆为中心开始。大街小巷渐渐的响起了鞭炮声。

    渐渐的,渐渐的。

    整个法租界沸腾了。

    “恭喜啊,顾老板。”

    “哎呀,顾老板财了。”

    “扬眉吐气啊。”

    顾绣轩连拖鞋也没换就向外跑。刚刚到法租界,已经是好多人在和他打趣了。顾绣轩心花怒放:“告罪告罪,先容兄弟去下。”

    “杜公馆放出的风假的了?顾老板给喜钱!”

    “一定,一定,你看兄弟穿个拖鞋就奔了出来了。容我先去下,先去下。”顾绣轩哈哈大笑着四处作揖。

    然后吩咐前面拉车的兄弟快点。

    没到杜公馆。

    那边已经有人出来了:“顾老板。大喜,大喜。金荣哥也在,文斌先生联奎先生全在,就等你了!”

    “好,好,快,快。”

    顾绣轩已经声音飘了。

    对于他来说,那舞台是他在上海玩命十年才有的个归宿。差点,就失去了。现在居然得到这个消息,他能够不开心么?

    十万大洋啊。

    那是什么概**?

    正如之前焦文斌算计的。这上海滩现在一栋民房也就几百而已,十万不买了一大片房子?

    正激动着。

    杜公馆已经到了。

    顾绣轩不等车停了,就腾的跳了下去。跑出几步,回头忙又去穿上掉下了的拖鞋。后的兄弟看他这样,也笑的不行了:“顾老板,慢慢来,慢慢来。”

    “知道,知道,你们先回去,先回去,我先去,今天是不想走了。喝死拉倒!”顾竹轩头也不回,一溜烟的就向个杜公馆里跑。

    黄金荣站了杜公馆客厅前就是声大吼:“顾老四,你财了?请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