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回军中子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少爷很要脸的,但是少爷在屋子里面不要脸。--凤-舞-文-学-网--

    和自己女人要脸干什么?

    海鸽的狂笑里,少爷豁出去了。

    闺房的乐趣就在这里么?和自己心的男人一起,为了点小事,为了对方一个动作,就能够开心好久。

    如果真的能够一辈子多好?

    一定能够的。

    海鸽温柔的看着她的攸嘉少爷,她今天光临的鸭。一辈子唯一的鸭。

    房间里。

    又传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摇啊摇啊,摇的如水,摇的少爷汗如雨………………..

    “给你。别丢人现眼的。”

    当着满桌子人,杜月笙把一大叠支票塞到了卢攸嘉的面前。

    “这不行。最近你要钱地!”

    腰包里满是卖钱的少爷一本正经的:“做哥哥的有事,兄弟自然要出力的。”

    海鸽的小脸撇到了一边。

    杜月笙眼神古怪的又掏出张支票:“这张我留下了。其他的你带去,路上要钱的,回去后,督军见你那落魄样子,还当我对你不好呢。”

    卢攸嘉地脸顿时血红的。

    满屋子人看着杜月笙手上支票背后的字迹,也哄堂大笑起来。少爷气急败坏的嚷嚷着:“怎么了,谁知道海鸽他娘地全塞一起的。”

    支票背后,少爷拙劣的字迹写着费。

    “少爷是好人啊。连路费也拿出来了。”李福全笑的在一边捶地。焦文斌已经瘫下去了。就连越来越稳重地马祥生也笑出了眼泪。

    女人们更是不说了。

    黄金荣和何丰林两个人苦忍了半天,还是喷了出来。

    卢攸嘉知道压制不住大家,再闹下去自己更丢人,少爷也习惯了。大家都喜欢他,只是更喜欢拿他开玩笑。

    耸耸肩,少爷沉下脸来:“不许闹,今天少爷要走的。你们不留人还取笑老子?老子是好心呢。”

    “攸嘉。你有心了。”

    笑声散了后,杜月笙认真的拍着卢攸嘉的肩膀:“两个哥哥在,还有你在,还有这么多兄弟在。月生这辈子遇到大家真是幸运。”

    “月生啊,我们遇到你也是福气。我黄麻子是旧话重提了。之前我黄麻子费心费力地,也只是法租界一带走走。自从有了你。我才了一层啊。”

    黄金荣一边笑着。一边道:“后来丰林也一起了。攸嘉也一起了,我们是越来越壮大。一世人。也就这些兄弟。人活着,还图什么?”

    “来,干。--凤-舞-文-学-网--”卢攸嘉端起了杯子:“攸嘉此去,必定把事体办漂亮了。你们等着,嘿嘿,少爷回来………”

    “一定带他七八个娘们的。”李福全接道。

    杜月笙大笑着指着气鼓鼓的海鸽:“你个傻丫头还当真呢?”

    以茶代酒。

    茶不醉人人自醉。世上最浓地还是分二字。

    送走了少爷。

    顾嘉裳对着杜月笙低声道:“人做好了。”

    “恩。明天把风散出去吧。”杜月笙一笑:“让背后那个人看轻了我。以后才好办事地。真想啊。”

    杜月笙向往地扬起头来:“真想彻底撕破脸皮的那天,明白地告诉他,一直,是我在玩他的。”

    “会的。”焦文斌坚定的说道。

    秦联奎拍拍衣服:“月生哥,顾竹轩那边是肯定走下去了,他是坚定了,换谁被人这么欺负也急的。顾竹轩也不是个软蛋。”

    “那是,这上海滩能够做到出人头地的,哪里有个无能的?”

    “恩。月生哥,正好,顾绣轩还说了,你这次帮他的忙,他记得。说漂亮话也没意思。这次法租界里有什么事,尽管和他说下。他那边出钱出人,只要是和洋鬼子闹腾,他没二话的。”秦联奎对着杜月笙道。

    杜月笙笑了:“不用。现在不用。八字还没一撇呢。我和他的关系,没到这个地步。这个就要看你了联奎。”

    “放心,月生哥,一定干的漂亮的。明我也动了,正好为银行的事走动一下,该联系的联系了,就等我去了。”

    “我安排几个人跟你去。心。墨林,去选几个实在的人派了

    c跟联奎一起去,保护好他。”杜月笙回头吩咐道。

    万墨林点点头:“月生哥放心。联奎是出去走动场面的。我安排些长的文气的跟了去。”

    “对。”焦文斌笑道:“墨林是聪明,月生哥,一点他就透彻了。”

    “呵呵。全是兄弟,走。回去吧。”

    一行人,离开了码头。

    浙江。

    大雨如注。

    雨中一群人却站的笔直地。动也不动。

    戴笠冷着脸看着面前站着的一排人。

    他就那么站着。

    所有人沉默着。

    良久。

    戴笠哼了一声:“出来的时候说过什么的?军中有军纪。杜先生那里也有他的规矩。阿根你吃了豹子胆了?”

    一个汉子惨白了脸,却不敢说话。

    “赌钱。大烟!这浙江有海好么?在赌场老子看你不错,和杜先生挑了你。你他娘的现在是干什么的,你把老子放眼睛里?”

    戴笠说着,上去就是一个巴掌:“出人头会放你面前,你自己败了!滚,你给老子滚!”

    “戴笠哥。”扑通一声。戴笠面前的阿根跪倒了。

    戴笠看也没看他。他看向了其他.那些老爷兵是舒坦,但是我们苦。可是出来的时候月生哥说什么地?家里好好的。当兵月生哥还响。你们知道不知道,德国教官**来的人。现在出去一趟。外边多少人抢着要呢。你们知道么?你们已经不是上海滩的混子了,你们是他妈地军中的好汉,中**队里顶尖的人了。知道么你们?”

    “知道!”

    “这个事怎么办?”戴笠狰狞着脸看着大家。

    没有人说话。只有阿根笔直地跪在那里。脸上是悔恨的泪水。

    “心志不坚!败坏军纪。辜负杜先生期望。怎么办?你自己说!”

    “我,我对不起杜先生。”

    “废话,你当然对不起杜先生。杜先生出钱,出人。出关系,给你来娼地?来吸大烟地?我戴笠相信你。还把账给你管。现在出这个事,我怎么对地起杜先生?”戴笠浑气的抖。抡起脚来,脚上厚重地军靴对着阿根的脸就抽了下去。

    一脚下去。阿根不躲不让。生生吃了一脚,顿时血流满面。他努力的爬起来,还是跪在那里。跪回了原地。

    唰!

    戴笠忽然抽出了家伙。举了起来。

    角落里。一个人要叫。卢勇祥一把拉住了他,摇摇头。静静的看着这边。

    扑哧!

    戴笠一刀狠狠的扎进了自己的胳膊上:“识人不明。辜负杜先生。这是我该的!”

    扑哧!

    又是一刀。

    戴笠咬着牙:“兄弟做错了事,我做兄长的,带头的,该的!”

    狠狠的又是一刀。

    戴笠恶狠狠的,叫的声嘶力竭:“军中有军纪。属下犯了规矩。在洋人面前丢了中国人的脸,这是我该的!”

    说完。

    哐当一声。

    戴笠把刀丢了阿根的面前。

    他面前,所有的人全没有吱声,站的笔直的。眼睛眨也不眨。但是,卢勇祥却清楚的看到,这群人眼底的狂

    “汉子。”卢勇祥低低的赞道。他边的副官已经惊呆了。

    阿根,膝行了一步,捡起刀来。

    站了起来。

    他回看着兄弟们,良久,他颤抖着声音:“阿根无话可说。家中老母拜托兄弟们了。”

    说完,他回对着戴笠:“戴笠哥。请转告杜先生。来生,我再跟他。做错了事,这是我该的!”

    说完,手腕一翻。刀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窝。

    “家中老母就是我戴笠的母亲。明我就电报,要我表弟把她老人家接去。”戴笠着三刀六洞的躯,坚定的说道。

    “谢!”

    “走。”

    卢勇祥掉头叫了下副官,回走了。周围黑暗里,浙江督军手下,无数的士兵们,震撼在那里。

    戴笠昂然的看着他面前的一群兄弟:“人死为大,他还算个汉子。回去不要说了,就报个训练阵亡!”

    “是。长官!”

    “明开始照常训练,解散!”戴笠手一挥,转就走。

    后兄弟们已经围了上来:“戴笠哥,你好一点。叫医护!”

    “我们抬阿根。收敛了带回去。”

    “好。走。”

    “督军!这,这也太那个了吧。”

    “你知道个鸟。这才军人。是汉子!”卢勇祥挥着手:“妈的。这戴笠干的这个漂亮,他手下兄弟能够不服气么?”

    想了想,卢勇祥看着他的副官:“攸嘉什么时候到?”

    “后天就到了。我们已经派人去接少爷了,督军您放心。”

    “不必接。”

    卢勇祥摇摇头:“他长大了。”

    “督军……..”

    “看到戴笠没?他是杜月笙手下的一个兄弟而已!攸嘉是跟杜月笙整天一起的。,我儿子连戴笠也不如么?不许接!”卢勇祥大吼道。

    “是,督军!”副官笔直的站好了。

    “真想看看这杜月笙!老三啊,你跟我十来年了,知道么,攸嘉这个臭小子,现在跟杜月笙的妹子一起呢。”卢勇祥忽然笑了起来。

    副官也笑了:“少爷这子啊。回来说子的?”

    “不是,不仅仅这个事,他说有话说。关于这江苏的。”卢勇祥看着他的副官:“以为之前是孩子话。今天你看到戴笠了么?”

    “怎么,督军,你的意思是?”

    “我有点期待,攸嘉给我说什么呢。攸嘉能够分担我的心事,我这个做老子的舒坦。去,拿酒来,今天陪我喝点!”卢勇祥道。等下第二回!!】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