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回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他老板是是谁?”沈杏山好奇的问道。--凤-舞-文-学-网--

    张师得意的一笑,刚刚要说话,一边的藤吉眉头一皱:“张君,家叔的地位和我无关,我只是个商人。在中国还要靠了沈杏山先生照顾的。”

    沈杏山瞪着他看了一眼,对面的藤吉忙又换了笑脸,对了他微笑起来:“杏山兄,按中国人的叫法我可以这么叫你的吧?”

    “当然,当然。藤,嗨,我也叫你陈吧。”沈杏山打了个哈哈:“我说陈,你叔叔是谁啊?你也该知道这杜月笙的势力,要闹,没个底气是闹不过他的。”

    “看来杏山兄是铁了心要和杜月笙……分了?”藤吉犹豫着试探。

    沈杏山眉毛一竖,指了张师骂道:“你他娘的没和陈兄弟说?算了,算了,我来说。陈烨兄弟,我实在话和你说,我本来就不是杜月笙的人你也知道。那这又谈什么分呢?”

    “可是现在你在杜公馆啊。”

    “正是这个意思。”

    沈杏山收敛了脾气,低头叹息了起来:“这上次一闹,我是输了。随即老婆孩子被他带到了那里,我能够不去么?现在这段子我也算老实。于是。他也就渐渐放心了。可是!”

    “可是这毕竟是寄居人下,哪里有过往那种逍遥子舒服。”张师在一边好像深有体会地插嘴道。

    “废话。”

    沈杏山叫道:“能够做皇帝说做孙子?陈兄弟,我和你明白说,没钱就没人,没人就没江湖地位。但是,没势力这些全是假的。张师他老小子和我说你们有办法把我弄回去?还说,还说什么一起搞个三鑫公司?”

    “不错。”藤吉肯定的点点头,认真的看着沈杏山:“杏山兄。上次的支票收到了么?”

    张师在一边有点不舒服了:“藤吉先生,我办事实在呢。”

    沈杏山嘿嘿了下,从兜里掏出了那张支票,放了藤吉的面前:“给你。”

    “杏山兄弟这是什么意思?”藤吉和张师看他这一出面面相觑了起来。

    摇摇头。

    沈杏山站了起来:“陈兄弟。我沈杏山没读书过,但是也不是白混了江湖的。这钱拿了烫手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沈杏山没个本事,你们也不会这么把钱丢下水了。难道你们东洋人钱多么?不过。既然看得起我沈杏山。这样。我就用这个钱买了你的话。你今天给我说道说道,这个事,怎么办,如何办。总不见地这区区点钱,就要我沈杏山不顾了命吧?”

    腾的。

    藤吉猛的站了起来。对了沈杏山默默看了良久,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说道:“沈先生,对不起。是藤吉小看了先生。”

    “不,不,你我毕竟初次见面嘛。不了解是正常的。”沈杏山忙按了他的肩膀。--凤-舞-文-学-网--让他坐下了,然后又出了根香烟来。给他点上了。

    自己也点了根,才缓缓地道:“中国话叫有钱赚要有命花!我不得不问清楚。陈烨兄弟还请担待了点。规矩我懂。如果。这个事谈不成。你们放心,我沈杏山一个废话不会向外边说。黄麻子那里,张师你也放心。”

    “今就看了杏山兄这万金不放眼里的气派,就知道这上海真是藏龙卧虎啊。”藤吉在那里感慨了起来。

    沈杏山冷笑了声:“陈兄弟,我都说的这样了,咱们直接了点最好。藏龙卧虎?我算什么?有本事你们直接去买了杜月笙好了。”

    “杏山兄莫气,莫气。藤吉,不。陈烨我绝对没这个意思。”陈烨说着把那张支票推了沈杏山的面前,认真的道:“杏山兄。也不瞒了你。家叔是大本海军军令部长海军大将永野修。”

    “啥?啥?”沈杏山听了傻眼似的。直直的看着对面,忽然叫了起来:“你叔叔是本海军大将军?你叔叔叫永野修你,你怎么叫藤吉?”

    “藤吉真正的名字,就连张师也不知道。杏山兄是人中之杰。永野不能再瞒了。”说到这里,藤吉站了起来,正色对了沈杏山:“在下永野望。请杏山兄和张师兄弟海涵。”

    “没事,没事。”

    沈杏山心里震惊着杜月笙曾经和他说过的话,努力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内心,安稳了下绪,才问道:“陈你好好地不用本名干什么?”

    “永野家是个大家族。”

    永野望的脸上闪出了一种骄傲地光芒,他转看着东边,对着沈杏山道:“但是永野望不是长子。这就和中国这些大家族的况一样吧。所以,永野望索抛弃了家族地照顾,靠了自己在外边闯。我要用自己的行为来证明。长子,未必就是永野家最优秀的人才!真正的人才是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来的。”

    “啪,啪,啪。”沈杏山这次是真心真意的鼓掌起来。嘴里连连说道:“好。好汉子。”

    “谢谢。”

    永野望回坐下了,结果了张师倒上的一杯茶,低头喝了一口,放下了杯子,笑眯眯地对了沈杏山继续道:“永野望今年已经快四十了。就在三十岁的时候,永野望用藤吉浩二地名字,创建了一家轮船公司。并且就这个业务里,做到了全本的前三。我靠的是自己。知道么?杏山兄。”

    “恩?”沈杏山静静的看着对面的本人,心里不由的想起了一个人,杜月笙。

    他们,有相同的地方。他觉得。

    “我到四十岁的时候,发现我错了。”永野望忽然道。

    沈杏山楞了:“什么意思,陈兄弟,你慢慢说,嘿,我还真听上了瘾了。来,抽烟,抽烟。”

    接过了沈杏山的香烟,说了下谢谢。

    永野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微笑:“我叔叔,永野修,我父亲

    幼子。他年轻的时候,便是又一个永野夜。看到我f叔暗中帮助着我。讽刺的是,我却不知道。”

    “当我沾沾自喜的回到了家里,把自己的成就告诉父亲的时候。父亲低低的叹息了一声,要我去见见我叔叔。”

    永野夜说到这里,眼里带上了点雾气。抬起头来一笑,掩饰了下继续道:“我永远记得那天。当我去见我叔叔的时候,他的书房里没有人。桌子上放了一大推的材料。无意中我看到上面居然写了我的名字。我好奇的拿了起来。到那个时候,到那个时候,张师,去拿酒来。”

    趴在桌子上,肩膀剧烈的抽搐着,直到张师取了酒来,他才抬起了红红的眼睛,不好意思的对了沈杏山一笑。抓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痛快。”

    举起了大拇指:“中国酒就是痛快。便像你们的江湖一样,火的。男人的事。”

    “干。”

    沈杏山举起了杯子陪他又喝了一杯。

    放了酒杯。

    “杏山兄弟。那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我的生意做的那么好,因为,我的叔叔在帮助着我。我的对手们不敢说,不敢抢。我的背后,还是永野家的影子!”

    “你的叔叔必定是听了你父亲的话。”沈杏山低声道。

    “是啊。”

    悠悠地长叹了一声。永野夜摇头道:“就在我发疯似的的撕扯着那些材料,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的时候。我的叔叔进来了。他看着我,我就安静了,因为,我的叔叔眼睛里有着泪水。一个大本的军人。一个将军。他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这幅场景让我震惊了。”

    “我安静了,他才告诉我。当年,他和我一样。我地父亲也如同他对我一样的对着他。而在自己出去的前五年。没有任何人照顾的他。得到的是不停的磨难。一颗心,想飞地高,却没有有力的翅膀。鹰,小鹰,只能够在鸡群里厮混,在那些鸡看来。他就是个怪胎。你说是么?沈杏山先生?”永野夜问道。

    沈杏山点点头:“虎落平阳啊。哎。”

    “便如同您现在这样。后来,得到了我父亲的帮助,然后,我的叔叔靠着家族的势力,青云直上了。也是这样的,然后他知道了。然后他比较了那五年前和五年后的子,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愚蠢。我也是。”永野夜低沉的说道:“比较了十年前和十年后的生意,我才发现,顺利的背后。是强大地势力在保护着我。沈杏山先生,你明白了么?”

    “我。讲了自己的故事告诉你。只有一个目地。”

    永野夜举起了杯子:“您,是一条龙。本来你能够和另外一条龙杜月笙一起平起平坐的。但是,因为没有有力地帮助,所以,你现在只能够和他手下的那些虫一起。你甘心么?面对这样的机会你舍得放弃么?我在中国做生意需要一个伙伴,杜月笙气候已成,我找他他不在乎。而找你,你虽然现在虎落平阳,但是余威犹在。在中国。如果你我合作,那么你是鹰。我就是你的翅膀,我们共同发财。这样的机会你有必要犹豫么?”

    “面子是个啊。有这么好的条件不用,何必呢?”沈杏山啧啧嘴巴:“我是穷苦人出。不知道你们富家子的想法。说难听点,我们是有就是娘。你给我好处,我就干,好处给多大,我就付出多大。”

    “好。”

    永野夜一拍桌子:“话粗理不粗。我早十年知道这个道理,抛弃了虚假的骄傲和面子地话,我现在会这样么?杏山兄,我们,不能够再错了。”

    “你说好处吧。”沈杏山重重的点点头,手指了自己地口,又指了下他:“江湖人说话算话的。好处多大,我干多大。”

    咔嚓!

    忽然,永野夜站了起来,猛的抽出了墙上的东洋刀,对着目瞪口呆的张师一刀劈了下去。

    血溅了一地。

    沈杏山大笑起来:“正是,此事天知道地知道。”

    “你知道,我知道。”永野夜站在张师无头的尸体边上,手里持着寒光闪闪的长刀也大笑了起来

    “嘉。”

    杜月笙对卢嘉叫了下。正和王海鸽打闹的卢嘉停了手,回过头来:“月生哥怎么了?”

    “金荣哥刚刚打电话来,说这黎元洪要来上海。”杜月笙苦笑着说道。

    “什么?他?他?”卢嘉目瞪口呆的看着杜月笙。

    杜月笙点点头,手指了下北边:“又变天了。这次据说是直系的要饷银的。什么王怀庆居然直接搬兵把他哄了出来。”

    “这个事我也听说的,不是在天津然后又回去了么?”

    杜月笙一叹:“军兵反了,他手下没个人马,回去?回去还是出来的命。”

    “怎么就到上海了呢?”卢嘉一笑:“顺路,还是退隐?怎么说?”

    “接待就是了。”杜月笙没有笑。

    如果是后世,也算堂堂一国的领袖了,却落的如此地步。短短几年时光,多少人上,多少人下,他们的背后又是多少人死?

    哎!

    哎!

    出了永野夜的住处,沈杏山在黄包车上也是一叹,这东洋人,厉害呢。要回去和月生哥说道说道。

    看着他的车转了弯,不见了。

    永野夜微微的一笑,转,走进了房间。房间里,干干净净的。仿佛刚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只是墙壁上的那把东洋刀,还在微微的晃着,微微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