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委屈你了九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卢嘉正坐了家里悠哉游哉的晃着腿呢。--凤-舞-文-学-网--沈杏山在一边和他说笑着。杜月笙进了门:“两个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没什么,在说着万墨林呢。做事实在,忙前忙后的。月生哥,你这看人的眼睛毒!看一个是一个嘛。”

    “恩,就看错了杏山这个大汉。”

    沈杏山大笑起来:“正要说呢,月生哥你说怎么办?”

    “对了。月生哥,严老九这边刚刚找你的。我估摸着正好何丰林那边有个消息。”卢嘉忽然说道。

    “你先说。杏山也一起听听,大家事大家商量嘛。”杜月笙笑眯眯的坐了下来。

    刚刚要站起来走的沈杏山听了,依言又坐下了。

    卢嘉眼睛一瞪:“我说杏山老大,你这做兄弟也没几了,还这么见外?做了汉的时候见外也不迟啊。”

    “嘉少爷,实在话和你还有月生哥说吧,我这个不是装样子。月生哥和你可以这么对我,但是我不能够没个数。”

    “见外了不是,见外了不是?”卢嘉鼻子抽了下,气恼的看着沈杏山:“你我全知道他什么人,再说了,你马上要去办事的,不是兄弟会让你去?你还这样,气死我了。”

    杜月笙踹了卢嘉一脚:“你也少嚷嚷,杏山啊,嘉说的是真心话,咱们兄弟既然一起了,这文斌和我你不知道?就不说你我的关系,说你和他的关系,你也不是个外人啊,以后别这样了,生分了不是难受?嘉,你说吧。”

    “下次别踹我,我新裤子。”

    卢嘉嘴里嘟嚷着,看杜月笙眉头又扬起了,忙两个手一举:“我说,我说,我的月生哥,你就知道欺负我。咳,说了嘛。何丰林接了电话,孙传芳手下的谢宏勋来上海了。”

    “怎么?”杜月笙皱皱眉头。

    “这谢军长和严老九有点交,但是到了上海又不好不叫下我们。联系了何丰林。严老九打电话给你估计也是这个事,上海滩有什么事,我们几个是少不了的嘛。”卢嘉道。

    “这样啊。”

    杜月笙看了下沈杏山:“成。正好借机把你送出去。”

    “怎么送?”沈杏山问道。

    “说是送,实际上你跑。拖家带口的跑啊。--凤-舞-文-学-网--”杜月笙笑笑:“我不整的要招待客人么?你找了机会立刻走了。我知道了,当场发火,这个事必定马上就传了出来。”

    “对,对,就这个时候最好的。”卢嘉连连点头。

    沈杏山也点了头:“那好,我明天联系张师,今天联系太仓促了点,对了月生哥,我家里人一走,我看还要找个机会回来的。”

    “不,不,我想了,上次我也是想的歪了。毕竟没到那紧张的时候呢。等风声到了,真的不对头了,我保你们家里人没事。正好文斌岳红这边联系着,也好唱戏。男人吵架了嘛,这女人出来说说合合的。最后不了了之。你不是那个什么。”杜月笙正要说。

    卢嘉道:“三鑫。”

    “对。”

    杜月笙道:“我暗自在和严老九说道说道,你和东洋人说的时候,也谈到严老九的厉害,这么着他们肯定要你去找严老九。然后严老九,你,我,唱戏给他们唱足了,这生意上嘛,哈哈。”

    “成啊,一家公司起来起码要的大洋无数的,再说了,这进出货上我们的兄弟多,哎,这东洋鬼子也真是的。有钱非要孝敬我们。”

    沈杏山一句话,惹的屋子里两个人全笑了起来,他自己也是合不拢嘴的。杜月笙嘿嘿了下,正色起来:“我看,这东洋人说是做生意,估摸着还要安排人手来,或者收买了你上他们的船。一旦后有什么事,哼。你就是他们的内线了。”

    “行,内线就内线。我怕个鸟,眼睛一蒙胡说八道下,说错了我也不知道嘛。”沈杏山笑了。

    杜月笙摇摇头:“杏山啊,莫小看了东洋人。到那个时候,你必须回来的。你听我说,这个事切忌切忌不要轻视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

    想了想。他手一招:“进书房,进书房。几个事和你们详细说说。”

    卢嘉和沈杏山站了起来跟他进了书房。

    杜月笙把门关了。

    认真的看着他们:“嘉也知道,现在东北那边是一塌糊涂的,迟早要有事,这上海富的流油,长江口周围,打仗是必争的地方。我听了消息,英法最近在欧洲有点不讨好了。”

    “什么意思?”

    就连卢嘉都直了眼睛了,这上海滩关英法什么事

    “你们呀。”

    杜月笙摇摇头,忽然自己也笑了,自己不是有那份记忆,又怎么会知道?

    “英法两国在欧

    国压着,据说马上要打仗了。一打起来,无论输赢I远他们照顾的过来?东洋人可是就在附近的,横一点,再给一点好处他们,这些洋鬼子又不是中国的,得了好处卖了谁?卖了你我的上海!”

    “………是这个道理,可是月生哥……”

    “你们想不到,但是我想得到,而且是肯定的。你们想想,这东洋人整的围着中国图什么?憋到最后就是打仗了。中国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中国人多呢。就这上海,难道他们进来后全杀光了?你,我,手里有人马,有势力,就是他们拉的目标。后,真有事了,我们出面,加了他们东洋人的枪谁还敢动了?”

    “哼,我们是这种人么?”

    “你我知道,他们知道么?从古到今的这样的人少了?别的不说,这上海滩你我认识的人里面,那些银行的,那些开厂的,那些赌场青楼的,你敢保证个个如你我?”杜月笙冷笑了下:“我们一靠过去,这上海就全没了。我们不靠,又不一样了。”

    “因为。”

    杜月笙眼睛里闪着光:“我们在这里知根知底的。掌握了我们就掌握了上海。不然他们都要废大功夫的。这就是金荣哥为什么在法国人面前吃香的原因!”

    “是啊,金荣哥这边不出力,和法国人倒着干,他们也没办法的。”卢嘉想了想:“他娘的干脆闹好了。”

    “该闹的时候要闹,不该闹的时候要忍,头没了还能干什么?”杜月笙苦笑了下:“真惹急了,这外国人直接放了军队进来。怎么办?和他们要把握个度!”

    “他娘的,中国的军队内讧着,这实力上,哎!”沈杏山叹息道。

    “会好的,会好的。”

    杜月笙一笑:“想了也发笑,这江湖人说这些,哈哈,反正杏山,我们把握一点,刚刚说的是深了点。我们现在就和东洋人糊弄。你和我们面不和心和的,你去好话,看看是不是我们说的这样。”

    “反正,杏山,按月生哥的去做,不管怎么我们现在又不吃亏,没月生哥说的那样,更好,有,我们再看就是。”卢嘉在一边道。

    沈杏山恩了声,低头想了想。

    卢嘉丢出了两根香烟来。三个人点上了。沈杏山看着杜月笙:“何丰林那边的人呢?”

    “带,这个要带,首先保证的是你的安全,而且,你这次回去,人马壮了点,说话声音也大,我会说服严老九支持你的,他现在是图财,我在这里他知道我不会玩他的。有钱就行。”杜月笙道。

    “这么着却是好事了,呵呵,这洋人全围了我们转,英法租界全联合起来了。”卢嘉哈哈大笑着:“华界还有何丰林呢,嘿嘿。”

    “度。把握了这个度,自然知道如何玩了。也给点好处洋鬼子们,他们也就无所谓了。”杜月笙竖起了手指,摇摇,又加重的说了个:“度。”

    “放心吧,月生哥,该我的事我会做好的,就是为了婆娘儿子,也要小心了点。”沈杏山知道杜月笙的意思。

    “我回个电话给严老九。”

    杜月笙一拍脑门,几个人说事都忘记了,他站了起来,一边拿电话,一边笑眯眯的看着卢嘉:“卢公子,这谢军长好什么?”

    “我哪里知道?男人嘛,酒色财气,也无非这些了。”卢嘉翻了下眼睛。

    “恩。”

    杜月笙一边摇着电话,一边点着头:“也是,看你就知道了。”

    “你!”

    沈杏山看着卢嘉吃瘪的样子,失声笑了出来。少爷无处出气,腾的站了起来:“我上去睡觉了。”

    走到门口,猛的回头一句:“上去收拾你妹子。”

    “你个白的混账!”杜月笙气的破口大骂。

    电话里,严老九咆哮了起来:“月生,你小子什么意思?老子好心请你吃饭,你小子??”

    “哈哈,骂别人的,九哥你消消气,月生我至于么?”

    杜月笙忙改了口,憋着笑解释起来。

    严老九在电话里不依不饶的吼着,杜月笙把话筒对了墙放了会,然后对沈杏山挤挤眼睛:“九哥,消消气,你看,你说我半天我都没回嘴。消消气啊。请我吃饭?怎么了?今天九哥大喜?是哪家的媳妇到你家了?”

    “你小子今天是什么毛病?恩?今天怎么回事?你吃错药了?”严老九给他呛的只跳脚。

    杜月笙一愣,摸摸脸,是了,今天的确是开心的很,恩,是解决了那个人才这样的。值得开心嘛,九哥你就委屈委屈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