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辈?单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杜月笙他们在谈事的时候。--凤-舞-文-学-网--

    共生记里,却翻了天似的。

    丁力正红了脸站那里,手里提个斧头,马祥生也站了那里后一群兄弟了家伙。

    对面,是张啸林和他的几个手下。

    “妈拉个巴子的。就是月生也不会和我这样,你个小瘪三出来几天?就抖起来了?”张啸林站了那里破口大骂着:“老子的人你也打?”

    江湖辈分毕竟在,马祥生心里怒极了,却又不好说什么。只是站了那里不说话,戒备着。

    张啸林越想约火,忽然抡起了手上的一个牌九,砸了过去。

    丁力斧头一举,哐当一声,骨质的牌九砸了斧头面上,一下子蹦了出去,丁力一咬牙就要发作了。

    张啸林后那个鼻青脸肿的人跳了出来,指了丁力的鼻子骂道:“给大爷滚过来,老子废了你。”

    轰!

    马祥生终于爆发了,一脚踹了旁边的桌子上:“关门!”

    听了他这个话,张啸林顿时变了脸,嚎叫起来:“马祥生你敢?”

    “你张啸林能够打?辈分大?”戴笠从后面站了出来。手里提了把枪冷眼看着他。

    丁力不会说话,祥生也是。

    今戴笠正好在这里转着呢。

    见了闹起来了,再也憋不住了,终于出来了,指了张啸林的鼻子:“你和月生哥不是兄弟么?你手下脸上也没你的字,在这里闹事,被丁力打了,你还要反了打丁力不成?草你个瘪三,你出来,你也和丁力打?你来,来啊!”

    戴笠已经是气的脸皮发青了。

    之前场子里,忽然一个台子的老板骂了起来,说有人玩鬼。那个鸟人带的几个兄弟顿时上去就打。

    正好丁力在了,立刻扑了上去,场子里的人也上去揪住了就打,然后丢了门外去了。连家伙也没动。

    不想没半天,张啸林进来就踹了门骂。

    马祥生不知道什么事,上去问居然也被他一顿骂,然后见了他后的人才知道是他的人。

    张啸林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只在那里破口大骂着,看这边不说话,他下面几个闹事的居然也跳了出来。

    这下把马祥生和丁力,还有戴笠他们全惹火了。

    马祥生说了关门,今天就是和张啸林彻底要翻了脸了。

    张啸林也知道杜月笙手下这些脾气,刚刚也就为自己手下出了气骂了下算了的。--凤-舞-文-学-网--不想自己这个混账手下居然出来。

    顿时把张啸林看的楞了。

    戴笠指名道姓的对了他就骂,随即对了他边那个出来的人又叫道:“来,老子陪你。”

    丁力早就憋不住了,气向了上面冲。

    嚎了一嗓子:“今天月生哥就是三刀六洞了我,老子也劈了你。”

    说着手里斧头对了那个闹事的就论了下去。张啸林大吼一声,要掏枪。戴笠对了天上砰的就一枪。

    子弹打了天棚上,灰尘只扑扑的落了下来。一个吊灯啪嗒一下,掉了地上摔的粉碎。

    已经翻脸了。戴笠哪里还问,上去枪就顶了张啸林的脑袋:“妈拉个巴子的,张大帅?今天就被了月生哥废了老子也崩了你,再动?”

    马祥生在后面大吼:“除了张啸林,全部拿下!”

    他是主事的,他一吼,人全动了。前后左右不知道多少手伸出了,对了那几个刚才仗着张啸林势头继续嚣张的混球,抽了上去。

    张啸林在那边气的浑发抖,戴笠眼睛里寒光闪闪的:“你动?动老子就打死你!”

    “开门,开门!”

    外面忽然惊天动地的敲打声。

    随即是李福全的嗓子:“开你妈个比。打!”

    外边立刻又是阵鬼哭狼嚎声。马祥生知道了,这是澡堂里的李福全听了这边闹了,正回来,估计是遇到了张啸林的人了。

    杜月笙手下几个大将全在了这里。

    能够打的也全在这里。

    张啸林手下哪里有他势力大?没几个人才的。李福全那边就听了轰隆隆的,人丢了门板上的声音,架子砸散了的声音。还有李福全的吼声:“草你妈的比啊,张啸林,老子早就不鸟你了。开门,祥生开门,老子和你单挑。”

    张啸林在里面已经是一头的汗。

    闹到这个地步,李福全那野人进来,必定是要上来就打。自己就是打了胜了,也是丢大了人了。

    可是,这枪顶了脑袋上呢。戴笠什么人?

    十年后举世皆知的中**统首领,会吃不住这上海滩的一个流氓头子?反手已经下了张啸林的枪。

    眼睛一转。

    对了张啸林脑袋上就是一枪把:“你妈的,祥生哥,开门,他不是能够打么?随便丁力福全,和他挑!”

    一听他这个话,马祥生

    了,事到这里,他妈的不闹死了,后麻烦呢,月之前,必须闹出来。不然月生哥反而难做。

    谁他妈的为死人出头?

    娘抄比的!马祥生眼睛里凶光一闪:“开门,架出去,封街,单挑!”

    “单挑,单挑,单挑,单挑!”

    他一说,下面的兄弟立刻吼了起来,七手八脚的把门板又下了,外面李福全粗人却是一肚子的心眼,立刻也知道了里面的意思,后退了吼道:“封街,不许进出,单挑!老子和他单挑!”

    “单挑,单挑,单挑,单挑。”

    这帮子人闹到这个地步,全上海除了杜月笙没人拉得开他们的。张啸林是死的心也有了。他做梦想不到会闹的这样。

    平里,和杜月笙平起平坐的,这边也常常呼呼喝喝着,他却不知道,李福全这些人早就看他不舒服了。

    今找了这个事,又站住了理了。

    还管他个鸟呢?

    杜月笙靠的做人服了兄弟们,张啸林却整吹嘘着自己能够打,这江湖上别的不怕,就怕你说能够打。

    谁他妈的怕谁呢?

    打?武无第二的。今天正好了!

    被戴笠头上砸了个瘤。张啸林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丁力马祥生两个猛人架了出去。他几个手下也被拖了死狗似的,直接拖了出去。

    带头闹的那个人,脖子上进去了半截斧头,一看就是丁力的。

    在里面也算了。

    到了外面,张啸林头都要炸了。

    这半条街上,全是李福全的兄弟们,眼睛里杀气腾腾的。地上七零八落的,躺了全是自己的人。

    “去你妈的,前辈个鸟,月生哥的场子你也砸?妈拉个巴子的。今天就没面子给你了。”丁力上去对了张啸林就一推。

    直直的把他推了人前。

    人群立刻围了上来。

    露了一片地。

    李福全撕拉一下,撕裂了上的衣服,露出了精赤的上,这青龙白虎露了冷风里,刹那就红了一片。

    轰轰的敲打了下膛。

    李福全大吼着:“来,挑死你个狗的!”

    “打,打!月生哥的场子也敢动?打!”外面是一阵山呼海啸的声音,炸雷似的,却又好像海浪,一汨汨的,对了张啸林耳边轰着。

    戴笠对了自己的脖子做了个斜拉的手势,恶狠狠的看了下张啸林,又瞥了下李福全。

    丁力刷的回从后面兄弟手里抽出两把斧头,哐当一下,丢了场子正中:“福全,砍死他个比的!”

    李福全大步上去,狞笑着,捡起一把斧头,脚尖一挑另外一把斧头旋转着飞向了张啸林的面前。

    张啸林一让,没接,他知道接了对面就上来了。

    立刻人群里一片嘲笑:“鸟啊,你算个鸟,接,接,接!”

    怎么办?

    张啸林脸上青白换着,已经手脚气的发麻……

    ………………………….

    “月生哥,不好了,不好了。”

    外面跌跌撞撞的进来了一个人。

    杜月笙和几个兄弟正在说笑着,听了这个话,忙站了起来:“怎么了?”

    “张啸林在场子里闹事。祥生哥他们已经要封门了。”

    杜月笙和黄金荣他们大惊失色:“什么?快,快去,路上说,我的娘哦,怎么搞的这样?”

    立刻杜公馆这边,砰砰砰的车门摔声。

    一辆汽车呼啸着,冲了出去。里面挤着黄金荣卢嘉和何丰林,杜月笙亲自开了车一边问报信的道:“你说,什么事?”

    ………….

    “停车!”黄金荣大怒:“不去,触那娘的不去。”

    杜月笙也心里有了点火,边上何丰林皱了眉头:“这鸟人怎么这样?哎,金荣,我看还是去下吧,,毕竟老兄弟。”

    “老兄弟?”

    黄金荣真的气了:“丰林兄,你说他这是什么鸟东西?在这里闹事?祥生原来是我门下的,我知道,不是气极了会这样?”

    卢嘉冷冷的:“大帅?他妈个比。月生哥,你们回去,我去。”

    杜月笙心里犹豫着,那为了救自己当了的棉祅,那后可能的未来,今那边的事………

    怎么办?

    卢嘉在一边急了:“他闹你场子啊,这个狗的平时拿钱又不做事的。再不行,让他滚。混吃等死的鸟东西有个毛用?”

    何丰林听了卢嘉这么说,想了想,头向后一靠叹气道:”妈的,也是,整婊子抽大烟的。算了,算了,我下去,你们要去去吧,我不问了。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